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萬人聲援新屋嶺被捕人士:唔接受停用,誓要討回公道

新屋嶺集中營人權關注組(下稱「關注組」)昨晚(27日)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聲援新屋嶺受害者集會」,抗議警方剝奪被捕人士及時就醫、會見律師等基本人權。關注組發言人表示有逾5萬人參與集會,又稱即使林鄭月娥表示已停用新屋嶺扣留中心,但「傷害已經造成」,因此「唔接受停用」,會抗爭直到為被捕人士「討回公道為止」。

香港愛丁堡廣場湧5萬人!控訴警方暴力刑求

持續關心香港反送中運動,昨晚在中環愛丁堡廣場的集會湧入5萬人,控訴警方疑似對被捕的示威者使用暴力刑求;而稍早在下午的時候,也有2、3000名中學生組人鍊、唱歌,抗議警黑濫權、政府無作為。延續昨日的能量,民陣今天晚上在金鐘添馬公園,再度發起紀念雨傘革命5週年集會,繼續傳達怒吼。

【逃犯條例】關注新屋嶺集會 被捕人講經歷 大會指五萬人出席

新屋嶺問題備受關注,網民發起今(27日)「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在愛丁堡廣場舉行。修例風波以來,部分示威者被拘留於文錦渡新屋嶺拘留中心,傳出8月11日尖沙咀、銅鑼灣衝突被捕人士,被帶往於新屋嶺拘留所後疑似被暴力對待,及以被捕人會見律師受阻等。

【法政巴絲】黃色公會

希望各位見到標題時不要想歪!本文要說的可是我們的大律師公會。自從去年年初主席改選後,大律師公會不斷就社會議題發聲,以法治、人權等角度出發,表達立場。在一年多的時間內,由一地兩檢到《國歌法》,再到近來的反修例風波,大律師公會已經發出了逾40份新聞稿及立場書。很多會員對公會敢於站出來以專業角度分析時事議題感到鼓舞,但是,亦有部份會員對此表示不滿,更批評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變黃」,不應該把專業團體政治化。

被捕示威者遭虐 香港律師揭新屋嶺黑幕

首先帶您來關注,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逾百天,近1500名人士被捕,國際特赦組織調查發現,被捕人士在扣留期間遭受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本台專訪兩名義務律師,披露在位於深圳邊境的新屋嶺拘留所,有被捕者受傷以及被拖延見律師。

仿傚六七暴動訂立《緊急法》? 大律師:條文過時含糊 製造白色恐怖

《星島日報》專欄引述消息稱,特區政府為免讓當前局勢惡化,導致人命傷亡,經過研判,認為透過現行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是可行方法。有關法例一旦訂立後,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以禁止市民遊行集會、禁止使用Telegram、連登等網絡通訊、禁止刊物出版、進入搜查處所等,權力相當廣泛,違者可被判處最高刑罰終身監禁,條例也不設訂立的時間上限。

圖以政策聲明含混過關?法律界鬧爆林鄭「呃人」

特首林鄭月娥周一早上會見傳媒時,堅拒撤回「送中」惡法,卻提出以4方面補救,回應遊行人士訴求,包括以「政策聲明」保障人權,惟法律界看穿其「招數」,質疑林鄭試圖含混過關,拒絕收貨,其中周日有上街的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強調,政策聲明不會有足夠保障,質疑:「民眾有這樣強烈的要求,政府有甚麼理由仍要急急通過法例?」

42 個團體聯署悼六四ㅤ「為死者、為未來繼續戰鬥」

今年是八九六四 30 周年,支聯會等 42 個本地民主派團體今日(3 日)發出聯署聲明,指由當年開展的這場民主運動現時到了「反思與再出發的時刻」,並要靠每一個人的努力去守護真相,「為死者、為公義、為未來繼續戰鬥」。

你有什麼權?

提起「人權」——有人認為它是一個嚴肅的議題;亦有人認為它是與生俱來便可擁有。今天,除了基本法以外,你知道自己還有哪些受法律保障的權利嗎?

死因庭與人權的關係

2012年11月11日,的士司機陳輝旺與乘客發生糾紛,引致警員拘捕該司機;警員把他帶上警車時,導致他受傷。陳其後全身癱瘓,並於同年12月12日死亡 [1]。2018年10月24日,死因裁判法院的陪審團以3比2的決定,裁定陳不合法被殺 [2]。死因庭要求律政司跟進事件有否涉及刑事成分,律政司則稱要等警察提交研究方會提供相關法律意見 [3]。

事件引起廣泛關注,公眾有權見證警方及律政司公正地跟進事件,以確保死者非法被殺所引起的法律責任得到妥善處理。這裡提到公眾有權如此見證,並非筆者提出的一種主張,而是《基本法》下,警方及律政司所必須履行的責任。

誹謗面前窮人無乎?

言論自由與誹謗如影相隨,尤其近年不時傳來出版社、傳媒,甚或普通市民因在社交平台發表評論而捲入誹謗案中。在沒有法援的支持下,面對龐大的訟費,有多少人會願意傾家蕩產,據理力爭;更多的也許是道歉了事,從此自我禁聲,避免禍從口出?

全球法律團體聯合聲明 — 強烈譴責中國政府以吊銷、註銷律師執業證之手段持續打壓維權律師 (Joint Statement to 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Suppression against Human Rights Lawyers through Revocation and Invalidation of Lawyers’ Licenses)

自2015年7月爆發轟動全球的「709大抓捕」起,中國政府打壓維權律師的行動已持續近三年。雖已接近尾聲,但打壓行動並未停止,而是從「刑事抓捕」轉變為更為隱秘的「行政懲戒」——即直接吊銷或註銷維權律師的執業證,剝奪維權律師的執業權。[1]據我們觀察,在最近8個月內,全中國已有17名維權律師及3間事務所陸續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對此,我們表示強烈譴責,並認為,中國政府的做法已嚴重違反中國憲法、律師法及國際法有關尊重和保障律師執業權利及公民權利的國家義務,中國政府應當立即無條件撤銷對受影響律師作出的吊銷或註銷執業證的各項決定,並停止對維權律師群體的一切管控和打壓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continued its repression against human rights lawyers for almost 3 years since the start of the sensational and unprecedented “709 Crackdown” in July 2015. While the crackdown has seemingly come to an end, the suppression has not yet ceased. Apart from the manoeuvre of criminal detent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now resorted to a subtler form of repression, administrative penalty, which involves revocation or invalidation of lawyers’ legal practice licenses, thus depriving them of their right to practice law).

聯合國普遍定期審議 (UN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香港人權狀況每況愈下,Justice Centre Hong Kong等共45個公民團體(包括法政匯思)向聯合國提交意見書,以引起國際社會關注,促使港府改善香港人權狀況,以保「亞洲國際都會」聲譽。(Civil groups are voicing out their concern with the increasing erosion of fundamental freedoms in Hong Kong.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Justice Centre Hong Kong, 45 (including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have joined hands together in a submission to the United Nations, holding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accountable to its human rights commitments.)

法政匯思短評:關於梁振英近日就《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看法 (Short Commentary regarding CY Leung’s Recent Views on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行政長官梁振英早前回應傳媒「酷刑聲請」提問的時候,談及有人濫用「酷刑聲請」機制,並說如果有需要,香港會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公約》」)。我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輕率且危險的想法,無助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