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猛烈風暴與法治

讀者們或許對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的法治風暴論記憶猶新。當時包法官在其退休時,表示已預見本港法治將面臨一場前所未見的猛烈風暴。去年,他於新一版刑事法參考書序言中提及風暴已完全爆發。這個藍絲眼中黑皮膚的「外國勢力」 比任何一個黃皮膚,自稱中華兒女,擁護基本法的茂利更有遠見,更愛香港!

淺談專利

疫情期間,藥物、疫苗、醫療儀器有關專利擁有者的權益和各國抗疫需要要如何平衡,又再引起關注。此等討論牽涉複雜的法律、政治、經濟、道德問題,本文不贅;本文旨在簡單介紹專利的主要元素,望有助讀者分析此議題。 專利是知識產權的一種,與用以保護商譽的商標和保護文藝創作的版權不同,專利保護的是科技創新技術。國際間主要透過《巴黎公約》 和世界貿易組織的《與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產權協定》(「 TRIPS協定」)所訂的標準建立各自的專利制度,因此百多個締約國就專利有關的主要法律框架,例如審批標準、優先權互認、專利時效等,相對一致。

【法政巴絲】萬一伴侶要坐監,你會願意等多久?

因為特首唔同,香港疫情久未回落。本師奶的婚宴訂金已付,日子由五月改七月再變成八月到現在不知何時。幸好已簽紙結婚,在今日唔知聽日事的時代,起碼知道他會在我身邊。

勿成政黨工具去攻擊法治

近日有同事給我看一段片,是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和一位前裁判官評論一些涉及反修例事件的刑事案件中被法院釋放的案件。當然香港是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不好意思,我現在不太肯定),任何人可以評論法庭裁決。不過,筆者也有權利去評論他們的評論。

【法政巴絲】給年輕人一個希望好嗎?律政司!

前排律政司大地震,有高層話同高高層意見不合,所以萌生去意,又勉勵仍然留低嘅同僚要守住律政司,檢控部門力爭嘅係公義而唔係將被告人定罪云云。

無罪就是公義?

區域法院法官郭啟安步入法庭,準備為反修例運動以來首宗開審的暴動案件宣讀判詞。 這宗案件中的三名被告包括湯偉雄和杜依蘭夫婦(審訊期間被傳媒稱為「赴湯杜火」夫婦)以及一名今年17歲的少女。背負暴動控罪近一年,捱過歷時18日漫長的審訊,三人今天再次站在被告欄後,神情比審訊期間多了一份不安和緊張。

【法政巴絲】疫情飲食雜談

疫情肆虐,大家都多咗留喺屋企,仲越嚟越多人嘗試煮嘢食,而原來唔少人都好有煮食天份喎。我就三不五時都喺IG見到好多靚嘢食嘅相,叉燒蛋糕燉蛋各式各樣都有,真係睇到都覺得肚餓。唔怪得好多人都話,過咗今年,有好多人都會破關開通新職業——廚師啦。

浪尖上的陪審團

陪審團的作用是讓市民可以參與司法審判,制衡公權力,增加市民對司法制度的信心。而且,事實裁斷如哪個證人可信,其實沒有清晰一致的答案,一個人的背景、生活圈子、對社會的認知、人生經驗等,都會決定他對別人說的話是否抱有懷疑。多名來自五湖四海的陪審團,在退庭商議的過程中,可以綜合他們的生活經驗,交流觀點,對同樣來自五湖四海的證人和被告都會有比較全面和公正的審核。相比起單一法官判案,後者可能受制於主審法官本人的生活經驗,就算出現盲點也未必可被糾正。而且,由於不同人,包括不同法官的思路模式和世界觀都不同,若果另一法官可能對一樣的證據有其他看法,這個裁決便會是一個「任意」(arbitrary)的結果。一個公正的制度,理論上應該是同一組證據,由誰人主審,結果都一樣,而非視乎主審法官是誰。

【法政巴絲】戰疫

第三波疫情在香港越發嚴重,每日確診大細盤口中位數不斷上調,仍每天開大。筆者All in買大的話恐怕已有足夠金錢跟某某作大律師(名已除)買數萬元西裝了。 在這人心惶惶的情況下,因不肯封關及早前批出二十萬個免檢疫許可的特區政府終於「加辣」,宣佈強制市民在室內公眾場所及交通工具內佩戴口罩(早應該咁做啦!)、限聚令及飯聚令等等。而多人染病的公務員團隊則可在未來一周內在家工作。

如果又發生在美國

列車於駛過紐約市鐵路網絡的中樞地帶時忽然停了下來,一名狀似受毒品影響的男子走到列車的駕駛室猛烈拍門,自稱為警務人員並要求進入駕駛室。駕駛室內當時正有兩位身穿制服的警員,他們拒絕讓該男子進入駕駛室,並留在駕駛室內觀察該男子(列車的駕駛室與車廂之間有玻璃窗)。當時兩位警員應已認出該男子正是他們在列車上尋找,被通緝的連環殺人犯Gelman;而另一名乘客亦慌忙走向駕駛室,要求躲藏在裡面的警員出來幫忙,可是不得要領。

