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馬同志,辛苦了!

筆者曾跟大家說過,行內人習慣稱呼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大馬爺」。身為香港維護司法獨立的最後一道防線,是真正的「任何人想搞佢就要over his dead body」。成為法官前於英國受教育,在香港最大的Temple Chambers執業,再成為御用大律師,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根深蒂固。要洗其腦?談何容易!

【法政巴絲】愛在荒謬蔓延時

就在我差點放棄的時候,忠(於感覺)誠(實面對)勇(於挑戰)毅(然追求)的他突然出現了,緣份往往出人意表。然後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我們訂婚了。朋友們都替我們高興,說是久違的好消息,很期待出席我們的婚禮。雖然隱隱擔心有可能受示威影響,但亂世中找到對的人就有如中咗六合彩,我們很快已訂好教堂和酒席場地。然後誰又會想到,武漢肺炎在悄悄蔓延... 話雖如此,我們相信好事多磨。點都要恭喜我們的絲打好朋友Belle Woods!祝你和the One永遠幸福、健康、快樂!

【法政巴絲】回應大狀要財爺幫手交一年租金

「對於某位自稱公共事務顧問兼前資深傳媒人的專欄文章,我的回答是:其舉動嚴重干涉了大律師公會內政,嚴重違反人類基本良知和常識,是赤裸裸的霸權行徑。法律界同業堅決反對。大律師一直奉行自僱經營模式及不得拒接原則,歷來堅定維持不干涉原則。其文章陳詞濫調,充滿政治偏見與謊言。對於其干涉大律師公會內政,損害大律師名聲的行為,我們必將採取有力措施堅決反制。任何人都不要低估大律師維護法治的堅定決心。我們要清楚告訴某些人,人貴有自知之明,請她還是趁早反省一下自身問題,放棄偏見和執念,停止喋喋不休的聒噪。我們奉勸這些人別再浪費資源,無事生非。其把戲不會得逞,到頭來只會是枉費心機一場空。」

【法政巴絲】法治已死,無險可守

戴耀廷教授日前撰文,指「香港法治不但已死,更變成了喪屍」,結果反應非常多元,從勇武派的「乜你終於醒喇」,到和理非的「仲有險可守」,也有藍絲的「係你親手殺死法治」。戴教授是香港的憲法學權威,曾鑽研法治人權理論及推廣法治教育多年,由戴教授口中講出「法治已死」,可謂份量十足,香港無多少人有足夠的學術和專業知識去反駁他。

【法政巴絲】愛回家之愛回家工作

在私人公司當法律顧問,有一大伏就是很多公司已改裝成「開放式辦公室」。從前在律師樓,每位律師也有一間房,令律師們都可以專心工作。 初入行時,有位合夥人曾跟我說:「我哋呢度喺open-door policy,個個都開住道門㗎。你有咩問嘅話,直接入去問就得㗎喇!」少不更事的我信以為真,不知吃了多少閉門羹。

【法政巴絲】好難捉摸呀!

隨着政府公務員復工,司法機構亦於3月份起陸續恢復有限度服務。3月9日至3月19日,各級法院的登記處和辦事處將重新開放,而3月23日起,法庭程序一般延期將結束,換言之,法庭聆訊會於當日繼續(如無意外的話)。對一直被羈押或受嚴苛保釋條件限制的被告人來說,算是漫長等待中的一線曙光。但是,司法機構是否已為該星期做足準備?

【法政巴絲】踢咗保就冇事?咪傻!

有份幫手做反送中義務律師嘅朋友,可能都已經留意到陸續有踢咗保嘅手足,比警察拉返轉頭,跟手檢控帶埋上法庭。佢哋有啲被控同當日第一次被拘捕時相同嘅罪名,有啲就改控或甚至加控其他罪名。 其實踢到保只代表踢保嗰一刻,警察未有足夠證據或法律意見去做出檢控,唔代表警方會就咁結案,當件事從未發生過。

【法政巴絲】1萬蚊

只要係成年嘅永久性居民,每人都派1萬蚊,Super! 點解只係成年人先有?波哥話因為學生派咗囉喎!咁未成年又已經投身社會嘅呢?對唔字,你哋no stake in the society!

