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個個都讀神科 唔通個個都想讀神科咩

本年度的香港中學文憑試(DSE)和國際文憑試(IB)均已放榜,君不見又一年的名校狀元們在傳媒前「大哂冷」,神采飛揚,一副未來社會棟樑的模樣。記者每年給狀元們的必答題不外乎「溫習心得」,「你打算入邊間大學報邊科」,甚至要check埋狀元們的政治立場(其實有無需要?有新聞價值嗎?)……等等。 應付記者的提問,可能比oral口試更需狀元們動腦筋 - 但其實這才是開端。 放榜「中舉」成為狀元的一刻,路就註定不易走,因為香港社會普遍對這一場公開試的幸運兒「標籤」為未來的社會精英,不是「應該」成為醫生律師就「應該」當個投資銀行家。我不諱言也是過來人。這種無形的包袱,從社會氛圍到朋輩到父母的期望一下子壓下來,其實真的使我亂了陣腳。是否成績單上很多星星就要做醫生、律師?其實我真正想做什麼?

【法政巴絲】大個仔係我

「嘩!真係估唔到我同你差八年咁多啊!你係我做summer intern以來拍過最老嗰個嚟架!」以上係師父個暑期實習生知道我跟她年齡差距後的反應,可謂「一啖砂糖一啖屎」。其實,我並不認為自己會因年齡增加而變得大個。直到現在,我依然會行玩具反斗城,會睇《蠟筆小新》、《哆啦A夢》同《櫻桃小丸子》。令我覺得自己大個仔的,是取得limited practice certificate (有限度執業證書)一刻。

【法政巴絲】你搞左limited practice未呀?

六至八月對大學生嚟講通常係SEM BREAK(暑SEM的朋友例外啦)。想當年我仲係讀緊書嗰陣,同啲同學通常都係問幾條問題,由最普通嘅「有咩搞呀?」到充滿期盼嘅「去邊度玩呀?」再到非常現實嘅「有無做intern呀?邊度呀?幾多份呀?」等等。 對於一定數量嘅實習大律師嚟講,六至八月就係「call左」(正式取得大律師資格)後但又仲係serve緊pupillage嘅日子。呢啲時候大家見面除咗問「你而家跟邊個呀?」之外,就係「你搞左limited practice未呀?」

【法政巴絲】今鋪堅係愛與責任呀!

「香港人,係乜嘢驅使你今年7.1又出嚟遊行呀?係貪得意丫,定行禮如儀呀?」 「係中聯辦同黨報不會懂的堅‧愛同責任呀!」 老老竇竇,喺呢個政府對民情置若罔聞嘅世代,一埸社會運動嘅所謂「成功」,不在於有冇帶來咩實則嘅改革,而在於參與人數的多寡。你會話:挑!咁做嚟做乜?

【法政巴絲】律師費(二)

之前有兩期其他巴絲都寫了關於律師費的文章,我今期就同大家講下律師的時間記錄(time sheet)。相信很多讀者都知道,律師樓的律師都是按鐘收費的。就一般國際律師事務所來說,合夥人的收費大概每小時收取港幣7,000到港幣9,000,甚至過萬都有。律師的每小時收費則按年資而定,大約港幣3,000多到港幣6,000多不等,而見習律師則收取約每小時港幣2,000多的費用。

【法政巴絲】讀law梗有好嘢啦!

大家經常話做法律界競爭大、壓力大,呢啲都係事實嚟──不過,由我讀法律開到實習嘅呢幾年,都會見到好多值得感恩同欣賞嘅人同事,當我有時候諗埋一邊,只要諗返起呢啲嘢又會多返啲力量。

【法政巴絲】秘書節

剛剛個星期三(4月25日)係秘書節,我同我秘書Ivy去食咗個靚lunch,送小禮物同派利是畀佢當然亦唔少得,因為Ivy真係好幫到手。

【法政巴絲】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 重遇你一次

又是一大清早。上班途中,電台又loop這首歌。正值公司人事變動的多事之秋,人走著路聽著歌,也難掩鬱悶。

【法政巴絲】到底乜嘢係Pupil?

話說每個行業嘅規矩都唔同,有時你想同人講自己嗰行嘅嘢,都要花點功夫嘅。 好似有次我去舊同學聚會嗰陣,人哋問起我做緊咩,我答左句「我而家係pupil」之後……鍾意搞爛gag嘅Wendy就即刻問:「吓?Pupil?做瞳孔呀?」……全場靜咗。

【法政巴絲】冇人可以超越喺我前面

「又嚟到一年一度嘅資深大律師盃賽事喇!一齊去沙圈睇睇各選手嘅狀態如何!咦,隻隻都係當打嘅fit馬嚟喎,到底今年邊個會順利跑出,晉身為資深大律師呢?又有幾多個會成功呢?真係『兩對手打邊爐,不知淥(鹿)死誰手!』好喇,所有選手入閘,紅旗舉起,隨時預備起步!」

【法政巴絲】不一樣的秘書

我是一名公司內務律師,即係in house (legal) counsel。In house counsel是受僱於某公司或集團專責處理公司內部業務的律師,也經常代表該公司或集團就對外的法律事宜擔任公司的主要代表,向管理層給予法律意見。 除了擔任內務律師之外,我更是集團的公司秘書。公司秘書和一般的秘書不同。根據香港法例規定,每間香港有限公司必須委任一名公司秘書。而香港聯合交易所的《上市規則》對香港的上市公司有更高的要求,規定它們必須聘用持有以下三種資格之一的人士擔任公司秘書:香港特許秘書公會會員、執業會計師、香港執業律師或大律師。

【法政巴絲】瞇埋眼就睇唔到?

