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法律界中的彈性工作方式

這個多星期,本港不少地方都有示威者堵路的情況,因此有些律師行都會容許員工在家中工作。有沒有想過就算沒有堵路都可以在家中工作呢?

Trustworthy inquiry into police behaviour can put Hong Kong on the path to peace

What is the solution to the growing crisis in Hong Kong? A vital first step is for Hong Kong government to immediately announce a full, public and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quiry, headed by trustworthy figures

【法政巴絲】欲罷不能

經歷過多月反修例運動,香港人的抗暴文化越來越豐富。由最初的和理非大遊行、進入立法會、「和理塞」再到近期的「火魔法」、「鶳」等等。很多人會想,不能做「衝衝子」的話,和理非可以做甚麼?其中一個一定是「大三罷」,罷工、罷課、罷市,既讓社會運作停頓,亦讓以「柒柒柒」為首的政府跌入停擺的圈套。下筆之時,教育局宣佈周四全港停課,成為首個墮入圈套的問責局,亦摑了「柒婆」一巴,可喜可賀。

【政識法字】孩子是國家的寶物

筆者在此宣佈將會放棄新垣結衣,不再浪費時間和她談情。相信各位讀者已經有想打我的衝動,但想一想,一個人只有兩種情況可以放棄他不曾擁有的東西,一是精神分裂,二是太多幻想(即「FF」)。而早前,美X(又稱X心)集團創辦人長女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卻批評部份參與示威的青年人已被洗腦,因此要放棄他們。即使她有權放棄年輕人,她又有沒有想過年輕人需要她嗎?

談大馬爺繼任人

行內一向喜歡稱呼法官為「老爺」及「奶奶」。因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為香港司法機構之首,老爺中的老爺。因此,我們便習慣稱馬道立首席法官為「大馬爺」。2019年10月31日,司法機構發出題為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於二O二一年一月年屆六十五歲退休〉 的新聞稿。內文稱大馬爺將於六十五歲大壽當天離任,並期望可於2020年夏季前完成下任首席法官的遴選及委任工作。

【政識法字】選舉呈請DQ 法庭可否把關?

DQ風波,還未完結。2016年起,香港政府掌控了篩選選舉參選人的權利;2016年7月,陳浩天和梁天琦等五名參選人基於其政治主張,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同年11月,政府入稟法庭,要求法庭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無效,高等法院原訟庭聽取雙方陳詞後、押後宣判的期間,人大常委就《基本法》第104條(下稱「第104條」)作出解釋(下稱「釋法」),它不但解釋第104條,更就其作出「補充」,變相「加料」。釋法後,梁游二人被DQ,政府亦再入稟法庭,要求法庭裁定姚松炎、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四位議員宣誓無效。2017年7月,四名議員被法庭裁定宣誓無效,即被DQ。2018年3月和11月的立法會補選,選舉主任亦一而再、再而三地運用其權力裁定若干參選人的提名無效。

淺談香港《緊急法》與行政機關(簡思尋)

二○一九年十月四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聯同行政會議宣布引用《緊急法》(即《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見香港法例第二四一章)訂立《禁蒙面法》(即《禁止蒙面規例》,見香港法例第二四一K章)的決定,引起社會激烈討論。《禁蒙面法》既切身地影響香港市民,其訂立的法理依據,亦即特首聯同行會動用《緊急法》一事,也絕對值得公眾關注。

【政識法字】「香港人」和「自決」(二)

上文提到,「自決」的其中一個層面,是根據國際法院在《納米比亞諮詢案》和《西撒哈拉案》確立所有管治「非自治地區」(包括殖民地以外地區)的國家,須透過讓「非自治地區」(1)成為獨立主權國、或(2)與另一獨立國主權自由結盟、或(3)與另一獨立主權國結合統一這三種方法,把「非自治地區」的管治權交還予當地的人民。 讀者自然會問,為何殖民地時期下的香港人,沒有如國際法所規定,獲賦予以上三項選擇呢?

