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ations

【法政巴絲】疫情飲食雜談

疫情肆虐,大家都多咗留喺屋企,仲越嚟越多人嘗試煮嘢食,而原來唔少人都好有煮食天份喎。我就三不五時都喺IG見到好多靚嘢食嘅相,叉燒蛋糕燉蛋各式各樣都有,真係睇到都覺得肚餓。唔怪得好多人都話,過咗今年,有好多人都會破關開通新職業——廚師啦。

【立法會選舉】被DQ準則越來越模糊 法政匯思批違港人基本權利

政府押後立法會選舉前取消12名民主派人士的參選資格,並詳列參選人涉違的「五宗罪」。法政匯思發表聲明,質疑DQ決定令哪些行為會被視為不擁護《基本法》、和不能保證效忠香港特區變得越來越模糊,強調大規模取消參選資格及推遲選舉,違反香港人的基本權利。

就2020年立法會選舉候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及延遲選舉之聲明 (Statement on the Disqualification of Nominees and the Postponement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Election of 2020)

The PLG believes that the mass disqualifications and the election postponement run contrary to fundamental rights to vote, to stand for election, and to freedom of speech.

Statement on Termination of Employment of Benny Tai Yiu-ting and Shiu Ka-chun (法政匯思就開除戴耀廷教席及邵家臻不獲續約之聲明)

We issued a statement on the termination of employment of Benny Tai Yiu-ting and Shiu Ka-chun on 27 July 2020 and 28 July 2020 respectively.

浪尖上的陪審團

陪審團的作用是讓市民可以參與司法審判,制衡公權力,增加市民對司法制度的信心。而且,事實裁斷如哪個證人可信,其實沒有清晰一致的答案,一個人的背景、生活圈子、對社會的認知、人生經驗等,都會決定他對別人說的話是否抱有懷疑。多名來自五湖四海的陪審團,在退庭商議的過程中,可以綜合他們的生活經驗,交流觀點,對同樣來自五湖四海的證人和被告都會有比較全面和公正的審核。相比起單一法官判案,後者可能受制於主審法官本人的生活經驗,就算出現盲點也未必可被糾正。而且,由於不同人,包括不同法官的思路模式和世界觀都不同,若果另一法官可能對一樣的證據有其他看法,這個裁決便會是一個「任意」(arbitrary)的結果。一個公正的制度,理論上應該是同一組證據,由誰人主審,結果都一樣,而非視乎主審法官是誰。

【法政巴絲】戰疫

第三波疫情在香港越發嚴重,每日確診大細盤口中位數不斷上調,仍每天開大。筆者All in買大的話恐怕已有足夠金錢跟某某作大律師(名已除)買數萬元西裝了。 在這人心惶惶的情況下,因不肯封關及早前批出二十萬個免檢疫許可的特區政府終於「加辣」,宣佈強制市民在室內公眾場所及交通工具內佩戴口罩(早應該咁做啦!)、限聚令及飯聚令等等。而多人染病的公務員團隊則可在未來一周內在家工作。

如果又發生在美國

列車於駛過紐約市鐵路網絡的中樞地帶時忽然停了下來,一名狀似受毒品影響的男子走到列車的駕駛室猛烈拍門,自稱為警務人員並要求進入駕駛室。駕駛室內當時正有兩位身穿制服的警員,他們拒絕讓該男子進入駕駛室,並留在駕駛室內觀察該男子(列車的駕駛室與車廂之間有玻璃窗)。當時兩位警員應已認出該男子正是他們在列車上尋找,被通緝的連環殺人犯Gelman;而另一名乘客亦慌忙走向駕駛室,要求躲藏在裡面的警員出來幫忙,可是不得要領。

4曾報案傷者投訴與疑犯同處一室 7‧21認人:警疑犯面前讀全名

明日為元朗7.21事件一周年。一年來,傷者鍥而不捨追究事件,有人投訴獲警方安排認人但未獲保護身分;有傷者在車上由便衣警筆錄口供;有議員聯同市民向警務處長民事索償,冀循法律途徑解決。逾百人參與的施襲案件,警方現時共拘捕37人,當中7人被控參與暴動及串謀傷人,警方指「時機成熟」後,會有進一步拘捕行動。

【法政巴絲】禁釘

香港,除了是美食之都外,還有投訴之都的「美譽」。從殖民地時代起,廣大市民都清楚自己有投訴的權利。因此,與正在執行職務的人員爭吵時,不難聽到「你幾多號冧把(number)啊?我要禁釘(complain)你!」「信唔信我port死你吖嗱!」而另一方則會說:「有咩唔滿意可以去投訴我!」

