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願榮光歸香港

踏入新一年,我從通訊軟件程式、社交媒體、電郵給我朋友見面時收到新年快樂的祝福。不過,今年新年政府連煙花也沒有放,取而代之的卻是催淚彈。市面節日的熱鬧氣氛亦大減。某電視台連日報道因反修例事件影響,旅遊業、零售業和餐飲業大受影響,香港經濟步入寒冬,該電視台訪問不同業界商會代表,他們在訪問的最後都會說出,由於內地遊客來港數目減少,因此他們的收入亦相對減少。明晒。

呼喚「德蕾莎」

即使是那天日落之後,山城不過在閑靜的日常外添了幾分失態,卻遠不及制度的默許來得猙獰。 我們所在的位置,不比不在場的人來得險要,不論無助、憤怒抑或驚懼,都是屏幕另一端傳來的訊息和畫面以外漫衍的情緒。

遭警制服頭縫10針 商人襲警撤控 控方認證據不足 事主:畀人打反被告

11月4日晚將軍澳有警民衝突,51歲商人不滿警射催淚彈,憂影響子女,帶同防護裝備落樓要求警員停手,被指推撞警員被控襲警;他遭制服後頭部有兩處裂傷,需縫10針。案件昨於觀塘裁判法院提訊,控方以證據不足撤控,商人無罪釋放兼得訟費。裁判官批評控方長期以代號代警員身分,對法庭造成不便。

【8.31●五年】讚港人似箭豬兵來將擋 任建峰倡抗爭力量轉至區選

8.31五周年,《基本法》雙普選的承諾兌現無期,積累的民怨在反修例運動中爆發,已淡出政圈的法政匯思前召集人任建峰近月也「復出」,不斷點評時政。作為不折不扣的「和理非」,他感嘆香港「好悲哀」,在中共管治下注定活在白色恐怖之中,但他相信香港人是隻敏銳的「箭豬」,兵來將擋,建議8.31後將抗爭力量轉移到區選,「8.31係可以代表我哋民主進程未解決,攞呢樣做選戰誓師會」,呼籲抗爭者前行,也呼籲政權操控人「回頭是岸」。

社工撿催淚彈殼交還警方被指違法 律師促警方處理彈殼

本身是大律師的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認為,相關社工撿起彈殼,有構成《火器及彈藥條例》中無牌藏有槍械或彈藥的風險,但因為事主隨後交還警方,認為他沒有意圖收藏相關物品,未有證據構成非法行為。 吳宗鑾建議,市民日後應由警方自行處理彈殼,可以直接報警,否則有一定的法律風險,又指警方有責任解釋清楚市民適當處理彈殼的方法,以免市民誤墮刑事陷阱。本台向警方查詢回應,未獲回覆。

【政識法字】當警察反對被調查

反送中運動由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一星期內躍升至6月16日二百萬+1遊行,其間6月12日導致超過80人受傷的警民衝突,警方動用大量催淚彈,甚至以橡膠子彈及布袋彈槍擊示威者,相信是令遊行人數一週內急升的主因,反映普遍市民不滿警方所使用的武力。而過去數星期的持續警民衝突,例如沙田新城市廣場浴血,更加激發市民對警方的質疑。

硬食催淚彈 博士生告盧偉聰

警方6.12金鐘清場時,向民陣和平示威區發射催淚彈,險發生人踩人。香港科技大學博士生吳嘉倫上周五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向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索償五萬元,7月30日聆訊。按現行制度,盧需親自上庭或派出代表應訊,否則審裁官可判其敗訴。吳指盧偉聰必須為襲擊和平示威者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