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現成立法政匯思承諾 任建峰卸任召集人

「法政匯思」成員任建峰(圖)噚晚正式卸任召集人同埋核心小組成員嘅職銜,淡出組織,將時間畀番家人。任建峰話3年前成立「法政匯思」,已經講明只做3年,當時好多人都唔信佢,事實證明佢係會兌現承諾。

法政匯思三週年晚宴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s Third Anniversary Dinner)

踏入三週年,我們的代表人物任建峰從召集人的崗位卸任,由吳宗鑾(大律師)接棒成為召集人,並有兩位成員加入核心小組,他們分別是Jason Y. Ng (美國執業律師) 及陳信忻(律師)。感謝一眾成員及嘉賓出席晚宴,也衷心欣賞大家一直以來對公義、民主的追求。如果堅守法治是一種精英心態,那麼就讓我們人人都成為精英吧。法政匯思在未來會繼續努力,在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路上,與公民社會並肩作戰!

Looming national security laws raise fresh fears for Hong Kong’s freedoms

Amid calls from Hong Kong’s pro-Beijing elite for sweeping new national security laws, government advisers and lawyers say the legislation is likely to be tougher than proposals shelved 14 years ago, raising fears about the city’s cherished freedoms.

Those demanding urgency for the long-delayed Article 23 are using a fledgling independence movement in the former British colony as justification – even though the independence debate would have been allowed when Article 23 was first proposed in 2003.

Lawyers, diplomats and activists fear the new pressure could lead to legal “overkill” in an open city already struggling with increased interference from Beijing’s Communist Party rulers.

任建峰:澳洲同性婚權調查與香港平權運動

上星期,澳洲近月所作的同性婚權全民郵寄問卷調查結果出爐。在近八成參與了問卷調查的選民當中,約62%支持同性戀者享有婚權。結果一出,香港不少同志平權推動者都表示感到鼓舞,認為香港亦應盡快在這議題上仿效澳洲及其他西方國家。

我個人支持在宗教團體得到有限度但仍要合理的保障前提下的民事同性婚權,但我同樣認為香港同志平權運動要謹慎演繹澳洲問卷調查結果,然後再評估他們在香港可怎樣向前走。

社會對同性戀者的偏見

因荷李活大亨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涉嫌性侵犯女性而燃起的指控名人性侵犯趨勢繼續蔓延。最新而又知名度最高的被指控者,是殿堂級演員奇雲史帕西(Kevin Spacey)。根據美國演員Anthony Rapp的指控,他在14歲時曾被當時26歲的史帕西企圖性侵犯。

一個不光彩的「世界第一」

香港人向來都喜歡認叻。曾幾何時,大家很喜歡不停地提起香港貨櫃碼頭貨運量是世界第一、香港外匯儲備是世界第一。就算這兩個地位已不再,香港人仍為自己城市多年來蟬聯世界第一自由經濟而自豪。

中大再現港獨橫額 校方斥違法

中大文化廣場昨再現「香港獨立」的橫額和單張,校方斥港獨言論「違反香港有關法律」及有違校方立場,表明會清拆。傍晚約20名學生收到消息後聚集廣場守護橫額。學生會斥校方以權欺壓學生,會視乎情況考慮下一步行動。

虐囚問題需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

上周末,我們一家去澳洲小鎮巴拉瑞特(Ballarat)探望我的天主教代父與他的妻子。對去過澳洲東南部的香港人來說,這是一個考察澳洲十九世紀淘金熱歷史的旅遊勝地。但對當地人來說,這是上世紀中至八十年代澳洲天主教神職人員性侵犯兒童醜聞的重災區之一。代父兩夫婦帶我們遊車河時,亦帶我們經過不同的天主教堂及神職人員宿舍,指出各個曾被揭發是神職人員行惡的地點。同時,代父兩夫婦又憶述童年時在天主教家庭成長的經歷,提到神職人員當時至高無上的地位,就算當時有少量教徒投訴被性侵犯,教會、學校、警察甚至自己家人都未必相信他們。

一國兩制是唯一的崎嶇出路

今個月,我在《明報》觀點版(8月2日與8月16日)刊登了兩篇以推論形式解釋為何港獨不可行的文章。我的基本結論就是,港獨在可見的將來不可行,嘗試達成只會更快毁滅香港;就算港獨能發生,都只會是短暫及獨裁,或最終成為中國的附庸國(vassal state)。

法律界專門化的機與危

上訴法院就新界東北示威者與2014年9月26日重奪公民廣場三子的判決引起十分多的公眾討論。對判決有所批評的,由情理兼備地針對判決本身的大小謬誤,到無理取鬧及充滿無根據的陰謀論地謾罵法官、司法制度都有。對於後者,我強烈呼籲大家停止,否則大家與早前瘋狂罵法官的藍絲有何分別?