司法機構網列「圍攻」法官投訴 稱將公開回應代個別覆 大狀憂對判案構成壓力

【明報專訊】反修例風波中多人被捕,不少法庭案件引起社會爭議,亦有網民發動投訴法官。司法機構為此設立網頁,將針對同一法官、性質類似的投訴上載公開,並表示會公開回應投訴代替個別回覆。有大律師憂慮此舉或對法官構成「公審」效果,對法官判案構成壓力。

「分手換來私密影片被放上網」的刑責

情侶分手後,其中一方或因不能接受這事實,在未獲同意下,於網絡發佈前度的私密影片以報復;這種在外國形容為「revenge porn」的行為,不少國家已有專門法例規管,例如英國就在2015年就此類問題立法,可處監禁 [1]。換言之,這種行為已在各地頗為常見,需立法規管以保障受害人。

法政匯思毫無保留地反對《國安法》立法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PLG”) unreservedly opposes the enactment of the NSL).

UPDATE 1-Hong Kong lawyers alarmed at plans for judges in national security trials

"It is an act to import political elements into the judicial system,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mpartial,” said Angeline Chan, a solicitor and convenor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n reply to plans for the city’s leader to select judges for national security cases.

【法政巴絲】律師移民後做甚麼工作

最近和不少律師行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都離不開移民。大概3、4年前,會考慮移民的,大多是有小朋友的人,但最近連家中沒有小朋友的人士都會認真考慮移民。 可是,很多人擔心移居到外國後,不知道能夠做甚麼工作,又不知道能否賺到和在香港工作時一樣的薪金。其實,律師都會擔心這些問題。以我和我的法律界同班同學來說,我們都不能和前輩們一樣,以香港執業律師的資格直接獲取英格蘭與威爾斯的執業律師資格。即是說,就算我們移居到英國在當地工作,也要另外考試以獲取當地的執業律師資格。

【國安法草案】條文指人大擁法律解釋權 法政匯思召集人:若人大不滿判決,就可踩過嚟解釋?

陳信忻指,雖然草案說明指出,駐港國安機構人員須遵守香港法律,但「如果個機構係唔遵守香港法律,可以做啲咩去 make it accountable (問責)?」她又指,草案附則列明,法律解釋權在人大常委,但解釋法律本身是司法程序中常出現的狀況,「如果法庭做咗一個中央唔滿意嘅判決,係咪人大又可以『踩過嚟』,話條法律唔係咁解釋嘅?」 她又認為,由行政長官去挑選審理案件的法案,或打開缺口,令政治因素進入本身理應獨立的司法制度。陳信忻亦提到,雖然草案說明列出四項控罪,即「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及「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但仍未有確實定義。

Reactions to details of Hong Kong’s new national security law

Angeline Chan, Solicitor and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Convenor: “(Hong Kong leader Carrie Lam) to cherry pick judges is one of most concerning things for us. It’s an act to import political elements into the judiciary system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mpartial.”

【焦點燃論】北京勢擁案件管轄權 《國安法》斷送香港自治

「港版國安法」至今未見條文,惟對「一國兩制」的影響已經浮面,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已經明言,「港版國安法」不會全數以香港普通法行文及銓譯,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更預告,中央有權在極其特殊情況下,處理少數嚴重危害國安的案件,同時賦權中央和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機構執法及司法權。 京港官員沆瀣一氣,未能保障港人原在《基本法》下享有的人權自由;香港法律界直斥「港版國安法」如將香港執法權、司法權送交北京,違憲又違法。今集請來法政匯思召集人陳信忻及民權觀察成員、律師彭皓昕,剖析「港版國安法」對香港司法制度的衝擊,中央是否試圖以此惡法,將香港自治「收歸國有」?

Open letter from 86 groups: China – scrap national security law to save Hong Kong freedoms

We are writing to express our grave concerns regarding the recent adoption by China’s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of a formal decision to directly impose 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on Hong Kong. We urge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SC) to reject the legislation.

Hong Kong’s dark days continue

If 2019 was a year of relative success for Hong Kong’s pro-democracy movement, 2020 has become a challenge. On the back of last year’s social unrest, the negative consequences of Hong Kong’s fight is unfolding in the new decade.

習近平國安法鄭若驊有絕招禁私人檢控!? 西灣河鄧炳強同袍郭偉強都告唔成!? 司法覆核都冇用!? D100 左右大局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周二 (16日) 在網誌表示, 提出私人檢控的權利是普通法制度下重要的一環, 但有機會被濫用, 不應容忍有人提出毫無事實根據, 甚至瑣碎無聊的私人檢控, 或可能懷有不恰當動機或基於政治因素而提出私人檢控。有律師表示, 香港的法律制度容許律政司介入私人檢控程序並接手檢控, 甚至可以私人檢控繼續進行, 市民入稟司法覆核也不能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