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是唯一的崎嶇出路

今個月,我在《明報》觀點版(8月2日與8月16日)刊登了兩篇以推論形式解釋為何港獨不可行的文章。我的基本結論就是,港獨在可見的將來不可行,嘗試達成只會更快毁滅香港;就算港獨能發生,都只會是短暫及獨裁,或最終成為中國的附庸國(vassal state)。

捍衛自己的權利 並無坐享其成的便宜事(文:巫明)

近日有關反東北發展及佔領運動的案件引來不少對法庭的批判,認為它未能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甚至連基本的以理服人及程序公義都做不到,繼而對法治的信心都出現動搖。眼看年輕同伴鋃鐺入獄,的確令人痛心疾首,心情的起伏如巨浪亦不是能強忍的;但無論如何,法治不會受幾宗官司的輸贏而受影響,一時的挫敗亦不是放棄原則的理由。相反,悲憤慟哭過後正是冷靜下來反省下一步的上佳時機。

任建峰:這就是「香港共和國」?

【明報文章】兩星期前(8月2日),我提到在今個月會以推理分析來看看港獨的根本不可行,今日的文章是這系列第二篇文章。

任建峰﹕為何要分析港獨的不可行?

港獨議題自從雨傘運動後逐漸開始在公共空間被廣泛討論。個人來說,我從來都是十分堅定反對港獨的,只是我尊重亦會捍衛支持港獨人士的言論自由。但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像很多反港獨人士一樣,本能反應地把港獨簡單地看成為不可能發生,甚至帶點中華民族感情去反對就算了。同樣地,支持港獨的人士亦只是很簡單地說「香港民族自主」、「武裝起義」,或「香港獨立」會有怎樣民主自由。

DQ一案 輸了制度輸了民主

4名在立法會選舉中勝出的候選人,包括港島區的羅冠聰、九龍西的劉小麗、新界東的梁國雄,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的姚松炎,都在立法會首次會議上就職宣誓中,有與法律要求不同的演繹。雖然立法會主席其後准許再宣誓,但在人大釋法後,行政長官和律政司長皆指他們應當被視為拒絕或忽略宣誓,議席因而出缺。

解釋法例 要看立法會文件嗎?

立法會快放暑假,但議員可能免得大眾忘記了他們,繼續語不驚人誓不休。今次就輪到經常大放厥詞的蔣麗芸議員:她在社交媒體上轉載了梁愛詩評論法官及司法覆核案例的新聞,並加了「值得研究!法官在判決時應該根據立法原意,並參考立法會法案會議文件。否則只會予人感到司法凌駕於立法,法官大哂!」的評論。

任建峰:只許權貴泊名車 不許貧婦賣紙皮

近日,朱婆婆的故事在社會有不少迴響。她是靠拿她在街上執的紙皮去賣而維生的。大概一個多星期前,她在中環摩天輪附近執紙皮,之後一名外傭以1元買下朱婆婆的一些紙皮。就此,一群食環署人員現身,說要控告朱婆婆無牌販賣。當朱婆婆即場求情時,據說食環署人員當時對她說,就算賣1元東西都是無牌小販。案件原本要在今天上法庭,但在公眾對案件極大關注下,食環署最終撤銷控罪。

任建峰:中環「回歸」未必完全是壞事

中環是香港傳統精英與核心行業的象徵。多年來,中環的商業大廈都被很多本地與國際金融機構、律師行、會計行、私家醫生租用。這使中環甚有「聯合國」感覺,因為有不同族裔的人士在中環工作。

【UGL事件】梁繼昌的利益衝突?

梁振英就其收取UGL 5000萬元的事件近日愈演愈烈。在立法會成立了專責委員會後,梁振英控告梁繼昌議員,指其就此事件的言論誹謗。

地底的一地兩檢?

近來胡漢清資深大律師的「地底不屬香港」論,惹來各方評論。坊間已有不少文章討論在香港產權法中的案例或法例,都指明產權包括地面下的範圍。可是,胡大狀所指的,並不是政府與市民的產權糾紛,而是中央與香港特區對土地使用權可能的衝突,並非私法所處理的範圍。因此,文章所引的法例案例未必適合。

【食水鉛超標】推出食水安全法的必要

2015年7月起香港部分公共屋邨、居屋、私人屋苑及教育機構被揭發食水含重金屬量嚴重超標的事件。 食水供應被指含鉛量超標反映出最大的問題是政府沒有訂立一套符合標準的食水安全法例;而現時所發生的問題也證明了現行水務設施與整個食水供應系統,包括從食水供應系統安裝工程的監管、食水供應系統的物料審批、監控及審查 、施工及竣工期間的監控到食水管物料及食水水質等技術標準和監管制度都存有不同且嚴重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