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公海

各位對於「出公海」有什麼印象?會否仍是《賭神》中最後大佬陳金城的公海殺人,香港政府奈他不何論?當然,有年輕讀者可能未看過《賭神》系列。最近我與一名法律系學生遇到用助講器的被告,我跟她說想起《賭聖》中的洪爺,她回應道從未聽過這電影。 這可能是代溝問題,可是,土地問題卻影響著所有人。

【法政巴絲】法律工作者的惡夢

每份工、每個界別,相信至少都會有一個惡夢。例如廣告人最驚啲客興致勃勃地拎條老套到不行的橋出嚟仲要自沾、記者會最頭痛係聽到腦細話佢啲故仔唔夠sound bite…… 而法律界嚟講,我自己覺得最恐怖嘅事,就係俾人話你「incompetent」(不夠能力)。

【法政巴絲】法噏風

兩個law友走入茶餐廳,叫咗兩杯飲嘢,然後各自各喺公事包攞咗份三文治出嚟食。餐廳老闆見狀即刻大聲叫囂:「喂!呢度唔俾食自攜食物㗎!」兩個law友聳一聳膊頭,你眼瞄我眼,之後就交換咗各自帶嚟嘅三文治食。 律師俾人印象不嬲都係死都可以拗番生,有權威、人工高,君不見香港嘅狀元呀、尖子呀爭住讀。明明係資優尖子因為冇揀讀醫呀、讀law呀,人哋爹哋媽咪呀、Aunties世叔伯呀就即刻使出國粹絕技「變臉」,標籤佢地冇料到。問題係:點解一定要揀呢啲科目先?Everyone has his/her own path,但香港就係流行吹呢股「瘋」。

【法政巴絲】街症初體驗

今期先談談初出茅廬大律師最關心的議題 — 當值律師服務。 很多師兄師姐都會提醒新晉大律師去申請成為當值律師。主要原因跟線上遊戲打怪的目標一樣:錢和經驗值。

【法政巴絲】我只想身體健康

我慢慢明白到,原來人喺對任何事情負責之前,先要對自己身體負責。身體健康唔係淨係一句祝福語,而係我哋向前邁進嘅動力。於是我而家都提多咗自己注意健康,郁多啲、食清啲,希望遲啲可以同人哋講,我真係好耐都無病喇!

【法政巴絲】跨了十年終於跨進法律學院的大門

高考剛剛放榜,又是有人歡喜有人愁的日子。差不多十年前的暑假,我高考放榜,成績不俗卻跨不過法律學院的門檻。拿著不錯的成績進了香港大學,身邊的人都恭喜我,母親開心得連樓下管理姨姨都知道我進了港大。不錯的成績進了不錯的學科,不錯的大學,沒有失落的資格。但看著身旁排隊登記入學的法律系新生,心裏卻不是味兒。當時我跟自己說,終有一天我也會跨進那道大門。然而,當時的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法律是讀甚麼,更加不知道為甚麼想讀法律。

【法政巴絲】大學聯招放榜

LLB和PCLL畢業、當了律師幾年,加上年紀漸長,人生經驗令我愈來愈清楚,學業成績、事業成就、人生步伐的快慢(例如何時買樓結婚生孩子)、別人的評價(不論是光環或污名)等等,都和個人價值沒有直接關係。誠實地努力地走自己的路就好。例如,如果你真心不想做律師但不小心進了法律系,請你誠實地面對,及早轉科,否則可能會一生鬱鬱不歡(註);如果你真心想做律師但這次進不了法律系,請你努力學業,為日後轉科或再讀法律博士 (Juris Doctor)等做好準備。 最後,各位同學,請珍惜陪你 JUPAS 放榜的人。有一天,你會明白為甚麼。

【法政巴絲】世途險惡

律師都有被騙的時候?當然有!律師好像很精明,其實我們真正的生活是坐在中環商廈的冷氣房間裡,從早到晚對著電腦打字,完。對於其他,尤其是陰暗的人,總是要遇過很壞的,才懂得世途險惡啊。

【法政巴絲】個個都讀神科 唔通個個都想讀神科咩

本年度的香港中學文憑試(DSE)和國際文憑試(IB)均已放榜,君不見又一年的名校狀元們在傳媒前「大哂冷」,神采飛揚,一副未來社會棟樑的模樣。記者每年給狀元們的必答題不外乎「溫習心得」,「你打算入邊間大學報邊科」,甚至要check埋狀元們的政治立場(其實有無需要?有新聞價值嗎?)……等等。 應付記者的提問,可能比oral口試更需狀元們動腦筋 - 但其實這才是開端。 放榜「中舉」成為狀元的一刻,路就註定不易走,因為香港社會普遍對這一場公開試的幸運兒「標籤」為未來的社會精英,不是「應該」成為醫生律師就「應該」當個投資銀行家。我不諱言也是過來人。這種無形的包袱,從社會氛圍到朋輩到父母的期望一下子壓下來,其實真的使我亂了陣腳。是否成績單上很多星星就要做醫生、律師?其實我真正想做什麼?

【法政巴絲】大個仔係我

「嘩!真係估唔到我同你差八年咁多啊!你係我做summer intern以來拍過最老嗰個嚟架!」以上係師父個暑期實習生知道我跟她年齡差距後的反應,可謂「一啖砂糖一啖屎」。其實,我並不認為自己會因年齡增加而變得大個。直到現在,我依然會行玩具反斗城,會睇《蠟筆小新》、《哆啦A夢》同《櫻桃小丸子》。令我覺得自己大個仔的,是取得limited practice certificate (有限度執業證書)一刻。

【法政巴絲】你搞左limited practice未呀?

