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修例送「中」 夾你返大陸呀嗱!

3月將完4月將至,又到咗約friends去旅行嘅季節,筆者本來都約咗幾個朋友去泰國旅行,check晒機票酒店諗住畀錢啦,點知有日返返吓工就見到個WhatsApp group係咁有notifications,原來係我兩個朋友喺WhatsApp度無端端隔空為咗國民身份認同對罵,鬧到旅行都去唔成。

【法政巴絲】律師也唱歌

近年筆者聽到有幾個年青人都係法律系畢業之後決定投身歌唱事業,因為佢哋嘅年紀都同自己差唔多(最近仲有個係細過自己),所以都幾鍾意唱歌嘅筆者有時都會幻想吓自己企喺台上面唱歌,開心下都好嘛!

【法政巴絲】振臂高呼的口號式法治

民陣元旦遊行以「香港未完蛋,希望在民間」為主題,也許5,500人冒寒發聲,不足政府為懼,但香港法治未完蛋,希望不止在法律界,還在民間。引用吳靄儀《拱心石下──從政18年》的一句,「樂觀與悲觀對我毫無意義,因為這是我的家,我決定了留下來,就要盡力而為」。2019年,還會有大大小小對香港法治的挑戰,繼續盡力而為吧!

【法政巴絲】假使有日能忘記 — 那一件悲傷的事

每一個人,總有難以忘懷的傷心往事;而我的,毫無疑問是那一次。讀過中文課文 — 阿濃那篇《委屈》- 就描述得特別貼切:「童年的委屈只是些小小的傷口,它們都已結了疤,但按上去似乎仍有痛的感覺。」至於我的,不只是小小的;也許就是那一次的創傷,成就了今天的我。

【法政巴絲】向律師朋友索取法律意見

我只是一個在銀行做內務律師的小薯,主要負責應對監管機構對銀行或其職員作出的調查。但是,由於本身的專業是律師的緣故,有不少親朋戚友平日會向我索取免費法律意見。雖然,幫得到人就幫,但跟那些親朋戚友的交涉有時令我頗為激氣。

【法政巴絲】《是咁的》

最近很多法律界同業都一定會被問及「喂!有冇睇大台嗰套《是咁的,法官閣下》?」 筆者同樣屢次遇到這問題,而我的答案只有一個「冇。」

【法政巴絲】好不容易又一年

好不容易又年尾。今年,香港失去了好多傳奇,也像是跟我們標誌一個Golden Age的正式落幕。同樣在今年,政府的親中施政變本加厲,亦開始以不同方式清算雨傘時期的人物。那麼的動盪,而社會是那麼的疲憊。

【法政巴絲】法噏風之金庸篇

金庸先生雖然已仙遊,但佢寫嘅經典小說人物就每日活在眼前,法律界又點會例外。

【法政巴絲】Don’t Know Write What

一直以來,法庭繙譯都是要求極高的工作,要即時把一字一句、其意思,甚至語氣繙譯過來。1997年以前曾經有一個裁判法院的傳譯員在繙譯洋人法官的一句話後私自加了一句,原來該洋人法官懂中文,即時跟傳譯員說「我好像沒有說那一句!」

【法政巴絲】Young bar新氣象

之前同啲法律系同學仔傾計,經常都會被問:「做大律師係咪好難生存㗎?」──無呃你,幾乎每個都問㗎。而家實習一年裡面每月6,000蚊至少會係你一年工作嘅一啲回報,可以補貼下你嘅生活。

【法政巴絲】觀禮記

希望[法律系學生]admit 成為律師之前可以學會關愛,唔好對有需要嘅人同不公平嘅事視而不見,只係懂得所謂依法辦事,因為咁樣嘅律師,分分鐘會成為某啲人嘅工具。

【法政巴絲】「我去gym」

「我去gym,晏啲會返嚟寫字樓。」大台劇集中事務律師樓合夥人木律師對新同事說。我想講,呢一幕好真!我間事務律師樓啲合夥人都係咁,唔知幾時會去咗健身室,又唔知幾時會拎住包杏仁或杯蛋白奶昔返公司咁。

