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97年意外索償案成經典 一個時代的終結?

‪銅鑼灣怡東酒店,終於結束其酒店生涯,並將會改建為一座商業大廈。‬

【法政巴絲】修例送「中」 夾你返大陸呀嗱!

3月將完4月將至,又到咗約friends去旅行嘅季節,筆者本來都約咗幾個朋友去泰國旅行,check晒機票酒店諗住畀錢啦,點知有日返返吓工就見到個WhatsApp group係咁有notifications,原來係我兩個朋友喺WhatsApp度無端端隔空為咗國民身份認同對罵,鬧到旅行都去唔成。

【法政巴絲】移交逃犯修例遺禍深 勿讓公義成藉口

事關重大,今次筆者都要借呢個專欄講一講港府就移交逃犯(俗稱引渡)相關安排嘅修訂。

【法政巴絲】審死官

可幸現實中——雖然不知還有多久——但我們仍然享有司法獨立,法官絕不可以偏頗。英國高等法院皇座法庭(King’s Bench)在1923年定下的著名案例R v Sussex Justices, ex parte McCarthy [1924] 1 KB 256說明了一切。

【法政巴絲】衝突

筆者上星期出席跨國律師事務所X舉辦的酒會,慶祝由合夥人M領軍的近40位律師,今年初一起由另一跨國律師事務所R轉會到X,幾乎是香港業界有史以來最大型的「遷徙」。

【法政巴絲】讀法律,做律師?

準備修讀法律,憧憬成為律師的你, 為何希望加入法律界呢?

【法政巴絲】《與法有緣》—悼余叔韶先生

余老先生雖已乘黃鶴去,但其所留下的,除了超卓的盤問技巧和一個個傳奇故事外,亦有其崢崢風骨,包括因待遇不公而辭任公職、三度拒絕政府委任其為法官和拒絕申請成為御用和資深大律師。

【法政巴絲】2月14曲折離奇之做爛市

執筆之時正是情人節。不知大家當日有甚麼經歷?律師樓和一般辦公室一樣,這些日子總是有點尷尬,有人歡喜有人愁。

【法政巴絲】Hi,豬年!

豬年第一篇「法政巴絲」專欄文章,筆者喺度代表法政巴絲仝人同大家拜年,祝大家新一年身體健康!萬事勝意!恭喜發財!既然係新年嘅第一篇文章,筆者借呢個機會同大家分享下行內新年嘅點滴。

【法政巴絲】律師也唱歌

近年筆者聽到有幾個年青人都係法律系畢業之後決定投身歌唱事業,因為佢哋嘅年紀都同自己差唔多(最近仲有個係細過自己),所以都幾鍾意唱歌嘅筆者有時都會幻想吓自己企喺台上面唱歌,開心下都好嘛!

【法政巴絲】王國克生 維港之楨

國楨一詞引申意為國家的支柱、棟樑。聰明的看官或已猜到,本文希望談談剛退休,轉任本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的鄧楨法官(The Honourable Mr. Justice Robert Tang)。(註一:鄧法官又名鄧國楨)

【法政巴絲】純分享:大陸民事官司初體驗

老實講,以前睇新聞講大陸司法制度點樣,針仲未拮到肉,我都冇咩感覺。今次呢個客嘅經驗,令我醒悟原來唔係淨係維權律師先要面對大陸咁「公平」嘅司法制度,一般民事案嘅制度都係好「公平」嘅。

【法政巴絲】振臂高呼的口號式法治

民陣元旦遊行以「香港未完蛋,希望在民間」為主題,也許5,500人冒寒發聲,不足政府為懼,但香港法治未完蛋,希望不止在法律界,還在民間。引用吳靄儀《拱心石下──從政18年》的一句,「樂觀與悲觀對我毫無意義,因為這是我的家,我決定了留下來,就要盡力而為」。2019年,還會有大大小小對香港法治的挑戰,繼續盡力而為吧!

【法政巴絲】假使有日能忘記 — 那一件悲傷的事

每一個人,總有難以忘懷的傷心往事;而我的,毫無疑問是那一次。讀過中文課文 — 阿濃那篇《委屈》- 就描述得特別貼切:「童年的委屈只是些小小的傷口,它們都已結了疤,但按上去似乎仍有痛的感覺。」至於我的,不只是小小的;也許就是那一次的創傷,成就了今天的我。

【法政巴絲】向律師朋友索取法律意見

我只是一個在銀行做內務律師的小薯,主要負責應對監管機構對銀行或其職員作出的調查。但是,由於本身的專業是律師的緣故,有不少親朋戚友平日會向我索取免費法律意見。雖然,幫得到人就幫,但跟那些親朋戚友的交涉有時令我頗為激氣。

【法政巴絲】《是咁的》

最近很多法律界同業都一定會被問及「喂!有冇睇大台嗰套《是咁的,法官閣下》?」 筆者同樣屢次遇到這問題,而我的答案只有一個「冇。」

【法政巴絲】好不容易又一年

好不容易又年尾。今年,香港失去了好多傳奇,也像是跟我們標誌一個Golden Age的正式落幕。同樣在今年,政府的親中施政變本加厲,亦開始以不同方式清算雨傘時期的人物。那麼的動盪,而社會是那麼的疲憊。

【法政巴絲】法噏風之金庸篇

金庸先生雖然已仙遊,但佢寫嘅經典小說人物就每日活在眼前,法律界又點會例外。

【法政巴絲】Don’t Know Write What

一直以來,法庭繙譯都是要求極高的工作,要即時把一字一句、其意思,甚至語氣繙譯過來。1997年以前曾經有一個裁判法院的傳譯員在繙譯洋人法官的一句話後私自加了一句,原來該洋人法官懂中文,即時跟傳譯員說「我好像沒有說那一句!」

【法政巴絲】Young bar新氣象

之前同啲法律系同學仔傾計,經常都會被問:「做大律師係咪好難生存㗎?」──無呃你,幾乎每個都問㗎。而家實習一年裡面每月6,000蚊至少會係你一年工作嘅一啲回報,可以補貼下你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