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律師移民後做甚麼工作

最近和不少律師行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都離不開移民。大概3、4年前,會考慮移民的,大多是有小朋友的人,但最近連家中沒有小朋友的人士都會認真考慮移民。 可是,很多人擔心移居到外國後,不知道能夠做甚麼工作,又不知道能否賺到和在香港工作時一樣的薪金。其實,律師都會擔心這些問題。以我和我的法律界同班同學來說,我們都不能和前輩們一樣,以香港執業律師的資格直接獲取英格蘭與威爾斯的執業律師資格。即是說,就算我們移居到英國在當地工作,也要另外考試以獲取當地的執業律師資格。

我們與被告的距離

較早前,筆者收到朋友的訊息,詢問是否可談一些法律上的事宜。雖然筆者已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過那位朋友,但因為彼此有相同的興趣,而且一直有互相關注對方的動態,所以對筆者而言,那位朋友仍是個熟悉的人。 談了一會之後,筆者才得知那位朋友在一段時間前被拘捕了。筆者沒有深入查問,只知道朋友的案件與社會運動有關。

【法政巴絲】馬老爺明鏡高懸

現任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郭偉健法官日前頗具爭議性判詞發聲,指出法官不應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否則有機會損害法官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

Coronavirus: Is Hong Kong’s public gathering restriction constitutional?

Duncan Ho, barrister-at-law and a member of the PLG, wrote an article on 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 analysing the constitutionality of the ban against public gatherings in context of the coronavirus crisis.

【法政巴絲】我無自由 失自由 傷心痛心眼淚流…

「從瑣碎小事例如電視節目或考試題目,到《逃犯條例》修訂等等大事,處處對中央畏首畏尾,一步一步的錯下去。當行政和立法敗掉制度,司法機構縱使相對獨立,也是孤掌難鳴。」

22條爭議,揭開《基本法》最後的遮醜布

中聯辦日前聲稱,有權監督香港「政治體制的正常運作」和「關於社會整體利益的事宜」,引發極大爭議。面對民主派指斥其違反《基本法》第22條第一款,即「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中聯辦辯稱他們「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原來政府部門也有區分為「一般意義」和「非一般意義」,中聯辦動物農莊式的「釋法」,令香港人大開眼界,也揭開了《基本法》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後的遮醜布。

【法政巴絲】馬同志,辛苦了!

筆者曾跟大家說過,行內人習慣稱呼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大馬爺」。身為香港維護司法獨立的最後一道防線,是真正的「任何人想搞佢就要over his dead body」。成為法官前於英國受教育,在香港最大的Temple Chambers執業,再成為御用大律師,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根深蒂固。要洗其腦?談何容易!

【法政巴絲】愛在荒謬蔓延時

就在我差點放棄的時候,忠(於感覺)誠(實面對)勇(於挑戰)毅(然追求)的他突然出現了,緣份往往出人意表。然後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我們訂婚了。朋友們都替我們高興,說是久違的好消息,很期待出席我們的婚禮。雖然隱隱擔心有可能受示威影響,但亂世中找到對的人就有如中咗六合彩,我們很快已訂好教堂和酒席場地。然後誰又會想到,武漢肺炎在悄悄蔓延...

話雖如此,我們相信好事多磨。點都要恭喜我們的絲打好朋友Belle Woods!祝你和the One永遠幸福、健康、快樂!

Why domestic workers are the unsung heroes of Hong Kong’s coronavirus crisis

As the world is gripped by the COVID-19 outbreak, there is an outpouring of gratitude for frontline medical workers who risk their health and safety to treat patients. Overdue credit has also been given to truck drivers and grocery store workers who put in long hours to meet the increased demand for food and daily supplies.

【法政巴絲】回應大狀要財爺幫手交一年租金

「對於某位自稱公共事務顧問兼前資深傳媒人的專欄文章,我的回答是:其舉動嚴重干涉了大律師公會內政,嚴重違反人類基本良知和常識,是赤裸裸的霸權行徑。法律界同業堅決反對。大律師一直奉行自僱經營模式及不得拒接原則,歷來堅定維持不干涉原則。其文章陳詞濫調,充滿政治偏見與謊言。對於其干涉大律師公會內政,損害大律師名聲的行為,我們必將採取有力措施堅決反制。任何人都不要低估大律師維護法治的堅定決心。我們要清楚告訴某些人,人貴有自知之明,請她還是趁早反省一下自身問題,放棄偏見和執念,停止喋喋不休的聒噪。我們奉勸這些人別再浪費資源,無事生非。其把戲不會得逞,到頭來只會是枉費心機一場空。」

