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修例送「中」 夾你返大陸呀嗱!

3月將完4月將至,又到咗約friends去旅行嘅季節,筆者本來都約咗幾個朋友去泰國旅行,check晒機票酒店諗住畀錢啦,點知有日返返吓工就見到個WhatsApp group係咁有notifications,原來係我兩個朋友喺WhatsApp度無端端隔空為咗國民身份認同對罵,鬧到旅行都去唔成。

法政匯思就國歌條例草案(「該草案」)的發言摘要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s Speaking Note on the National Anthem Bill)

法政匯思看不見將「不當使用」國歌或「侮辱」國歌的行為刑事化能夠為社會帶來多大的實際效益,以為政府對人民的憲制權利 ── 包括對言論自由的侵害 ── 提供充份的正當理由。即使我們假設將與國歌相關的行為刑事化而對憲制權利衍生的限制有其正當性,這種限制應該是狹窄而被清晰定義的。然而,現時該草案非常粗疏且模糊不清;尤其是該草案的第 6 和第 7 條更無法符合「依法規定」的原則。(As a starting point, we see no material societal benefit or need in criminalising conduct involving the “misuse” of the national anthem or the “insult” of the national anthem, which justifies such encroachment on the constitutional rights of the individual, including the freedom of expression. Even assuming the restriction of constitutional rights by criminalising conduct involving the national anthem is justified, the boundary of such restriction should be narrowly drawn and clearly defined. However, the Bill in its current form is poorly drafted and appallingly lacking in clarity. In particular, the offence creating sections (Clauses 6 and 7) regrettably fall foul of the “prescribed by law” requirement.)

Jason Y. Ng on Hong Kong’s Extradition Proposal

Move over, national anthem law. Make room, anti-subversion bill. Here comes the government’s latest legislative menace: a fundamental policy shift in fugitive transfers between Hong Kong and mainland China. This time, the threat to personal security is bigger, more real, and has the potential to affect a broader range of people than any other government bill we’ve seen in recent years.

【法政巴絲】律師也唱歌

近年筆者聽到有幾個年青人都係法律系畢業之後決定投身歌唱事業,因為佢哋嘅年紀都同自己差唔多(最近仲有個係細過自己),所以都幾鍾意唱歌嘅筆者有時都會幻想吓自己企喺台上面唱歌,開心下都好嘛!

傲慢與偏頗之二

上星期筆者的學友發表了文章〈傲慢與偏頗〉,本人亦想就此借題發揮,評論近來政府對市民傲慢及偏頗的態度。

上次提及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就UGL案不提檢控一事,處事手法偏頗並且態度傲慢,同樣,委任司長的特首林鄭月娥原來態度也是如此。近日政府打算將長者綜援的合資格歲數由60歲調高至65歲,引來全城不滿,甚至建制及泛民的議員都反對政府的政策。

The Express Rail Co-location Case: The Hong Kong Judiciary’s Retreat

PLG member Alvin Cheung writes: "The independence and relevance of Hong Kong’s judiciary may now be in doubt [...] Interventions from Beijing are likely to dictate outcomes to Hong Kong’s courts not only in cases directly involving political rights, but also cases that involve major policy initiatives such as public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馬雲入黨不報 阿里恐有手尾跟 市場質疑不符美上市要求

美國執業律師、法政匯思發言人Jason Y. Ng表示,根據美國證監會條文,管理層需要披露其工作經驗、職能、在機構外的主要商業活動等,很多美國上市的中國國有企業,都沒有公開自己的共產黨員身份。除非可以證明其身份對公司的生意營運、財政狀況有重大影響,否則如共產黨員身份與公司生意無關,便毋須硬性規定披露。他認為要證明馬雲為公司所作的決定,是受其黨員身份影響,例如電郵、電話錄音,證明國家有干預阿里巴巴,「不過到其時,阿里巴巴所要面對的問題,是比無披露馬雲身份更嚴重」。

我們這一代的原罪

新年伊始,等着我們的,是好多場硬仗。深願來年我們的行動和選擇,對得住終將承受的下一代。讓傷痛,不要代傳。

【收緊難民政策】堅持難民議題十載 張超雄:不能因選票放棄原則

公約不只保護難民 更是保障港人 近日有傳媒以報章頭版報導是次修例,要求港府把「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放入修例。《01社區專題》曾向「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楊嘉瑋查詢。楊嘉瑋指,《公約》除了牽涉難民權益,更重要是保障港人免受酷刑對待,包括關注警權、跨性別人士及雙性人權益。他解釋,禁止酷刑委員會曾多次審查《公約》在港的實施情況。委員會2015年審議報告結果,曾要求港府針對示威者的武力事件,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包括執法者與反示威者是否曾過度使用暴力。 楊嘉瑋認為以退出《公約》無助減少聲請者數字。現時聲請者亦可根據《香港人權法案》的其中一些權利提出聲請。而且因《公約》為全球其中一個最普世、最多締約國的人權法案,目前僅得北韓、伊朗等國家未有簽署,他指若退出《公約》將有損香港國際形象。

