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公眾捐款不違法

警方以涉「洗黑錢」高調拘捕星火同盟四人,以及凍結7,000萬元款項,被質疑政治打壓。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解釋,洗黑錢案重點是涉案人明知或合理地知道涉案款項是否以犯罪途徑所得,「要睇事實決定,睇吓當事人知道啲咩,又唔知道啲咩」。香港法院幾乎每周都有洗黑錢案審理,但每宗案件性質不同,難以比較。

有大律師指警方應該很清楚「星火」的資金來自眾籌

警方以涉嫌洗黑錢拘捕「星火同盟」的四人,昨晚已獲准保釋。據了解,警方懷疑有人洗黑錢的主要理據是因為空殼公司突然有過千萬的交易,有大律師說空殼公司有大額資金進出雖然可疑,但警方應該很清楚相關資金是來自眾籌,並非來歷不明。

律師斥洗錢指控離晒譜 倘違法「市民應停捐慈善機構」

星火同盟被警方以懷疑「洗黑錢」為由,凍結7000萬元資金及拘捕相關人士,有律師直斥「離晒譜」,因收款人要明確知道或有理由相信所處理款項來自犯罪收益,才會觸犯有關罪行,但星火同盟接受捐款的方式其實與不少機構或政黨相若;如此舉屬違法,市民可停止捐款予不同慈善機構。另有大律師指出,除非市民明知捐出款項用於明顯違法用途,否則因響應星火「幫助手足」而捐款,不會觸犯相關罪行。

星火被指涉洗黑錢 法政匯思何旳匡:暫未見警方有足夠證據 捐款不涉刑責

警方昨午(19日)公布拘捕 4 人涉嫌洗黑錢,指案件與「星火同盟」基金有關。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今早接受電台訪問,認為單憑警方目前已披露資料,暫時看不到有人已干犯可公訴罪行,警方未必有足夠證明有人洗黑錢。何旳匡又指,星火同盟募集資金時,表明籌得款項會被用作被捕人法律支援、日常生活所需等用途,這些用途本身合法,市民捐款不會有刑責。

【凍結星火】大狀質疑克警濫捕抹黑「洗黑錢」 律師指款項投資屬正常

警方以涉嫌洗黑錢拘捕涉及「星火同盟」的4人,指星火的資金主要流入一間空殼公司,而該公司用部分購買個人投資保險產品,形容為「不尋常」。有律師反駁,以空殼公司投資十分普遍,「香港大把人都用空殼公司嚟炒樓、炒股票㗎啦,我都唔明佢講緊犯咗啲咩法。」又認為星火提供的支援合法,警方應公開更多資料,否則行動「都係想阻嚇為多」。 

律師質疑官沾手檢控違原則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蘇俊文分析,攜有一件物品不代表一定會拿出來使用,即使使用也未必作非法用途,一個人攜帶某物件前往遊行,極其量證明到該人有意圖在遊行中使用該物品。曾任講師的他舉例指,他用雷射筆是教學用途,攜帶雷射筆去遊行亦可以是指向地面或建築物,甚至完全不使用;若被告將來上訴,傷害警員眼睛是否攜帶雷射筆的唯一意圖,或是可爭辯之處。

何旳匡解釋禁制令

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接受港台電視節目《視點31》的訪問,解釋禁制令(請由15:00 開始看)。

Duncan Ho on Recent Injunctions to Ban Release of Personal Data of Police Officers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member Duncan Ho was interviewed by RTHK’s The Pulse on the injunctions to ban the release of personal data of police officers and their families.

警緝暴 索九巴乘客資料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衝突持續多月,期間示威者一直刻意保密其身份及行蹤,以免被警方追緝。消息人士表示,警方已取得法庭手令,要求九巴交出衝突期間乘客用八達通卡搭巴士的資料,包括本月初防暴警察在九龍灣截查的九巴42C路線巴士。有大律師質疑警方可能取得未有參與示威的乘客行蹤及個人資料,亦指單憑乘車紀錄不足以證明某人曾參與示威。

大狀:「清牆」或涉刑毀 盜竊

何君堯在全港18區90多個地點發起「清潔」連儂牆行動,但卻撤銷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本身是大律師的法政匯思發言人何旳匡指出,超過50人的集會都需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否則會被視為未經批准的集結,除非集會是以康樂、文化、宗教或專業等目的進行,則可以獲得豁免。至於何君堯聲稱的「清潔」行動,何旳匡不認為屬於可豁免的活動之一。

【濫捕質疑】9.7大埔墟站「追到邊個拉邊個」 大狀:沒「合理懷疑」作出拘捕

9月7日晚,大埔墟港鐵站內有24人被捕,警方指他們涉嫌非法集結,其中包括被至少7名警員亂棍圍毆、導致頭部大量出血的中學生。眾新聞翻查當日片段,並追訪多名被捕者、目擊者,從畫面和被訪者的證詞顯示,警方當晚的行動是否在「合理懷疑」下作出拘捕受到質疑。若然屬濫捕,市民又可以怎樣追究?

