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疫情飲食雜談

疫情肆虐,大家都多咗留喺屋企,仲越嚟越多人嘗試煮嘢食,而原來唔少人都好有煮食天份喎。我就三不五時都喺IG見到好多靚嘢食嘅相,叉燒蛋糕燉蛋各式各樣都有,真係睇到都覺得肚餓。唔怪得好多人都話,過咗今年,有好多人都會破關開通新職業——廚師啦。

【法政巴絲】戰疫

第三波疫情在香港越發嚴重,每日確診大細盤口中位數不斷上調,仍每天開大。筆者All in買大的話恐怕已有足夠金錢跟某某作大律師(名已除)買數萬元西裝了。 在這人心惶惶的情況下,因不肯封關及早前批出二十萬個免檢疫許可的特區政府終於「加辣」,宣佈強制市民在室內公眾場所及交通工具內佩戴口罩(早應該咁做啦!)、限聚令及飯聚令等等。而多人染病的公務員團隊則可在未來一周內在家工作。

【法政巴絲】禁釘

香港,除了是美食之都外,還有投訴之都的「美譽」。從殖民地時代起,廣大市民都清楚自己有投訴的權利。因此,與正在執行職務的人員爭吵時,不難聽到「你幾多號冧把(number)啊?我要禁釘(complain)你!」「信唔信我port死你吖嗱!」而另一方則會說:「有咩唔滿意可以去投訴我!」

【法政巴絲】律師移民後做甚麼工作

最近和不少律師行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都離不開移民。大概3、4年前,會考慮移民的,大多是有小朋友的人,但最近連家中沒有小朋友的人士都會認真考慮移民。 可是,很多人擔心移居到外國後,不知道能夠做甚麼工作,又不知道能否賺到和在香港工作時一樣的薪金。其實,律師都會擔心這些問題。以我和我的法律界同班同學來說,我們都不能和前輩們一樣,以香港執業律師的資格直接獲取英格蘭與威爾斯的執業律師資格。即是說,就算我們移居到英國在當地工作,也要另外考試以獲取當地的執業律師資格。

【法政巴絲】《神仙也移民》

80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未卜,香港流行文化出現大量與移民有關的歌影視作品。陳百強的《神仙也移民》講述一個神仙落入凡間,樂而忘返的故事。為何要從人人稱羨的天堂移民到凡間?俗語有云,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又有多少人想離開自己的家?電影《精裝追女仔3狼之一族》結尾,馮粹帆與黃霑雙雙移民外國,在一所招待男同志的酒吧跳脫衣舞。他們表情尷尬,與台下手舞足蹈的「鬼佬」形成鮮明對比。二人口中徐徐唱出「點解要移民?點解要兩頭騰?寧願去金山洗大銀,廢事招呼啲解放軍。民主自由無謂等,無膽去擋啲坦克陣。」簡單幾句已然道出港人心聲。

【法政巴絲】馬老爺明鏡高懸

郭偉健法官的「滿身鮮血」和「高尚情操」論令全港譁然,事隔一個月,我們的青天馬道立老爺終於發聲,指出法官不應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否則有機會損害法官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馬老爺甚至已和郭偉健私下談過,而郭偉健都同意他的講法。 筆者記起,早前梁美芬議員曾力撐郭偉健言論合理,並話「對被告表達同情,不等於政治立場」。好明顯,馬老爺就不同意梁議員的觀點。而確實,在量刑時同情被告是一回事,但在法庭公開表達對社會運動的刻骨仇恨,又是另一回事。中國有很多曾對香港抗爭者表達同情的人,被抓去問話、拷問,甚至關進大牢,既然表達同情並不是政見,我想問吓梁議員,為甚麼這些人會被抓呢?請熟悉中國國情的梁議員指點一下。

【法政巴絲】馬老爺明鏡高懸

現任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郭偉健法官日前頗具爭議性判詞發聲,指出法官不應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否則有機會損害法官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

【法政巴絲】我無自由 失自由 傷心痛心眼淚流…

「從瑣碎小事例如電視節目或考試題目,到《逃犯條例》修訂等等大事,處處對中央畏首畏尾,一步一步的錯下去。當行政和立法敗掉制度,司法機構縱使相對獨立,也是孤掌難鳴。」

【法政巴絲】馬同志,辛苦了!

筆者曾跟大家說過,行內人習慣稱呼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大馬爺」。身為香港維護司法獨立的最後一道防線,是真正的「任何人想搞佢就要over his dead body」。成為法官前於英國受教育,在香港最大的Temple Chambers執業,再成為御用大律師,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根深蒂固。要洗其腦?談何容易!

【法政巴絲】愛在荒謬蔓延時

就在我差點放棄的時候,忠(於感覺)誠(實面對)勇(於挑戰)毅(然追求)的他突然出現了,緣份往往出人意表。然後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我們訂婚了。朋友們都替我們高興,說是久違的好消息,很期待出席我們的婚禮。雖然隱隱擔心有可能受示威影響,但亂世中找到對的人就有如中咗六合彩,我們很快已訂好教堂和酒席場地。然後誰又會想到,武漢肺炎在悄悄蔓延...