【法政巴絲】公海

各位對於「出公海」有什麼印象?會否仍是《賭神》中最後大佬陳金城的公海殺人,香港政府奈他不何論?當然,有年輕讀者可能未看過《賭神》系列。最近我與一名法律系學生遇到用助講器的被告,我跟她說想起《賭聖》中的洪爺,她回應道從未聽過這電影。

這可能是代溝問題,可是,土地問題卻影響著所有人。

【法政巴絲】法律工作者的惡夢

每份工、每個界別,相信至少都會有一個惡夢。例如廣告人最驚啲客興致勃勃地拎條老套到不行的橋出嚟仲要自沾、記者會最頭痛係聽到腦細話佢啲故仔唔夠sound bite……

而法律界嚟講,我自己覺得最恐怖嘅事,就係俾人話你「incompetent」(不夠能力)。

【法政巴絲】法噏風

兩個law友走入茶餐廳,叫咗兩杯飲嘢,然後各自各喺公事包攞咗份三文治出嚟食。餐廳老闆見狀即刻大聲叫囂:「喂!呢度唔俾食自攜食物㗎!」兩個law友聳一聳膊頭,你眼瞄我眼,之後就交換咗各自帶嚟嘅三文治食。

律師俾人印象不嬲都係死都可以拗番生,有權威、人工高,君不見香港嘅狀元呀、尖子呀爭住讀。明明係資優尖子因為冇揀讀醫呀、讀law呀,人哋爹哋媽咪呀、Aunties世叔伯呀就即刻使出國粹絕技「變臉」,標籤佢地冇料到。問題係:點解一定要揀呢啲科目先?Everyone has his/her own path,但香港就係流行吹呢股「瘋」。

【法政巴絲】街症初體驗

今期先談談初出茅廬大律師最關心的議題 — 當值律師服務。

很多師兄師姐都會提醒新晉大律師去申請成為當值律師。主要原因跟線上遊戲打怪的目標一樣:錢和經驗值。

【法政巴絲】我只想身體健康

我慢慢明白到,原來人喺對任何事情負責之前,先要對自己身體負責。身體健康唔係淨係一句祝福語,而係我哋向前邁進嘅動力。於是我而家都提多咗自己注意健康,郁多啲、食清啲,希望遲啲可以同人哋講,我真係好耐都無病喇!

【法政巴絲】跨了十年終於跨進法律學院的大門

高考剛剛放榜,又是有人歡喜有人愁的日子。差不多十年前的暑假,我高考放榜,成績不俗卻跨不過法律學院的門檻。拿著不錯的成績進了香港大學,身邊的人都恭喜我,母親開心得連樓下管理姨姨都知道我進了港大。不錯的成績進了不錯的學科,不錯的大學,沒有失落的資格。但看著身旁排隊登記入學的法律系新生,心裏卻不是味兒。當時我跟自己說,終有一天我也會跨進那道大門。然而,當時的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法律是讀甚麼,更加不知道為甚麼想讀法律。

【法政巴絲】大學聯招放榜

LLB和PCLL畢業、當了律師幾年,加上年紀漸長,人生經驗令我愈來愈清楚,學業成績、事業成就、人生步伐的快慢(例如何時買樓結婚生孩子)、別人的評價(不論是光環或污名)等等,都和個人價值沒有直接關係。誠實地努力地走自己的路就好。例如,如果你真心不想做律師但不小心進了法律系,請你誠實地面對,及早轉科,否則可能會一生鬱鬱不歡(註);如果你真心想做律師但這次進不了法律系,請你努力學業,為日後轉科或再讀法律博士 (Juris Doctor)等做好準備。

最後,各位同學,請珍惜陪你 JUPAS 放榜的人。有一天,你會明白為甚麼。

【法政巴絲】世途險惡

律師都有被騙的時候?當然有!律師好像很精明,其實我們真正的生活是坐在中環商廈的冷氣房間裡,從早到晚對著電腦打字,完。對於其他,尤其是陰暗的人,總是要遇過很壞的,才懂得世途險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