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回顧西德對奧地利的醜聞

今屆世界盃首次使用VAR,令球證可即場糾正自己的錯判,大大減少問題球出現的機會。至少保證不會重蹈1986年墨西哥世界盃馬勒當拿「上帝之手」入球有效,或2010年南非世界盃林柏特對德國入球無效的覆轍。 但世界盃有今天的公正水平,絕非一朝一夕的事。不過是上世紀80年代,世界盃決賽週仍有對賽球隊為了製造想要的賽果,而合謀不盡全力作賽。

【法政巴絲】個個都讀神科 唔通個個都想讀神科咩

本年度的香港中學文憑試(DSE)和國際文憑試(IB)均已放榜,君不見又一年的名校狀元們在傳媒前「大哂冷」,神采飛揚,一副未來社會棟樑的模樣。記者每年給狀元們的必答題不外乎「溫習心得」,「你打算入邊間大學報邊科」,甚至要check埋狀元們的政治立場(其實有無需要?有新聞價值嗎?)……等等。 應付記者的提問,可能比oral口試更需狀元們動腦筋 - 但其實這才是開端。 放榜「中舉」成為狀元的一刻,路就註定不易走,因為香港社會普遍對這一場公開試的幸運兒「標籤」為未來的社會精英,不是「應該」成為醫生律師就「應該」當個投資銀行家。我不諱言也是過來人。這種無形的包袱,從社會氛圍到朋輩到父母的期望一下子壓下來,其實真的使我亂了陣腳。是否成績單上很多星星就要做醫生、律師?其實我真正想做什麼?

As Hong Kong police evoke ‘Minority Report’ in banning a political party, who will be next?

The notion that national security will one day be invoked to silence dissent comes as no surprise to hardened Hong Kongers. Commentators, academics and filmmakers have long prophesied that doomsday scenario. The writing has been on the wall for years, and the arrival of an anti-subversion law is a matter of when, not if. We just didn’t think it would happen so soon, at least not before the return of Article 23 that the city has fought so hard to keep at bay. But that day is now upon us.

Police monitored pro-independence Hong Kong National Party for 18 months before attempt to ban it

Liberal lawyers’ group voices concern over attempt to shut down party on national security grounds, when it has not resorted to violence

法政匯思:把公義外判,何其容易

第一宗於高等法院審理的暴動案審結,陪審團裁定五名被告當中其中兩名罪名成立,然後法官判處他們分別六年及七年的監禁。然後,便沒有然後了。在這個「法庭不考慮政治」,但政治卻偏生喜歡追著法庭,要法庭在亂世之中還人「公義」。

【法政巴絲】大個仔係我

「嘩!真係估唔到我同你差八年咁多啊!你係我做summer intern以來拍過最老嗰個嚟架!」以上係師父個暑期實習生知道我跟她年齡差距後的反應,可謂「一啖砂糖一啖屎」。其實,我並不認為自己會因年齡增加而變得大個。直到現在,我依然會行玩具反斗城,會睇《蠟筆小新》、《哆啦A夢》同《櫻桃小丸子》。令我覺得自己大個仔的,是取得limited practice certificate (有限度執業證書)一刻。

【法政巴絲】你搞左limited practice未呀?

六至八月對大學生嚟講通常係SEM BREAK(暑SEM的朋友例外啦)。想當年我仲係讀緊書嗰陣,同啲同學通常都係問幾條問題,由最普通嘅「有咩搞呀?」到充滿期盼嘅「去邊度玩呀?」再到非常現實嘅「有無做intern呀?邊度呀?幾多份呀?」等等。 對於一定數量嘅實習大律師嚟講,六至八月就係「call左」(正式取得大律師資格)後但又仲係serve緊pupillage嘅日子。呢啲時候大家見面除咗問「你而家跟邊個呀?」之外,就係「你搞左limited practice未呀?」

法政匯思:沙中線的調查比較 文:Billy Li

近日港鐵沙中線的工程接連被揭發施工問題,政府宣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進行調查,而立法會亦曾討論要以《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進行調查。兩種調查,有什麼分別? 以公眾利益着眼,孰優孰劣呢?

Hong Kong’s July 1 pro-democracy march: is it worth attending or not?

July 1, an ambivalent occasion for many, marks the anniversary of Hong Kong’s handover from the United Kingdom to China. 21 years ago, despite widespread cynicism, ex-governor Chris Patten welcomed this momentous occasion labelling it a “cause for celebration.” However, as the story has unfolded, it seems that the scepticism of many has borne more and more weight. After all, the ‘one-country, two systems’ policy for Hong Kong was the brainchild of the same Chinese leader, who less than a decade ago, summoned hoards of armed soldiers and a mob of tanks to commit one of the deadliest massacres of the 20th century.

【法政巴絲】今鋪堅係愛與責任呀!

