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浩鼎面對「客戶」的底線

我是14年多前開始在一家國際律師行做見習律師的。律師行每年都為其律師與見習律師做風險管理培訓。我還記得第一次培訓的重點內容,是關於兩件當時轟動全球法律界的案件。

外傭應得到有尊嚴待遇

上星期,外勞事工中心發表了關於外籍家傭在僱主家內居住環境的報告,陳述香港不少外傭的惡劣居住狀況。他們當中不少沒有自己房間,只是睡在儲物房、工作室、廁所、廚房,有些甚至是睡在上述空間的櫃內。就算有自己房間,都有不少是環境惡劣(例如四呎高天台鐵皮屋)。

只准主席說X 不准議員爆粗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中國開始改革開放。不少港人都回去在廣東的家鄉投資。我外公就是其中一個。雖然我媽媽當時沒有參與外公的生意,但都會不時跟外公去南海大瀝探親。當時的香港同胞在內地的地位很高,每當去探親時都會被內地親戚與個別單位款待。有一次,媽媽被邀請去看看親戚在村內讀小學的女兒的家長日。

給林作公開信

你好。還記得曾被你訪問,你後來更把我們的討論在《壹週刊》刊登。當時,我們互相分享政治理念,言談甚歡。

民主派共識總比分歧大

近日,非建制陣營好像走上了兩條很不同的道路。一方面,公民黨、民主黨與專業議政都會應自由黨的邀請及建制派那邊的安排,開始參與一個定期的跨黨派飯局。這飯局的意義在於希望能先為派系之間打好關係,透過溝通、了解與良好的個人關係,不同派系可以在立法會工作上達到某程度上的和解,甚至是在個別社會或民生議題上合作。

真假救贖者

緬甸政府被指涉嫌迫害羅興亞人,外界批評昂山素姬未有譴責暴行及對羅興亞人伸出援手,令民主女神的光環日漸失色。

薯粉不要氣餒

星期日,當所謂特首選舉塵埃落定後,一個在政見上「淺藍」的薯粉(即曾俊華支持者)對我說:「我頂不順班藍絲同黃絲!」這句話反映了我不少薯粉親友的心聲。

聖誕節與露宿者(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每年天主教聖誕子夜彌撒恭讀的《聖經》章節都是一模一樣的。不過,每年重讀都總會有新的反思,今年也不例外。 《聖經》記載,耶穌出生時,在他出生附近的地方,「有些牧羊人露宿守夜,看守羊群。」沒錯,在被稱為「君王」出生的四周,是在荒野而不受到關注的露宿人士。這群人士正在守護羊群,而羊群在猶太人宗教傳統內是溫馴、善良象徵。

照耀中國的正義之星(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又到紀念耶穌誕生的聖誕節了。關於聖誕的故事,天主教與基督教的《聖經》其實覆蓋不多,但並不代表其內容不豐富。 而故事中的其中一個關於一群來自遠方的東方賢士怎樣找到嬰孩耶穌,然後朝拜他。話說,他們見到星象顯示有一位大君王剛剛誕生了。原本他們是半跟星象、半跟自己對猶太人政治的熟悉,直接走了去耶路撒冷恭賀年老的猶太王誕下新君王。但當猶太王與他的朝廷對此表露驚慌時,賢士才再把焦點全心放在天主賜給他們的星象上,最終找到耶穌這個正義的代表。

非建制派應提名兩位參選人(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非建制派在選委會選舉中取得300多席。簡單來說選委有兩個權力,就是提名特首參選人與投票選出成功被提名的特首候選人。 關於這兩種權,要在現階段全面討論投票意向實在言之過早。局勢千變萬化,以現在來說真的是太遙遠的事,由投白票到為「最不壞」建制候選人「造王」,或兩者之間的各種選擇都不需要排除。就此,任何在現階段有機會為非建制選委帶來不必要的投票意向壓力、或會把選委會這個畸形制度合理化的舉動(如要求非建制選委要跟隨公民推薦結果投票)都未必太恰當。

毋須太擔憂天主教的朝夕變動(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近期,不少身邊的公民社會或傳媒朋友與我閒談時都會順帶問我對天主教會近日兩件事的看法:第一就是楊鳴章將會成為下一任香港教區主教。第二就是梵蒂岡與中國的疑似邁向「和解」。我不是甚麼宗教專家,只是一個普通信徒,所以對這兩個問題只是一些淺見。

效忠政權毋須投入真感情(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電影《九品芝麻官》的故事描述由周星馳飾演的官員包龍星怎樣在龐大的官官相衞集團中平反冤案、令官二代伏法。在終極審訊期間,官二代的契爺、侍候慈禧太后的大太監李蓮英出席旁聽。

無論如何 請不要仇老(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香港近年的仇恨情緒逐漸蔓延。首先,我們有不少較年長的一輩仇青,不斷責罵他們搗亂、身在福中不知福等,更以「廢青」等詞詆毀年輕人。然後,我們就仇外,建制派有他們的「假難民」、本土派有他們的「蝗蟲」。

不合作運動不切實際(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法律界就反對人大釋法黑衣遊行,有聲音說意義不大,因為這只是「被動接受」人大常委會釋法。既然人大常委會運用釋法權扭曲《基本法》,法律界人士有責任不再「死跟」《基本法》,而是應該帶領其修改運動。法律界人士更應該啟動「不合作運動」。

極權強人政治不是民主的失敗(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幾個星期前,我還在這版位有信心地說特朗普應該會大敗,而只是像香港這些假民主地區才會有作風同樣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何君堯存在。 我亦長期認為,以歧視、仇恨的政治是沒有前途的。正因為這個理由,我長期與香港的本土派人士那種排外、挑起仇恨言行唱反調。

阻住做生意的人大釋法(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人大常委就立法會宣誓風波釋法的消息近日鬧得熱烘烘。倘若釋法發生,小弟所屬的法政匯思將會盡快發表有關具體法律分析文件。今天,我先說說若釋法怎樣影響香港營商環境。

在卑鄙無恥下流賤格困局下尋找希望(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還記得粵語殘片橋段的香港人,都會記得在那年代小生呂奇的經典對白:「你卑鄙、你無恥、你下流、你賤格!」近日,我們在建制派身上見盡這些人格特徵。

對律政司司長的不信任(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對法律界人士來說,律政司司長地位十分崇高。他在《基本法》下有具體的權力與地位(例如獨立刑事檢控權);在普通法傳統下,律政司司長亦是司法管轄區內的首席法律人員,有守護司法機關與人員的責任。

特朗普的孖生兄弟(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上周末,葵青區議員周偉雄做網上直播,分享他對區內「毒品飯堂」的看法。新界西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直播下留言,揶揄「叫朱凱廸報警有用啲」。這惹來網民批評,何君堯與網民互罵「契弟」;而網民叫他「食屎」,他就多倍奉還,說「留番畀你享用」及「你腦裏除咗屎之外還有乜?」

女性被標籤 我們都是特朗普(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上星期,美國總統大選候選人希拉莉與特朗普參與了第一場辯論。希拉莉提起特朗普過往曾嘲諷一名得到選美冠軍後,體重有點上升的拉丁裔少女為「豬小姐」、「管家小姐」。特朗普沒有歉意,還在辯論當晚及其後一星期說這選美冠軍和其他曾被他以言論侮辱的女士為「抵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