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釋

當然,很多香港人都說不出新年快樂,無他,香港正受疫情及極權摧殘。疫情雖苦,但終可望到終焉之時。但極權,彷彿仍看不到盡頭。

法政巴絲︱2020法治大事回顧

我不是想hea各位讀者,只是,2020年,香港法治正式宣告死亡。我知道,很多人說我們這群所謂「精英大律師」,如果說香港沒有法治即是打破自己飯碗,因此仍然厚着面皮說有險可守。的確,若果仍要over my dead body的話,我們有100條命都不夠死。

精神健康

近來本港發生兩宗案情相似的倫常慘案。兩案均由男戶主發現女戶主與兩名子女倒斃家中,兩名男事主在發現痛失至親後無不呼天搶地,令人聞者心酸。死者已而,旁觀者當然可以批評女戶主狠心,剝奪無辜孩子的性命。但又有多少人願意在慘劇發生前去關心一下身邊的人?精神疾病一向被視為禁忌,一般人會對持「白卡」(即殘疾人士登記證)者避之則吉,有些甚至加以欺凌,最終導致慘劇發生。某大台每晚7時30分的節目便是以尋找「都市怪咖」為名,配以穿著性感的女主持,向一些可能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市民加以追訪,以刺激收視。

法政巴絲︱檢控

要參與這個行內人稱「BB fiat」的計劃,要先在一個周六上午上4個小時課程,然後下午考實習試,由律政司人員評核表現。及格後,律政司會安排你到法院擔任外聘主控兩個星期。

法政巴絲︱呃飯食

先祝各位讀者中秋節快樂,人月兩團圓!歡度佳節同時,大家也不可忘記身在異鄉的手足,尤其是被送中的12人,希望他們能夠早日守得雲開見月明。

【法政巴絲】猛烈風暴與法治

讀者們或許對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的法治風暴論記憶猶新。當時包法官在其退休時,表示已預見本港法治將面臨一場前所未見的猛烈風暴。去年,他於新一版刑事法參考書序言中提及風暴已完全爆發。這個藍絲眼中黑皮膚的「外國勢力」 比任何一個黃皮膚,自稱中華兒女,擁護基本法的茂利更有遠見,更愛香港!

【法政巴絲】戰疫

第三波疫情在香港越發嚴重,每日確診大細盤口中位數不斷上調,仍每天開大。筆者All in買大的話恐怕已有足夠金錢跟某某作大律師(名已除)買數萬元西裝了。 在這人心惶惶的情況下,因不肯封關及早前批出二十萬個免檢疫許可的特區政府終於「加辣」,宣佈強制市民在室內公眾場所及交通工具內佩戴口罩(早應該咁做啦!)、限聚令及飯聚令等等。而多人染病的公務員團隊則可在未來一周內在家工作。

【法政巴絲】禁釘

香港,除了是美食之都外,還有投訴之都的「美譽」。從殖民地時代起,廣大市民都清楚自己有投訴的權利。因此,與正在執行職務的人員爭吵時,不難聽到「你幾多號冧把(number)啊?我要禁釘(complain)你!」「信唔信我port死你吖嗱!」而另一方則會說:「有咩唔滿意可以去投訴我!」

【法政巴絲】終身學習

上期有親愛的讀者留言指筆者應該投放更多心力於事業發展上,而非寫一些無重點的廢文。這位讀者的意見猶如當頭棒喝,一言驚醒夢中人。所以,筆者亦決定利用審訊押後的這段時間好好學習法律上的知識。 當然,學習的方式並非如警務處處長般睇吓成龍及方中信。如果靠睇吓歐陽震華或鄭嘉穎去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大律師,恐怕第一庭已被法官轟出法院,再被大律師公會除牌了。

【法政巴絲】問候法官大人

電影《低俗喜劇》上映時,本報訪問了鄭中基和杜汶澤兩位主角。其中,鄭中基說有一次到法庭旁聽,有一位伯伯超速不認罪。法官要該被告下次到另一偏遠的裁判法院應訊,伯伯的第一個反應是「唔好啦,嗰度咁X遠」。據鄭的說法,裁判官下令把他還柙,「困X到佢4點先放返出嚟」。 在法庭爆粗當然有後果,但若果是爆粗問候法官呢?

【法政巴絲】欲罷不能

經歷過多月反修例運動,香港人的抗暴文化越來越豐富。由最初的和理非大遊行、進入立法會、「和理塞」再到近期的「火魔法」、「鶳」等等。很多人會想,不能做「衝衝子」的話,和理非可以做甚麼?其中一個一定是「大三罷」,罷工、罷課、罷市,既讓社會運作停頓,亦讓以「柒柒柒」為首的政府跌入停擺的圈套。下筆之時,教育局宣佈周四全港停課,成為首個墮入圈套的問責局,亦摑了「柒婆」一巴,可喜可賀。

【法政巴絲】黃色公會

希望各位見到標題時不要想歪!本文要說的可是我們的大律師公會。自從去年年初主席改選後,大律師公會不斷就社會議題發聲,以法治、人權等角度出發,表達立場。在一年多的時間內,由一地兩檢到《國歌法》,再到近來的反修例風波,大律師公會已經發出了逾40份新聞稿及立場書。很多會員對公會敢於站出來以專業角度分析時事議題感到鼓舞,但是,亦有部份會員對此表示不滿,更批評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變黃」,不應該把專業團體政治化。

【法政巴絲】《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相鼠有齒,人而無止。人而無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法政巴絲】宣傳易

的確,在僧多粥少的環境下,宣傳限制對新晉大律師是困難的。我們如何讓客人及事務律師知道我們存在?最好的宣傳還是上庭時的表現。一位前輩曾跟我說,每一次上庭,不論長短,都是表演的機會。做得好,不單令客戶及律師滿意,亦可令法官留下好印象,甚至對家的律師也會找你!大律師最好的宣傳地點,還是法庭。

【法政巴絲】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

筆者最近轉了髮型師,當他得知我是大律師時,他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哋啲律師係咪好似電視嗰啲咁日日4、5點就收工去happy hour?」閱讀過我們文章的讀者都會知道,大部份律師,尤其是我們一班新晉律師及大律師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當然不會每天去happy hour!然而,法律界亦有很多人好杯中物,我們該如何平衡?

【法政巴絲】審死官

可幸現實中——雖然不知還有多久——但我們仍然享有司法獨立,法官絕不可以偏頗。英國高等法院皇座法庭(King’s Bench)在1923年定下的著名案例R v Sussex Justices, ex parte McCarthy [1924] 1 KB 256說明了一切。

【法政巴絲】《與法有緣》—悼余叔韶先生

余老先生雖已乘黃鶴去,但其所留下的,除了超卓的盤問技巧和一個個傳奇故事外,亦有其崢崢風骨,包括因待遇不公而辭任公職、三度拒絕政府委任其為法官和拒絕申請成為御用和資深大律師。

【法政巴絲】王國克生 維港之楨

國楨一詞引申意為國家的支柱、棟樑。聰明的看官或已猜到,本文希望談談剛退休,轉任本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的鄧楨法官(The Honourable Mr. Justice Robert Tang)。(註一:鄧法官又名鄧國楨)

【法政巴絲】官

打從第一天實習,已經聽過不少前輩教誨,做得大狀,面皮自然要厚,因為被法官責難是我們日常工作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