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願榮光歸香港

踏入新一年,我從通訊軟件程式、社交媒體、電郵給我朋友見面時收到新年快樂的祝福。不過,今年新年政府連煙花也沒有放,取而代之的卻是催淚彈。市面節日的熱鬧氣氛亦大減。某電視台連日報道因反修例事件影響,旅遊業、零售業和餐飲業大受影響,香港經濟步入寒冬,該電視台訪問不同業界商會代表,他們在訪問的最後都會說出,由於內地遊客來港數目減少,因此他們的收入亦相對減少。明晒。

法政匯思網誌|我們都活在軟性病毒之中

早前有幸跟一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會面,在問答過程中聽他分享。席間,他提出:「某些派別的政黨或組織經常強調『2047、五十年不變』的憂慮。但2047年是否真的如此逼切?中間有30年的時間,我個人覺得這個問題之於香港人並非刻不容緩。」我素來欣賞敬重這位議員,然而對他此番說話不敢荀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