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之後的香港 習近平的大麻煩、世界的抗中前線?

「佔中那一次,我們是想爭取一些東西,所以方法可以有很多種,力量容易分散。但這次,我們是要守住底線,那共同的目標就很明確了,」香港民間律師團體法政思匯召集人李安然說。 「雖然說政治犯是不能引渡,但在中國特殊的司法環境下,你很難保證,它不會因為政治的目的,將罪名精心包裝過。如果是這樣,你要怎麼證明自己的清白?」本身是大律師的李安然進一步解釋,這次《逃犯條例》草案內容,除了移交項目爭議,因為新增了特別移交安排,證明書由特首發出,不需經由立法會審覽,沒有監督機制,法院也只能就文件證據進行審理,不能審查是否有犯罪事實,有損香港司法獨立性。 「這是未見其利,先見其害。我們很難相信,中國會有公平的審判制度。」正忙著協助因示威被捕的學生、大律師吳宗鑾也強調,即便政府再三解釋、保證,都難以安撫市民心中的恐懼。

法政匯思出席芝加哥反送中集會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at Chicago Anti-extradition Rally)

法政匯思前召集人蔡騏於芝加哥參與反送中集會。(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s Ex-convenor Craig Choy attended an anti-extradition rally in Chicago in support of the protests in Hong Kong).

Why the Hong Kong Extradition Bill Matters to You

In this video (in English),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member Vicki Lui explains to you why Hong Kong Government's proposed extradition bill matters to you - whether you are from Hong Kong, an expat residing in Hong Kong or a visitor transitting in Hong Kong

行得正、企得正,就不關我事?

你,還相信不回大陸就不關你事嗎?相信行得正、企得正,就真的不關你事嗎?

忍一時與退一步

傘後案件、國歌法、檔案法、資訊自由法、回魂國教、廿三條。在一連串疲勞轟炸之中,港共政府非常盡責地借一宗謀殺案、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乘機再度削弱香港人苦苦持守的法制。太多有識之士點出了《逃犯條例》的魔鬼之處,在此不贅。惟最蹊蹺的是,台灣當局表示他們多次聯絡港府希望尋求解決方案,但一直沒有得到回應和協助。台方亦公開指出他們不認同香港有修例的必要,相信可有其他節衷方法處理這單一案件。港府則一直充耳不聞,反而使出情緒勒索,將政治任務建築於受害者家屬的傷痛之上,更是陷事件中所有相關人士的不義。

【旺角騷亂】跟遊戲規則爭民主苦無出路 李柱銘:難怪年青人另覓途徑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上周被裁定一項暴動罪成,他另承認一項襲警罪。代表梁的大律師蔡維邦今早為梁求情時說,是他們這一代人貪圖逸樂,導致香港發展成如今局面。李柱銘稱明白蔡大狀想法,認為蔡受梁天琦感動才說出該番話,「但至少佢哋嗰一代冇同我哋對著幹」,惟亦指蔡大狀一代亦有人阻撓民主發展,公開批評及責罵上一代爭取民主的行動。

「干涉內政」究竟為何?

一講到「干涉內政」,相信香港人,甚至中國人,都不會陌生。中國一向主張「不干涉原則」,不會評論或影響他國的內政。可是,更多時候,「干涉內政」是各國官員反駁他國對本國事務的看法的金句。

Beijing’s ‘distortion’ of Hong Kong Basic Law greatly undermines rule of law, legal experts warn

On Wednesday, China’s top legislature –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SC) – approved the plan following a unanimous vote and months of controversy. Hong Kong will effectively surrender its jurisdiction across a quarter of the new West Kowloon terminus, where immigration procedures will be performed by mainland law enforcement agents. Beijing’s “distortion” of the Basic Law in justifying the Express Rail Link’s joint checkpoint arrangement has greatly undermined Hong Kong’s rule of law, legal experts have warned.

Transport chief defends transparency of co-location plan

Secretary for Transport and Housing Frank Chan Fan said the government has been doing its best to make the co-location deal between Hong Kong and mainland China as transparent as possible.

He dismissed criticism that the co-location arrangement is a “black box” operation, the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reports. Barrister Chris Ng Chung-luen, a spokesperson for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said Hong Kong courts might refuse to accept any challenge against the plan once it is approved and endorsed by the NPCSC, to the detriment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法政匯思就有關高速鐵路香港段一地兩檢安排的陳述書 (Submission on Express Rail Link Co-Location Arrangement)

政府最近宣佈其就内地-香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邊境管制安排及管轄權事宜的方案。簡單而言,政府建議於西九龍站設置邊境及海關管制設施的一地兩檢安排,及内地在西九龍站若干範圍內及所有運作列車上擁有刑事管轄權。法政匯思認為該建議明顯及直接違反《基本法》的多項條款,特別是第17、18、19及22條。就政府方案如何違反《基本法》的詳細分析,詳見中文版完整陳述書。(The Government has recently announced its proposal on the border control arrangements and jurisdictional matters in relation to the Mainland-Hong Kong Express Rail Link (“XRL”). In short, the Government proposes a co-location arrangement of border and customs control facilities at West Kowloon Station and the Mainland to have criminal jurisdiction to be exercised at some areas of West Kowloon Station and on all operating trains.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PLG”) is of the view that such proposal is in clear and direct contravention of numerous provisions of the Basic Law, in particular, Articles 17, 18, 19 and 22. For the detailed analysis of how the Government's proposal violates the Basic Law, please read further.)

