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不關我的事

今早剛剛散庭,遇見從旁邊法庭出來的王大狀,我們是較早前在一宗刑事案件中認識的,那是一宗襲警案件,案中的警員有受傷及制服被撕破,我們代表同案的被告們,雖然最後王大狀代表的被告被法庭定罪,但王大狀很落力替被告抗辯及求情,令我敬佩,但最出人意表的是法官判處該名被告罰款。因此,我除了和王大狀打招呼外,更想知道律政司有否就被告的判刑提出覆核,他告訴我律政司沒有這樣做,該名被告可以說鬆了一口氣。

【法政巴絲】遇上冷風雨 休太認真?

颱風「天鴿」上週吹襲澳門,廣泛地區水浸及停電,造成人命傷亡,大量財物損壞及垃圾囤積。最終澳門特區政府更須請來解放軍部隊協助救災。和香港只一橋之隔的澳門,作為東方的賭城、國際級度假區的匯集之地,竟一夜間變成了死城!對於久不久就「過大海」玩兩鋪找美食的我,新聞和網上片段的畫面確是難以置信。我只覺惋惜和痛心不已。願死者安息,生者堅強。

【法政巴絲】都是法官的錯?

這幾天,已經有很多法律觀點分析雙學三子一案判決的量刑理據,在此不贅。今天想討論的,是針對法官的批評聲音。 雨傘運動是一場開宗明義的公民抗命。公民抗命是以和平的方式,不服從不公義的法律。違反法律的後果,就是被法律所制裁,即使法律被正確地使用,也是會產生這樣的後果。如果不是這樣,公民抗命如何能彰顯制度上的不公與殘缺?如何能彰顯,當政府和建制權力氾濫失衡時,法律(包括法官)也只會淪為當權者手中的一把刀,隨意砍下?

【法政巴絲】不是起不起高鐵的問題

我認,高鐵嘅嘢,我真係識條鐵。 內地官員可以喺香港境內(西九)執行內地法律,點睇都唔符合「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基本法第18條)喎。 政府話,解決辦法好簡單,可以由中央根據基本法第20條,授權香港租西九畀內地嚟用。但係,第20條係話「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享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及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利」。究竟呢啲字眼,係可以點樣解讀成「中央授予香港政府權利⋯⋯決定基本法有啲條文,有時適用,有時唔適用」?

【法政巴絲】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漏夜趕科場

就在老闆放完長假回來的那天,我忽然被召入會議室。心知不妙。 門一關上,老闆便宣讀他的判詞。「你是聰明人,我也開門見山了。經濟環境不好,我們的合約到月底就終止,而我們將會補上代通知金...」說罷,我已心裡淌淚。明明相安無事,怎麼突然就要我走?

【法政巴絲】入Law School──理想與現實

上星期DSE啱啱放榜,雖然冇狀元揀讀law,但我相信依然會有為數不少畢業生會選擇讀law嘅,咁就等我講下我入學時嘅期許同現實嘅差距啦。 我大概中四開始下定決心讀law,依加喺香港某間大學,一間會報警拘捕自己學生嘅大學讀緊LLB。我好記得我最初入大學最希望做到嘅,笨唔係普通嘅「大學五件事」咁普通,而係希望真係可以實踐到幾件事,讀咗若干年。就等我講下當初兩個FF嘅目標,喺現實中難唔難實踐,同埋檢視下直到目前為止有咩已經達到,有咩目標係未完成㗎啦,畀各位未來師弟妹諗下入大學前預先訂個目標畀自己(同時呻下自己讀U呢幾年嘅辛酸)啦!

【法政巴絲】一則卑微的分享──向劉曉波先生致敬

「我跟Y分開了。」S昨晚給我短訊。 S是我的ex。他善良、高大、英俊、博學、幽默、浪漫、而且有份天真的S-style的正義感。他總能給我無盡的驚喜,但也教我不停地擔憂。因為他愛喝(酗)酒,甚至有時會濫藥,而雖然他本身的工作合法正常,他的老闆是個黑社會份子,我懷疑他工作的公司根本就是個犯罪集團。

【法政巴絲】山雨已來風滿樓

在皇后大道中,手持著新鮮買來的馳名cupcakes散水餅。十分鐘前,我在邊check手機邊在蛋糕店付款。兩手都忙著,手機不斷有訊息。十分鐘的路程回到律師樓,老闆不在,整層樓都彌漫著一陣肅穆。我靜靜地放下cupcakes,秘書小姐親切的向我苦笑、intern同事望了我一眼,帶點無奈地說謝謝。我坐下,方才有時間查看手機,新聞和msg groups盡是同一個主題:立法會四人被DQ了。

【法政巴絲】夏天,為大地帶來intern

有人話,識得用,intern(暑期實習生)其實好好用。因為實習生一般都係收取一個比見習律師低好多倍嘅人工,而且因為佢哋想爭取見習律師合約,所以通常都會幾勤力同聽話。如果好彩,遇到個醒目、做得嘢嘅,咁真係好似多咗對手,話唔埋大家仲可以早啲收工𠻹。

