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建峰:這就是「香港共和國」?

【明報文章】兩星期前(8月2日),我提到在今個月會以推理分析來看看港獨的根本不可行,今日的文章是這系列第二篇文章。

【法政巴絲】不是起不起高鐵的問題

我認,高鐵嘅嘢,我真係識條鐵。 內地官員可以喺香港境內(西九)執行內地法律,點睇都唔符合「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基本法第18條)喎。 政府話,解決辦法好簡單,可以由中央根據基本法第20條,授權香港租西九畀內地嚟用。但係,第20條係話「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享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及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利」。究竟呢啲字眼,係可以點樣解讀成「中央授予香港政府權利⋯⋯決定基本法有啲條文,有時適用,有時唔適用」?

法政匯思:「你怕就不要坐高鐵!」

林鄭月娥指﹕「如果你咁擔心(被人拉),你咪選擇其他方法去內地囉!」,甚至不到內地 。 問題,出在「你」這個字。特首不是一人一票選出,究竟代表的是小圈子,還是七百萬人,大家心裡明白。有一群香港人擔心「一地兩檢」的安排,那就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而這個「你」,是多是少,反正都是「你」的問題。明明連反對的權利都沒有,甚至連被諮詢的機會都被消失,從2009年提出建議,事隔8年,到2017年,一下子就提出引進內地法律的「一地兩檢」方案,而且是「唯一可行方案、不存在推翻」 。

【法政巴絲】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漏夜趕科場

就在老闆放完長假回來的那天,我忽然被召入會議室。心知不妙。 門一關上,老闆便宣讀他的判詞。「你是聰明人,我也開門見山了。經濟環境不好,我們的合約到月底就終止,而我們將會補上代通知金...」說罷,我已心裡淌淚。明明相安無事,怎麼突然就要我走?

「阻住做生意」的一地兩檢

政府一地兩檢方案推出後,不少人把焦點放在能否在高鐵用社交媒體、內地人員在西九持槍、香港與內地刑法的分別。這些問題雖然搶眼,但普羅市民會說「不乘搭高鐵就可以了」或「去到羅湖都是這樣的」。建制派會說,可以討論把在西九與高鐵車廂內適用的內地法律收窄,以此把整個違反《基本法》的一地兩檢合理化。

法政匯思:「我無犯法,因為我就是皇法。」

一地兩檢之於基本法之弊,許多有識之士均作出了詳盡的解釋,在此不贅。 「方案」推出後,各界、尤其是法律界人士紛紛以基本法為基礎指出其一地兩檢「方案」如何與基本法、一國兩制背道而馳——而所謂「方案」,你我心照,根本上可算是定局,無法回頭。儘管這些日子來,那些大量分析如何合理、如何一語中的,林鄭和我們本該捍衛法治憲法的律政司司長的一句「方案符合基本法」,配以擦鞋都來不及的一眾護主黨說得振振有辭的一堆歪理、指鹿為馬,就要使一個嚴重損害香港法制的一地兩檢上馬。為了官方聲稱、那少得可憐的「便利」,就把香港的地域主權雙手奉上,這筆數如何計,無人算得懂。

任建峰﹕為何要分析港獨的不可行?

港獨議題自從雨傘運動後逐漸開始在公共空間被廣泛討論。個人來說,我從來都是十分堅定反對港獨的,只是我尊重亦會捍衛支持港獨人士的言論自由。但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像很多反港獨人士一樣,本能反應地把港獨簡單地看成為不可能發生,甚至帶點中華民族感情去反對就算了。同樣地,支持港獨的人士亦只是很簡單地說「香港民族自主」、「武裝起義」,或「香港獨立」會有怎樣民主自由。

【法政巴絲】入Law School──理想與現實

上星期DSE啱啱放榜,雖然冇狀元揀讀law,但我相信依然會有為數不少畢業生會選擇讀law嘅,咁就等我講下我入學時嘅期許同現實嘅差距啦。 我大概中四開始下定決心讀law,依加喺香港某間大學,一間會報警拘捕自己學生嘅大學讀緊LLB。我好記得我最初入大學最希望做到嘅,笨唔係普通嘅「大學五件事」咁普通,而係希望真係可以實踐到幾件事,讀咗若干年。就等我講下當初兩個FF嘅目標,喺現實中難唔難實踐,同埋檢視下直到目前為止有咩已經達到,有咩目標係未完成㗎啦,畀各位未來師弟妹諗下入大學前預先訂個目標畀自己(同時呻下自己讀U呢幾年嘅辛酸)啦!

Why Hong Kong’s justice minister Rimsky Yuen is so sanguine about joint checkpoint for express rail link

(SCMP) Jason Y. Ng says the logic behind Rimsky Yuen’s support for immigration co-location at West Kowloon is unsound, but the justice minister’s confidence stems from knowing that Beijing always has the last word.

理性地說真話

很老實說,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費時反對西九高鐵站一地兩檢方案。為甚麼我會這樣說? 在法律上,任何牽涉內地人員在香港境內執行內地法律的方案都很清楚地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就「香港」的定義、及《基本法》有關內地法律基本上不在香港執行,以及在香港境內的內地人員必須遵守香港法律的條文。這些條文的清晰程度高到根本沒有「走盞」空間。如果深圳灣、海外一地兩檢例子在香港境內實施,都通通會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

法政匯思:高鐵屠城記

高鐵直通香港,好壞本已參半。雖然通勤時間縮短,但隨之而來的問題,還有天價費用,令人不得不質疑其效率。為了令這大白象「得其所用」,我們還要拱手相讓區隔中港的邊界。名為一地兩檢,實為割地條款的安排,不就是隻特洛伊木馬嗎? 興建高鐵,本來就非香港人的整體意願。對於那些經常穿梭兩地的人而言,省下數分鐘或許是比較方便。可是,對於市民大眾而言,數百億的開銷,還有帶來的環境、發展、政治和法律問題,省下的幾分鐘,真的值得嗎?

