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好難捉摸呀!

隨着政府公務員復工,司法機構亦於3月份起陸續恢復有限度服務。3月9日至3月19日,各級法院的登記處和辦事處將重新開放,而3月23日起,法庭程序一般延期將結束,換言之,法庭聆訊會於當日繼續(如無意外的話)。對一直被羈押或受嚴苛保釋條件限制的被告人來說,算是漫長等待中的一線曙光。但是,司法機構是否已為該星期做足準備?

【法政巴絲】欲罷不能

經歷過多月反修例運動,香港人的抗暴文化越來越豐富。由最初的和理非大遊行、進入立法會、「和理塞」再到近期的「火魔法」、「鶳」等等。很多人會想,不能做「衝衝子」的話,和理非可以做甚麼?其中一個一定是「大三罷」,罷工、罷課、罷市,既讓社會運作停頓,亦讓以「柒柒柒」為首的政府跌入停擺的圈套。下筆之時,教育局宣佈周四全港停課,成為首個墮入圈套的問責局,亦摑了「柒婆」一巴,可喜可賀。

5萬人聲援新屋嶺被捕人士:唔接受停用,誓要討回公道

新屋嶺集中營人權關注組(下稱「關注組」)昨晚(27日)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聲援新屋嶺受害者集會」,抗議警方剝奪被捕人士及時就醫、會見律師等基本人權。關注組發言人表示有逾5萬人參與集會,又稱即使林鄭月娥表示已停用新屋嶺扣留中心,但「傷害已經造成」,因此「唔接受停用」,會抗爭直到為被捕人士「討回公道為止」。

香港愛丁堡廣場湧5萬人!控訴警方暴力刑求

持續關心香港反送中運動,昨晚在中環愛丁堡廣場的集會湧入5萬人,控訴警方疑似對被捕的示威者使用暴力刑求;而稍早在下午的時候,也有2、3000名中學生組人鍊、唱歌,抗議警黑濫權、政府無作為。延續昨日的能量,民陣今天晚上在金鐘添馬公園,再度發起紀念雨傘革命5週年集會,繼續傳達怒吼。

官未述發布仇恨言論適任律師否

有執業律師認為,法官今次在書面裁定所述的道理「四海皆知」,任何人、甚至律師皆不能隨意發表涉事仇恨言論,亦可能構成刑事罪行,法官想寄語大眾勿鹵莽發言,以免他人「有樣學樣」。該律師認為,若日後有同類事件發生,此決定可作參考,但未必有「指引效用」,因決定沒詳述發表「仇恨言論」的後果,或探討發布者是否適合成為律師。

【法政巴絲】「缺一不可」的不只是訴求 還有我們每一個

過千人被捕、8人奉上生命、無數人「三日唔埋兩日」就被迫走出來,全香港九龍新界混戰到「反轉再反轉」,方能博得「撤回」這兩隻林鄭月娥為了她自身本來就應該晨早講了的字。如果她果真認為這樣就能平息事件,擺平風波,那將是嚴重的與民情脫節;要是她意圖以此嘗試分化這3個月來所凝聚的民間力量,亦不會輕易得逞。

和藍絲不同的不是政見而是智商和人格

台灣有藍營和綠營,香港有黃絲和藍絲,作為律師,我當然尊重個人言論自由,對方意見不同亦要尊重對方,不應該向對方作人身攻擊。

【法政巴絲】律師的性格

話說早排我有機會同一班初中生做吓職業導向分享。由於佢哋年紀尚輕,其實佢哋都唔係好知有咩好問。不過有趣嘅係,喺我見到嘅組別入面都有學生問到:到底現實中做律師同埋睇電視劇有咩唔同?

【法政巴絲】讀法律,做律師?

準備修讀法律,憧憬成為律師的你, 為何希望加入法律界呢?

【法政巴絲】向律師朋友索取法律意見

我只是一個在銀行做內務律師的小薯,主要負責應對監管機構對銀行或其職員作出的調查。但是,由於本身的專業是律師的緣故,有不少親朋戚友平日會向我索取免費法律意見。雖然,幫得到人就幫,但跟那些親朋戚友的交涉有時令我頗為激氣。

【法政巴絲】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 重遇你一次

又是一大清早。上班途中,電台又loop這首歌。正值公司人事變動的多事之秋,人走著路聽著歌,也難掩鬱悶。

【法政巴絲】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漏夜趕科場

就在老闆放完長假回來的那天,我忽然被召入會議室。心知不妙。

門一關上,老闆便宣讀他的判詞。「你是聰明人,我也開門見山了。經濟環境不好,我們的合約到月底就終止,而我們將會補上代通知金...」說罷,我已心裡淌淚。明明相安無事,怎麼突然就要我走?

比較香港律師和日本律師的分別

我留意到近來香港有電視台正在播出一套名為《無敵律師》的日劇,我希望趁這機會和大家探討在香港做律師和在日本做律師(日文稱之為「弁護士」)的一些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