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喚「德蕾莎」

即使是那天日落之後,山城不過在閑靜的日常外添了幾分失態,卻遠不及制度的默許來得猙獰。 我們所在的位置,不比不在場的人來得險要,不論無助、憤怒抑或驚懼,都是屏幕另一端傳來的訊息和畫面以外漫衍的情緒。

【網上論壇】我是如何成為反送中義務律師 (反送中義務律師 陳信忻)

自從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為反送中示威揭開序幕,義務律師團隊每周末都會到警署會見被捕人士,通宵達旦地為他們提供法律服務。至今,被捕人士超過1,200名,被落案起訴的超過100名。

8.31衝突41傷 法政匯思:可民事索償港鐵

前日全港多區爆發警民衝突,政府新聞處昨表示,前日共有41人受傷送院,年齡介乎16至52歲,包括31男10女,截至昨午2時,5男情况嚴重,分別在明愛醫院、廣華醫院和瑪嘉烈醫院留醫,11人情况穩定,另外25人已出院。

【罷課罷工】百萬大道擠滿黑衫人 中大學生會指三萬人出席

今日(2日)是新學年開學日,10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起兩星期「罷課不罷學」行動,下午3點半將於中大百萬大道舉行罷課集會,《香港01》於現場直播集會情況。

和藍絲不同的不是政見而是智商和人格

台灣有藍營和綠營,香港有黃絲和藍絲,作為律師,我當然尊重個人言論自由,對方意見不同亦要尊重對方,不應該向對方作人身攻擊。

【法政巴絲】跨了十年終於跨進法律學院的大門

高考剛剛放榜,又是有人歡喜有人愁的日子。差不多十年前的暑假,我高考放榜,成績不俗卻跨不過法律學院的門檻。拿著不錯的成績進了香港大學,身邊的人都恭喜我,母親開心得連樓下管理姨姨都知道我進了港大。不錯的成績進了不錯的學科,不錯的大學,沒有失落的資格。但看著身旁排隊登記入學的法律系新生,心裏卻不是味兒。當時我跟自己說,終有一天我也會跨進那道大門。然而,當時的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法律是讀甚麼,更加不知道為甚麼想讀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