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武肺百問

「究竟我單case幾時先聽?等咗幾年先排到呢個星期審,而家法庭忽然唔開,咁我點算?係咪要等多幾年?」得知法庭呢幾日嘅聆訊要因「公共衞生考慮」要「延至另行通知的日期」,我個客幾乎崩潰,問咗我一連串嘅問題。我哋作為事務律師亦都好無奈,惟有實話實說,話我哋都要等法庭開咗,再同法庭、大狀、對家等夾完先知點安排,但暫時仲未知法庭幾時開。

言論縱不當 未見違誠信 張達明:倘以言入罪過火

法政匯思成員、執業律師黃鶴鳴形容此事「無前例」,事主只是發表「政治言論」,成為律師不會考慮其政治立場;並擔心選舉候選人遭取消資格(DQ)延伸至見習律師被DQ,或令見習律師不敢發聲。他形容律政司做法「莫名其妙」,律師會作為監察機構,若收到投訴,應由律師會詢問當事人回應;而律政司角色較次要,主要職責是審查有否案底,亦不知道律政司根據什麼條例質疑其律師資格。

【法政巴絲】觀禮記

希望[法律系學生]admit 成為律師之前可以學會關愛,唔好對有需要嘅人同不公平嘅事視而不見,只係懂得所謂依法辦事,因為咁樣嘅律師,分分鐘會成為某啲人嘅工具。

【法政巴絲】夕陽無限好 大律師難撈?

呢排匯絲瑪麗去到邊都比朋友揶揄:「點呀,喺嗰夕陽工業做成點呀!」

匯絲瑪麗就真係冇佢哋咁好氣,亦都冇乜興趣再提嗰個輕佻花弗嘅前大律師,正所謂,「don't make stupid people famous」吖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