【法政巴絲】亂世中公司生存之道

不論是律師樓或公司內,爭鬥無日無之、爾虞我詐、波譎雲詭... ...(下刪3000字)。特別呢個亂世,面書出個留言、like 過吓某些新聞都可能被人篤灰,輕則被老細捉去照肺,重則被人炒魷魚。所以,好多同事喺公司內都不談政治,甚至扮藍絲!以下是我留意到適應力強頑嘅香港人喺亂世中生存之道。

Soothing the anniversary blues, 5 years on: Hong Kong’s Umbrella movement was a lesson in civic engagement

There are dates on the calendar that bring back uncomfortable, distressing or even painful memories—of natural disasters, of gun violence, of bloody government crackdowns. They give us what pop psychologists call “anniversary blues.” Today is one of those days.

【法政巴絲】黃色公會

希望各位見到標題時不要想歪!本文要說的可是我們的大律師公會。自從去年年初主席改選後,大律師公會不斷就社會議題發聲,以法治、人權等角度出發,表達立場。在一年多的時間內,由一地兩檢到《國歌法》,再到近來的反修例風波,大律師公會已經發出了逾40份新聞稿及立場書。很多會員對公會敢於站出來以專業角度分析時事議題感到鼓舞,但是,亦有部份會員對此表示不滿,更批評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變黃」,不應該把專業團體政治化。

終於一百日

自6月9日100多萬人走上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展開反送中運動起,香港渡過了動盪不安的一百日,至今尚未預見到黎明到來的一天。每一位真正珍惜香港這個家的香港人,在這一百天裏經歷過很多痛心疾首的失眠夜,亦為於這次運動中香港人所展現的勇氣、毅力和無私精神,流過不少感動或傷心的淚水。筆者在此互勉:香港人,加油!

【網上論壇】我是如何成為反送中義務律師 (反送中義務律師 陳信忻)

自從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為反送中示威揭開序幕,義務律師團隊每周末都會到警署會見被捕人士,通宵達旦地為他們提供法律服務。至今,被捕人士超過1,200名,被落案起訴的超過100名。

【政識法字】「香港人」和「自決」(一)

何謂「自決」?何謂「香港人」?本文先討論前者。 「自決」的概念,始於美洲受歐洲列強殖民統治。當時不少學者,甚至天主教教庭質疑美洲原住民受殖民政府統治的正當性。

【法政巴絲】調解

前天的調解會議,上午10時開始,晚上9時多才結束,下班時簡直虛脫。慶幸的是雙方最終可以達成共識,順利和解。 然後我讀到新聞,說鄭若驊提出以調解技巧化解香港目前的衝突,我馬上幾乎本能地反眼。

Know your rights at Hong Kong protests: FAQ with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n the event of a police search or arrest, knowing your rights and doing the smart thing can be the difference between walking free and getting into serious legal trouble.

「被失蹤」的法律後果—談國際法上的強迫失蹤

「人間蒸發」、「被失蹤」,在國際法上又稱為強迫失踨。這些詞語總能令人不寒而慄,原因並不只是受害人恐懼死亡、被禁錮或虐待,還包括受害人家屬或朋友長年因受害人下落不明帶來的心理壓力,以及社會因受害人不知所蹤而產生的「寒蟬效應」等。自上世紀四十年代以來,不少國家都以「人間蒸發」的手段來控制國內的反對派、少數族裔和其他國家認為需要消滅、禁聲的人群。

【法政巴絲】「缺一不可」的不只是訴求 還有我們每一個

過千人被捕、8人奉上生命、無數人「三日唔埋兩日」就被迫走出來,全香港九龍新界混戰到「反轉再反轉」,方能博得「撤回」這兩隻林鄭月娥為了她自身本來就應該晨早講了的字。如果她果真認為這樣就能平息事件,擺平風波,那將是嚴重的與民情脫節;要是她意圖以此嘗試分化這3個月來所凝聚的民間力量,亦不會輕易得逞。

【網上論壇】《緊急法》止暴還是惟恐不亂?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 吳宗鑾)

上星期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被問及會否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來對應示威行動時指出:所有香港的法律,如果能夠提供一個法治的手段來「止暴制亂」,港府都有責任去檢視。9月3日,林鄭再次被問到會否引用《緊急法》時,她稱若暴力減退或消失就不用考慮。然林鄭昨雖表示撤回修例,但若示威者或警方的武力及衝突仍不斷升溫,港府會否引用《緊急法》依然是全城以致國際關注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