六至八月對大學生嚟講通常係SEM BREAK(暑SEM的朋友例外啦)。想當年我仲係讀緊書嗰陣,同啲同學通常都係問幾條問題,由最普通嘅「有咩搞呀?」到充滿期盼嘅「去邊度玩呀?」再到非常現實嘅「有無做intern呀?邊度呀?幾多份呀?」等等。 對於一定數量嘅實習大律師嚟講,六至八月就係「call左」(正式取得大律師資格)後但又仲係serve緊pupillage嘅日子。呢啲時候大家見面除咗問「你而家跟邊個呀?」之外,就係「你搞左limited practice未呀?」

【法政巴絲】今鋪堅係愛與責任呀!

「香港人,係乜嘢驅使你今年7.1又出嚟遊行呀?係貪得意丫,定行禮如儀呀?」 「係中聯辦同黨報不會懂的堅‧愛同責任呀!」 老老竇竇,喺呢個政府對民情置若罔聞嘅世代,一埸社會運動嘅所謂「成功」,不在於有冇帶來咩實則嘅改革,而在於參與人數的多寡。你會話:挑!咁做嚟做乜?

【法政巴絲】律師費(二)

之前有兩期其他巴絲都寫了關於律師費的文章,我今期就同大家講下律師的時間記錄(time sheet)。相信很多讀者都知道,律師樓的律師都是按鐘收費的。就一般國際律師事務所來說,合夥人的收費大概每小時收取港幣7,000到港幣9,000,甚至過萬都有。律師的每小時收費則按年資而定,大約港幣3,000多到港幣6,000多不等,而見習律師則收取約每小時港幣2,000多的費用。

【法政巴絲】I’m in your taxi~

「後生仔,後面個鬼佬大狀嚟?你學緊師啊?啱啊!人生就係每一日都要學習!」由區域法院門外起,這位滿有意思的的士哥哥不斷和坐在前排的我攀談著。 「其實你哋呢行同我呢行咪一樣,話就話唔可以拒載啫。我揸住架車,鍾意載邊個就載邊個。上次啊,我喺大道中,前面3個行家都係吉車。見到個女人拖住個篋,3架都唔載喎!咁咪我上囉!」司機大哥駛過皇后大道中時道出往事。

【法政巴絲】律師費(前傳)

毫不諱言,當初選讀法律,其實也有點市儈,但如何將知識化成收入,這是法律書本中難以找到。在學校的最後一年,即法律專業證書課程(PCLL)中,有一科叫「事務律師帳目」(solicitors’ accounts),依稀記得是教授律師行帳戶(office account)和當事人帳戶(client account)的不同用途、代墊付款項 (disbursements)、信託款項(trust money)等處理方法。當時天真的我,心想只要潛心法律,以後的錢銀瓜葛與我無關,一切交給會計就袋袋平安了。所以我只草草看了一回就進去考試,卻又讓我蒙混過關。其實這是很危險的,律師如果帳目混亂,不但違反紀律守則,更可能招致刑事責任呢。

【法政巴絲】律師費(上)

好多朋友話,唔識人真係唔敢搵律師,因為驚佢哋亂收費。同一時間,喺平行時空,我哋事務律師律師有時會唔識人唔收個客,原因包括驚佢哋亂講價同唔找數。

【法政巴絲】讀law梗有好嘢啦!

大家經常話做法律界競爭大、壓力大,呢啲都係事實嚟──不過,由我讀法律開到實習嘅呢幾年,都會見到好多值得感恩同欣賞嘅人同事,當我有時候諗埋一邊,只要諗返起呢啲嘢又會多返啲力量。

【法政巴絲】實習血淚史二之夏天 為大地帶來汗水

「夏天,為大地帶來雨水。疏導雨水,需要暢通嘅渠道。」相信,各位一定對以上句子不感陌生。這是渠務處每年雨季例必重溫的廣告。當然,亦有巴打們認為夏天,為大地帶來美腿(頭盔mode:各位巴打請自重,千祈唔好作出任何冒犯或不尊重女性之行為!) 但無論雨水或美腿,夏天,只會為我們帶來無盡的汗水! 看官們可能會問「扮咩啊?你哋班友日日坐office歎冷氣,出入坐的士,有幾多汗水啊?」當然,對大部分事業成功的同業而言,未必經常出汗,但對於我們這些貧苦實習大律師,除了外賣,還有很多時候需要到處走。這陣子,筆者都可以說是「成吉思汗打仔──大汗搭細汗」。

【法政巴絲】新晉律師的苦與樂

上星期六,是我律師樓隔離位同事的認許儀式(admission)大日子。當經過認可儀式及領取執業證書後,便是香港執業律師。當然,最開心的是他的家人及朋友。其次,就是律師樓裏面可以從盈利中分錢的合夥人,因為該同事現在可以較貴的Associate (即律師,而非收費較低的「實習律師」)的hourly rate 價錢向客戶收費。該新獲取資格律師 (Newly Qualified,簡稱NQ)本人又究竟開唔開心?

【法政巴絲】對唔住 我唔答啲咁無聊嘅問題!

作為一個公司法律顧問,解答同事法律上的問題就是我們日常的工作。上至處理公司訴訟、勞工糾紛、修改合同、回應監管機構提問,下至文具採購及審閱社交媒體的發文,工作量一點都不可少覷。但有一樣事情,我必須嚴正聲明及澄清: 唔是有字的就關法律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