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毫無保留地反對《國安法》立法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PLG”) unreservedly opposes the enactment of the NSL).

【焦點燃論】北京勢擁案件管轄權 《國安法》斷送香港自治

「港版國安法」至今未見條文,惟對「一國兩制」的影響已經浮面,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已經明言,「港版國安法」不會全數以香港普通法行文及銓譯,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更預告,中央有權在極其特殊情況下,處理少數嚴重危害國安的案件,同時賦權中央和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機構執法及司法權。 京港官員沆瀣一氣,未能保障港人原在《基本法》下享有的人權自由;香港法律界直斥「港版國安法」如將香港執法權、司法權送交北京,違憲又違法。今集請來法政匯思召集人陳信忻及民權觀察成員、律師彭皓昕,剖析「港版國安法」對香港司法制度的衝擊,中央是否試圖以此惡法,將香港自治「收歸國有」?

法政匯思與其他公民組織聯署就聯合國制訂問題清單的報告 Joint Submissions of Hong Kong NGOs For Adoption of List of Issues

今年六月,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開始審議香港履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情況,法政匯思與其他公民組織聯署就聯合國制訂問題清單(List of Issues)提交報告。內容包括港人言論及集會自由被打壓、《公安條例》對集會自由的過分限制、警察濫捕及使用過分武力、被捕人士遭受不合理對待、中國政府強推港版國安法等。

香港電台第一台 政壇新秀訓練班 -《第六十集》李安然大律師 (法政匯思召集人)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大律師就 《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 (草案)》接受了《政壇新秀訓練班》的訪問。

【法政巴絲】我無自由 失自由 傷心痛心眼淚流…

「從瑣碎小事例如電視節目或考試題目,到《逃犯條例》修訂等等大事,處處對中央畏首畏尾,一步一步的錯下去。當行政和立法敗掉制度,司法機構縱使相對獨立,也是孤掌難鳴。」

22條爭議,揭開《基本法》最後的遮醜布

中聯辦日前聲稱,有權監督香港「政治體制的正常運作」和「關於社會整體利益的事宜」,引發極大爭議。面對民主派指斥其違反《基本法》第22條第一款,即「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中聯辦辯稱他們「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原來政府部門也有區分為「一般意義」和「非一般意義」,中聯辦動物農莊式的「釋法」,令香港人大開眼界,也揭開了《基本法》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後的遮醜布。

法政匯思就中央對一國兩制的嚴重威脅 及香港政府針對民主派人士搜捕的聲明 (Statement on Beijing’s Serious Threat to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and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s Mass Arrest of Pro-democracy Activists)

We issued a statement on recent events including the Liaison Office's statement issued on 17 April and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s mass arrest of pro-democracy activists, which seriously threaten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法政巴絲】馬同志,辛苦了!

筆者曾跟大家說過,行內人習慣稱呼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大馬爺」。身為香港維護司法獨立的最後一道防線,是真正的「任何人想搞佢就要over his dead body」。成為法官前於英國受教育,在香港最大的Temple Chambers執業,再成為御用大律師,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根深蒂固。要洗其腦?談何容易!

We issued a statement on the remarks made by the Hong Kong and Macao Affairs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on 13 April, which patently run afoul of the Basic Law and th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framework.

【抗議政治綁架 捍衛一國兩制 要求立即釋放銅鑼灣書店5人】遊行

容許我們跨陣營,引用張明敏的一句歌詞:「忍無可忍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 大家忍夠未?今天下午,政總見!

法政匯思就北京回應香港高等法院有關禁蒙面法判決的聲明 (Statement on Beijing’s Reaction to High Court’s Mask Ruling)

香港高等法院於2019年11月18日裁定香港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禁止市民於公眾地方蒙面的規例「不符合基本法」,並強調該於2019年10月5日起生效的規例過分地限制基本權利及自由。(On 18 November 2019, the High Court ruled that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s ban on face coverings in public places under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the “ERO”) was “incompatible with the Basic Law” and that the new law, which had gone into effect since 5 October, imposed excessive restrictions on fundamental rights and freedoms.)

