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ations

【何志平涉貪】同時被捕卻未被起訴 前塞內加爾外長獲撤控或轉任污點證人

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涉貪在美國被檢控,至今仍在還柙。同案另一被告、前塞內加爾外長加迪奧(Cheikh Gadio)日前卻獲司法部撤銷控罪。有美國律師認為加迪奧或提供重要證據轉做污點證人,將會對何志平非常不利。

何志平案「中間人」獲撤指控 塞內加爾前外長甩身 代表:續與美方合作

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涉賄非洲國家政要而在美國被捕一案,同案的塞內加爾前外長、被指為何志平做中間人的加迪奧(Cheikh Gadio),於美國時間上周五(14日)獲控方撤回指控。有美國執業律師估計,控方撤銷指控可能因為證據不足或蒐證程序出錯,亦不排除加迪奧以提供更有力證據頂證何志平作為交換,現階段難判斷事件對何志平的案件有何影響。

Interview with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Business Channel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Convenor Craig Choy joined Talk The Walk hosted by Harminder Singh of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Business Channel this week to discuss a series of legal and political issues. 

【法政巴絲】公海

各位對於「出公海」有什麼印象?會否仍是《賭神》中最後大佬陳金城的公海殺人,香港政府奈他不何論?當然,有年輕讀者可能未看過《賭神》系列。最近我與一名法律系學生遇到用助講器的被告,我跟她說想起《賭聖》中的洪爺,她回應道從未聽過這電影。 這可能是代溝問題,可是,土地問題卻影響著所有人。

Interview with RTHK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member Wilson Leung attended RTHK's Backchat together with Philip Dykes (human rights lawyer and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Lawrence Ma (barrister, Executive Council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Legal Exchange Foundation and Carole Peterson (Former Director of the Centre of Comparative and Public Law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o discuss the recent criticism and personal attacks on judges.  

【法政巴絲】法律工作者的惡夢

每份工、每個界別,相信至少都會有一個惡夢。例如廣告人最驚啲客興致勃勃地拎條老套到不行的橋出嚟仲要自沾、記者會最頭痛係聽到腦細話佢啲故仔唔夠sound bite…… 而法律界嚟講,我自己覺得最恐怖嘅事,就係俾人話你「incompetent」(不夠能力)。

誹謗面前窮人無乎?

言論自由與誹謗如影相隨,尤其近年不時傳來出版社、傳媒,甚或普通市民因在社交平台發表評論而捲入誹謗案中。在沒有法援的支持下,面對龐大的訟費,有多少人會願意傾家蕩產,據理力爭;更多的也許是道歉了事,從此自我禁聲,避免禍從口出?

【法政巴絲】法噏風

兩個law友走入茶餐廳,叫咗兩杯飲嘢,然後各自各喺公事包攞咗份三文治出嚟食。餐廳老闆見狀即刻大聲叫囂:「喂!呢度唔俾食自攜食物㗎!」兩個law友聳一聳膊頭,你眼瞄我眼,之後就交換咗各自帶嚟嘅三文治食。 律師俾人印象不嬲都係死都可以拗番生,有權威、人工高,君不見香港嘅狀元呀、尖子呀爭住讀。明明係資優尖子因為冇揀讀醫呀、讀law呀,人哋爹哋媽咪呀、Aunties世叔伯呀就即刻使出國粹絕技「變臉」,標籤佢地冇料到。問題係:點解一定要揀呢啲科目先?Everyone has his/her own path,但香港就係流行吹呢股「瘋」。

黃耀明嘉賓分享 (Sharing by Anthony Wong Yiu-ming)

上星期,法政匯思非常榮幸能邀得知名唱作人兼「大愛同盟」成員黃耀明到我們的每月聚會作嘉賓。黃耀明及其所屬的組合「達明一派」擅長於作品中表達社會議題。當晚他與一眾法政匯思成員員分享他從1986年出道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影響他的社會事件、「雨傘運動」前後藝人在內地表演的限制、個人公開「出櫃」的經歷以至對香港同志平權運動的看法。

【法政巴絲】街症初體驗

今期先談談初出茅廬大律師最關心的議題 — 當值律師服務。 很多師兄師姐都會提醒新晉大律師去申請成為當值律師。主要原因跟線上遊戲打怪的目標一樣:錢和經驗值。

巴士司機與法律(文:森林海)

試想像:你就是《生死時速》(Speed)男主角,前面有5個路人,如直駛過去,5人必死無疑。剛巧在不遠處有一道分岔口可駛進冷巷,冷巷只有一個路人。你會選擇犧牲那個路人去換取其餘5人的生命嗎? 法律有一門學科名為「法理學」(jurisprudence),就是讓我們思考這些問題。你或許會問:思考這些問題,與法律有什麼關聯呢?