【法政巴絲】振臂高呼的口號式法治

民陣元旦遊行以「香港未完蛋,希望在民間」為主題,也許5,500人冒寒發聲,不足政府為懼,但香港法治未完蛋,希望不止在法律界,還在民間。引用吳靄儀《拱心石下──從政18年》的一句,「樂觀與悲觀對我毫無意義,因為這是我的家,我決定了留下來,就要盡力而為」。2019年,還會有大大小小對香港法治的挑戰,繼續盡力而為吧!

大狀公會改選 蔡維邦勢升任副主席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表示,他對新執委會充滿信心。就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上年上任時,予人強硬印象,外界關注公會與中央關係,吳宗鑾則認為,戴並非強硬,只是按需要在法治和專業議題上發聲,並非刻意對抗政府,不憂慮其連任會對公會造成負面影響。他又表示,本屆執委會關注年輕大狀的出路,在非政治議題上亦有表現,「做得好唔錯」,相信戴啟思連任能繼續帶領執委會做出成績。

【孟晚舟事件】選擇

Skycom涉嫌將美國設備賣給伊朗的時間,香港已立法禁止將發展大殺傷力武器所需的技術輸入伊朗,但這段期間港府從未檢控任何人或公司違反制裁法例,於是很自然令人懷疑港府是否有調查Skycom或其他與伊朗做生意的公司有無違法。說得白一點,就是到底港府是否認真執行制裁伊朗的法例?

【法政巴絲】假使有日能忘記 — 那一件悲傷的事

每一個人,總有難以忘懷的傷心往事;而我的,毫無疑問是那一次。讀過中文課文 — 阿濃那篇《委屈》- 就描述得特別貼切:「童年的委屈只是些小小的傷口,它們都已結了疤,但按上去似乎仍有痛的感覺。」至於我的,不只是小小的;也許就是那一次的創傷,成就了今天的我。

【法政巴絲】向律師朋友索取法律意見

我只是一個在銀行做內務律師的小薯,主要負責應對監管機構對銀行或其職員作出的調查。但是,由於本身的專業是律師的緣故,有不少親朋戚友平日會向我索取免費法律意見。雖然,幫得到人就幫,但跟那些親朋戚友的交涉有時令我頗為激氣。

不能承受的真相

袁木死了。然而,借用他當年對六四鎮壓的說法,也許袁木根本「沒有死」。其實我本來不認識袁木(六四發生時,我還是一個小屁孩),直至他死去了,上了新聞,我才知道他的一二。六四(就像其他敏感的政治話題)一直在內地是禁忌,內地大部分人全都不知道六四這件事情,更不用說真相了。曾經,我的一位朋友在內地公幹時與內地認識的朋友提起六四,該位內地朋友指他完全沒聽過這件事,這件事不可能是真的。我的朋友忍不住翻牆搜尋了六四鎮壓的圖片出來。內地朋友看後震驚得靜默了,然後⋯⋯當然是以後再不跟我的朋友來往了。

‘Justice must be seen to be done’: Dept. of Justice’s statement on CY Leung’s $50million deal falls short

On Wednesday,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DoJ) finally issued a statement on the ICAC investigation into allegations of corruption and misconduct in public office against the Hong Kong ex-Chief Executive Leung Chun-ying and lawmaker Holden Chow.

【法政巴絲】《是咁的》

最近很多法律界同業都一定會被問及「喂!有冇睇大台嗰套《是咁的,法官閣下》?」 筆者同樣屢次遇到這問題,而我的答案只有一個「冇。」

保釋權也是人權─從孟晚舟的保釋聆訊說起

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因涉嫌詐騙金融機構在加拿大被捕,引起了一場不小的外交風波。撰寫本文時,孟晚舟在溫哥華的保釋聆訊還在進行中,法院是否會給予孟保釋很快就會有分曉。

【法政巴絲】好不容易又一年

好不容易又年尾。今年,香港失去了好多傳奇,也像是跟我們標誌一個Golden Age的正式落幕。同樣在今年,政府的親中施政變本加厲,亦開始以不同方式清算雨傘時期的人物。那麼的動盪,而社會是那麼的疲憊。

預知未來

日前現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參選村代表卻被選舉主任裁定無效,引來大眾嘩然。除了有關選舉主任是否有法律基礎如此行使權力的爭議外,亦有人提出憂慮,指同等篩選會否進一步擴展至其他範圍,例如擔任政府公職等等。於是,又有人反駁指提出這些可能性的人過於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