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讀law梗有好嘢啦!

大家經常話做法律界競爭大、壓力大,呢啲都係事實嚟──不過,由我讀法律開到實習嘅呢幾年,都會見到好多值得感恩同欣賞嘅人同事,當我有時候諗埋一邊,只要諗返起呢啲嘢又會多返啲力量。

【網上論壇】在法庭拍照是小事嗎? (大律師 何旳匡)

高等法院昨日在審理一宗涉及佔旺的刑事藐視案件時,發現一名女子在庭內拍照。該女子謂昨日為公開審訊,公開審訊就應該要透明,又形容在法庭上拍攝不過小事一樁。 那麼,在法庭拍照到底是增加司法透明度的「小事」,還是「大件事」(陳慶偉法官語),應該受到懲罰呢?

法政匯思:香港政府點解會變成咁 文:文筆聊生

香港政府點解會變成咁?筆者除了抽印度裔本港記者禇簡寧的水外,真的想知道香港政府究竟發生甚麼事情,有甚麼令政府官員害怕到連一個三歲小朋友都懂的問題也不敢回答,就是香港一般市民的母語是廣東話。 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邵家臻議員問她的母語是甚麼,林鄭説:「我不會回答你這個無聊的問題。」雖然我不明白為甚麼有人認為這個是林鄭秒殺邵議員的答案,但是我同意特首林鄭的說法,這真是個無聊的問題,無聊的程度簡直等於你問特首林鄭是男人還是女人一樣。有趣的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連這個無聊的問題也不懂回答,又或者是他不敢回答?

【網上論壇】被遺棄的英國海外國民 (法政匯思召集人 蔡騏)

最近《壹週刊》專訪了一名「現代武士」聲稱「英國政府大致同意給予香港人居留權」、「英國國會議員有共識,對於港人用BNO長居當地隻眼開隻眼閉」及又指「雖然外國關卡不至無掩雞籠直行直過……大家用BNO進入歐盟沒有難度。」。作為英國國民(海外)的香港人應正確了解這身份賦予你的權利。

法政匯思:  DQ法官:委任法官應審查其立場嗎?  文:Billy Li

今年3月,政府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建議,任命何熙怡女男爵及麥嘉琳女士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女男爵由2017年9月起獲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麥嘉琳女士則由2000年1月起出任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直至2017年12月。根據《基本法》,任命需經立法會同意 。

法政匯思:成立《資訊自由法》——你必須要知道的公民權利 文:戴穎姿

2017年年尾,港府與廣東省簽署《高鐵一地兩檢合作安排》。如此這般的一份涉及重大基本法爭議的文件,港府最終僅以新聞稿形式公布,且表示「可以說的都說了」。其時,眾新聞引用現行的《公開資料守則》,希望能索取粵港簽署、以及將提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兩份《合作安排》。根據眾新聞於2017年12月22日的報導:「特首辦超出預定21日限期後才回覆,並引述《公開資料守則》中即將公布《合作安排》而拒絕公開已經簽署的協議。至於即將提交人大常委會的《合作安排》,特首辦引述守則中「保密」條文送交其他政府,同樣拒絕資料申請。」

【法政巴絲】秘書節

剛剛個星期三(4月25日)係秘書節,我同我秘書Ivy去食咗個靚lunch,送小禮物同派利是畀佢當然亦唔少得,因為Ivy真係好幫到手。

【法政巴絲】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 重遇你一次

又是一大清早。上班途中,電台又loop這首歌。正值公司人事變動的多事之秋,人走著路聽著歌,也難掩鬱悶。

「干涉內政」究竟為何?

一講到「干涉內政」,相信香港人,甚至中國人,都不會陌生。中國一向主張「不干涉原則」,不會評論或影響他國的內政。可是,更多時候,「干涉內政」是各國官員反駁他國對本國事務的看法的金句。

Call to protect Hong Kong’s animals after spate of poisonings and dog thrown from rooftop

Animal-lovers in Hong Kong have demanded the government crack down on animal cruelty with new laws and a dedicated police squad to deal with abusers, after at least 13 dogs were poisoned in just over a week, 12 of them fatally. More than 50,000 people signed a legislator’s petition for action after the spate of deaths, and the case of a dog killed by being thrown from the roof of a high-rise building.

法政匯思:《中英聯合聲明》是條約嗎?以條約法的角度解讀(一) 

《中英聯合聲明》(《聲明》) 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誕生的起始,也是香港現行憲制的中一部份。近年,香港的政治發展越趨荒誕,令人憂慮《聲明》是否已失效或遭到香港政府及中國政府違反。筆者稍稍在網上搜了一下,發現討論《聲明》的文章的確不少。可是,大部份文章都將注意力放在《聲明》的字面解釋,把條文搬字過紙,然後嘗試印證港府或中央有否違反條文内容;有文章則從「國際法」的角度探討,但未有真正利用國際法,尤其是條約法的內容,因此文章只有國際法之名,卻沒有國際法之實。

【法政巴絲】到底乜嘢係Pupil?

