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喚「德蕾莎」

即使是那天日落之後,山城不過在閑靜的日常外添了幾分失態,卻遠不及制度的默許來得猙獰。 我們所在的位置,不比不在場的人來得險要,不論無助、憤怒抑或驚懼,都是屏幕另一端傳來的訊息和畫面以外漫衍的情緒。

【法政巴絲】記憶與遺忘的抗爭

「我們的時代並不是完全令人絕望的時代」,只是「童年的記憶已蕩然無存」。 現實越是逼人,書本提供喘息空間愈是珍貴。重看歐威爾的《1984》,一舉一動都在政府監察的狀態固然可怕,但於我而言,我們更要提防「失憶」。

對自己負責

「六四」討論持續逾四份一世紀,局面仍然「和諧」;其實不談六四,談「五四」也是好的。年輕一代願意放下「成見」,可喜可賀。像其他沒有收入歷史正典的事件,若有人記起六四,必然是記錯,若有人死,也必然是尋常的生命規律;倒是五四,切實收入正史,記載近代中國「巨大的歷史進步」(彭明:〈五四運動與二十世紀的中國〉,載《中國共產黨歷史網》,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