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法律界中的彈性工作方式

這個多星期,本港不少地方都有示威者堵路的情況,因此有些律師行都會容許員工在家中工作。有沒有想過就算沒有堵路都可以在家中工作呢?

Trustworthy inquiry into police behaviour can put Hong Kong on the path to peace

What is the solution to the growing crisis in Hong Kong? A vital first step is for Hong Kong government to immediately announce a full, public and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quiry, headed by trustworthy figures

談大馬爺繼任人

行內一向喜歡稱呼法官為「老爺」及「奶奶」。因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為香港司法機構之首,老爺中的老爺。因此,我們便習慣稱馬道立首席法官為「大馬爺」。2019年10月31日,司法機構發出題為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於二O二一年一月年屆六十五歲退休〉 的新聞稿。內文稱大馬爺將於六十五歲大壽當天離任,並期望可於2020年夏季前完成下任首席法官的遴選及委任工作。

【法政巴絲】亂世中公司生存之道

不論是律師樓或公司內,爭鬥無日無之、爾虞我詐、波譎雲詭... ...(下刪3000字)。特別呢個亂世,面書出個留言、like 過吓某些新聞都可能被人篤灰,輕則被老細捉去照肺,重則被人炒魷魚。所以,好多同事喺公司內都不談政治,甚至扮藍絲!以下是我留意到適應力強頑嘅香港人喺亂世中生存之道。

Soothing the anniversary blues, 5 years on: Hong Kong’s Umbrella movement was a lesson in civic engagement

There are dates on the calendar that bring back uncomfortable, distressing or even painful memories—of natural disasters, of gun violence, of bloody government crackdowns. They give us what pop psychologists call “anniversary blues.” Today is one of those days.

【法政巴絲】黃色公會

希望各位見到標題時不要想歪!本文要說的可是我們的大律師公會。自從去年年初主席改選後,大律師公會不斷就社會議題發聲,以法治、人權等角度出發,表達立場。在一年多的時間內,由一地兩檢到《國歌法》,再到近來的反修例風波,大律師公會已經發出了逾40份新聞稿及立場書。很多會員對公會敢於站出來以專業角度分析時事議題感到鼓舞,但是,亦有部份會員對此表示不滿,更批評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變黃」,不應該把專業團體政治化。

終於一百日

自6月9日100多萬人走上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展開反送中運動起,香港渡過了動盪不安的一百日,至今尚未預見到黎明到來的一天。每一位真正珍惜香港這個家的香港人,在這一百天裏經歷過很多痛心疾首的失眠夜,亦為於這次運動中香港人所展現的勇氣、毅力和無私精神,流過不少感動或傷心的淚水。筆者在此互勉:香港人,加油!

【網上論壇】我是如何成為反送中義務律師 (反送中義務律師 陳信忻)

自從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為反送中示威揭開序幕,義務律師團隊每周末都會到警署會見被捕人士,通宵達旦地為他們提供法律服務。至今,被捕人士超過1,200名,被落案起訴的超過100名。

【法政巴絲】調解

前天的調解會議,上午10時開始,晚上9時多才結束,下班時簡直虛脫。慶幸的是雙方最終可以達成共識,順利和解。 然後我讀到新聞,說鄭若驊提出以調解技巧化解香港目前的衝突,我馬上幾乎本能地反眼。

Know your rights at Hong Kong protests: FAQ with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n the event of a police search or arrest, knowing your rights and doing the smart thing can be the difference between walking free and getting into serious legal trouble.

「被失蹤」的法律後果—談國際法上的強迫失蹤

「人間蒸發」、「被失蹤」,在國際法上又稱為強迫失踨。這些詞語總能令人不寒而慄,原因並不只是受害人恐懼死亡、被禁錮或虐待,還包括受害人家屬或朋友長年因受害人下落不明帶來的心理壓力,以及社會因受害人不知所蹤而產生的「寒蟬效應」等。自上世紀四十年代以來,不少國家都以「人間蒸發」的手段來控制國內的反對派、少數族裔和其他國家認為需要消滅、禁聲的人群。

