【抗暴之戰】六名年輕被告涉612非法集結 控方罕有申請轉介區院審理

反送中抗爭初期,大批市民於6月12日在金鐘聚集,力阻送中惡法在立法會恢復二讀,其後爆發激烈警民衝突,其間警方以催淚彈、橡膠子彈及海綿彈鎮壓示威者,為運動以來首次。警方事後拘控六名男子,指他們當日在現場非法集結,案件今在東區裁判法院再訊。各人繼續毋須答辯,以待案件下次再訊時進行合併申請。控方並會將案件轉介至區域法院處理,是近年有關非法集結案的罕見安排。各被告繼續保釋候訊。

言論縱不當 未見違誠信 張達明:倘以言入罪過火

法政匯思成員、執業律師黃鶴鳴形容此事「無前例」,事主只是發表「政治言論」,成為律師不會考慮其政治立場;並擔心選舉候選人遭取消資格(DQ)延伸至見習律師被DQ,或令見習律師不敢發聲。他形容律政司做法「莫名其妙」,律師會作為監察機構,若收到投訴,應由律師會詢問當事人回應;而律政司角色較次要,主要職責是審查有否案底,亦不知道律政司根據什麼條例質疑其律師資格。

見習律師涉不當言論或未能執業 法政匯思指白色恐怖

法政匯思成員、執業律師黃鶴鳴認為,律政司介入見習律師的執業申請是不尋常,形容言論監控是製造白色恐怖。他說,見習律師是否獲批准執業,應由法院及律師會把關。見習律師是否適合執業,應考慮其能力、訓練是否足夠,以及誠信,而非基於私人的網上言論,形容今次事件律政司是「小題大做」。 他說,有關見習律師被批發表仇恨言論,外界可以不同意有關言論,或評論為過火位,但不至於嚴重到沒有資格、不適合做律師;若以私人言論及政治表態去評估一個人是否適合做律師是不恰當,他擔心,準律師日後會不敢隨便公開表態。

見習律師疑FB發佈「黑警死全家」論被投訴 律政司要求回應 以決定是否反對執業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解釋,見習律師在獲得大律師或事務律師正式執業資格前,大律師公會或律師會,以及律政司會表態是否反對,最終再由法庭決定該申請人是否獲得認許。他指,律政司在非常例外的情況下,才會提出反對申請;如律政司提出反對,法庭會認真審視是否認許該申請人。他指,即使律政司提出反對,法庭都可以批出認許。

大狀:7‧28「告住先」或為免潛逃 江樂士:必屬「暴動」 料警已展示強力證據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李安然則認為,律政司採取「告住先」的做法,或想避免有人潛逃。

傲慢與偏頗

日前,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女士在回應立法會議員質詢:有關律政司在處理敏感案件時外聘獨立專家的準則。當中提及 Apparent Bias ( 翻譯為「偏頗的觀感」),引發筆者的興趣。

【法政巴絲】假使有日能忘記 — 那一件悲傷的事

每一個人,總有難以忘懷的傷心往事;而我的,毫無疑問是那一次。讀過中文課文 — 阿濃那篇《委屈》- 就描述得特別貼切:「童年的委屈只是些小小的傷口,它們都已結了疤,但按上去似乎仍有痛的感覺。」至於我的,不只是小小的;也許就是那一次的創傷,成就了今天的我。

大律師公會主席:律政司長需負責

律政司在沒尋求獨立法律意見的情況下,決定不向收取UGL公司5,000萬元的前特首梁振英作檢控,事後又拒回應公眾質疑,大律師公會昨晚舉行例會後決定,公會日內發聲明就律政司的做法表達關注,認為取得獨立意見再作決定才更令人信服決定是公平公正。公會主席戴啟思強調,即使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沒參與決定,她亦需為決定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