【網上論壇】疫情下私隱及數據保障 (法政匯思顧問、大律師 蔡騏)

企業如在不同地方設有分公司,應留意當地私隱或數據保障專員就疫情發出的指引、聲明或新聞稿。當中歐盟、英國、愛爾蘭、加拿大、菲律賓、新加坡等都就疫情下如何保護個人資料發出指引或聲明。各地的指引及聲明大致重申數據保障不應因疫情而鬆懈,但同時指出數據保障法不阻礙防疫工作。

【法政巴絲】法治已死,無險可守

戴耀廷教授日前撰文,指「香港法治不但已死,更變成了喪屍」,結果反應非常多元,從勇武派的「乜你終於醒喇」,到和理非的「仲有險可守」,也有藍絲的「係你親手殺死法治」。戴教授是香港的憲法學權威,曾鑽研法治人權理論及推廣法治教育多年,由戴教授口中講出「法治已死」,可謂份量十足,香港無多少人有足夠的學術和專業知識去反駁他。

比廿三條更惡的「煽動罪」

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琼女士於3月26日凌晨被警方以《刑事罪行條例》 (第200章)第10條「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為由拘捕。筆者在英國讀書時曾略略研究過「煽動罪」(sedition),今天就和大家淺談這條現代版「文字獄」。

香港人有革命權

梁天琦曾經講過:「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便是義務」。數年後的今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已響遍全城,成為香港和理非和勇武抗爭者的共同信條。同時間,抗爭運動也招來中共港共、警察藍絲的打壓,各種「暴徒」、「恐怖分子」的誣蔑抹黑層出不窮,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也準備豪花公帑發動宣傳戰,試圖找「國際學者」為其維穩法治觀背書。

【法政巴絲】愛回家之愛回家工作

在私人公司當法律顧問,有一大伏就是很多公司已改裝成「開放式辦公室」。從前在律師樓,每位律師也有一間房,令律師們都可以專心工作。 初入行時,有位合夥人曾跟我說:「我哋呢度喺open-door policy,個個都開住道門㗎。你有咩問嘅話,直接入去問就得㗎喇!」少不更事的我信以為真,不知吃了多少閉門羹。

The death of press freedom: A ban on journalists in Hong Kong would be unworkable

In a hastily put-together statement issued after midnight yesterday,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announced a ban on journalists at three top American press media outlets. According to the statement, U.S. nationals worki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nd The Washington Post have ten days to surrender their press cards and will be prohibited from working in mainland China, Hong Kong and Macau.

口罩豈只是衣服?

一場疫症,就可以看見現在的香港是多麼的荒謬,有醫護人員需要自己排隊買口罩在工作時使用,同時亦有不需要接觸病人的警察穿上高規格的保護衣站著沒事幹。 要考慮工作安全裝備是否合適,其實法庭一般會如何判決?

【法政巴絲】好難捉摸呀!

隨着政府公務員復工,司法機構亦於3月份起陸續恢復有限度服務。3月9日至3月19日,各級法院的登記處和辦事處將重新開放,而3月23日起,法庭程序一般延期將結束,換言之,法庭聆訊會於當日繼續(如無意外的話)。對一直被羈押或受嚴苛保釋條件限制的被告人來說,算是漫長等待中的一線曙光。但是,司法機構是否已為該星期做足準備?

我有權保釋

自去年6月反修例運動開始,不少市民,甚至是年輕人,被控告非法集結、管有攻擊性武器、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甚至暴動、管有或製造爆炸品等嚴重罪行。每當他們被帶到法庭,一個共同的議題就會出現——保釋

【法政巴絲】踢咗保就冇事?咪傻!

有份幫手做反送中義務律師嘅朋友,可能都已經留意到陸續有踢咗保嘅手足,比警察拉返轉頭,跟手檢控帶埋上法庭。佢哋有啲被控同當日第一次被拘捕時相同嘅罪名,有啲就改控或甚至加控其他罪名。 其實踢到保只代表踢保嗰一刻,警察未有足夠證據或法律意見去做出檢控,唔代表警方會就咁結案,當件事從未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