【法政巴絲】劍橋 • 劍橋

最近有幸到英國劍橋大學Business School,上了一個三日兩夜的Leadership課程,說的都是顯淺的管理學道理,但同一番話,由大學教授說出來,效果截然不同。這就是「劍橋」飯香。 大學教授講解了不少硏究個案,當中亦分享了不少小故事。 話說每年劍橋大學也跟牛津大學在倫敦泰晤士河上賽艇。由1829年至今,劍橋男隊獲勝82次,稍勝贏80次的牛津男隊,但1829年首次歷史性競賽以及最近2017年的競賽,也由牛津男隊勝出。

【法政巴絲】律師家長嘅煩惱

點知今年喺電視上面,見到佢個女嗰間學校嘅修女校長,話教育局畀錢,所以要以TSA、BCA考核小朋友嘅學習進度,係好合理嘅。小弟就唔係好明,點解妳學校做得好唔好,唔係考核妳,而係要考核個小朋友,令個小朋友要做多啲功課,多啲壓力呢?正如我哋呢行,你畀錢我哋打官司,最後無論贏輸,你唔會去搵審案個法官,問單案我哋打得好唔好。你有疑問,最多搵第二間律師樓,審核返我哋嘅工作,睇吓我哋有無疏忽、稱唔稱職啫?

【法政巴絲】半桶水嘅義務律師

最近有個團體發表咗個報告,話免費法律諮詢服務供不應求,如果你想利用當值律師服務提供嗰個「免費法律諮詢計劃」,就更加要輪候八個禮拜,先得個半小時嘅義務律師會見。個報告仲話啲義務律師「投入度不足」,提供埋啲「半桶水」服務㖭。 匯絲瑪麗有為「免費法律諮詢計劃」提供過服務,亦都有定期去一啲地區議員辦事處幫手,所以對個情況都有些少了解,喺度不妨同大家吹下水。

【法政巴絲】畀個社會進步下 好嗎?

又係一個喺律師樓做到半夜嘅星期五夜晚。又係一個地鐵已收工,然後喺中環想番屋企嘅夜晚。

【法政巴絲】「Sorry send錯」

「现附上昨天会议的会议记录初稿,请审阅。」我一睇,原來係「叫我浮云」,即個客嗰邊個陳秘書喺微信「Project X工作小组」群組中發嘅訊息。我睇到反晒白眼,因為用喺微信同WhatsApp呢類通訊軟件溝通,對我同我間行嚟講,好麻煩。

【法政巴絲】法律學生的豬般奇聞記

香港永遠多事,一年好不容易又暑假,又到咗做mini pupillage嘅季節啦。所謂mini pupillage,即是未可以正式實習(pupillage)的法律系學生,一嚐跟師父的味道,為期通常兩星期左右。唔好睇少呢兩星期喎,如果做得好,分分鐘就順便搵埋未來真師父㗎喇!

【法政巴絲】偽君子/真小人?搞屎棍先係最可怕

早兩日,我同一班同事茶餘飯後講起點樣界定一個人係偽君子定係真小人。

【法政巴絲】《709人們》

電影、電視等傳媒,除廣播資訊和娛樂大眾外,也對社會未來的發展,起前瞻性的啟迪作用。最近睡得不好,經常看大台深夜重播千禧年代的神劇《妙手仁心》,才想起當年讀中學的時候,我也曾對吳啟華飾演的程志美醫生「意亂情迷」,一時衝動走去報讀醫科。但如果小女子不是怕血而臨陣退縮,我也不會陰差陽錯地投身法律界!雖然年輕律師和大狀的收入起點,未必每個都很高,但用到專業知識來解決日常生活的問題,回饋社會,這種滿足感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

【法政巴絲】夕陽無限好 大律師難撈?

呢排匯絲瑪麗去到邊都比朋友揶揄:「點呀,喺嗰夕陽工業做成點呀!」 匯絲瑪麗就真係冇佢哋咁好氣,亦都冇乜興趣再提嗰個輕佻花弗嘅前大律師,正所謂,「don't make stupid people famous」吖嘛!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心情約會》

我抑鬱。復活節假期間被朋友食買玩的資訊洗版,但我要待在不見天日的辦公室起草抗辯書;兒時偶像郭富城以國貨 look 迎娶青春無敵內地女子;調查指本港有近六萬名千萬富翁過半數無須工作但我日做夜做仍與上車無緣;更別提起香港政治、北韓、敘利亞等讓我更抑鬱的問題。

【法政巴絲】HERO 2017

今年年初的某一個星期五下午,我的老細突然走入我的辦公室,說:「東京分行的木村先生想你下星期一開始借調去東京分行做一段時間,得唔得?」作為一個一年飛幾轉日本的資深旅行者,我見機會難得,二話不說應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