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公海

各位對於「出公海」有什麼印象?會否仍是《賭神》中最後大佬陳金城的公海殺人,香港政府奈他不何論?當然,有年輕讀者可能未看過《賭神》系列。最近我與一名法律系學生遇到用助講器的被告,我跟她說想起《賭聖》中的洪爺,她回應道從未聽過這電影。 這可能是代溝問題,可是,土地問題卻影響著所有人。

【法政巴絲】街症初體驗

今期先談談初出茅廬大律師最關心的議題 — 當值律師服務。 很多師兄師姐都會提醒新晉大律師去申請成為當值律師。主要原因跟線上遊戲打怪的目標一樣:錢和經驗值。

【法政巴絲】I’m in your taxi~

「後生仔,後面個鬼佬大狀嚟?你學緊師啊?啱啊!人生就係每一日都要學習!」由區域法院門外起,這位滿有意思的的士哥哥不斷和坐在前排的我攀談著。 「其實你哋呢行同我呢行咪一樣,話就話唔可以拒載啫。我揸住架車,鍾意載邊個就載邊個。上次啊,我喺大道中,前面3個行家都係吉車。見到個女人拖住個篋,3架都唔載喎!咁咪我上囉!」司機大哥駛過皇后大道中時道出往事。

【法政巴絲】實習血淚史二之夏天 為大地帶來汗水

「夏天,為大地帶來雨水。疏導雨水,需要暢通嘅渠道。」相信,各位一定對以上句子不感陌生。這是渠務處每年雨季例必重溫的廣告。當然,亦有巴打們認為夏天,為大地帶來美腿(頭盔mode:各位巴打請自重,千祈唔好作出任何冒犯或不尊重女性之行為!) 但無論雨水或美腿,夏天,只會為我們帶來無盡的汗水! 看官們可能會問「扮咩啊?你哋班友日日坐office歎冷氣,出入坐的士,有幾多汗水啊?」當然,對大部分事業成功的同業而言,未必經常出汗,但對於我們這些貧苦實習大律師,除了外賣,還有很多時候需要到處走。這陣子,筆者都可以說是「成吉思汗打仔──大汗搭細汗」。

【法政巴絲】地獄黑仔王

「哈哈哈哈,個個都叫我做地獄黑仔王架!哈哈哈哈!」 以上乃電影《賭俠2002》的對白。但現實中,筆者的確會被家人叫作地獄黑仔王。江湖上亦有詩唱我:「去親街市冇嘢送,抽獎一定冇得中。冇帶褸時天氣凍,車尾燈尾由我送。」 但在職場上,筆者則有「檢控之星」的美譽。

【法政巴絲】喂!下面掟嘢喎!

【法政巴絲】「如果痴痴的等,某日終於可等到保安把你載」... 咁好唱口,究竟法政巴絲成員寶福山雅治講緊乜?法庭做乜搞到佢要「來回地面又折返庭間」?原來講緊高院的新安檢措施!安排有改善的空間,不過還是奉勸各位 - 暴力解決不了問題,苦沖開了便淡!

【法政巴絲】Holiday 我真係好愛妳!

【法政巴絲】法政巴絲仝人在此謹祝各位新年快樂,狗年行大運,出入平安,身體健康!亦感謝看官們在百忙的新春之中仍抽空聽今期成員寶福山雅治狗(年)噏一下,睇下點解新晉的大律師們為何不請假旅行,卻如此喜愛holiday呢?

【法政巴絲】傳統 不可棄

香港是普通法的地區。每一年的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法官和資深大律師們穿上整套裝束行禮。裝束除了顯示「尊貴」和「紳士」的傳統之外,應該有更深層的意義。這些傳統象徵著前人給我們留下的禮物──法治和司法獨立。就讓我們成員寶福山雅治跟大家詳談!

【法政巴絲】大律師?邊度大呀?睇過!

//希望各位看畢我們成員寶福山雅治的文章之後,可以了解到事務律師和大律師的分別和關係。更不要再問身邊的律師朋友「幾時升做大律師呀?」//

【法政巴絲】實習血淚史 – 我唔係外賣仔!

實習大狀幫師父送外賣,是很多同行的集體回憶。我們的成員寶福山雅治想藉今期《法政巴絲》向所有「外賣從業員」道謝!辛苦你們了!

【法政巴絲】精人中的精人?

//但佔中三子到底煽惑了誰?如果他們是「精人中的精人」,那麼誰是被煽惑去煽惑他人的「精人」?似乎連提控的律政司一方亦不太清楚。三子的代表律師稱曾去信律政司查問,但控方未能提供有關資料。僅指包括佔中糾察、義工及支持者。若控方真的把他們當成「精人」,這麼龐大和含糊的定義將如何在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證明到「精人」們有受煽惑去煽惑他人?香港法院將如何處理這群「精人中的精人」的雙重煽惑仍是未知之數。// 請看我們成員寶福山雅治@法政巴絲,今期就「佔中三子」被控的「雙重煽惑」控罪,為我們作有趣精闢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