【法政巴絲】禁釘

香港,除了是美食之都外,還有投訴之都的「美譽」。從殖民地時代起,廣大市民都清楚自己有投訴的權利。因此,與正在執行職務的人員爭吵時,不難聽到「你幾多號冧把(number)啊?我要禁釘(complain)你!」「信唔信我port死你吖嗱!」而另一方則會說:「有咩唔滿意可以去投訴我!」

「分手換來私密影片被放上網」的刑責

情侶分手後,其中一方或因不能接受這事實,在未獲同意下,於網絡發佈前度的私密影片以報復;這種在外國形容為「revenge porn」的行為,不少國家已有專門法例規管,例如英國就在2015年就此類問題立法,可處監禁 [1]。換言之,這種行為已在各地頗為常見,需立法規管以保障受害人。

【法政巴絲】律師移民後做甚麼工作

最近和不少律師行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都離不開移民。大概3、4年前,會考慮移民的,大多是有小朋友的人,但最近連家中沒有小朋友的人士都會認真考慮移民。 可是,很多人擔心移居到外國後,不知道能夠做甚麼工作,又不知道能否賺到和在香港工作時一樣的薪金。其實,律師都會擔心這些問題。以我和我的法律界同班同學來說,我們都不能和前輩們一樣,以香港執業律師的資格直接獲取英格蘭與威爾斯的執業律師資格。即是說,就算我們移居到英國在當地工作,也要另外考試以獲取當地的執業律師資格。

我們與被告的距離

較早前,筆者收到朋友的訊息,詢問是否可談一些法律上的事宜。雖然筆者已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過那位朋友,但因為彼此有相同的興趣,而且一直有互相關注對方的動態,所以對筆者而言,那位朋友仍是個熟悉的人。 談了一會之後,筆者才得知那位朋友在一段時間前被拘捕了。筆者沒有深入查問,只知道朋友的案件與社會運動有關。

Vigil

This week: more on Hong Kong's national security law; some important developments in Hong Kong politics; reflections on the June 4th anniversary, including related nourishment & consolation; and the usual mandatory dose of self-promotion.

【法政巴絲】《神仙也移民》

80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未卜,香港流行文化出現大量與移民有關的歌影視作品。陳百強的《神仙也移民》講述一個神仙落入凡間,樂而忘返的故事。為何要從人人稱羨的天堂移民到凡間?俗語有云,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又有多少人想離開自己的家?電影《精裝追女仔3狼之一族》結尾,馮粹帆與黃霑雙雙移民外國,在一所招待男同志的酒吧跳脫衣舞。他們表情尷尬,與台下手舞足蹈的「鬼佬」形成鮮明對比。二人口中徐徐唱出「點解要移民?點解要兩頭騰?寧願去金山洗大銀,廢事招呼啲解放軍。民主自由無謂等,無膽去擋啲坦克陣。」簡單幾句已然道出港人心聲。

【法政巴絲】馬老爺明鏡高懸

郭偉健法官的「滿身鮮血」和「高尚情操」論令全港譁然,事隔一個月,我們的青天馬道立老爺終於發聲,指出法官不應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否則有機會損害法官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馬老爺甚至已和郭偉健私下談過,而郭偉健都同意他的講法。 筆者記起,早前梁美芬議員曾力撐郭偉健言論合理,並話「對被告表達同情,不等於政治立場」。好明顯,馬老爺就不同意梁議員的觀點。而確實,在量刑時同情被告是一回事,但在法庭公開表達對社會運動的刻骨仇恨,又是另一回事。中國有很多曾對香港抗爭者表達同情的人,被抓去問話、拷問,甚至關進大牢,既然表達同情並不是政見,我想問吓梁議員,為甚麼這些人會被抓呢?請熟悉中國國情的梁議員指點一下。

【法政巴絲】馬老爺明鏡高懸

現任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郭偉健法官日前頗具爭議性判詞發聲,指出法官不應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否則有機會損害法官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

Coronavirus: Is Hong Kong’s public gathering restriction constitutional?

Duncan Ho, barrister-at-law and a member of the PLG, wrote an article on 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 analysing the constitutionality of the ban against public gatherings in context of the coronavirus crisis.

【法政巴絲】我無自由 失自由 傷心痛心眼淚流…

「從瑣碎小事例如電視節目或考試題目,到《逃犯條例》修訂等等大事,處處對中央畏首畏尾,一步一步的錯下去。當行政和立法敗掉制度,司法機構縱使相對獨立,也是孤掌難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