「香港人,係乜嘢驅使你今年7.1又出嚟遊行呀?係貪得意丫,定行禮如儀呀?」 「係中聯辦同黨報不會懂的堅‧愛同責任呀!」 老老竇竇,喺呢個政府對民情置若罔聞嘅世代,一埸社會運動嘅所謂「成功」,不在於有冇帶來咩實則嘅改革,而在於參與人數的多寡。你會話:挑!咁做嚟做乜?

法政匯思:孤獨的公義路上,需要你我的支持 文:畢.離地

據報,今年七一遊行的人數將創新低。可是,去年社會上不公事情的數目卻創新高。公義路上總是孤獨漫長,但若有你我一同在遊行中,至少還能讓大家都有堅持下去的動力。

Does Hong Kong’s annual July 1 democracy march violate the law? An analysis and rebuttal

July 1 – the day which marks Hong Kong’s handover to China. July 1 – the day known for its celebratory fireworks display, but more importantly, for its symbolic annual march. In the two decades since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the march has become synonymous with political discontent, serving as a platform for the public and pro-democracy activists to lobby for genuine democracy and universal suffrage. In 2003, 500,000 demonstrators joined the march, forcing the government into an embarrassing climb-down on its proposed national security law.

法政匯思:有咩驅使你做個忠實嘅支持者,係愛定係責任呀? 文:鍾定英

球迷忠誠地支持心愛的球隊是愛,也是責任;香港作為我們的家園,難道就不值得我們的一點關心嗎?七一將近,要做香港的忠實支持者,還是大難臨頭各自飛的「勝利球迷」,你懂的。

法政匯思:誰要為調查委員會的報告負上法律責任? 文:吳宗鑾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前宣布引用《調查委員會條例》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沙中綫鋼筋施工問題。這當然不是政府第一次成立調查委員會,較近期的,如南丫島海難及鉛水事件,政府也曾就這些牽涉重大公眾利益的事件,成立過類似的調查委員會。 那麼,所謂的調查委員會是如何組成的?誰去決定它的職權範圍?它的權力有那些?接受調查的人士或機構,是否需要負上刑事或民事的法律責任?這些問題,我們都可以透過《調查委員會條例》(香港法例第86章)(“該條例”) (以下條文除特別註明,皆來自該條例)略窺一二。

【法政巴絲】律師費(二)

之前有兩期其他巴絲都寫了關於律師費的文章,我今期就同大家講下律師的時間記錄(time sheet)。相信很多讀者都知道,律師樓的律師都是按鐘收費的。就一般國際律師事務所來說,合夥人的收費大概每小時收取港幣7,000到港幣9,000,甚至過萬都有。律師的每小時收費則按年資而定,大約港幣3,000多到港幣6,000多不等,而見習律師則收取約每小時港幣2,000多的費用。

【法政巴絲】讀law梗有好嘢啦!

大家經常話做法律界競爭大、壓力大,呢啲都係事實嚟──不過,由我讀法律開到實習嘅呢幾年,都會見到好多值得感恩同欣賞嘅人同事,當我有時候諗埋一邊,只要諗返起呢啲嘢又會多返啲力量。

【網上論壇】在法庭拍照是小事嗎? (大律師 何旳匡)

高等法院昨日在審理一宗涉及佔旺的刑事藐視案件時,發現一名女子在庭內拍照。該女子謂昨日為公開審訊,公開審訊就應該要透明,又形容在法庭上拍攝不過小事一樁。 那麼,在法庭拍照到底是增加司法透明度的「小事」,還是「大件事」(陳慶偉法官語),應該受到懲罰呢?

法政匯思:香港政府點解會變成咁 文:文筆聊生

香港政府點解會變成咁?筆者除了抽印度裔本港記者禇簡寧的水外,真的想知道香港政府究竟發生甚麼事情,有甚麼令政府官員害怕到連一個三歲小朋友都懂的問題也不敢回答,就是香港一般市民的母語是廣東話。 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邵家臻議員問她的母語是甚麼,林鄭説:「我不會回答你這個無聊的問題。」雖然我不明白為甚麼有人認為這個是林鄭秒殺邵議員的答案,但是我同意特首林鄭的說法,這真是個無聊的問題,無聊的程度簡直等於你問特首林鄭是男人還是女人一樣。有趣的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連這個無聊的問題也不懂回答,又或者是他不敢回答?

【網上論壇】被遺棄的英國海外國民 (法政匯思召集人 蔡騏)

最近《壹週刊》專訪了一名「現代武士」聲稱「英國政府大致同意給予香港人居留權」、「英國國會議員有共識,對於港人用BNO長居當地隻眼開隻眼閉」及又指「雖然外國關卡不至無掩雞籠直行直過……大家用BNO進入歐盟沒有難度。」。作為英國國民(海外)的香港人應正確了解這身份賦予你的權利。

法政匯思:  DQ法官:委任法官應審查其立場嗎?  文:Billy Li

今年3月,政府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建議,任命何熙怡女男爵及麥嘉琳女士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女男爵由2017年9月起獲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麥嘉琳女士則由2000年1月起出任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直至2017年12月。根據《基本法》,任命需經立法會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