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疫情飲食雜談

疫情肆虐,大家都多咗留喺屋企,仲越嚟越多人嘗試煮嘢食,而原來唔少人都好有煮食天份喎。我就三不五時都喺IG見到好多靚嘢食嘅相,叉燒蛋糕燉蛋各式各樣都有,真係睇到都覺得肚餓。唔怪得好多人都話,過咗今年,有好多人都會破關開通新職業——廚師啦。

浪尖上的陪審團

陪審團的作用是讓市民可以參與司法審判,制衡公權力,增加市民對司法制度的信心。而且,事實裁斷如哪個證人可信,其實沒有清晰一致的答案,一個人的背景、生活圈子、對社會的認知、人生經驗等,都會決定他對別人說的話是否抱有懷疑。多名來自五湖四海的陪審團,在退庭商議的過程中,可以綜合他們的生活經驗,交流觀點,對同樣來自五湖四海的證人和被告都會有比較全面和公正的審核。相比起單一法官判案,後者可能受制於主審法官本人的生活經驗,就算出現盲點也未必可被糾正。而且,由於不同人,包括不同法官的思路模式和世界觀都不同,若果另一法官可能對一樣的證據有其他看法,這個裁決便會是一個「任意」(arbitrary)的結果。一個公正的制度,理論上應該是同一組證據,由誰人主審,結果都一樣,而非視乎主審法官是誰。

【法政巴絲】戰疫

第三波疫情在香港越發嚴重,每日確診大細盤口中位數不斷上調,仍每天開大。筆者All in買大的話恐怕已有足夠金錢跟某某作大律師(名已除)買數萬元西裝了。 在這人心惶惶的情況下,因不肯封關及早前批出二十萬個免檢疫許可的特區政府終於「加辣」,宣佈強制市民在室內公眾場所及交通工具內佩戴口罩(早應該咁做啦!)、限聚令及飯聚令等等。而多人染病的公務員團隊則可在未來一周內在家工作。

如果又發生在美國

列車於駛過紐約市鐵路網絡的中樞地帶時忽然停了下來,一名狀似受毒品影響的男子走到列車的駕駛室猛烈拍門,自稱為警務人員並要求進入駕駛室。駕駛室內當時正有兩位身穿制服的警員,他們拒絕讓該男子進入駕駛室,並留在駕駛室內觀察該男子(列車的駕駛室與車廂之間有玻璃窗)。當時兩位警員應已認出該男子正是他們在列車上尋找,被通緝的連環殺人犯Gelman;而另一名乘客亦慌忙走向駕駛室,要求躲藏在裡面的警員出來幫忙,可是不得要領。

【法政巴絲】禁釘

香港,除了是美食之都外,還有投訴之都的「美譽」。從殖民地時代起,廣大市民都清楚自己有投訴的權利。因此,與正在執行職務的人員爭吵時,不難聽到「你幾多號冧把(number)啊?我要禁釘(complain)你!」「信唔信我port死你吖嗱!」而另一方則會說:「有咩唔滿意可以去投訴我!」

「分手換來私密影片被放上網」的刑責

情侶分手後,其中一方或因不能接受這事實,在未獲同意下,於網絡發佈前度的私密影片以報復;這種在外國形容為「revenge porn」的行為,不少國家已有專門法例規管,例如英國就在2015年就此類問題立法,可處監禁 [1]。換言之,這種行為已在各地頗為常見,需立法規管以保障受害人。

【法政巴絲】律師移民後做甚麼工作

最近和不少律師行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都離不開移民。大概3、4年前,會考慮移民的,大多是有小朋友的人,但最近連家中沒有小朋友的人士都會認真考慮移民。 可是,很多人擔心移居到外國後,不知道能夠做甚麼工作,又不知道能否賺到和在香港工作時一樣的薪金。其實,律師都會擔心這些問題。以我和我的法律界同班同學來說,我們都不能和前輩們一樣,以香港執業律師的資格直接獲取英格蘭與威爾斯的執業律師資格。即是說,就算我們移居到英國在當地工作,也要另外考試以獲取當地的執業律師資格。

我們與被告的距離

較早前,筆者收到朋友的訊息,詢問是否可談一些法律上的事宜。雖然筆者已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過那位朋友,但因為彼此有相同的興趣,而且一直有互相關注對方的動態,所以對筆者而言,那位朋友仍是個熟悉的人。 談了一會之後,筆者才得知那位朋友在一段時間前被拘捕了。筆者沒有深入查問,只知道朋友的案件與社會運動有關。

Vigil

This week: more on Hong Kong's national security law; some important developments in Hong Kong politics; reflections on the June 4th anniversary, including related nourishment & consolation; and the usual mandatory dose of self-promotion.