對政府建議一地兩檢方案的法律問題 (FAQs on Hong Kong Government’s Co-location Proposal)

法政匯思就政府建議高鐵香港段實施一地兩檢為大家準備了常見問題解答,以供參考。(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has prepared a list of FAQs on the Government's proposal on co-location arrangement at the West Kowloon Terminus. Please take a look!)

【法政巴絲】遇上冷風雨 休太認真?

颱風「天鴿」上週吹襲澳門,廣泛地區水浸及停電,造成人命傷亡,大量財物損壞及垃圾囤積。最終澳門特區政府更須請來解放軍部隊協助救災。和香港只一橋之隔的澳門,作為東方的賭城、國際級度假區的匯集之地,竟一夜間變成了死城!對於久不久就「過大海」玩兩鋪找美食的我,新聞和網上片段的畫面確是難以置信。我只覺惋惜和痛心不已。願死者安息,生者堅強。

一國兩制是唯一的崎嶇出路

今個月,我在《明報》觀點版(8月2日與8月16日)刊登了兩篇以推論形式解釋為何港獨不可行的文章。我的基本結論就是,港獨在可見的將來不可行,嘗試達成只會更快毁滅香港;就算港獨能發生,都只會是短暫及獨裁,或最終成為中國的附庸國(vassal state)。

「阻住做生意」的一地兩檢

政府一地兩檢方案推出後,不少人把焦點放在能否在高鐵用社交媒體、內地人員在西九持槍、香港與內地刑法的分別。這些問題雖然搶眼,但普羅市民會說「不乘搭高鐵就可以了」或「去到羅湖都是這樣的」。建制派會說,可以討論把在西九與高鐵車廂內適用的內地法律收窄,以此把整個違反《基本法》的一地兩檢合理化。

法政匯思:「我無犯法,因為我就是皇法。」

一地兩檢之於基本法之弊,許多有識之士均作出了詳盡的解釋,在此不贅。

「方案」推出後,各界、尤其是法律界人士紛紛以基本法為基礎指出其一地兩檢「方案」如何與基本法、一國兩制背道而馳——而所謂「方案」,你我心照,根本上可算是定局,無法回頭。儘管這些日子來,那些大量分析如何合理、如何一語中的,林鄭和我們本該捍衛法治憲法的律政司司長的一句「方案符合基本法」,配以擦鞋都來不及的一眾護主黨說得振振有辭的一堆歪理、指鹿為馬,就要使一個嚴重損害香港法制的一地兩檢上馬。為了官方聲稱、那少得可憐的「便利」,就把香港的地域主權雙手奉上,這筆數如何計,無人算得懂。

民主派成立一地兩檢關注組 批政府方案誤導公眾要求撤回

「一地兩檢」關注組共有94名發起人及團體代表,包括民間人權陣線、法政匯思、香港社會工作者聯會及12間大專院校學生會。關注組成員、立法會前議員吳靄儀表示,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有違《基本法》,連日來政府的解畫是「理屈詞窮」,不斷胡言亂語以租客、業主比喻,或是《基本法》第7條、第20條等作解釋。她聲言,在香港心臟地帶實施內地法例違犯《基本法》18條,故要求當局撤回方案。

理性地說真話

很老實說,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費時反對西九高鐵站一地兩檢方案。為甚麼我會這樣說?
在法律上,任何牽涉內地人員在香港境內執行內地法律的方案都很清楚地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就「香港」的定義、及《基本法》有關內地法律基本上不在香港執行,以及在香港境內的內地人員必須遵守香港法律的條文。這些條文的清晰程度高到根本沒有「走盞」空間。如果深圳灣、海外一地兩檢例子在香港境內實施,都通通會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

法政匯思:高鐵屠城記

高鐵直通香港,好壞本已參半。雖然通勤時間縮短,但隨之而來的問題,還有天價費用,令人不得不質疑其效率。為了令這大白象「得其所用」,我們還要拱手相讓區隔中港的邊界。名為一地兩檢,實為割地條款的安排,不就是隻特洛伊木馬嗎?

興建高鐵,本來就非香港人的整體意願。對於那些經常穿梭兩地的人而言,省下數分鐘或許是比較方便。可是,對於市民大眾而言,數百億的開銷,還有帶來的環境、發展、政治和法律問題,省下的幾分鐘,真的值得嗎?

【一地兩檢】割地予內地司法管轄 大律師斥明顯違憲

本身是大律師的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認為,政府公佈的一地兩檢方案明顯違反《基本法》,如《基本法》18條列明,全國性法律除《基本法》附件三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他指港府單單透過設立內地口岸區,便可實施內地法律,他指看不到香港政府有何權力這樣做。

【一地兩檢】袁國強指內地口岸劃出港區域範圍 大律師質疑三違《基本法》

本身為大律師的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把內地口岸區劃出香港區域範圍以外的做法不符《基本法》,因為香港的行政區域範圍「講咗係咁多就係咁多」,現時在沒改變香港版圖的情況下,把用作內地口岸區範圍的地方租給內地,而在香港版圖以內的範圍,可以實施的只有香港的法律,除非根據《基本法》第18條,即有關事務涉國防、外交和非自治範圍內的三類全國性法律,透過《基本法》附件三和本地立法,方可在本地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