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用蒙面法下令除罩違憲

上訴庭維持蒙面法第5條違憲裁決,即警方不能根據蒙面法命令市民除面罩,但有大律師指,不論有沒有蒙面法,警方都可根據《警隊條例》截查可疑市民,「成日都見到啲後生仔喺港鐵站一字排開俾人搜身,除晒口罩」。他提醒市民被截查時可向警員查問緣由,警方必須交代他認為「可疑」之處才可行使警權,「唔可以一見到後生就查」。

【抗暴之戰】六名年輕被告涉612非法集結 控方罕有申請轉介區院審理

反送中抗爭初期,大批市民於6月12日在金鐘聚集,力阻送中惡法在立法會恢復二讀,其後爆發激烈警民衝突,其間警方以催淚彈、橡膠子彈及海綿彈鎮壓示威者,為運動以來首次。警方事後拘控六名男子,指他們當日在現場非法集結,案件今在東區裁判法院再訊。各人繼續毋須答辯,以待案件下次再訊時進行合併申請。控方並會將案件轉介至區域法院處理,是近年有關非法集結案的罕見安排。各被告繼續保釋候訊。

警記招張「改裝傘」 大狀:證物完整或被挑戰

繼上月警方在記招公開示範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案中證物「激光筆」後,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昨日再即場展示一把改裝雨傘,稱是示威者用作攻擊警察。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認為,警方應避免在審訊前展示或評論案中證物,證物完整性或被法庭挑戰,「也要對被捕者公道些」。

元朗「悼念李鵬」不受《公安條例》規管?大律師:須限於宗教 沒有其他共同目的

警方昨日就7月27日的元朗遊行發出「禁止公眾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不反對通知書申請人鍾健平表明,屆時將會獨自一人在原定遊行時間、沿著遊行路線而行,僅作「個人活動」而非「遊行」,他目前亦不會邀請其他人加入。然而群情洶湧,網民紛紛提出「李鵬元朗悼念會」、「元朗讚美上帝」、「捉小精靈」等活動,圖以不同名目去元朗。 眾新聞訪問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以及大律師黃宇逸,由他們分析市民周六到元朗參與不同活動所涉及的法律風險。

【光復元朗】警方反對遊行 網民「拆招」反制-會否墮法網?

有團體申請7月27日(周六)舉辦「光復元朗」遊行,警方今日(25日)下午去信申請人,列出五點理由,表明反對遊行申請。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直言,警方對遊行申請發出「反對通知書」十分罕見,而在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下,參與遊行者都有機會被控「未經批准集結」罪,最高刑罰可以判監5年。 警方表明反對「光復元朗」遊行後,有網民提出「拆招」,例如辦一人遊行、在遊行路線「行街」、唱聖詩等。但這種做法會否墮入法網?

有法政匯思成員認為警方發反對通知基於的原因本末倒置

警方向星期六「光復元朗」遊行的申請人鍾健平,發出反對遊行及集會的通知。 石書銘說警方發出的反對通知,考慮的原因包括與日前西鐵站事件有關及近日有人在網上發放激烈言論等,他認為如果警方基於這些原因而反對,做法是本末倒置,因為如果發生衝突,警方要做的是去阻止衝突,而不是不讓基本法保障的遊行進行。

大狀:強闖立會可囚2年 刑毁設施囚10年

一批示威者前晚衝擊立法會大樓,佔領立法會3小時,其間破壞不少設施。有大律師分析,示威者破壞立法會設施已涉及刑事毁壞,最高可判囚10年;示威者闖入立法會大樓及會議廳,亦干犯《公安條例》下「強行進入」或《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最高分別可判囚2年及3個月。

一人掟磚 集結者均可被控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曾在6.12衝突後,公開表示將當日示威定性為暴動,及後改口表示只是「有啲人干犯咗暴動罪」,並非整個活動屬於暴動,當日沒參與任何暴力行為者不用擔心觸犯暴動罪。但根據《公安條例》第19條,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認為盧的說法並不成立,「如果你真係有班人非法集結埋一齊,就算你其中一個人掟磚都好,其他屬於嗰個集結嘅人都會係叫做暴動」

淺談「暴動」罪

「暴動」罪所針對的是當非法集結不單只令人心生憂慮作這行為的人會自己或令別人破壞社會安寧,而參與的人進而破壞社會安寧,所有繼續參與這個這個已經演化成暴動的非法集結的人都會干犯暴動罪。就算一個人只有參與非法集結但自己沒有破壞社會安寧,只要有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他也會成為暴動的一份子。換言之,只要一個人作出一些擾亂秩序、有威嚇性,挑撥性或侮辱性的行為,便可被牽涉這暴動之中。「暴動」的罪定罪門檻可算是頗低的。但假如一個人本身沒有作出擾亂秩序或其他第十八條所訂明的行為,例如只在旁觀或拍照,他根本不是參與在非法集結其中,就算這非法集結演變成一個暴動,也不應被定罪。

演唱歌曲含粗言穢語 不代表違《公安條例》

我們留意到有不少團體和個別人士排山倒海地譴責有關樂隊和舉辦該音樂會的嶺南大學學生會。就此等「批鬥式」的評論,法政匯思深感憂慮。即使某些歌曲或文章可能含有粗言穢語,亦不代表創作、發佈、或表演該等歌曲或文章的人士干犯了《公安條例》第17B條。在此我們促請各界人士尊重受到《基本法》保障的香港文化創意產業和學術言論自由。

We note that there has been an overwhelming condemnation by a number of groups and individuals against the band in question as well as against Lingnan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which organised the concert. We are deeply concerned by these “Cultural Revolution-style” criticisms. Even if certain songs or written articles contained foul language or “curse words”, it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 that the persons who created, published or performed such songs or articles would thereby have breached Section 17B of the Public Order Ordinance, Cap. 245. We hereby urge all members of the public to respect Hong Kong’s cultural and creative industry, as well as citizens’ academic freedom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as enshrined and protected under the Basic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