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師:查車牌新措施有違保障個人資料原則

運輸署推出新措施,有人查閱車牌資料時車主可獲通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認為新措施合理,不會影響新聞自由。但有法律界人士指出,現時沒有法例規管受查車主如何使用查冊人士的個人資料,有違保障個人私隱原則。

家居限聚令|新加坡早立例 有人遭鄰居篤灰 港專家籲最後出招

抗疫將近一年,本港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未止。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今(5日)早稱,有需要時會探討規管家居內家庭聚會,引起社會關注。政府專家顧問、中文大學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稱,規管家居聚會「比較擾民」,應在最後關頭才立法。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表示,家居聚會屬於可追蹤範圍,影響亦非特別大,仍可透過現行方法追蹤、安排檢疫和檢測。

武漢肺炎︱犯聚越罰越多確診 累計罰市民千萬元 今確診個案再破百

限聚令今年3月29日起實施,由食環署、警務署、康文署及衞生署4部門執法。實施首兩個月已發出近500張$2,000定額罰款告票,全由警察執行。累計至今年12月中,警方共處理7,530張定額罰款通知書,逾6千張已交罰款,政府已進帳逾1,240萬元,惟疫情未見減退,今更新增102宗確診。

用私伙對講機涉違《電訊條例》 警只被「提醒及訓示」 市民罰款萬元

《蘋果》早前踢爆有警員在執行職務時使用非官方無線電對講機,通訊辦其後確認管有及使用涉事型號對講機須事先取得局方發出的牌照。有大律師認為,該些警員用機前並無獲得上司或部門的授權,不可被視為執行職務,「好大機會」違反《電訊條例》。有人權組織批評,警方不能單以內部紀律訓示處理刑事罪行,「依家佢唔單止係違反內部守則,而係香港法律,應該按返法律去做。」

李家超:凍戶口為保護財產 無關政治

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好鄰舍北區教會近日先後被凍結戶口,引起社會關注。保安局長李家超昨撰文稱,凍結資金機制為保護受害者的財產,不點名批評「有人因政治理由,把這個機制污衊為濫用權責」,強調執法行動與被凍結戶口對象的政治背景無關。有大律師指出,若警方凍結戶口後拖延向法庭申請凍結令,被凍結戶口者可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解凍」。

【由星火到好鄰舍】大狀拆解凍結戶口:無需法庭手令、可司法覆核反對 是否誅連家人視乎資金流向

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好鄰舍北區教會的銀行戶口,先後遭凍結,不約而同涉及眾籌。大律師何旳匡解釋,一般銀行或執法部門懷疑洗黑錢或犯罪得益,就有機會凍結戶口,基本上不需要法庭手令。凍結戶口是否會誅連全家人?何指出,要視乎資金流向。不過,在法律上而言,事主不一定要容許被凍結,如果堅稱自己沒有犯法,是可以透過司法覆核告銀行、告警察。

大狀:棄保不成凍結資產理據

多名法律界人士均質疑警方缺乏理據,不能單憑許智峯流亡就凍結數百萬元。有大律師指出要證明洗黑錢,首先有證據眾籌來源是「黑錢」,而許明知錢銀有問題而處理;將凍結範圍株連家人,更要有可疑錢銀流向,亦要有證據相信其家人明知款項有問題而協助處理,惟警方未交代有否相關證據。

大狀:詐騙案一般可保釋

警方昨落案控告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以及集團兩名高層周達權及黃偉強三人欺詐罪,不准保釋,今日提堂,懷疑與年初有傳媒報道壹傳媒在將軍澳工業邨廠房涉嫌經營「公司秘書」服務,涉違地契及相關規例有關。有大律師指,詐騙案件涉案人士不准保釋,情況不常見,估計警方認為當事人有潛逃風險有關。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直斥,警方此舉是明顯的政治打壓。