【法政巴絲】「缺一不可」的不只是訴求 還有我們每一個

過千人被捕、8人奉上生命、無數人「三日唔埋兩日」就被迫走出來,全香港九龍新界混戰到「反轉再反轉」,方能博得「撤回」這兩隻林鄭月娥為了她自身本來就應該晨早講了的字。如果她果真認為這樣就能平息事件,擺平風波,那將是嚴重的與民情脫節;要是她意圖以此嘗試分化這3個月來所凝聚的民間力量,亦不會輕易得逞。

【網上論壇】《緊急法》止暴還是惟恐不亂?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 吳宗鑾)

上星期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被問及會否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來對應示威行動時指出:所有香港的法律,如果能夠提供一個法治的手段來「止暴制亂」,港府都有責任去檢視。9月3日,林鄭再次被問到會否引用《緊急法》時,她稱若暴力減退或消失就不用考慮。然林鄭昨雖表示撤回修例,但若示威者或警方的武力及衝突仍不斷升溫,港府會否引用《緊急法》依然是全城以致國際關注話題。

【法政巴絲】《假如讓我說下去》

小妹今年廿九,中學時剛遇上楊千嬅萬紫千紅的時期。雖不算甚麼超級粉絲,但總算有努力儲錢買最貴的演唱會飛、房間貼滿佢嘅海報、主打歌詞全部背得透一透。而直到現在,每每見到她的新聞都會不自覺地去看看。

和藍絲不同的不是政見而是智商和人格

台灣有藍營和綠營,香港有黃絲和藍絲,作為律師,我當然尊重個人言論自由,對方意見不同亦要尊重對方,不應該向對方作人身攻擊。

「核爆都不割席」是這樣煉成的

因《逃犯條例》修訂而起的示威運動,已維持了幾乎3個月。今次運動,有部分示威者所使用的武力程度比起過往示威運動高了不少。縱使如此,過往對任何武力示威行動十分反感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簡稱「和理非」)普羅大眾,仍大致上沒有與整個「反送中」運動或其部分武力示威者分割。這現象,在坊間被稱為「核爆都不割席」。究竟「和理非」大眾與主張動武者「核爆都不割席」,是怎樣煉成的?我認為有幾個主要關鍵。

這個政權不配

我們的成員戴穎姿在《眾新聞》的文章 這個政權不配 //其中一位被捕者,跟家弟同齡,才剛中學畢業。他看來十分虛弱,而當向他問及被捕時的情況,他有點欲語還休。我理解到他對外面看守着的警員有避忌,故趨前聽他耳語,他輕訴:「我是前線。」然後開始怔怔落淚。我感受到他的落淚並不是後悔,終究是受驚過度了。 當刻,我很想很想抱抱身材瘦弱、上了孖葉、帶傷的他。只想抱抱,緊緊的抱。但我只能為他抺淚。所有言語,在這刻都是蒼白的。我在心裡默唸:「對不起,謝謝你。」//

曲中直:有權不可任性

香港的經濟要完了,全因香港政府問責官員自大。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提到「大道至簡,有權不可任性」,似乎對香港政府毫無警惕作用。作為中國地方政府,香港政府向來好大喜功、無事生非:從罔顧民心、民情、民意強推二十三條立法,房委會出售零售物業和停車場,公營房屋政策失效,普教中、國民教育、道識科和三三四改革遺害學子,各個大白象基建工程嚴重超支、水準遠不達標,生活成本位列世界之巔(同時貧富差距極大),無論在環保、動物保育、福利政策皆落後國際,未能使轉香港轉型創科技術重鎮,到漠視法治賓情自把自為推行《逃犯條例》修訂,縱容警察知法犯法、恣意踐踏中國香港人民尊嚴,都顯示地方官員的自大無能。香港特別行政區,也因著這些官員,而變成香港特別任性行政區,視國法家規於不理。如果中國政府不整治香港問責官員耳濡目染的任性歪風,中國夢可能毀於這些官員的手中,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會迅速消亡。有貪戀權位、鬻以自肥的官員在位一日,我們距離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重要講話——「希望廣大青年有夢、追夢並圓夢」——愈遠。六月以降,香港青年一直敢於「發夢」,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依法治理貪腐官員,無時無刻不是為了香港的前途著想。

What Hongkongers should know before going on strike on Monday

Practical advice from Jason Y. Ng, convenor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on the legalities of Monday’s citywide strike. “You make informed decisions, your job doesn’t have to get in the way of your political activism and vice versa.“ —Jason Y. 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