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草案】條文指人大擁法律解釋權 法政匯思召集人:若人大不滿判決,就可踩過嚟解釋?

陳信忻指,雖然草案說明指出,駐港國安機構人員須遵守香港法律,但「如果個機構係唔遵守香港法律,可以做啲咩去 make it accountable (問責)?」她又指,草案附則列明,法律解釋權在人大常委,但解釋法律本身是司法程序中常出現的狀況,「如果法庭做咗一個中央唔滿意嘅判決,係咪人大又可以『踩過嚟』,話條法律唔係咁解釋嘅?」 她又認為,由行政長官去挑選審理案件的法案,或打開缺口,令政治因素進入本身理應獨立的司法制度。陳信忻亦提到,雖然草案說明列出四項控罪,即「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及「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但仍未有確實定義。

22條爭議,揭開《基本法》最後的遮醜布

中聯辦日前聲稱,有權監督香港「政治體制的正常運作」和「關於社會整體利益的事宜」,引發極大爭議。面對民主派指斥其違反《基本法》第22條第一款,即「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中聯辦辯稱他們「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原來政府部門也有區分為「一般意義」和「非一般意義」,中聯辦動物農莊式的「釋法」,令香港人大開眼界,也揭開了《基本法》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後的遮醜布。

法政匯思: 法官也「頂唔順」上街反修例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上台發言指,修例不單影響香港人,還會影響所有有機會踏足香港的外國人。他又指一般情況法官是不會表達法案意見,但日前法律界黑衣遊行仍出現不少法官,證明法官也「頂唔順」上街反修例。

普通法可以是欺壓人民的工具

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楨在他的退休告別儀式上,除了客氣說話及對身邊人表達感恩外,還特別指出,普通法是一種變化多端的權力,除非妥善運用人權法適當控制,普通法可被用作欺壓工具。他提出了警告︰單靠實施普通法,無法保障法治在香港得到延續。普通法可以被誰用作欺壓的工具呢?鄧官沒有明言,但答案昭然若揭 — 能夠濫用普通法欺壓人民的,除了當權者、執政者,沒有其他可能。

法政匯思:  DQ法官:委任法官應審查其立場嗎?  文:Billy Li

今年3月,政府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建議,任命何熙怡女男爵及麥嘉琳女士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女男爵由2017年9月起獲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麥嘉琳女士則由2000年1月起出任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直至2017年12月。根據《基本法》,任命需經立法會同意 。

解釋法例 要看立法會文件嗎?

立法會快放暑假,但議員可能免得大眾忘記了他們,繼續語不驚人誓不休。今次就輪到經常大放厥詞的蔣麗芸議員:她在社交媒體上轉載了梁愛詩評論法官及司法覆核案例的新聞,並加了「值得研究!法官在判決時應該根據立法原意,並參考立法會法案會議文件。否則只會予人感到司法凌駕於立法,法官大哂!」的評論。

海納百川:外籍法官對香港司法之貢獻

田飛龍副教授於上周五(3月3日)的《明報》觀點版撰文,題為〈香港「客卿司法」之反思〉。田指控香港的外籍法官判刑「畸輕畸重」,「縱容社會運動激進化甚至港獨分離主義,不利於香港繁榮穩定及《基本法》秩序維護」,質疑他們的「立場與裁判是否適合維護香港法治整體秩序,兼顧權利保護與公共利益」,田於是總結應該逐步減少甚至不再聘用外籍法官。田的擔憂實不必要,礙於篇幅,筆者在此簡單回覆重點。

法治挑戰,好自為之

2017年情人節的這星期是沉重的一個星期,因為香港法院在該星期就兩件案件作出了判決,首先是佔領期間七警暗角毆打曾健超案,七警被判襲擊致造成他人身體傷害罪名成立,判囚兩年。然後再有曾蔭權涉貪案,陪審團以8比1裁定曾蔭權作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

法政匯思網誌|無聲仿有聲 – 記黑衣靜默遊行

2016年11月7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以全票通過了《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這是香港回歸以來第五次釋法,亦是人大常委會首次並非在特區政府或法院提請的情況下自行釋法。而這次釋法範圍之寬度及深度,以及其衍生出來的一連串法律及政治問題,都令人擔憂本港的司法獨立、法治、甚至「一國兩制」被侵蝕的程度,已經比想像中遠為嚴重。

任建峰:法治始終要靠政權懂得自制

我認識有一份憲法,它給當權者很大的權力: (1)這份憲法其實是靠當權宗主的議會立法才存在的。雖然憲法內有設定一個修改的程序,但理論上其實宗主的議會要以立法形式自行通過憲法修改亦是無可奈何的。而任何地區憲法以外的自治問題都要靠宗主的議會自行立法才能毫無疑問地處理。

法政匯思意見書:強烈譴責人大釋法 為政治目的濫用解釋權 (Submissions in relation to the Interpretation by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n 7 November 2016)

On 7 November 2016,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SC”), in purported exercise of its powers under Article 158 of the Basic Law, issued an interpretation in relation to Article 104 of the Basic Law (“the Interpretation”). 

2. This is the fifth time the NPCSC has interpreted the Basic Law. In summary, and as further explained below,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s submissions on the Interpretation are set out in this statement.

吳宗鑾:釋法敲響「一國兩制」及司法獨立的喪鐘

儘管遭到民主派和法律界的猛烈抨擊和反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簡稱人大常委會)終於還是解釋了《基本法》第104條。到底這次釋法是如何破壞「一國兩制」和衝擊司法獨立呢?要了解這個看法,我們得先看看人大釋法的權力來源。

1分鐘看懂《釋法點樣破壞法治》

法治係「有法可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冇人可以凌駕法律」等等。 即使你係(多少或少數)反對黨,法律寫咗你合資格就合資格,有權就有權。人人都係跟住法律行事,法律話咁樣做都ok,我先會咁樣做。如果唔係,我做咗你先話唔ok,我咪中伏?

阻住做生意的人大釋法(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人大常委就立法會宣誓風波釋法的消息近日鬧得熱烘烘。倘若釋法發生,小弟所屬的法政匯思將會盡快發表有關具體法律分析文件。今天,我先說說若釋法怎樣影響香港營商環境。

律師獨立性及權利國際會議後記-沒有人是孤島

於1月9 日,我有幸代表法政匯思出席在台北舉行的「律師獨立性與法治發展國際研討會」。 研討會由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東吳大學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及台北律師公會主辦。出席者、講者及嘉賓來自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台灣、香港、日本、瑞士、加拿大、澳洲等地的律師及法律學者。會議主題探討各地法制有否足夠措施保障法律界的專業獨立及律師在履行專業時有否受到不合理的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