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中環愛丁堡5萬人集會 聲援新屋嶺被捕者

反修例示威持續近4個月,近1,600人被警方拘捕。多次警民衝突中,防暴警察均被指濫權濫暴,更被指在新屋嶺拘留中心內,以密室酷刑毒打被捕人士;有醫護接受傳媒訪問,指有來自新屋嶺的被捕者,手臂骨折至只有一層皮連住。網民今晚(27日)7時半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藉此支援及關注被捕後,被送到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大會指有5萬人參與集會,警方指高峰時有9,520人出席。

警緝暴 索九巴乘客資料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衝突持續多月,期間示威者一直刻意保密其身份及行蹤,以免被警方追緝。消息人士表示,警方已取得法庭手令,要求九巴交出衝突期間乘客用八達通卡搭巴士的資料,包括本月初防暴警察在九龍灣截查的九巴42C路線巴士。有大律師質疑警方可能取得未有參與示威的乘客行蹤及個人資料,亦指單憑乘車紀錄不足以證明某人曾參與示威。

休班警被斬 警:按衣著信有關反修例

繼上周有警員於葵芳下班後被斬至重傷,前晚又有曾於網上發放仇警言論、身懷手術刀的男子,以氣槍指向警員而被捕。警方稱事件顯示針對警方的行為由言語變成行動,又稱以上事件「表面上」跟反修例示威有關。有法律界批評警方未有實證下抹黑示威者,誤導公眾對事件的理解,加深警民不和。

【罷課】聖保羅書院學生築人鏈:與校方開心見誠溝通 林鄭應學習

9月2日開學之後,仍有反修例活動舉行,部分中學生在開學第二日發動罷課。位於般咸道的傳統名校聖保羅書院,有學生今早(3日)在校內發起罷課集會,舉辦祈禱會及築起人鏈「保羅之路」。

【罷課罷工】百萬大道擠滿黑衫人 中大學生會指三萬人出席

今日(2日)是新學年開學日,10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起兩星期「罷課不罷學」行動,下午3點半將於中大百萬大道舉行罷課集會,《香港01》於現場直播集會情況。

【機場禁制令】大律師指網民張貼或轉發文宣籲參與集會或犯禁令

反修例示威活動持續,網民周日(9月1日)再發起「和你飛2.0」機場集會。機管局今日(30日)在多份報章刊登廣告,稱任何煽動他人堵塞往來機場交通的行為或已觸犯法庭禁制令。

【8.31●五年】讚港人似箭豬兵來將擋 任建峰倡抗爭力量轉至區選

8.31五周年,《基本法》雙普選的承諾兌現無期,積累的民怨在反修例運動中爆發,已淡出政圈的法政匯思前召集人任建峰近月也「復出」,不斷點評時政。作為不折不扣的「和理非」,他感嘆香港「好悲哀」,在中共管治下注定活在白色恐怖之中,但他相信香港人是隻敏銳的「箭豬」,兵來將擋,建議8.31後將抗爭力量轉移到區選,「8.31係可以代表我哋民主進程未解決,攞呢樣做選戰誓師會」,呼籲抗爭者前行,也呼籲政權操控人「回頭是岸」。

「核爆都不割席」是這樣煉成的

因《逃犯條例》修訂而起的示威運動,已維持了幾乎3個月。今次運動,有部分示威者所使用的武力程度比起過往示威運動高了不少。縱使如此,過往對任何武力示威行動十分反感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簡稱「和理非」)普羅大眾,仍大致上沒有與整個「反送中」運動或其部分武力示威者分割。這現象,在坊間被稱為「核爆都不割席」。究竟「和理非」大眾與主張動武者「核爆都不割席」,是怎樣煉成的?我認為有幾個主要關鍵。

聖保羅學生備罷課計劃書 邀警指揮官赴論壇

//聖保羅書院有學生成立反修例關注組,稱計劃9月3日在校罷課,舉辦校友分享論壇,暫獲邀出席的有資深傳媒人程翔、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等,亦已向西九龍總區副指揮官周一鳴發邀請,盼提供不同角度討論修例事件。關注組稱即使初中生、高中生尚在學齡,但對「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故罷課以表信念,促政府正式撤回《條例草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這個政權不配

我們的成員戴穎姿在《眾新聞》的文章 這個政權不配 //其中一位被捕者,跟家弟同齡,才剛中學畢業。他看來十分虛弱,而當向他問及被捕時的情況,他有點欲語還休。我理解到他對外面看守着的警員有避忌,故趨前聽他耳語,他輕訴:「我是前線。」然後開始怔怔落淚。我感受到他的落淚並不是後悔,終究是受驚過度了。 當刻,我很想很想抱抱身材瘦弱、上了孖葉、帶傷的他。只想抱抱,緊緊的抱。但我只能為他抺淚。所有言語,在這刻都是蒼白的。我在心裡默唸:「對不起,謝謝你。」//

【維園集會】法政匯思:港澳辦解放軍評論反修例運動涉違反《基本法》

【維園集會】法政匯思:港澳辦解放軍評論反修例運動涉違反《基本法》 //民陣下午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舉行「流水式」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集會。法政匯思7名現任和前任的召集人均有出席,今次是他們首次一同出席同一個反修例活動。他們提出三點意見,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

大律師:稱物品屬自衞或干犯藏攻擊性武器罪

【有片睇!】大律師:稱物品屬自衞或干犯藏攻擊性武器罪 // 有大律師指,不是任何物品可以用作攻擊人,就會被視為攻擊性武器,但假如被截查時,聲稱物品是用來自衞會有風險。 阻差辦公及襲警罪的刑罰最高可監禁兩年,李安然指,阻差辦公要成功入罪,必須證明被告為警方帶來嚴重不便。[更正﹕終審法院指出,若市民令警務人員帶來些微的不方便,或令警務人員只需多做一點微不足道的功夫,便不會構成控罪;另一方面,控方毋須證明有關行為大大增加警員執行工作時的難度,因為這種標準太高,若然嚴格運用,將可能窒礙警方的工作] 李安然又表示,市民被捕後有權保持緘默,不要因想盡快離開警署,答應警員要求。 他又表示,假如被捕人士選擇「踢保」,不接受保釋,警方有可能即時落案控告,屆時一樣要向法庭申請保釋。

律師會倡「非法定調查」 無傳召權須匿名作證 法政匯思:意義不大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稱,留意到律師會以《衛報》、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調查2011年8月英國連串騷亂做例子,他稱此等報告幫助了解事件前因後果,但因學術、民間式調查沒有法定權利,沒有傳召權,「如調查反修例事件,倘涉及高級官員,或警察什麼情况使用武力,如果他們不願意合作,是無法傳召他們提供口供或給證據」。他又稱,法定獨立調查委員會框架下,證人所作口供未來都不可循刑事或民事追討,沒有相關保障的委員會,或令證人憂慮透露的證供會招致刑事或民事法律風險。吳宗鑾表示,匿名作證影響調查公信力,或有人質疑匿名指控是否屬實,被指控者亦可能有各種原因不可當面反駁,保障不理想及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