【法政巴絲】我只想身體健康

我慢慢明白到,原來人喺對任何事情負責之前,先要對自己身體負責。身體健康唔係淨係一句祝福語,而係我哋向前邁進嘅動力。於是我而家都提多咗自己注意健康,郁多啲、食清啲,希望遲啲可以同人哋講,我真係好耐都無病喇!

政府曾與禮頓簽訂沙中線工程附屬契約 可直接追究違約行為

港鐵沙中線工程醜聞自5月底曝光,發酵至今已近3個月。最先被揭發鋼筋接駁造假的紅磡站,政府上周再披露港鐵擅改設計、少2,000螺絲頭、書面紀錄疑造假的嚴重問題,觸發港鐵高層「大地震」。不過,涉事的工程承建商「禮頓亞洲」至今仍未作出公開交代,對港鐵及立法會亦一直持不合作態度。政府出資建造沙中線,為項目擁有者,卻是透過港鐵監管承建商,政府是否對禮頓「冇符」?

【時事全方位】不誠實取用電腦罪(三)

法政匯思成員田奇睿指出,按現時法改會建議修訂性侵犯相關法例,若受害人在非自願情況下,而該行為令受害人感到威脅,也可以構成性侵犯,而不在於行為是否與受害人有身體接觸,認為這樣可以針對偷拍裙底等罪行。

Hong Kong journalists’ club in free speech dispute

A fringe pro-independence party and a historic journalists’ club have been thrust into the forefront of the intensifying battle over free speech and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a semi- autonomous Chinese territory that has long prided itself on its civic freedoms.

看政府提出差別待遇同志的理由

1991年,香港正式將男男同性性行為非刑事化,不過之後在法規及政策上,同志平權的進展不大。有數宗重要的官司,挑戰政府在法規及政策上歧視同志,政府在這些官司裡,提出差別待遇的「正當目的」不盡相同。法政匯貓在此逐一探討。

【法政巴絲】跨了十年終於跨進法律學院的大門

高考剛剛放榜,又是有人歡喜有人愁的日子。差不多十年前的暑假,我高考放榜,成績不俗卻跨不過法律學院的門檻。拿著不錯的成績進了香港大學,身邊的人都恭喜我,母親開心得連樓下管理姨姨都知道我進了港大。不錯的成績進了不錯的學科,不錯的大學,沒有失落的資格。但看著身旁排隊登記入學的法律系新生,心裏卻不是味兒。當時我跟自己說,終有一天我也會跨進那道大門。然而,當時的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法律是讀甚麼,更加不知道為甚麼想讀法律。

Hong Kong government tries to make an example of a small opposition party

A tiny and previously little-known political party with no presence in the legislature would have languished on the fringes of Hong Kong’s political sphere were it not for attempts by the city’s government to crush the group. Now, the Hong Kong National Party finds itself in the limelight, raised to an unaccustomed level of prominence in a dispute that is fast becoming a test for the city’s autonomy.

港鐵涉修獨立公證行沉降調查報告 律師質疑犯詐騙

港鐵沙中綫土瓜灣站日前被傳媒揭發,挖掘月台期間導致周邊多棟樓宇沉降超標,《蘋果日報》昨日再引述消息指,工程令到鄰近大廈外牆、店舖及單位出現裂縫,每當有居民投訴及申請索償,港鐵就會將個案交予第三方公證行,但公證行完成調查後會將報告交予港鐵審批及修改,至今一直未有居民能夠獲得賠償。有律師認為港鐵可能涉及詐騙。港鐵常務總監金澤培昨日承認事件,表示會吩咐公證行日後將報告直接交予投訴人。

中介護士多屬自僱 大律師:中介護士倘犯錯,醫管局很大機會亦要負責

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認為,一旦有事故發生,醫院仍會有責任,因為病人到醫院求診,是接受醫院的服務,醫院對於病人有照顧的責任。醫院請什麼人、如何聘請亦有責任,醫院會聘請合符專業資格的護士,但如果該護士有疏忽,醫管局及護士雙方都有責任,醫管局都不能撇除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