請關注虐囚指控

最近香港政治指控或與政治事件有關的刑事案件多籮籮,實在令人迷惘、悲哀。我在此還想呼籲關注一群無聲、不受社會歡迎的非政治人士。

近期不時有被判入懲教所的青少年被懲教人員虐待的新聞,更有媒體找到至少五十名前被囚者憶述在懲教所被虐待的故事,更包括一些滅絕人性尊嚴的虐待,例如被迫進食或喝下各種身體排泄物或生理液體,被迫去做一些不雅行為,及敏感部位被塗上一些容易感到很不舒服的藥膏。對於這一切指控,社會的反應偏向冷淡。更有不少社會聲音認為既然這群少年犯了事,他們就要付上代價,入懲教所並不是「嘆世界」。對於這種看法,我不是不能理解,但希望大家可以想深一層。

任建峰:這就是「香港共和國」?

【明報文章】兩星期前(8月2日),我提到在今個月會以推理分析來看看港獨的根本不可行,今日的文章是這系列第二篇文章。

陳克勤惹袁國強干預法官猜疑

民建聯陳克勤早前接受無綫《新聞透視》訪問講述動物權益問題,但就惹起律政司長袁國強有無干預法官嘅疑雲,事緣陳克勤喺訪問中提到,有關虐待動物嘅案件過往判刑都好輕,佢就引述袁國強曾經同佢講,「喺一啲內部與法官嘅討論同交流中,佢都同法官講,留意吓呢啲虐待動物嘅案件係有一個普遍性情况,佢哋判刑時要考慮番趨勢同判刑起點係乜嘢」。

「阻住做生意」的一地兩檢

政府一地兩檢方案推出後,不少人把焦點放在能否在高鐵用社交媒體、內地人員在西九持槍、香港與內地刑法的分別。這些問題雖然搶眼,但普羅市民會說「不乘搭高鐵就可以了」或「去到羅湖都是這樣的」。建制派會說,可以討論把在西九與高鐵車廂內適用的內地法律收窄,以此把整個違反《基本法》的一地兩檢合理化。

任建峰﹕為何要分析港獨的不可行?

港獨議題自從雨傘運動後逐漸開始在公共空間被廣泛討論。個人來說,我從來都是十分堅定反對港獨的,只是我尊重亦會捍衛支持港獨人士的言論自由。但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像很多反港獨人士一樣,本能反應地把港獨簡單地看成為不可能發生,甚至帶點中華民族感情去反對就算了。同樣地,支持港獨的人士亦只是很簡單地說「香港民族自主」、「武裝起義」,或「香港獨立」會有怎樣民主自由。

《城市論壇》高鐵列車要開行一地兩檢怎執行

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今天出席港台節目《城市論壇》。當日論題為「高鐵列車要開行一地兩檢怎執行」,歡迎大家在此收睇。

《新聞透視》 一地兩檢

廣深港段高鐵明年通車,一地兩檢方案終於公布。西九港鐵總站將劃出一個範圍,供內地執行出入境、海關、檢疫等清關程序,內地執法人員有權執行全套內地刑事法律。方案被形容為深圳灣口岸的翻版,深圳灣口岸容許港方在內地全權執法,為何方案調轉在香港執行會引起爭議?法律上有多大機會被挑戰呢?

Critics: Hong Kong Sets Bad Precedent With Mainland Police in Rail Station

Kevin Yam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said the city government would potentially create an act of state, which Hong Kong courts are unable to scrutinize.

“What they are doing is not to uphold the constitutionality of that [co-location] proposal, but really to try to shield it from the constitutional scrutiny,” Yam said, adding that the enforcement of mainland laws even in a small part of Hong Kong is in direct contravention of explicit requirements under the Basic Law.

理性地說真話

很老實說,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費時反對西九高鐵站一地兩檢方案。為甚麼我會這樣說?
在法律上,任何牽涉內地人員在香港境內執行內地法律的方案都很清楚地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就「香港」的定義、及《基本法》有關內地法律基本上不在香港執行,以及在香港境內的內地人員必須遵守香港法律的條文。這些條文的清晰程度高到根本沒有「走盞」空間。如果深圳灣、海外一地兩檢例子在香港境內實施,都通通會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