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爆都不割席」是這樣煉成的

因《逃犯條例》修訂而起的示威運動,已維持了幾乎3個月。今次運動,有部分示威者所使用的武力程度比起過往示威運動高了不少。縱使如此,過往對任何武力示威行動十分反感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簡稱「和理非」)普羅大眾,仍大致上沒有與整個「反送中」運動或其部分武力示威者分割。這現象,在坊間被稱為「核爆都不割席」。究竟「和理非」大眾與主張動武者「核爆都不割席」,是怎樣煉成的?我認為有幾個主要關鍵。

這個政權不配

我們的成員戴穎姿在《眾新聞》的文章 這個政權不配 //其中一位被捕者,跟家弟同齡,才剛中學畢業。他看來十分虛弱,而當向他問及被捕時的情況,他有點欲語還休。我理解到他對外面看守着的警員有避忌,故趨前聽他耳語,他輕訴:「我是前線。」然後開始怔怔落淚。我感受到他的落淚並不是後悔,終究是受驚過度了。 當刻,我很想很想抱抱身材瘦弱、上了孖葉、帶傷的他。只想抱抱,緊緊的抱。但我只能為他抺淚。所有言語,在這刻都是蒼白的。我在心裡默唸:「對不起,謝謝你。」//

曲中直:有權不可任性

香港的經濟要完了,全因香港政府問責官員自大。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提到「大道至簡,有權不可任性」,似乎對香港政府毫無警惕作用。作為中國地方政府,香港政府向來好大喜功、無事生非:從罔顧民心、民情、民意強推二十三條立法,房委會出售零售物業和停車場,公營房屋政策失效,普教中、國民教育、道識科和三三四改革遺害學子,各個大白象基建工程嚴重超支、水準遠不達標,生活成本位列世界之巔(同時貧富差距極大),無論在環保、動物保育、福利政策皆落後國際,未能使轉香港轉型創科技術重鎮,到漠視法治賓情自把自為推行《逃犯條例》修訂,縱容警察知法犯法、恣意踐踏中國香港人民尊嚴,都顯示地方官員的自大無能。香港特別行政區,也因著這些官員,而變成香港特別任性行政區,視國法家規於不理。如果中國政府不整治香港問責官員耳濡目染的任性歪風,中國夢可能毀於這些官員的手中,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會迅速消亡。有貪戀權位、鬻以自肥的官員在位一日,我們距離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重要講話——「希望廣大青年有夢、追夢並圓夢」——愈遠。六月以降,香港青年一直敢於「發夢」,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依法治理貪腐官員,無時無刻不是為了香港的前途著想。

What Hongkongers should know before going on strike on Monday

Practical advice from Jason Y. Ng, convenor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on the legalities of Monday’s citywide strike. “You make informed decisions, your job doesn’t have to get in the way of your political activism and vice versa.“ —Jason Y. Ng

「哪裡該衝、什麼可砸」?

一日香港仍在如此「失範」的形態,可以預視爭拗仍會持續。而筆者設想香港可能有兩個「未來版本」︰其一是社會衝突根源一直未獲解決,爭鬥不斷升級,新的武力使用共識至少在一個大小不容忽視的社群中慢慢形成,人命傷亡將會是遲早、多少的問題,情況一直要到有決定性的歷史事件發生才能中止;其二是原來執政者果真有「初心」,終願拿出真心與誠意了解問題根源,虛心和認真去達成社會和解,社會回復和平狀態,和平時期的價值共識與社會規範重新歸位。不知讀者認為哪個版本的未來較有可能發生?

DSE放榜學生全攻略

今天DSE放榜,一眾考生如何打算?成績好的同學相信會考進大學,甚至修讀一些「神科」,例如醫科、法律等。為何那些神科那麼吸引考生報讀?連某香港小姐的前度男友也曾經質疑學生為什麼一定要考醫科或者法律?因為名譽、地位抑或是收入?你可能想叫筆者不要把學生想得那麼負面,做醫生或律師是因為想幫助別人,或想幫人伸張正義。

最卑微的易地而處

在香港的這場角力,在五年前,甚或再早的五年前,其實異見的一方,一直都處在下風。因為當權的一方,把上述的把戲掌握得恰到好處。6.9晚上十一時許的一份「態度照舊」的聲明、之後多次言之無物的記者招待會、七一晚守了立會一整天,夜幕降臨忽然消失無蹤,讓立法會中門大開的警察,太多的不能言喻、無法解釋。

Hongkongers have reason to protest, but this July 1st rally may be the biggest test of their resolve yet

Hongkongers had a long June fighting the government and Beijing leadership, showing the world the resolve of the people to defend their rights. Hongkongers must now continue to stand in unity and protest until the government responds to the demands.

