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草案】條文指人大擁法律解釋權 法政匯思召集人:若人大不滿判決,就可踩過嚟解釋?

陳信忻指,雖然草案說明指出,駐港國安機構人員須遵守香港法律,但「如果個機構係唔遵守香港法律,可以做啲咩去 make it accountable (問責)?」她又指,草案附則列明,法律解釋權在人大常委,但解釋法律本身是司法程序中常出現的狀況,「如果法庭做咗一個中央唔滿意嘅判決,係咪人大又可以『踩過嚟』,話條法律唔係咁解釋嘅?」 她又認為,由行政長官去挑選審理案件的法案,或打開缺口,令政治因素進入本身理應獨立的司法制度。陳信忻亦提到,雖然草案說明列出四項控罪,即「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及「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但仍未有確實定義。

【法政巴絲】馬老爺明鏡高懸

郭偉健法官的「滿身鮮血」和「高尚情操」論令全港譁然,事隔一個月,我們的青天馬道立老爺終於發聲,指出法官不應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否則有機會損害法官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馬老爺甚至已和郭偉健私下談過,而郭偉健都同意他的講法。 筆者記起,早前梁美芬議員曾力撐郭偉健言論合理,並話「對被告表達同情,不等於政治立場」。好明顯,馬老爺就不同意梁議員的觀點。而確實,在量刑時同情被告是一回事,但在法庭公開表達對社會運動的刻骨仇恨,又是另一回事。中國有很多曾對香港抗爭者表達同情的人,被抓去問話、拷問,甚至關進大牢,既然表達同情並不是政見,我想問吓梁議員,為甚麼這些人會被抓呢?請熟悉中國國情的梁議員指點一下。

你會用結社言論自由的古董花樽去打香港民族黨這隻昆蟲嗎?

有很多人會說他不支持港獨,不認同香港民族黨的主張,政府打壓港獨團體有什麼問題,主張港獨不就是把國家搞分裂嗎?這基於維護國家安全為目的,做法似乎很合理,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口口聲聲地說香港是法治的社會,他的決定是根據社團條例作出的,那麼不就是依法治港嗎?

倘以國家安全為由控港獨論 任建峰:違聯合國原則

【本報訊】針對港獨言論,建制派法律界人士要求律政司提出檢控,指不會違反國際人權公約中保障言論自由條文,但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反駁,香港也適用的聯合國Siracusa原則訂明,若政府引用國家安全限制言論自由,「一定要有人用武力或威脅用武力去影響國土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