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網誌|香港的快樂聖誕

二零一六的香港,稱不上是歡樂,種種社會的問題已經到了無法忽視的情況,而政府的行為,只令這些問題雪上加霜。難得聖誕到了,希望香港和香港人能夠收到大禮,在這年的最後幾天,拾回一整年的喜樂歡欣。

法政匯思網誌|要做律師,先要過Annual Dinner一關

這幾天,平時冷冰冰的中環寫字樓多了繽紛的聖誕裝飾和音樂,連咖啡都換上特別口味,周圍都是一片聖誕氣氛。可惜,作為一個律師,太早期望放假只會令自己失望,皆因很多客人都希望在年底前wrap up一些工作,因此這幾個星期總是令人緊張,搞不好客戶會臨放假給你一堆request,或者天天打奪命追魂call給你。不過,有一個日子肯定是大家都很期待的……這就是一年一次的annual dinner了。

法政匯思網誌|天窗

今期852 Post,由我次女執筆。但,今次,請容許我開個天窗。 接下來的文字,沒有任何主題,沒有分析,沒有社評,無關法律。這都只是我一介撰稿人、一名學生,斗膽而近乎不識好歹地學著位位健筆才會開的天窗的原因。

任建峰:政府連輸兩仗,卻仍能維持「國家安全」的澳洲例子

兩星期前,全國人大常委會聲稱自己引用香港《基本法》第158條賦予的權力,解釋了《基本法》第104條就立法會議員就職前必須宣誓效忠的條文。這解釋在法律或制度上的合法性與恰當性,已在輿論層面上被廣泛表達與分析,我在此文不再詳盡地重複各方意見。然而,在這爭論中各方有共識的,就是這解釋體現了中央對待其眼中的威脅時,那種不惜一切。

法政匯思網誌|政治獵巫的時代

兩名民選議員被法庭剝奪議員資格,開啟了政治獵巫的時代。政壇由討論民生政事的場合,變成了表忠排外的劇場。今天看來,這宣誓釋法看似針對某些議員,但難保日後不會變成北京對香港的尚方寶劍,變成了議會各派議員互相攻擊的武器,於香港政壇百害無一利。

吳宗鑾:沒有釋法,梁游宣誓案判決會否不一樣?

原訟法庭終於在全國人大對香港《基本法》104條的解釋(下稱「該解釋」)的陰霾之下,頒下了梁游宣誓案的判詞(下稱「該判詞」)。 兩日以來,雖然已經有不少學者、政界及法律界人士就該判詞發表了看法,但還是聽到頗多聲音,表示對該判詞感到難以理解,甚至懷疑該案法官的判決有否受釋法壓力所左右。

China Is Rapidly Squandering the Unique Opportunity That Hong Kong Represents

It is normally difficult to get lawyers to stop talking and stay quiet. But that is exactly what happened last Tuesday, when 2,000 of them, all dressed in black, marched through the center of Hong Kong in a dignified “silent protest” against a move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directly intervene in the city’s legal affairs.

法政匯思網誌|無聲仿有聲 – 記黑衣靜默遊行

2016年11月7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以全票通過了《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這是香港回歸以來第五次釋法,亦是人大常委會首次並非在特區政府或法院提請的情況下自行釋法。而這次釋法範圍之寬度及深度,以及其衍生出來的一連串法律及政治問題,都令人擔憂本港的司法獨立、法治、甚至「一國兩制」被侵蝕的程度,已經比想像中遠為嚴重。

吳宗鑾:釋法敲響「一國兩制」及司法獨立的喪鐘

儘管遭到民主派和法律界的猛烈抨擊和反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簡稱人大常委會)終於還是解釋了《基本法》第104條。到底這次釋法是如何破壞「一國兩制」和衝擊司法獨立呢?要了解這個看法,我們得先看看人大釋法的權力來源。

法政匯思網誌|我們都活在軟性病毒之中

早前有幸跟一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會面,在問答過程中聽他分享。席間,他提出:「某些派別的政黨或組織經常強調『2047、五十年不變』的憂慮。但2047年是否真的如此逼切?中間有30年的時間,我個人覺得這個問題之於香港人並非刻不容緩。」我素來欣賞敬重這位議員,然而對他此番說話不敢荀同。

法政匯思網誌|Their own democracy

最近認識了幾個移居外地的以色列人,問及他們會不會回老家,他們都搖頭說不。為什麼呢?他們說,以色列的新聞往往令他們覺得很生氣,主要是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問題維持了幾十年,毫無改進,爭執還是無日無之。以色列把一大部分的國家收入撥作軍備開支,軍方經費比教育經費高出好幾倍。一般人雖然可以維持基本生活,但是收入並不多,很多到了成家立室之年的人都無法儲蓄,只能放棄。那我問,既然大部分人都受這個制度壓迫,為什麼他們不反抗呢?你們不是有民主制度嗎?他們說,很多人都試過,當中包括最聰明的人,但是還是遇到很多阻力,這個問題不會有人能解決。其中一個朋友說:我們有民主,但是每個人有他們自己的民主(they have their own democracy)。