【法政巴絲】《神仙也移民》

80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未卜,香港流行文化出現大量與移民有關的歌影視作品。陳百強的《神仙也移民》講述一個神仙落入凡間,樂而忘返的故事。為何要從人人稱羨的天堂移民到凡間?俗語有云,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又有多少人想離開自己的家?電影《精裝追女仔3狼之一族》結尾,馮粹帆與黃霑雙雙移民外國,在一所招待男同志的酒吧跳脫衣舞。他們表情尷尬,與台下手舞足蹈的「鬼佬」形成鮮明對比。二人口中徐徐唱出「點解要移民?點解要兩頭騰?寧願去金山洗大銀,廢事招呼啲解放軍。民主自由無謂等,無膽去擋啲坦克陣。」簡單幾句已然道出港人心聲。

【法政巴絲】馬老爺明鏡高懸

郭偉健法官的「滿身鮮血」和「高尚情操」論令全港譁然,事隔一個月,我們的青天馬道立老爺終於發聲,指出法官不應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否則有機會損害法官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馬老爺甚至已和郭偉健私下談過,而郭偉健都同意他的講法。 筆者記起,早前梁美芬議員曾力撐郭偉健言論合理,並話「對被告表達同情,不等於政治立場」。好明顯,馬老爺就不同意梁議員的觀點。而確實,在量刑時同情被告是一回事,但在法庭公開表達對社會運動的刻骨仇恨,又是另一回事。中國有很多曾對香港抗爭者表達同情的人,被抓去問話、拷問,甚至關進大牢,既然表達同情並不是政見,我想問吓梁議員,為甚麼這些人會被抓呢?請熟悉中國國情的梁議員指點一下。

【法政巴絲】馬老爺明鏡高懸

現任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郭偉健法官日前頗具爭議性判詞發聲,指出法官不應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否則有機會損害法官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

Coronavirus: Is Hong Kong’s public gathering restriction constitutional?

Duncan Ho, barrister-at-law and a member of the PLG, wrote an article on 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 analysing the constitutionality of the ban against public gatherings in context of the coronavirus crisis.

【法政巴絲】我無自由 失自由 傷心痛心眼淚流…

「從瑣碎小事例如電視節目或考試題目,到《逃犯條例》修訂等等大事,處處對中央畏首畏尾,一步一步的錯下去。當行政和立法敗掉制度,司法機構縱使相對獨立,也是孤掌難鳴。」

22條爭議,揭開《基本法》最後的遮醜布

中聯辦日前聲稱,有權監督香港「政治體制的正常運作」和「關於社會整體利益的事宜」,引發極大爭議。面對民主派指斥其違反《基本法》第22條第一款,即「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中聯辦辯稱他們「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原來政府部門也有區分為「一般意義」和「非一般意義」,中聯辦動物農莊式的「釋法」,令香港人大開眼界,也揭開了《基本法》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後的遮醜布。

【法政巴絲】馬同志,辛苦了!

筆者曾跟大家說過,行內人習慣稱呼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大馬爺」。身為香港維護司法獨立的最後一道防線,是真正的「任何人想搞佢就要over his dead body」。成為法官前於英國受教育,在香港最大的Temple Chambers執業,再成為御用大律師,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根深蒂固。要洗其腦?談何容易!

【法政巴絲】愛在荒謬蔓延時

就在我差點放棄的時候,忠(於感覺)誠(實面對)勇(於挑戰)毅(然追求)的他突然出現了,緣份往往出人意表。然後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我們訂婚了。朋友們都替我們高興,說是久違的好消息,很期待出席我們的婚禮。雖然隱隱擔心有可能受示威影響,但亂世中找到對的人就有如中咗六合彩,我們很快已訂好教堂和酒席場地。然後誰又會想到,武漢肺炎在悄悄蔓延...

話雖如此,我們相信好事多磨。點都要恭喜我們的絲打好朋友Belle Woods!祝你和the One永遠幸福、健康、快樂!

Why domestic workers are the unsung heroes of Hong Kong’s coronavirus crisis

As the world is gripped by the COVID-19 outbreak, there is an outpouring of gratitude for frontline medical workers who risk their health and safety to treat patients. Overdue credit has also been given to truck drivers and grocery store workers who put in long hours to meet the increased demand for food and daily supplies.

【法政巴絲】回應大狀要財爺幫手交一年租金

「對於某位自稱公共事務顧問兼前資深傳媒人的專欄文章,我的回答是:其舉動嚴重干涉了大律師公會內政,嚴重違反人類基本良知和常識,是赤裸裸的霸權行徑。法律界同業堅決反對。大律師一直奉行自僱經營模式及不得拒接原則,歷來堅定維持不干涉原則。其文章陳詞濫調,充滿政治偏見與謊言。對於其干涉大律師公會內政,損害大律師名聲的行為,我們必將採取有力措施堅決反制。任何人都不要低估大律師維護法治的堅定決心。我們要清楚告訴某些人,人貴有自知之明,請她還是趁早反省一下自身問題,放棄偏見和執念,停止喋喋不休的聒噪。我們奉勸這些人別再浪費資源,無事生非。其把戲不會得逞,到頭來只會是枉費心機一場空。」

【網上論壇】疫情下私隱及數據保障 (法政匯思顧問、大律師 蔡騏)

企業如在不同地方設有分公司,應留意當地私隱或數據保障專員就疫情發出的指引、聲明或新聞稿。當中歐盟、英國、愛爾蘭、加拿大、菲律賓、新加坡等都就疫情下如何保護個人資料發出指引或聲明。各地的指引及聲明大致重申數據保障不應因疫情而鬆懈,但同時指出數據保障法不阻礙防疫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