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尖上的陪審團

陪審團的作用是讓市民可以參與司法審判,制衡公權力,增加市民對司法制度的信心。而且,事實裁斷如哪個證人可信,其實沒有清晰一致的答案,一個人的背景、生活圈子、對社會的認知、人生經驗等,都會決定他對別人說的話是否抱有懷疑。多名來自五湖四海的陪審團,在退庭商議的過程中,可以綜合他們的生活經驗,交流觀點,對同樣來自五湖四海的證人和被告都會有比較全面和公正的審核。相比起單一法官判案,後者可能受制於主審法官本人的生活經驗,就算出現盲點也未必可被糾正。而且,由於不同人,包括不同法官的思路模式和世界觀都不同,若果另一法官可能對一樣的證據有其他看法,這個裁決便會是一個「任意」(arbitrary)的結果。一個公正的制度,理論上應該是同一組證據,由誰人主審,結果都一樣,而非視乎主審法官是誰。

【法政巴絲】禁釘

香港,除了是美食之都外,還有投訴之都的「美譽」。從殖民地時代起,廣大市民都清楚自己有投訴的權利。因此,與正在執行職務的人員爭吵時,不難聽到「你幾多號冧把(number)啊?我要禁釘(complain)你!」「信唔信我port死你吖嗱!」而另一方則會說:「有咩唔滿意可以去投訴我!」

司法機構網列「圍攻」法官投訴 稱將公開回應代個別覆 大狀憂對判案構成壓力

【明報專訊】反修例風波中多人被捕,不少法庭案件引起社會爭議,亦有網民發動投訴法官。司法機構為此設立網頁,將針對同一法官、性質類似的投訴上載公開,並表示會公開回應投訴代替個別回覆。有大律師憂慮此舉或對法官構成「公審」效果,對法官判案構成壓力。

法政匯思:  DQ法官:委任法官應審查其立場嗎?  文:Billy Li

今年3月,政府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建議,任命何熙怡女男爵及麥嘉琳女士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女男爵由2017年9月起獲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麥嘉琳女士則由2000年1月起出任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直至2017年12月。根據《基本法》,任命需經立法會同意 。

法政匯思就近日就法院判決對司法機構的抨擊之聲明 (Statement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n relation to recent attacks on the judiciary following a recent court ruling)

域法院近日就七名警員襲擊佔中示威者的控罪作出判決及判刑之後,該案件的主審法官及整體司法機構均遭受一連串不合理的抨擊。 除了法官被蔑稱為「狗官」之外,亦有惡意批評暗示該案之主審法官及司法機構因政治立場而偏頗判案。

法官行為指引

常說香港的最後一度防線是一個獨立,能維護法治、捍衛人權和自由的司法機構。而當中最能直接向市民顯示出司法機構維護大家權利,大公無私之決心的,必以法官於法院及於判案時之表現為首。事實上,為了維持公眾人士對司法機構之信心,法官必須對其在庭內甚至庭外之行為嚴守至高的標準。

《法政匯思》就有某些團體及人物對司法機構作出抨擊的聲明

法政匯思促請有關各方立即停止對司法機構作出那些攻擊。我們 更促請律政司司長履行普通法傳統及慣例下肩負司法機構最終捍衛者的 任務,作出鏗鏘有力的發聲,阻止那些粗暴、可鄙、針對司法機構的攻 擊。作為法律界人士,這是我們對律政司司長的基本期望。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therefore on these recent attacks on the judiciary to cease immediately. We further call on the Secretary for Justice, who under common law tradition and convention is tasked with being the ultimate defender of the judiciary, to speak out clearly and forcefully against such outrageous and scurrilous attacks on the judiciary. As members of the legal profession, we expect no l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