【中大畢業禮】前總警司、中大保安李永光揚言「拉」噴漆學生 律師:市民可公民拘捕 但行使不當或非法禁錮

逾百中大學生自發今日(19日)回校舉行「畢業遊行」以聲援為抗爭運動付出的抗爭者。遊行初期,一名畢業生企圖噴漆時遭保安阻止;在現場觀察,曾任總警司的中大保安處首長李永光,更揚言「拉佢拉佢」,惹來學生不滿。有律師指,市民有合理理由懷疑有人干犯可被判監一年以上罪行時,可行使公民拘捕權,但亦有律師指,市民行使公民拘捕權要非常小心,噴漆是否觸犯刑事毀壞未有定論,若無理拘捕侵害人身自由,可能涉及非法禁錮。

強制檢測|公職人員有權索取資料、破門入屋?一文看清599J條文

政府上周六(14日)刊憲,訂立《預防及控制疾病(對若干人士強制檢測)規例》(第599J章),法律框架於周日(15日)生效。

分析:公司查冊 新聞界有可能涉虛假聲明

「查車牌」的申請欄寫明,提供失實資料即屬違法,可被判罰款或監禁。土地註冊及公司註冊的查冊雖無相同的訂明,但與「查車牌」一樣,受《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監管,在私隱例下記者蒐集新聞資料是可獲豁免,但有大律師指出,若涉虛假聲明,則不在豁免範圍內,而且記者用公司帳戶查冊並涉虛假聲明,公司也可能需負上刑責。

查車牌沒採訪選項 大律師:新聞界可提覆核

香港電台節目《鏗鏘集》編導因「查車牌」而被捕的事件,惹起新聞界強烈關注。記協表示不少涉重大公眾利益的報道均由查冊揭露,查車牌是記者常用調查方法,認為警方濫用《道路交通條例》打壓採訪行為;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亦表示以該例拘捕傳媒工作者,令人質疑警方行動的理據和目的,指出監察政府、為公眾利益追查真相、核查資料和進行偵查報道是記者天職。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指出,傳媒一直透過查冊、查車牌等進行調查報道,相關系統沒設新聞採訪的選項,可能牴觸《基本法》賦予及保障的新聞自由,稱新聞組織可提出司法覆核。

查車牌報道7‧21 《鏗鏘集》編導被捕 涉查冊用途不符聲明 廣播處長憂寒蟬

曾就7.21元朗襲擊事件製作兩集《鏗鏘集》專題報道的香港電台電視部編導蔡玉玲,昨日被警方拘捕。消息稱,案件涉及《鏗鏘集:7.21誰主真相》報道當晚在元朗鳳攸北街出現多部接載白衣人的車輛,蔡做車牌查冊時涉嫌虛假陳述,取得有關車主的個人資料後用於不符合聲明所指用途,違反《道路交通條例》第111(3)條,警方接獲投訴後採取行動。蔡玉玲已被暫控兩項「為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而作出虛假陳述」罪,案件下周二(10日)在粉嶺裁判法院提堂。廣播處長梁家榮表示,若控罪涉及採訪或蒐集資料,整個新聞界都應認真看待,他質疑事件會否造成寒蟬效應。

港台《鏗鏘集》追查7.21真相 律政司首控記者查車牌 法律界:運輸署做法違私隱例及《基本法》

香港電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昨午突然在美孚家中被新界北重案組登門拘捕,並帶返大埔警署扣查約6小時後才准獲釋,她暫被控2項「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而作出虛假陳述」罪,下周二(11月10日)在粉嶺裁判法院提堂。據悉,案件涉及蔡玉玲製作的《鏗鏘集》一集《7.21誰主真相》時,使用運輸署申請車牌查冊系統時涉嫌作出虛假陳述。有大律師指出,運輸署要求查冊者提供用途,可能已經超出法例賦予的權力,而且亦與《私隱條例》對記者搜集新聞資料有豁免內容有抵觸,認為記者可以「公眾利益」及「新聞自由」作為抗辯理由。