天氣稍涼,怕冷的女友已嚷着要去台灣浸溫泉。我剛好完成了一個大 project,請了一天假,便雙雙去享受長周末了。 碰巧台北舉行同志遊行,一向支持同志平權的女友拉着我一起去湊熱鬧,說要慶祝台灣有望同性婚姻合法化。其實我原本不太願意參加,因為難得放假外遊,竟然將時間花在與我無關的遊行上,但11萬人歡樂共融的氣氛感染了我。乘車前往集合地點時,因封路而塞車,但司機沒有半點不滿。3小時的遊行路線經過很多主要道路,當局非常配合地封路或指揮交通,沒有將遊行人士視為搞事份子的敵意。途人和沿途商戶會為大家打氣,沒投訴阻礙做生意。可見台灣人很尊重大家表達意見的權利。

【法政巴絲】不關我的事

今早剛剛散庭,遇見從旁邊法庭出來的王大狀,我們是較早前在一宗刑事案件中認識的,那是一宗襲警案件,案中的警員有受傷及制服被撕破,我們代表同案的被告們,雖然最後王大狀代表的被告被法庭定罪,但王大狀很落力替被告抗辯及求情,令我敬佩,但最出人意表的是法官判處該名被告罰款。因此,我除了和王大狀打招呼外,更想知道律政司有否就被告的判刑提出覆核,他告訴我律政司沒有這樣做,該名被告可以說鬆了一口氣。

【法政巴絲】遇上冷風雨 休太認真?

颱風「天鴿」上週吹襲澳門,廣泛地區水浸及停電,造成人命傷亡,大量財物損壞及垃圾囤積。最終澳門特區政府更須請來解放軍部隊協助救災。和香港只一橋之隔的澳門,作為東方的賭城、國際級度假區的匯集之地,竟一夜間變成了死城!對於久不久就「過大海」玩兩鋪找美食的我,新聞和網上片段的畫面確是難以置信。我只覺惋惜和痛心不已。願死者安息,生者堅強。

【法政巴絲】都是法官的錯?

這幾天,已經有很多法律觀點分析雙學三子一案判決的量刑理據,在此不贅。今天想討論的,是針對法官的批評聲音。 雨傘運動是一場開宗明義的公民抗命。公民抗命是以和平的方式,不服從不公義的法律。違反法律的後果,就是被法律所制裁,即使法律被正確地使用,也是會產生這樣的後果。如果不是這樣,公民抗命如何能彰顯制度上的不公與殘缺?如何能彰顯,當政府和建制權力氾濫失衡時,法律(包括法官)也只會淪為當權者手中的一把刀,隨意砍下?

【法政巴絲】不是起不起高鐵的問題

我認,高鐵嘅嘢,我真係識條鐵。 內地官員可以喺香港境內(西九)執行內地法律,點睇都唔符合「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基本法第18條)喎。 政府話,解決辦法好簡單,可以由中央根據基本法第20條,授權香港租西九畀內地嚟用。但係,第20條係話「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享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及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利」。究竟呢啲字眼,係可以點樣解讀成「中央授予香港政府權利⋯⋯決定基本法有啲條文,有時適用,有時唔適用」?

【法政巴絲】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漏夜趕科場

就在老闆放完長假回來的那天,我忽然被召入會議室。心知不妙。 門一關上,老闆便宣讀他的判詞。「你是聰明人,我也開門見山了。經濟環境不好,我們的合約到月底就終止,而我們將會補上代通知金...」說罷,我已心裡淌淚。明明相安無事,怎麼突然就要我走?

【法政巴絲】入Law School──理想與現實

上星期DSE啱啱放榜,雖然冇狀元揀讀law,但我相信依然會有為數不少畢業生會選擇讀law嘅,咁就等我講下我入學時嘅期許同現實嘅差距啦。 我大概中四開始下定決心讀law,依加喺香港某間大學,一間會報警拘捕自己學生嘅大學讀緊LLB。我好記得我最初入大學最希望做到嘅,笨唔係普通嘅「大學五件事」咁普通,而係希望真係可以實踐到幾件事,讀咗若干年。就等我講下當初兩個FF嘅目標,喺現實中難唔難實踐,同埋檢視下直到目前為止有咩已經達到,有咩目標係未完成㗎啦,畀各位未來師弟妹諗下入大學前預先訂個目標畀自己(同時呻下自己讀U呢幾年嘅辛酸)啦!

【法政巴絲】一則卑微的分享──向劉曉波先生致敬

「我跟Y分開了。」S昨晚給我短訊。 S是我的ex。他善良、高大、英俊、博學、幽默、浪漫、而且有份天真的S-style的正義感。他總能給我無盡的驚喜,但也教我不停地擔憂。因為他愛喝(酗)酒,甚至有時會濫藥,而雖然他本身的工作合法正常,他的老闆是個黑社會份子,我懷疑他工作的公司根本就是個犯罪集團。

【法政巴絲】山雨已來風滿樓

在皇后大道中,手持著新鮮買來的馳名cupcakes散水餅。十分鐘前,我在邊check手機邊在蛋糕店付款。兩手都忙著,手機不斷有訊息。十分鐘的路程回到律師樓,老闆不在,整層樓都彌漫著一陣肅穆。我靜靜地放下cupcakes,秘書小姐親切的向我苦笑、intern同事望了我一眼,帶點無奈地說謝謝。我坐下,方才有時間查看手機,新聞和msg groups盡是同一個主題:立法會四人被DQ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