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咗「我無嘢講」仲有咩做?

市民出席大型活動、遊行同集會,法律上有咩可以留意?如果市民被拘捕後,可以有咩權益? 今集《政壇新秀訓練班》邀請到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大律師,同一班政壇新秀討論法律問題~

大狀:「清牆」或涉刑毀 盜竊

何君堯在全港18區90多個地點發起「清潔」連儂牆行動,但卻撤銷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本身是大律師的法政匯思發言人何旳匡指出,超過50人的集會都需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否則會被視為未經批准的集結,除非集會是以康樂、文化、宗教或專業等目的進行,則可以獲得豁免。至於何君堯聲稱的「清潔」行動,何旳匡不認為屬於可豁免的活動之一。

【逆權運動】8.31各自爬山!教徒號召祈禱大遊行 網路紅人辦流動見面會

在8.31前夕,多名政界及社運人士被警方拘捕,包括前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等。警方大搜捕營造寒蟬效應,阻嚇參與抗爭的香港人,連一向合法、和平的民陣遊行,亦未能獲發不反對通知書。不同界別紛紛宣佈「另起爐灶」,各自以「自己方式」舉辦活動,有網民指明天會到銅鑼灣、中環行街,或到維園賞花。一批自稱「60後」的基督徒,在網上討論區連登發帖,號召「為香港罪人祈禱」大遊行,沿軒尼詩道遊行至禮賓府。發帖人指根據《公安條例》,舉辦宗教活動可豁免向警方申請,故該遊行不會辦理不反對通知書,同時亦歡迎不同宗教人士參與,「歡迎市民帶同唸佛機出席遊行」。

【政識法字】誰忍心摧毀香港法治

眼見香港政府因為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所產生激烈的社會迴響,尤其是於6月12日發生的大型警民衝突(「6.12事件」),相信(真)香港人近月實在難以全心投入工作,甚或輾轉難眠,不知香港又損失了多少罐午餐肉起計的生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