話雖如此,我們相信好事多磨。點都要恭喜我們的絲打好朋友Belle Woods!祝你和the One永遠幸福、健康、快樂!

【法政巴絲】回應大狀要財爺幫手交一年租金

「對於某位自稱公共事務顧問兼前資深傳媒人的專欄文章,我的回答是:其舉動嚴重干涉了大律師公會內政,嚴重違反人類基本良知和常識,是赤裸裸的霸權行徑。法律界同業堅決反對。大律師一直奉行自僱經營模式及不得拒接原則,歷來堅定維持不干涉原則。其文章陳詞濫調,充滿政治偏見與謊言。對於其干涉大律師公會內政,損害大律師名聲的行為,我們必將採取有力措施堅決反制。任何人都不要低估大律師維護法治的堅定決心。我們要清楚告訴某些人,人貴有自知之明,請她還是趁早反省一下自身問題,放棄偏見和執念,停止喋喋不休的聒噪。我們奉勸這些人別再浪費資源,無事生非。其把戲不會得逞,到頭來只會是枉費心機一場空。」

【法政巴絲】法治已死,無險可守

戴耀廷教授日前撰文,指「香港法治不但已死,更變成了喪屍」,結果反應非常多元,從勇武派的「乜你終於醒喇」,到和理非的「仲有險可守」,也有藍絲的「係你親手殺死法治」。戴教授是香港的憲法學權威,曾鑽研法治人權理論及推廣法治教育多年,由戴教授口中講出「法治已死」,可謂份量十足,香港無多少人有足夠的學術和專業知識去反駁他。

【法政巴絲】愛回家之愛回家工作

在私人公司當法律顧問,有一大伏就是很多公司已改裝成「開放式辦公室」。從前在律師樓,每位律師也有一間房,令律師們都可以專心工作。 初入行時,有位合夥人曾跟我說:「我哋呢度喺open-door policy,個個都開住道門㗎。你有咩問嘅話,直接入去問就得㗎喇!」少不更事的我信以為真,不知吃了多少閉門羹。

【法政巴絲】好難捉摸呀!

隨着政府公務員復工,司法機構亦於3月份起陸續恢復有限度服務。3月9日至3月19日,各級法院的登記處和辦事處將重新開放,而3月23日起,法庭程序一般延期將結束,換言之,法庭聆訊會於當日繼續(如無意外的話)。對一直被羈押或受嚴苛保釋條件限制的被告人來說,算是漫長等待中的一線曙光。但是,司法機構是否已為該星期做足準備?

【法政巴絲】踢咗保就冇事?咪傻!

有份幫手做反送中義務律師嘅朋友,可能都已經留意到陸續有踢咗保嘅手足,比警察拉返轉頭,跟手檢控帶埋上法庭。佢哋有啲被控同當日第一次被拘捕時相同嘅罪名,有啲就改控或甚至加控其他罪名。 其實踢到保只代表踢保嗰一刻,警察未有足夠證據或法律意見去做出檢控,唔代表警方會就咁結案,當件事從未發生過。

【法政巴絲】1萬蚊

只要係成年嘅永久性居民,每人都派1萬蚊,Super! 點解只係成年人先有?波哥話因為學生派咗囉喎!咁未成年又已經投身社會嘅呢?對唔字,你哋no stake in the society!

【法政巴絲】終身學習

上期有親愛的讀者留言指筆者應該投放更多心力於事業發展上,而非寫一些無重點的廢文。這位讀者的意見猶如當頭棒喝,一言驚醒夢中人。所以,筆者亦決定利用審訊押後的這段時間好好學習法律上的知識。 當然,學習的方式並非如警務處處長般睇吓成龍及方中信。如果靠睇吓歐陽震華或鄭嘉穎去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大律師,恐怕第一庭已被法官轟出法院,再被大律師公會除牌了。

【法政巴絲】武肺百問

「究竟我單case幾時先聽?等咗幾年先排到呢個星期審,而家法庭忽然唔開,咁我點算?係咪要等多幾年?」得知法庭呢幾日嘅聆訊要因「公共衞生考慮」要「延至另行通知的日期」,我個客幾乎崩潰,問咗我一連串嘅問題。我哋作為事務律師亦都好無奈,惟有實話實說,話我哋都要等法庭開咗,再同法庭、大狀、對家等夾完先知點安排,但暫時仲未知法庭幾時開。

【法政巴絲】我以為自己去了公安局

警方口口聲聲叫我們與他們口中的「暴徒」割席,但現在連「和理非」市民的基本集會自由權利也遭打壓,市民怎樣割蓆?應該更加團結吧!  吓?警方還要加薪?獨立調查就差不多。

【法政巴絲】法官的情感

相信法律界中人,大部份也有難忘的上court經歷:富戲劇性的案件內容、峯迴路轉的官司發展……而這些難忘經歷,一般也會加上一項,叫「法官鬧人」!法官是法庭的主人,法官的一舉一動牽動着法庭上所有人的心,所以法官一旦罵起人上來,不但讓新晉法律人嚇破了膽,驚慌失措,連法律界「老江湖」也會變得戰戰兢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