【逆權運動】中環愛丁堡5萬人集會 聲援新屋嶺被捕者

反修例示威持續近4個月,近1,600人被警方拘捕。多次警民衝突中,防暴警察均被指濫權濫暴,更被指在新屋嶺拘留中心內,以密室酷刑毒打被捕人士;有醫護接受傳媒訪問,指有來自新屋嶺的被捕者,手臂骨折至只有一層皮連住。網民今晚(27日)7時半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藉此支援及關注被捕後,被送到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大會指有5萬人參與集會,警方指高峰時有9,520人出席。

反送中 因修例而起 以修例告終?

香港「反送中」抗爭規模和持續時間,已超過了二○一四年的占領中環和雨傘運動。昨天出現了新詞新路新爭議,那就是香港的「緊急法」,有人放風說,港府考量以「緊急法」,來應對反送中運動拖長帶來的巨大壓力。

「反送中」之後的香港 習近平的大麻煩、世界的抗中前線?

「佔中那一次,我們是想爭取一些東西,所以方法可以有很多種,力量容易分散。但這次,我們是要守住底線,那共同的目標就很明確了,」香港民間律師團體法政思匯召集人李安然說。 「雖然說政治犯是不能引渡,但在中國特殊的司法環境下,你很難保證,它不會因為政治的目的,將罪名精心包裝過。如果是這樣,你要怎麼證明自己的清白?」本身是大律師的李安然進一步解釋,這次《逃犯條例》草案內容,除了移交項目爭議,因為新增了特別移交安排,證明書由特首發出,不需經由立法會審覽,沒有監督機制,法院也只能就文件證據進行審理,不能審查是否有犯罪事實,有損香港司法獨立性。 「這是未見其利,先見其害。我們很難相信,中國會有公平的審判制度。」正忙著協助因示威被捕的學生、大律師吳宗鑾也強調,即便政府再三解釋、保證,都難以安撫市民心中的恐懼。

法政匯思出席芝加哥反送中集會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at Chicago Anti-extradition Rally)

法政匯思前召集人蔡騏於芝加哥參與反送中集會。(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s Ex-convenor Craig Choy attended an anti-extradition rally in Chicago in support of the protests in Hong Kong).

行得正、企得正,就不關我事?

你,還相信不回大陸就不關你事嗎?相信行得正、企得正,就真的不關你事嗎?

忍一時與退一步

傘後案件、國歌法、檔案法、資訊自由法、回魂國教、廿三條。在一連串疲勞轟炸之中,港共政府非常盡責地借一宗謀殺案、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乘機再度削弱香港人苦苦持守的法制。太多有識之士點出了《逃犯條例》的魔鬼之處,在此不贅。惟最蹊蹺的是,台灣當局表示他們多次聯絡港府希望尋求解決方案,但一直沒有得到回應和協助。台方亦公開指出他們不認同香港有修例的必要,相信可有其他節衷方法處理這單一案件。港府則一直充耳不聞,反而使出情緒勒索,將政治任務建築於受害者家屬的傷痛之上,更是陷事件中所有相關人士的不義。

【旺角騷亂】跟遊戲規則爭民主苦無出路 李柱銘:難怪年青人另覓途徑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上周被裁定一項暴動罪成,他另承認一項襲警罪。代表梁的大律師蔡維邦今早為梁求情時說,是他們這一代人貪圖逸樂,導致香港發展成如今局面。李柱銘稱明白蔡大狀想法,認為蔡受梁天琦感動才說出該番話,「但至少佢哋嗰一代冇同我哋對著幹」,惟亦指蔡大狀一代亦有人阻撓民主發展,公開批評及責罵上一代爭取民主的行動。

「干涉內政」究竟為何?

一講到「干涉內政」,相信香港人,甚至中國人,都不會陌生。中國一向主張「不干涉原則」,不會評論或影響他國的內政。可是,更多時候,「干涉內政」是各國官員反駁他國對本國事務的看法的金句。

Beijing’s ‘distortion’ of Hong Kong Basic Law greatly undermines rule of law, legal experts warn

On Wednesday, China’s top legislature –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SC) – approved the plan following a unanimous vote and months of controversy. Hong Kong will effectively surrender its jurisdiction across a quarter of the new West Kowloon terminus, where immigration procedures will be performed by mainland law enforcement agents. Beijing’s “distortion” of the Basic Law in justifying the Express Rail Link’s joint checkpoint arrangement has greatly undermined Hong Kong’s rule of law, legal experts have war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