涉虛假陳述 查冊車牌追新聞 警拘鏗鏘集《7.21誰主真相》港台編導蔡玉玲

港台電視節目《鏗鏘集:7.21誰主真相》中,記者透過運輸署車牌查冊,追查相關車主資料及採訪。警方昨午上門拘捕該節目的編導蔡玉玲,暫控兩項「為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而作出虛假陳述罪」,是首次有記者因使用查冊作採訪而被捕。蔡玉玲晚上獲准保釋後,於警署外表示,對因採訪而被上門拘捕感覺坦然,但「必然係有衝擊」,並相信拘捕已令公眾質疑警察藉此打壓新聞自由,惟呼籲同業以平常心看待,別因此失去新聞工作的信念與熱誠。廣播處長梁家榮憂慮事件產生寒蟬效應,多個傳媒組織批評警察濫用法例打壓正常採訪,行為「摧毀新聞自由」。

法政匯思指私隱條例對記者搜集新聞資料有所豁免

有份製作《鏗鏘集:7.21誰主真相》的香港電台電視部編導蔡玉玲被警方拘捕。據了解,懷疑事件與蔡玉玲拍攝《鏗鏘集》有關,指有人以不正當資料做車輛查冊,涉嫌違反《道路交通條例》。

記協稱查冊為記者常用 學者:警方行動勢損新聞自由

香港電台編導蔡玉玲被警方拘捕。涉嫌就去年7.21元朗襲擊事件的《鏗鏘集》特輯,以車牌查冊,不正當查閱和使用車主資料,違反《道路交通條例》第111條。

警方修例引記者身分爭議 傳媒人擔心採訪自由

警方在九月二十二日修改《警察通例》中的「傳媒代表」定義,除名列政府新聞處發布系統的「傳媒機構登記名單」中的205間媒體機構外,其餘媒體記者均不再獲得承認。警方此前強調,在過往一年多的示威場面,不時遇見「有人混入記者群生事」,甚至出現「假記者」,因此修訂《警察通例》可以讓前線警員更容易識別「正常採訪的記者」,方便執法。此舉隨即引起爭議,質疑警方以「方便執法」以及「有利媒體採訪」為由,達到篩選傳媒之目的,從而影響新聞自由。在現行法例下,到底何謂「記者」?記者本身又如何看待自己的專業?警方又是否有權運用《警察通例》限制傳媒的採訪活動呢?

4億大茶飯︱梁福元家族公司涉鎅地賣丁建27屋 梁否認套丁:有丁權有地唔係假丁

丁屋特權一直為人詬病。民間團體本土研究社最新一份「套丁」報告發現,過去兩年幾乎每日都有1幢丁屋,是疑以「套丁」手法得來,累計疑似「套丁」丁屋總數已突破1萬幢,當中以元朗區情況最嚴重。抽查發現,鄉事派梁福元長子任董事的公司自08年起以高價在大棠收地,再將有關地段鎅細轉手予原居民興建丁屋,涉事地段現已落成最少27幢非常相似的豪華丁屋。本研社要求政府徹查是否涉及「套丁」。梁福元則說,原居民男丁有權建丁屋,「犯法如果有確實證據咪去拉佢囉」。地政總署回覆稱,會按既定程序調查。

勞界關注護理業「假自僱」 法庭按工作實况判辨

以自僱或獨立承包商形式聘請護理人員的情况,在護理業界存在已久,多年來備受勞工團體關注,被形容是「假自僱」。大律師兼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說,自僱者除欠缺勞工保險保障,亦缺乏勞工法例下的假期、無理解僱等保障,但強調僱傭身分不止取決於合約上的寫法,一旦自僱者工作期間發生意外,法庭會考慮其實際工作情况判定公司是否有責任。一直關注假自僱問題的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則表示,若法庭判定有關人士屬僱員,已簽訂的自僱合約亦會作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