【法政巴絲】你們抗爭到底,對我有些阻滯,又有甚麼所謂,香港人不會計

在這個6月份,香港人向國際展示我們市民的質素,我們和平集會,理性抗爭,就算200萬+1人上街但沒有出甚麼大亂子,香港人值得驕傲。 雖然政府已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案,但衍生的問題尚未處理,包括如何處理警方濫用暴力執法,甚至乎往後的《國歌法》本地立法及「明日大嶼」計劃,其實政府都只不過是對上述事宜暫且不提,等待民怨有所減退的時候便重施故技,以上所講的幾項事宜都不是為香港人的福祉而作,就算「明日大嶼」也只不過是耗費搞大型基建,最終獲利是誰?難道大家覺得在大嶼山對開填一個島,上面建樓宇,樓價便可以降至年青人能承擔的水平嗎?

從法國黃背心運動看香港可持續抗爭的未來

2018年11月17日,法國人民因為不滿總統的政策,當日發起大規模示威,由巴黎席捲法國其他城市。示威活動隔幾日就不斷循環上演,示威者以廉宜的黃背心為記,代表反對與車輛燃料重稅有關的政策、以及夾心階層的身分。後來,整埸運動延伸至每逢周六的定期示威。說起法國黃背心運動,除了因為跟我們有類同的地方,如何將抗爭變得可持續發展,以帶來真正的改變,也是我們可以從他們身上的好與壞中引以為鑑的地方。

How China Can Pacify Its Ungovernable City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member Antony Dapiran (in his personal capacity) shared his views on how China can pacify Hong Kong: “popular protests will keep recurring until Beijing meets the city’s long-suppressed aspirations for greater democracy”.

【法政巴絲】生於亂世 Law友的責任

6月11日放工落到金鐘地鐵站,見到一排排年輕人被警察要求搜身,我差點以為自己落了酒吧遇上差人查牌。腦海中立即浮現以前讀書讀過的警隊條例、警察通例,看着警察無理搜身,但又覺得無力干預。想着想着,就見到本身是大狀的楊岳橋議員及近來上了神臺的鄺俊宇議員出現,跟警察議論。

和平示威不會被控「暴動罪」?盧偉聰、林鄭仍然誤導市民

警務處長盧偉聰在6月17日記者招待會中說:「我當日所講其實是指某些人的行為已經涉嫌干犯暴動罪,當日參與公眾活動的其他示威人士,如果是無參加過任何暴力行為,他們不用擔心會觸犯暴動罪。我們截止現時為止拘捕了15名人士,是關於暴動及其他暴力罪行,當中只有5名是有關暴動罪。」此番「解釋」在法律上並不正確。

Initial foolishness, then repeated stubbornness – why Hong Kong’s Carrie Lam owes us a big apology

The Chief Executive did not apologise for the complete chaos she has created. So many people in Hong Kong and abroad have had to expend such great efforts and time to fight her initial foolishness and then repeated stubbornness.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s Alex Ho says in this article that a sincere apology would have been the least she could have offered.

【法政巴絲】《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相鼠有齒,人而無止。人而無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Hong Kong legislators postpone debate on China extradition bill as protesters flood streets

“With Hong Kong being a financial city and society very polarized at the moment, we don’t expect a complete or near complete participation from all schools and companies. But every little bit helps,” said Jason Y. Ng, convener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政識法字】湯家驊與陳景生在法學院

踏上扇形樓梯走上一層,經過寫有「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的橫額 (年初曾被移走經聯署後獲重置),走進港大法律圖書館的大門,你會看到幾套黑色禮袍連同假髮,展示在玻璃櫥櫃中。禮袍假髮都是由前終審庭首席法官李國能捐出,分別是他作為資深大律師及終審庭法官時身穿的服飾。

Hong Kong’s end game: Why the extradition bill is an ‘infinity stone’ that could decimate half of society

In the past few weeks,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has been behaving a lot like Thanos. Our own super villain is hellbent on passing an amendment bill by the end of June to forge a new extradition arrangement between Hong Kong and mainland China. She justifies her game plan under the pretext of plugging a loophole in cross-border law enforcement, all to save Hong Kong from becoming a “haven for international fugitives.”

周浩鼎憂觸發公屋領養法律挑戰

終院裁定公務員同性配偶可享已婚公務員福利及合併報稅,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昨日表示,因應該案裁決,擔心在外地結婚的同性配偶回港後領養小孩一旦被拒,或會觸發下一輪法律挑戰。他形容這對本港社會的家庭制度造成「非常翻天覆地的變化」。

【法政巴絲】6.9反惡法大遊行猶如Me too運動,撐硬!

近年發起的Me too運動,就是一些婦女不再啞忍遭受他人性侵,勇敢地揭發性侵者的惡行,結果在過去多年來性侵了不少女性的名人也身敗名裂。我們的特區政府也是一樣,在回歸廿年來多次強姦民意,官員的施政一直都令香港人受罪,6月9日若然你還不出來遊行,你就等於眼白白看着香港政府強姦我們香港市民及我們的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