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建峰:權力用到盡 愈維穩愈不穩

近年,有5件事清楚展示中港當權者在香港事務上怎樣為了目的,不惜一切地權力用盡。 第一,中央為了各種「國情」與「港情」,決定不讓香港人有真普選(不要說這是因為香港人「不聽話」而造成的,澳門「很聽話」都不見得有真普選)。所以,他們不惜一切,粗暴地以「8.31決定」模式來把篩選夾硬說成普選。這個決定觸發了一場比原本各方預料的佔領中環規模、影響力大得多的雨傘運動。而當中港當權者在群眾力量前都一步不讓後,這亦促使到本土、自決、港獨等運動的萌生。

任建峰﹕兩年後的今日,我不能忘記

我不能忘記,香港其實早在上世紀40年代已經應該與英國當時在亞洲其他的殖民地一樣,邁向民主政制。但因為當時中方(國共兩邊都如是)及本地的親英建制派反對,民主化討論最終無疾而終。

選委會處理港獨之我見 (文浩正)

本屆立法會選舉於二○一六年九月四日進行投票,選舉管理委員會(下稱「選委會」)就針對近日有關於香港獨立的議題而於提名期作出一些對應措施,引起了社會上廣泛的辯論,其中牽涉很多法律議題。法政匯思嘗試藉本文闡明我們對背景事實的理解和我們的立場,以及澄清相關法律議題。

任建峰:懂得降溫的勇氣與智慧——向明報職工協會學習

自從《明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被解僱後,明報職工協會發動了各種抗議行動。近日,高層終於「還招」。他們一方面堅決不撤回解僱姜國元的決定,但同時又請了一位被視為有「江湖地位」的人上任代執行總編輯、承認與員工溝通有待改善,而鍾天祥亦就解僱姜國元的處理手法致歉(但他的誠意就被姜國元質疑)。 面對高層的招數,工會有兩個選擇:他們可以堅持要高層撤回「炒姜」的決定,把措辭及工業行動升級;或他們可以一方面繼續堅持表述其立場,但另一方面把事件降溫,然後靜觀其變。

任建峰:回應莫紀宏 近日就香港憲制的言論

周日,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副所長莫紀宏在一個北京的研討會上說,香港法律界仍在抱着回歸前的普通法觀念。《明報》更引述他說:「香港回歸後,應接受以內地憲法為基礎的新法治觀,指香港特區是由中國憲法規定,通過基本法設立,使用的法律是以《基本法》為基礎,以中國憲法為核心和指導下實施;在這情况下,已沒普通法的概念,香港原有法律在基本法的規定下可繼續使用,但身分已轉換成中國適用在香港的法律。」

任建峰:我寧願聽粗口

建制人士時常都很喜歡批評與他們政見不同的人士或媒體用所謂的粗劣語言。屈穎妍近日在她的《晴報》專欄就此批評毛記電視在兒童唱的歌內用「老竇老母」(她亦順帶批評之前一些大學生、年輕人、老師用粗口的事件;〈我不懂,我陌生,我害怕〉,1月15日)。何君堯曾批評粗口歌罵警,亦曾譏諷大學生以粗口「打情罵俏」。吳亮星亦在2013年9月接受《大公報》訪問時曾投訴「反對派」議員講粗口。

專業團體聯合聲明 (Joint Statement by the Professional Groups)

【專業團體聯合聲明 Joint Statement by the Professional Groups】- 明報 Ming Pao A9 及 蘋果日報 Apple Daily A11 (please scroll down for English version) 《譴責鬥爭不斷 要求與民休息》 1. 在社會大眾與(根據近月的各項投票結果)超過九成的大學教職員、學生及校友一片壓倒性的反對聲音中,行政長官仍然決定委任李國章為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

【食水鉛超標】推出食水安全法的必要

2015年7月起香港部分公共屋邨、居屋、私人屋苑及教育機構被揭發食水含重金屬量嚴重超標的事件。

食水供應被指含鉛量超標反映出最大的問題是政府沒有訂立一套符合標準的食水安全法例;而現時所發生的問題也證明了現行水務設施與整個食水供應系統,包括從食水供應系統安裝工程的監管、食水供應系統的物料審批、監控及審查 、施工及竣工期間的監控到食水管物料及食水水質等技術標準和監管制度都存有不同且嚴重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