法政匯思:「沒有敵人」的拷問

林鄭月娥:「香港社會要向前發展、要進步,有時要受影響的人,作出一些犧牲及互相配合,最重要的精神是讓香港向前走。若因為爭拗大家不滿,停滯不前並非香港之福。」這番話,林鄭是受一班鄉議局主席、議員、村民簇擁時所講的。 憑什麼,有些人需要犧牲,為了成就大家的向前?是否因為「發展」就一定是對的?所以有人犧牲也就變成必須?為什麼「發展」就不能無人犧牲? 劉曉波犧牲了。他的一生,似乎在引證,林鄭所言是真理。

FAQ: How might the ejection of 4 more pro-democracy lawmakers alter Hong Kong’s political landscape?

The slow-motion disaster that is Oathgate has now spread from the pro-independence firebrands to the mainstream pro-democracy camp. After the High Court disqualified localist lawmakers Yau Wai-ching and Baggio Leung nearly nine months ago, four more members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Legco) lost their jobs last Friday. Nathan Law, “Long Hair” Leung Kwok-hung, Lau Siu-lai and Edward Yiu had all strayed from the prescribed oath during the swearing-in ceremony. According to the supreme decisionhanded down by China’s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Standing Committee (NPCSC) in November, that minor infraction was enough for all of them to each get a pink slip.

China’s Growing Intolerance for Dissent will Come at a High Price

(The Guardian) On Thursday evening, Chinese dissident and political prisoner Liu Xiaobo died from liver cancer in a Shenyang Hospital. Liu was, as the Western press sharply pointed out, the first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to die in custody since Carl von Ossietzky did in Nazi Germany in 1938. Supporters the world over mourned the death of a man who lived and died a hero. The only crime he ever committed was penning a proposal that maps out a bloodless path for his country to democratise.

DQ一案 輸了制度輸了民主

4名在立法會選舉中勝出的候選人,包括港島區的羅冠聰、九龍西的劉小麗、新界東的梁國雄,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的姚松炎,都在立法會首次會議上就職宣誓中,有與法律要求不同的演繹。雖然立法會主席其後准許再宣誓,但在人大釋法後,行政長官和律政司長皆指他們應當被視為拒絕或忽略宣誓,議席因而出缺。

【法政巴絲】山雨已來風滿樓

在皇后大道中,手持著新鮮買來的馳名cupcakes散水餅。十分鐘前,我在邊check手機邊在蛋糕店付款。兩手都忙著,手機不斷有訊息。十分鐘的路程回到律師樓,老闆不在,整層樓都彌漫著一陣肅穆。我靜靜地放下cupcakes,秘書小姐親切的向我苦笑、intern同事望了我一眼,帶點無奈地說謝謝。我坐下,方才有時間查看手機,新聞和msg groups盡是同一個主題:立法會四人被DQ了。

【DQ風波.博評】原訴法院「四議員宣誓案」:釋法與法治十問十答

今個星期,按《01博評》邀請,再暫停寫親子,與大家說說法律。 昨日,高等法院就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姚松炎的立法會就職宣誓案頒佈判辭。區慶祥大法官的判辭長達112頁,覆蓋甚廣。各傳媒已就判辭內容廣泛引述,不少法律界人士亦已就判辭的實質法律、法律程序或政治影響發表意見,我亦無意在此重複他人已做的具體法律分析。 不過,我留意到在判辭頒佈後,有些人說它是彰顯法治、有些人說是法治已死。我想趁這個機會以問答形式再重溫一下人大常委釋法機制與法治的關係,然後再簡短地看看今次「四議員宣誓案」的法治討論。

The tragedy of Liu Xiaobo is another victory for China

If you'd been surfing the Chinese Internet Friday, you might have read about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extolling the virtues of free trade in his Thursday meeting with the Canadian Governor-General. You might also have read about the bride in the coastal city of Qingdao who drove a bus to her own wedding. And you would surely have seen at least a handful of funny panda videos. What you would not have read about is the death in Chinese custody of Nobel laureate Liu Xiaobo.

愛國教育越洗腦越捉蟲

2012年,香港經過一場大型的反國民教育運動。當時,不少香港人和我都擔心,國民教育在學校實施後,孩子會被洗腦,變得盲目地愛國,喪失獨立思考能力。相隔五年,現屆政府被傳會再推動國民教育,企圖令下一代更愛國。

法政匯思:香港的無牌藝術

繼Hidden Agenda受到政府強勢打壓,香港「文藝基地」富德樓的個別單位亦驚傳有食環署介入,一眾文青大為緊張。據富德樓負責人之一Susi澄清,現時富德樓亦無外間所傳一般緊張,其藝文工作持續。不過,當中的確有單位受到有關無牌開辦展覽和辦學的投訴。與此同時,同樣擠身唐樓之中的實驗形式小店因為兼售食物亦受到食環署多番阻撓,甚至因為食肆牌照問題而遭受檢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