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建峰:評上訴法院梁游宣誓案判辭

兩星期前(11月16日),我就原訟法院的梁頌恆游蕙禎宣誓案判辭作出了8點評論。兩日前,上訴法院亦就此案頒布判辭。在以下的上訴法院判辭評論,我會像兩星期前一樣,把焦點放在憲法問題上而不在一些較細節與技術性的本地法例演繹上。我亦不會重複一些上訴與原訟判辭基本相同而我兩星期前又已經就其評論的觀點。

法政匯思網誌|政治獵巫的時代

兩名民選議員被法庭剝奪議員資格,開啟了政治獵巫的時代。政壇由討論民生政事的場合,變成了表忠排外的劇場。今天看來,這宣誓釋法看似針對某些議員,但難保日後不會變成北京對香港的尚方寶劍,變成了議會各派議員互相攻擊的武器,於香港政壇百害無一利。

吳宗鑾:沒有釋法,梁游宣誓案判決會否不一樣?

原訟法庭終於在全國人大對香港《基本法》104條的解釋(下稱「該解釋」)的陰霾之下,頒下了梁游宣誓案的判詞(下稱「該判詞」)。 兩日以來,雖然已經有不少學者、政界及法律界人士就該判詞發表了看法,但還是聽到頗多聲音,表示對該判詞感到難以理解,甚至懷疑該案法官的判決有否受釋法壓力所左右。

任建峰:評法院梁游宣誓案判辭

高等法院昨天就梁頌恆與游蕙禎立法會宣誓案頒下判辭。特首與律政司長被判勝訴,梁與游被裁定已拒絕或忽略作出議員就職誓言,立法會主席不能再為他倆監誓。他倆的議席從10月12日(即他倆第一次嘗試宣誓那天)起已被褫奪,議席亦已懸空。 我對法院判決的初步看法如下(我暫不評論一些在判辭內就《宣誓及聲明條例》、《立法會條例》與《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較仔細的分析):

人大釋法「未審結先判案」,北京部署「借誓而噬」

11月7日,香港經歷了九七回歸以來第五次「人大釋法」。全國人大常委會以155票全票通過,解釋香港《基本法》第104條條文內容。然而,相關的司法覆核案件未「未審結」,人大釋法已「先判案」,而它的矛頭直指主權與政治效忠。 人大正式釋法前一夜,11月6日晚上,部分示威者參加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反釋法遊行後,突然轉到中聯辦示威。跟警察一輪衝突後,示威者紛紛走到德輔道西,佔據全部行車線,與警方對峙。

1分鐘看懂《釋法點樣破壞法治》

法治係「有法可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冇人可以凌駕法律」等等。 即使你係(多少或少數)反對黨,法律寫咗你合資格就合資格,有權就有權。人人都係跟住法律行事,法律話咁樣做都ok,我先會咁樣做。如果唔係,我做咗你先話唔ok,我咪中伏?

阻住做生意的人大釋法(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人大常委就立法會宣誓風波釋法的消息近日鬧得熱烘烘。倘若釋法發生,小弟所屬的法政匯思將會盡快發表有關具體法律分析文件。今天,我先說說若釋法怎樣影響香港營商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