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你們抗爭到底,對我有些阻滯,又有甚麼所謂,香港人不會計

在這個6月份,香港人向國際展示我們市民的質素,我們和平集會,理性抗爭,就算200萬+1人上街但沒有出甚麼大亂子,香港人值得驕傲。 雖然政府已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案,但衍生的問題尚未處理,包括如何處理警方濫用暴力執法,甚至乎往後的《國歌法》本地立法及「明日大嶼」計劃,其實政府都只不過是對上述事宜暫且不提,等待民怨有所減退的時候便重施故技,以上所講的幾項事宜都不是為香港人的福祉而作,就算「明日大嶼」也只不過是耗費搞大型基建,最終獲利是誰?難道大家覺得在大嶼山對開填一個島,上面建樓宇,樓價便可以降至年青人能承擔的水平嗎?

【法政巴絲】生於亂世 Law友的責任

6月11日放工落到金鐘地鐵站,見到一排排年輕人被警察要求搜身,我差點以為自己落了酒吧遇上差人查牌。腦海中立即浮現以前讀書讀過的警隊條例、警察通例,看着警察無理搜身,但又覺得無力干預。想着想着,就見到本身是大狀的楊岳橋議員及近來上了神臺的鄺俊宇議員出現,跟警察議論。

【法政巴絲】《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相鼠有齒,人而無止。人而無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法政巴絲】6.9反惡法大遊行猶如Me too運動,撐硬!

近年發起的Me too運動,就是一些婦女不再啞忍遭受他人性侵,勇敢地揭發性侵者的惡行,結果在過去多年來性侵了不少女性的名人也身敗名裂。我們的特區政府也是一樣,在回歸廿年來多次強姦民意,官員的施政一直都令香港人受罪,6月9日若然你還不出來遊行,你就等於眼白白看着香港政府強姦我們香港市民及我們的下一代。

【法政巴絲】咁多文件點睇呀?

30年過去,六四案的真相就像上訴案般只能從過去的文件裏尋找。英國作家George Orwell的著作《1984》的名句「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政府越要淡化歷史我們就越要尋找真相,於是每年六四前,民間都會有大大小小的展覽和講座,為了人民不會忘記而努力。六四非一朝一夕可被平反,但願維園再次點起燭光,不止代表着人數,還有對真相的追求。下星期二,維園見!

【法政巴絲】別忽視自己的影響力

跟小學同學慶祝畢業25周年旅行去台灣,碰巧遇上立法院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同性伴侶自2019年5月24日起可以在台灣註冊結婚。

【法政巴絲】宣傳易

的確,在僧多粥少的環境下,宣傳限制對新晉大律師是困難的。我們如何讓客人及事務律師知道我們存在?最好的宣傳還是上庭時的表現。一位前輩曾跟我說,每一次上庭,不論長短,都是表演的機會。做得好,不單令客戶及律師滿意,亦可令法官留下好印象,甚至對家的律師也會找你!大律師最好的宣傳地點,還是法庭。

【法政巴絲】律師的性格

話說早排我有機會同一班初中生做吓職業導向分享。由於佢哋年紀尚輕,其實佢哋都唔係好知有咩好問。不過有趣嘅係,喺我見到嘅組別入面都有學生問到:到底現實中做律師同埋睇電視劇有咩唔同?

【法政巴絲】我有一個「占」

像我們這輩見證過所謂「昔日光輝」,如今眼見有些事態不對勁,有時好像見證了一個「香港傳奇的淪落」,當年那些傘下黃絲如今見面開口埋口也是那句cliché到爆的甚麼無力感。一副陳腔濫調。但既然「淪落人」坐到輪椅上也可調整心態創造願景,我們又何嘗不能重燃對自己社區的那團熱情呢?相信香港人,相信自己。停一停,想一想,然後搵番自己個「占」吧。

【法政巴絲】同中共鬥長命

做IPO law firm,有個practice叫坐printer。間公司臨入表申請上市前,所有teams就會去專印招股書嘅公司度,俗稱printer,沒日沒夜的困獸鬥咁做,直至成功向聯交所入表。

朝十朝三、甚至通頂喺printer睇日出食埋麥記早餐先返歸沖個涼嘅生活,就係咁樣過咗兩個禮拜。中五那年讀的王迪詩做IPO的生活,冇諗過有朝一日我會誤打誤撞(誤入歧途)地在演出那個虛構的王迪詩的日常。

【法政巴絲】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

筆者最近轉了髮型師,當他得知我是大律師時,他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哋啲律師係咪好似電視嗰啲咁日日4、5點就收工去happy hour?」閱讀過我們文章的讀者都會知道,大部份律師,尤其是我們一班新晉律師及大律師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當然不會每天去happy hour!然而,法律界亦有很多人好杯中物,我們該如何平衡?

【法政巴絲】「不誠實」嘅法律

2019年4月4日,終審法院頒下律政司司長訴鄭嘉儀及其他人FACC 22/2018嘅判詞,正式K.O.檢控萬能key「不誠實取用電腦」(《刑事罪行條例》第161(1)(c)條)嘅洪荒之力,裁定一個人用自己嘅電腦,唔算「取用」電腦,所以唔會犯「不誠實取用電腦」罪。

【法政巴絲】97年意外索償案成經典 一個時代的終結?

‪銅鑼灣怡東酒店,終於結束其酒店生涯,並將會改建為一座商業大廈。‬

【法政巴絲】修例送「中」 夾你返大陸呀嗱!

3月將完4月將至,又到咗約friends去旅行嘅季節,筆者本來都約咗幾個朋友去泰國旅行,check晒機票酒店諗住畀錢啦,點知有日返返吓工就見到個WhatsApp group係咁有notifications,原來係我兩個朋友喺WhatsApp度無端端隔空為咗國民身份認同對罵,鬧到旅行都去唔成。

【法政巴絲】移交逃犯修例遺禍深 勿讓公義成藉口

事關重大,今次筆者都要借呢個專欄講一講港府就移交逃犯(俗稱引渡)相關安排嘅修訂。

【法政巴絲】審死官

可幸現實中——雖然不知還有多久——但我們仍然享有司法獨立,法官絕不可以偏頗。英國高等法院皇座法庭(King’s Bench)在1923年定下的著名案例R v Sussex Justices, ex parte McCarthy [1924] 1 KB 256說明了一切。

【法政巴絲】衝突

筆者上星期出席跨國律師事務所X舉辦的酒會,慶祝由合夥人M領軍的近40位律師,今年初一起由另一跨國律師事務所R轉會到X,幾乎是香港業界有史以來最大型的「遷徙」。

【法政巴絲】讀法律,做律師?

準備修讀法律,憧憬成為律師的你, 為何希望加入法律界呢?

【法政巴絲】《與法有緣》—悼余叔韶先生

余老先生雖已乘黃鶴去,但其所留下的,除了超卓的盤問技巧和一個個傳奇故事外,亦有其崢崢風骨,包括因待遇不公而辭任公職、三度拒絕政府委任其為法官和拒絕申請成為御用和資深大律師。

【法政巴絲】2月14曲折離奇之做爛市

執筆之時正是情人節。不知大家當日有甚麼經歷?律師樓和一般辦公室一樣,這些日子總是有點尷尬,有人歡喜有人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