話說每個行業嘅規矩都唔同,有時你想同人講自己嗰行嘅嘢,都要花點功夫嘅。 好似有次我去舊同學聚會嗰陣,人哋問起我做緊咩,我答左句「我而家係pupil」之後……鍾意搞爛gag嘅Wendy就即刻問:「吓?Pupil?做瞳孔呀?」……全場靜咗。

【法政巴絲】冇人可以超越喺我前面

「又嚟到一年一度嘅資深大律師盃賽事喇!一齊去沙圈睇睇各選手嘅狀態如何!咦,隻隻都係當打嘅fit馬嚟喎,到底今年邊個會順利跑出,晉身為資深大律師呢?又有幾多個會成功呢?真係『兩對手打邊爐,不知淥(鹿)死誰手!』好喇,所有選手入閘,紅旗舉起,隨時預備起步!」

人心從未回歸

踏入2018年,標誌着香港回歸中國第21年。 每年七一前後,政府總是大鑼大鼓地慶賀回歸,企圖將此打造成香港上下均要欣喜的盛事。然而,任你鑼聲再響,這幾年的社會動盪與撕裂已不能再更明顯地說明了:21年了,人心根本從未回歸。

法政匯思:大律師公會換屆改選之我見

還有不到一個月便是大律師公會執委會換屆改選的日子。雖然換屆改選每年都有一次,但按照慣例,如果主席做完一年願意連任,一般都不會有人出來競逐而會自動當選,(換句話說,主席任期變相成為兩年)。同樣地,其他執委若願意連任,一般也不會有競爭。就算有執委辭職(今年便是一個例子),是屆公會的執委會也會邀請公會會員組成新的名單,該名單最後也會自動當選的居多。

法政匯思:也談議事規則修訂

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不少人認為是違反基本法內立法會法定人數的條文,亦指出修訂是要完全打擊「拉布」,扼殺議員議政的空間。雖然民主派議員們再三強調修訂對議會的深遠影響,但市民反應冷淡,表決前夕的集員更只得數百人出席。 筆者無意評論建制派是否「乘人之危」、又或民主派是否「玩玩吓」,但對修訂一事中的三點,分享一下意見。首先,筆者認為修訂中降低全體委員會法定人數是否合憲實在難以說清,法庭將會面對巨大難題;其次,若要在提高議事效率與確保反映民意中平衡,議事規則應再作修訂,尤其是全體委員會及表決法定人數方面。最後,非建制派應該總結經驗,不僅要重新審視在現今議事規則下,他們如何有效表達意見,更重要的,是檢討為何群眾對這重大事件反應冷淡。

【法政巴絲】不一樣的秘書

我是一名公司內務律師,即係in house (legal) counsel。In house counsel是受僱於某公司或集團專責處理公司內部業務的律師,也經常代表該公司或集團就對外的法律事宜擔任公司的主要代表,向管理層給予法律意見。 除了擔任內務律師之外,我更是集團的公司秘書。公司秘書和一般的秘書不同。根據香港法例規定,每間香港有限公司必須委任一名公司秘書。而香港聯合交易所的《上市規則》對香港的上市公司有更高的要求,規定它們必須聘用持有以下三種資格之一的人士擔任公司秘書:香港特許秘書公會會員、執業會計師、香港執業律師或大律師。

任建峰:澳洲同性婚權調查與香港平權運動

上星期,澳洲近月所作的同性婚權全民郵寄問卷調查結果出爐。在近八成參與了問卷調查的選民當中,約62%支持同性戀者享有婚權。結果一出,香港不少同志平權推動者都表示感到鼓舞,認為香港亦應盡快在這議題上仿效澳洲及其他西方國家。 我個人支持在宗教團體得到有限度但仍要合理的保障前提下的民事同性婚權,但我同樣認為香港同志平權運動要謹慎演繹澳洲問卷調查結果,然後再評估他們在香港可怎樣向前走。

【法政巴絲】瞇埋眼就睇唔到?

天氣稍涼,怕冷的女友已嚷着要去台灣浸溫泉。我剛好完成了一個大 project,請了一天假,便雙雙去享受長周末了。 碰巧台北舉行同志遊行,一向支持同志平權的女友拉着我一起去湊熱鬧,說要慶祝台灣有望同性婚姻合法化。其實我原本不太願意參加,因為難得放假外遊,竟然將時間花在與我無關的遊行上,但11萬人歡樂共融的氣氛感染了我。乘車前往集合地點時,因封路而塞車,但司機沒有半點不滿。3小時的遊行路線經過很多主要道路,當局非常配合地封路或指揮交通,沒有將遊行人士視為搞事份子的敵意。途人和沿途商戶會為大家打氣,沒投訴阻礙做生意。可見台灣人很尊重大家表達意見的權利。

社會對同性戀者的偏見

因荷李活大亨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涉嫌性侵犯女性而燃起的指控名人性侵犯趨勢繼續蔓延。最新而又知名度最高的被指控者,是殿堂級演員奇雲史帕西(Kevin Spacey)。根據美國演員Anthony Rapp的指控,他在14歲時曾被當時26歲的史帕西企圖性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