【法政巴絲】終身學習

上期有親愛的讀者留言指筆者應該投放更多心力於事業發展上,而非寫一些無重點的廢文。這位讀者的意見猶如當頭棒喝,一言驚醒夢中人。所以,筆者亦決定利用審訊押後的這段時間好好學習法律上的知識。 當然,學習的方式並非如警務處處長般睇吓成龍及方中信。如果靠睇吓歐陽震華或鄭嘉穎去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大律師,恐怕第一庭已被法官轟出法院,再被大律師公會除牌了。

【法政巴絲】武肺百問

「究竟我單case幾時先聽?等咗幾年先排到呢個星期審,而家法庭忽然唔開,咁我點算?係咪要等多幾年?」得知法庭呢幾日嘅聆訊要因「公共衞生考慮」要「延至另行通知的日期」,我個客幾乎崩潰,問咗我一連串嘅問題。我哋作為事務律師亦都好無奈,惟有實話實說,話我哋都要等法庭開咗,再同法庭、大狀、對家等夾完先知點安排,但暫時仲未知法庭幾時開。

【法政巴絲】我以為自己去了公安局

警方口口聲聲叫我們與他們口中的「暴徒」割席,但現在連「和理非」市民的基本集會自由權利也遭打壓,市民怎樣割蓆?應該更加團結吧!  吓?警方還要加薪?獨立調查就差不多。

【法政巴絲】法官的情感

相信法律界中人,大部份也有難忘的上court經歷:富戲劇性的案件內容、峯迴路轉的官司發展……而這些難忘經歷,一般也會加上一項,叫「法官鬧人」!法官是法庭的主人,法官的一舉一動牽動着法庭上所有人的心,所以法官一旦罵起人上來,不但讓新晉法律人嚇破了膽,驚慌失措,連法律界「老江湖」也會變得戰戰兢兢。

【法政巴絲】問候法官大人

電影《低俗喜劇》上映時,本報訪問了鄭中基和杜汶澤兩位主角。其中,鄭中基說有一次到法庭旁聽,有一位伯伯超速不認罪。法官要該被告下次到另一偏遠的裁判法院應訊,伯伯的第一個反應是「唔好啦,嗰度咁X遠」。據鄭的說法,裁判官下令把他還柙,「困X到佢4點先放返出嚟」。 在法庭爆粗當然有後果,但若果是爆粗問候法官呢?

【法政巴絲】看得見的東西

Professor語重心長咁講,如果唔睇真隻case,唔單止好容易對案件產生片面嘅理解,仲可能無辦法理解案件牽涉既法律原則同埋邏輯。

【法政巴絲】記憶與遺忘的抗爭

「我們的時代並不是完全令人絕望的時代」,只是「童年的記憶已蕩然無存」。 現實越是逼人,書本提供喘息空間愈是珍貴。重看歐威爾的《1984》,一舉一動都在政府監察的狀態固然可怕,但於我而言,我們更要提防「失憶」。

【法政巴絲】法律界中的彈性工作方式

這個多星期,本港不少地方都有示威者堵路的情況,因此有些律師行都會容許員工在家中工作。有沒有想過就算沒有堵路都可以在家中工作呢?

【法政巴絲】欲罷不能

經歷過多月反修例運動,香港人的抗暴文化越來越豐富。由最初的和理非大遊行、進入立法會、「和理塞」再到近期的「火魔法」、「鶳」等等。很多人會想,不能做「衝衝子」的話,和理非可以做甚麼?其中一個一定是「大三罷」,罷工、罷課、罷市,既讓社會運作停頓,亦讓以「柒柒柒」為首的政府跌入停擺的圈套。下筆之時,教育局宣佈周四全港停課,成為首個墮入圈套的問責局,亦摑了「柒婆」一巴,可喜可賀。

【法政巴絲】亂世中公司生存之道

不論是律師樓或公司內,爭鬥無日無之、爾虞我詐、波譎雲詭... ...(下刪3000字)。特別呢個亂世,面書出個留言、like 過吓某些新聞都可能被人篤灰,輕則被老細捉去照肺,重則被人炒魷魚。所以,好多同事喺公司內都不談政治,甚至扮藍絲!以下是我留意到適應力強頑嘅香港人喺亂世中生存之道。

【法政巴絲】黃色公會

希望各位見到標題時不要想歪!本文要說的可是我們的大律師公會。自從去年年初主席改選後,大律師公會不斷就社會議題發聲,以法治、人權等角度出發,表達立場。在一年多的時間內,由一地兩檢到《國歌法》,再到近來的反修例風波,大律師公會已經發出了逾40份新聞稿及立場書。很多會員對公會敢於站出來以專業角度分析時事議題感到鼓舞,但是,亦有部份會員對此表示不滿,更批評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變黃」,不應該把專業團體政治化。

【法政巴絲】調解

前天的調解會議,上午10時開始,晚上9時多才結束,下班時簡直虛脫。慶幸的是雙方最終可以達成共識,順利和解。 然後我讀到新聞,說鄭若驊提出以調解技巧化解香港目前的衝突,我馬上幾乎本能地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