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欣賞的那種義務維權律師

今天,《香港01》刊登了一篇義務維權律師群組成員文浩正與楊岳橋的訪問。我欣賞文浩正、楊岳橋這類義務律師,並不只是因為他們站在弱者那邊、這些案件並不賺錢還要是「買難受」、或因為我不加入他們行列感到慚愧那麼簡單。

【七問七答】入境事務主任同性配偶福利案 (7 Questions and Answers on the Immigration Officer’s Court Case on Same-sex Spouse Benefits)

申請人梁鎮罡先生是高級入境事務主任。他是一名同性戀者。在2014年4月,梁先生與同性伴侶Adams 先生在紐西蘭結婚(判詞第5-7段)。 2014年12月,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回覆梁先生,指由於同性婚姻不屬《婚姻條例》下的「婚姻」,因此梁先生的丈夫不能享有《公務員事務規例》下給公務員配偶的福利(「福利決定」)(判詞第15段)。 2015年6月,稅務局局長回覆梁先生,指由於同性婚姻不屬《稅務條例》下的「婚姻」,因此網上報稅表不能填寫同性人士作為伴侶(「稅務決定」)(判詞第18段)。 梁先生就「福利決定」及「稅務決定」申請司法覆核,由高等法院原頌法庭法官周家明(「法官」)審理。

給高志森公開信:言論構成刑事藐視法庭 請盡早收回及道歉

高先生: 在2月14日的早上9時半左右,香港區域法院判七名警員在雨傘運動時「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社運人士曾健超罪成。到了當日下午1時33分,你在你的臉書專頁內說:「黃絲法官偏幫亂港反港分子。本土港獨暴徒縱火、打警察、破壞公物,狗官就輕判、甚至判無罪,實在偏頗至極。」

人大釋法 FAQs (FAQs regarding the Interpretation by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n 7 November 2016)

What are the NPCSC’s powers of interpretation of the Basic Law? Article 67(4) of the PRC Constitution and Article 158(1) of the Basic Law gives NPCSC has a freestanding and plenary power of interpretation of the Basic Law. This was also confirmed in the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case of Lau Kong Yung v Director of Immigration (1999) 2 HKCFAR 300. However, this power should be sparingly used. Both the 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and 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have in the past consistently called on the NPCSC to use this power with great restraint, as this would give rise to concerns about the rule of law and judicial independence.

回應教育局近日對教師發出警告之公開信 (An Open Letter on the Education Bureau’s Recent Warning to Teachers)

根據不同的新聞報導,教育局 (「局方」) 近日發出警告,警告裏表示教師如被發現在校內鼓吹港獨思想或會被取消註冊教師資格。 根據局方的警告,該等行為構成「違法或失德」。局方更提醒本地學校的法團校董會有責任提醒它們的教師應以《基本法》為基礎,不能在校園宣揚港獨。  法政匯思謹此來函促請局方撤回該警告,並向教師充分保證其言論自由將受到保護。

法政匯思就選舉管理委員會就香港獨立事件的近期舉動之「常見問題」(FAQs in relation to the Electoral Affairs Commission’s recent actions on the issue of Hong Kong independence)

自從本屆立法會於 2016 年 9 月 4 日選舉(「選舉」)投票日的提名期開始,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就有關於香港獨立事件的一系列行為引起了廣泛的辯論,其中也不乏眾多的法律議題。法政匯思就以下常見的法律問題準備了答案,闡明我們就背景事實的理解和我們的立場,以對這些法律議題作出澄清。

【平權及反歧視通訊期刊】法政匯E 第三期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Anti-discrimination and Equality Newsletter – PLG A&E Issue 3)

為推廣平權及消除社會上各式各樣的歧視,法政匯思特意設立通訊期刊《法政匯E》(E代表Equality,即平等),探視社會上的平權及歧視議題,希望能夠引起公眾關注平權背後的法律及政治問題。

【加強版】不太懶的懶人包

法政匯思在12月5日就坊間稱為「網絡23條」草案,發表了一個簡單的「懶人包」。由於我們就這議題早在六月底(即立法會準備開始考慮草案委員會審議階段修正案的時候)已經發表了詳細的意見書,算得上是「要說的都已經說了」,所以我們希望低調處理這個議題。

法政匯思「網絡23條」懶人包

被形容為「網絡23條」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下周三(12月9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政府、版權持有人以及商會等大力推動立法,網民、民間團體、創作人均憂慮立法會損言論和創作自由,日後隨時「中伏」,誤墮法網。「法政匯思」製作懶人包,以簡明的問答,解釋為何要反對條例草案。

【平權及反歧視通訊期刊】法政匯E第二期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Equality and Anti-discrimination Newsletter – Issue 2)

去年大約這個時候,平機會進行了「歧視條例檢討」及委託進行了「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的可行性研究」(「可行性研究」),在社會引起軒然大波。大家也許還會對此歷歷在目。

一張滿載感動和希望的授權書

(編按:港大畢業生議會將於9月1日舉行特別大會,處理港大校友關注組要求校委會在30天內確認副校長任命等的動議,法政匯思連同其他專業團體,連日在各區擺設街站,爭取港大校友的授權書。) 昨晚在堅尼地城擺街站的時候,有一位中年男士,拖著一個小小的行李箱,背著背包,遠遠看見我們,卻只是留在7、8米外,拿出一個平板電腦對著我們的街站,拍了好幾張照片。

【平權及反歧視通訊期刊】法政匯E 第一期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equality and anti-discrimination newsletter – Issue 1)

為推廣平權及消除社會上各式各樣的歧視,法政匯思特意設立通訊期刊《法政匯E》(E代表Equality,即平等),探視社會上的平權及歧視議題,希望能夠引起公眾關注平權背後的法律及政治問題。

The Lies of the “Ministry of Truth”: How the Mainland wipes away memories of June 4

As an immigrant under Hong Kong’s “Mainland Talent and Professionals” scheme (內地人才計劃), on the day I obtained Hong Kong permanent residency, I felt as though I could breathe more easily. Unless you have lived in the place I grew up and received most of my education – the Mainland – you will not appreciate the immense sense of relief I felt “escaping” from a country plagued with lies.

我們責無旁貸!

一個滙集事務律師及大律師為核心價值及重大法律議題發聲的團體法政匯思終於在1月27日誕生了。團體的使命及未來方向在近日都有受到傳媒報道,亦能在團體的facebook專頁找到。概括來說,我們一群法律界人士相信,在面對及對抗現今社會歪理當道的風氣,我們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