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武肺百問

「究竟我單case幾時先聽?等咗幾年先排到呢個星期審,而家法庭忽然唔開,咁我點算?係咪要等多幾年?」得知法庭呢幾日嘅聆訊要因「公共衞生考慮」要「延至另行通知的日期」,我個客幾乎崩潰,問咗我一連串嘅問題。我哋作為事務律師亦都好無奈,惟有實話實說,話我哋都要等法庭開咗,再同法庭、大狀、對家等夾完先知點安排,但暫時仲未知法庭幾時開。

【法政巴絲】亂世中公司生存之道

不論是律師樓或公司內,爭鬥無日無之、爾虞我詐、波譎雲詭... ...(下刪3000字)。特別呢個亂世,面書出個留言、like 過吓某些新聞都可能被人篤灰,輕則被老細捉去照肺,重則被人炒魷魚。所以,好多同事喺公司內都不談政治,甚至扮藍絲!以下是我留意到適應力強頑嘅香港人喺亂世中生存之道。

【法政巴絲】秘書節

剛剛個星期三(4月25日)係秘書節,我同我秘書Ivy去食咗個靚lunch,送小禮物同派利是畀佢當然亦唔少得,因為Ivy真係好幫到手。

【法政巴絲】畀個社會進步下 好嗎?

又係一個喺律師樓做到半夜嘅星期五夜晚。又係一個地鐵已收工,然後喺中環想番屋企嘅夜晚。

【法政匯絲】《十年》

去到呢度,我實在覺得呢個社會太荒唐。我好後悔在過去十年,只顧搵錢,任由社會「被河蟹」,沒有努力爭取阻止這個荒謬時代的誕生。我以為自己有錢就係特權階級,只要唔多事就可以繼續馬照跑舞照跳,點知不公義嘅事隨時可以發生在自己和家人身上。

我哋香港係唔係窮得只有錢?我好懷念以前香港社會擁有自由和公平制度嘅美好時光。如果命運能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