法政匯思網誌|傑出男朋友

女友出差,我因利乘便一齊飛,陪她工餘時吃喝血拼,順道探望朋友和遊覽美利堅眾合國。 到了紐約,又怎能錯過它的標誌自由神像呢?女友要開會,我獨自乘渡輪觀光。從電影電視劇明信片見過自由神像無數遍,見到真身時覺得她既熟悉又陌生。

法政匯思網誌|爲了贏,我們可以去到幾盡?

今年的立法會選舉,長者選民是很多人關注的議題。有人在社交媒體上瘋傳一張圖表,内容是61歲以上人士投票率大增23%左右,冠絕各年齡層,同一段時間内有不同的傳媒都以年長選民大幅增加為題。事實上,這個統計的準確度存在爭議,有人把人口年齡增長納入計算後,並沒有發現年長人士登記選民激增的情況(詳見立場新聞《立法會選民的增長變化──談統計數據的解讀》一文)。當時很多聲音認為 「老人家只是一班貪圖小恩小惠的自私鬼」、「老人家出賣年輕人的未來」、甚至「老而不死是為賊」,更有人提倡某年齡以上長者不應有投票權。

任建峰:梁振英告《蘋果》,一場「幾乎必輸」的訟戰

《蘋果日報》在9月初的一篇社評大肆批評梁振英,梁在上星期發了律師信給《蘋果》(梁的律師亦最終公開了這封律師信)。這封信聲稱《蘋果》對梁振英的各種批評、指控與事實不符,以及企圖阻礙梁競逐連任特首職位,而且要求《蘋果》七日內收回有關言論,及承諾不會再作出有關的批評與指控,否則梁會保留一切法律追究的權利。9月30日,有傳媒更引述「知情人士」,說梁已得到法律意見,「認為有把握可成功控告《蘋果》誹謗」。

法政匯思網誌|投票 • 不投票 之反思

2016年立法會選舉已經告一段落,網民除了討論誰人當選、落選以外,還有各式各樣的話題。

法政匯思網誌|法政何嘗無莠草之勵志見聞

某天食lunch,大狀B剛上完court,一坐下來便呻: 「我又遇到痴線佬喇!!!」「今次係老爺(法官)定邊個呀?」「對面囉…… 佢好有自信咁扔啲唔知咩point出嚟,講嘢一嚿嚿嚿。」B反哂白眼,一齊食飯的其他大狀則不以為然。我乃暑假小跟班,聽到這番對話非常新鮮,忍不住瞪大眼搭嘴: 「咁個痴線佬即係邊個? 」

法政匯思網誌|《壹號皇庭》現實版

平時大家無聊睇下八卦雜誌,間唔中都會見到啲關於某某過氣明星或前模特兒轉行讀law的新聞。其實佢哋轉型嘅過程係點樣架呢?轉行之後嘅生活係唔係好似雜誌所講咁成功呢?等我同大家八吓啦!

【來稿】回應李偉民:香港法律界是泛民票倉的原因

小弟昨天拜讀了李偉民律師的文章,覺得他的分析很值得從不同角度探討。 我不會逐點回應,而我不回應,亦不表示同意或不同意李律師的說法。我的回應沒有任何批評李律師之意,只是對某些事的見解,因不同時代、不同經驗與不同圈子,而稍有不同,請多多指教。

法政匯思網誌|大局

今時今日既香港,紛爭埋怨的聲音特別多,但有多少人願意在紛爭埋怨背後看遠一步,看宏觀一點,以大局為重呢? 香港市民,每日辛勞工作,工時頗長,回到家裡特別想靜一靜,休息一下,看點題材有趣和閒情的節目,如果打開電視看到議員互相指罵,日日吵吵鬧鬧,實在無興趣再看下去,久而久之對政治生厭惡,下意識覺得在「搞事」的議員或提出反對既人不對,這些是可以理解的。

法政匯思網誌│(在芬蘭)開學了!

開學日,當莘莘學子魚貫地回到久未踏足的課室,畢離地也帶大家去開學。可是,與其他人不同,畢離地的課室有點遠,就是在極北的芬蘭。 當畢離地決意遠征北國冰天雪地時,不僅垂涎它的褔利體制,更希望一試,號稱世上最佳的教育體制,究竟有何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