【逆權反告警察】許智峯入稟民事索償 同晚被捕者至少3人打算申索

周日(15日)以「阻差辦公」罪名被捕、拘留38小時後獲無條件釋放的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於周三(18日)入稟區域法院,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許說:「我哋的要求係索償,但最後唔係在乎個錢,而係法庭宣告呢個係一個非法濫捕。呢個宣告係有法律效力的,如果日後有機會再去到高級啲法院,譬如警方上訴,希望呢啲可以成為日後的案例。呢啲案例就係香港法律的一部分,變成對警方濫捕好大的制衡,希望佢日後知道每做一件事都係有後果的。」以他所知,同晚被捕者中,已經有至少三人打算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

警︰禁遊行係負責任做法

民陣今日遊行被禁止,港島總區指揮官郭柏聰表示,禁止集會是負責任和不容易的決定,保障市民人身及財產安全,並留意到有人打算以「行街」和「宗教遊行」上街,但宗教遊行仍需申請,不希望市民刻意違法或挑釁警方。

【逆權運動】8.31各自爬山!教徒號召祈禱大遊行 網路紅人辦流動見面會

在8.31前夕,多名政界及社運人士被警方拘捕,包括前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等。警方大搜捕營造寒蟬效應,阻嚇參與抗爭的香港人,連一向合法、和平的民陣遊行,亦未能獲發不反對通知書。不同界別紛紛宣佈「另起爐灶」,各自以「自己方式」舉辦活動,有網民指明天會到銅鑼灣、中環行街,或到維園賞花。一批自稱「60後」的基督徒,在網上討論區連登發帖,號召「為香港罪人祈禱」大遊行,沿軒尼詩道遊行至禮賓府。發帖人指根據《公安條例》,舉辦宗教活動可豁免向警方申請,故該遊行不會辦理不反對通知書,同時亦歡迎不同宗教人士參與,「歡迎市民帶同唸佛機出席遊行」。

運房局稱同意關站 非故障不需罰款 大狀:可覆核政府決定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認為,一般情况下,港鐵有責任提供有效率服務,但若有實際困難,如遇10號風球,就可關車站,「不知今次做決定的實際原因是什麼,例如港鐵是否收集到情報預計會發生恐襲?若只是因為有大型遊行及集會,似乎不應暫停列車服務」。 何旳匡:有責任助市民合法遊行 何旳匡說,市民難以挑戰港鐵的決定,但政府有責任監管港鐵,包括可向港鐵罰款或中止其專營權等,若市民認為港鐵做法違反法例要求,政府又同意港鐵做法,市民可就政府的決定提司法覆核。他稱警方已就昨天遊行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政府有責任協助市民參與合法遊行,而容許港鐵停駛的做法並無盡協助市民的責任。

【港鐵禁制令】示威者阻落閘 大律師:未知禁令難起訴 但違附例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表示,禁制令生效須讓相關人士得悉箇中內容,包括張貼在網站、車站及列車範圍、刊登廣告;倘未能上述滿足條件,除非港鐵職員即時派禁制令文本予涉事市民,否則無法提出起訴,惟他們仍觸反了港鐵附例。 對於港鐵未能維持妥善的鐵路服務,何旳匡則指雖然有相關《香港鐵路條例》讓港鐵遵從,但港鐵倘得到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同意,或得到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發出指示,則無需負上任何民事責任。 惟何旳匡補充,今日下午舉行的觀塘遊行獲批不反對通知書,政府有責任及義務讓市民參與遊行集會以表達訴求,倘容許港鐵暫停相關列車服務,因而妨礙遊行集會,或會違法人權法保障。

警晤物業管理公司協會 指有權入大廈搜查 大律師:如警為驅散或調查 保安有權拒絕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接受《立場》訪問,警務人員如果需要進入商場和住宅大廈等處所執法,警員須在進入前說明個別人士已經干犯「可逮捕罪行」,而不是純粹因為為了調查案件,或者為了驅散人士,或者為了查身份證而進入處所搜查。 而管理員作為處所的把關人士,何旳匡說,管理員可以向在場警員詢問一些問題,例如問在場警員進入大廈的具體目的。

大律師稱昨晚機場情況或未達犯航空保安條例15條門檻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說:「《航空保安條例》第15條分兩部分,若同時干犯,才屬違反這條法例。他指出,條文第一部分列明,有關行為需要導致或相當導致有人死亡、或嚴重身體受傷;而第二部分則指,有關行為是危害或相當危害機場安全運作、或機場內人士安全。 就昨晚機場情況,沒有人受到嚴重身體受傷,因此未必達致觸犯法例的門檻。他認為,可透過機管局附例起訴,毋須使用到這條較嚴重條文。」

元朗「悼念李鵬」不受《公安條例》規管?大律師:須限於宗教 沒有其他共同目的

警方昨日就7月27日的元朗遊行發出「禁止公眾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不反對通知書申請人鍾健平表明,屆時將會獨自一人在原定遊行時間、沿著遊行路線而行,僅作「個人活動」而非「遊行」,他目前亦不會邀請其他人加入。然而群情洶湧,網民紛紛提出「李鵬元朗悼念會」、「元朗讚美上帝」、「捉小精靈」等活動,圖以不同名目去元朗。 眾新聞訪問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以及大律師黃宇逸,由他們分析市民周六到元朗參與不同活動所涉及的法律風險。

警一般先通知 - 物管:業主不想商場亂

有資深物業管理界人士指出,警方進入商場前,一般會先通知物管公司,公司會視乎情况是否危急、對租戶及消費者有多大影響,才決定是否讓警方進場。有大律師認為警方可以入商場拘捕疑犯,但質疑是次進入沙田新城市廣場是否為拘捕疑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