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就旺角衝突事件判刑之聲明 (Statement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n relation to the Mong Kok Riot Sentencing)

法政匯思對於 2016 年旺角暴動案中三名被告就其角色而被判處的刑期十分關注。三名被告分別被判處三年半至七年等長期的監禁。(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s deeply concerned by the recent conviction of three activists for their role in the 2016 Mong Kok riot. )

Lam hits out at critics of localist’s jail term

Regrettable. That was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s response to critics of the six-year jail term imposed on localist leader Edward Leung Tin-kei for rioting. Meanwhile, a spokesman for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Chris Ng Chung-luen, questioned the High Court's refusal to take personal background as a mitigating factor. Speaking on a radio program, he said the court has the responsibility to rehabilitate people, meaning it should consider basic mitigating factors.

全球法律團體聯合聲明 — 強烈譴責中國政府以吊銷、註銷律師執業證之手段持續打壓維權律師 (Joint Statement to 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Suppression against Human Rights Lawyers through Revocation and Invalidation of Lawyers’ Licenses)

(Scroll down for English version) 全球法律團體聯合聲明 — 強烈譴責中國政府以吊銷、註銷律師執業證之手段持續打壓維權律師 自2015年7月爆發轟動全球的「709大抓捕」起,中國政府打壓維權律師的行動已持續近三年。雖已接近尾聲,但打壓行動並未停止,而是從「刑事抓捕」轉變為更為隱秘的「行政懲戒」——即直接吊銷或註銷維權律師的執業證,剝奪維權律師的執業權。[1]據我們觀察,在最近8個月內,全中國已有17名維權律師及3間事務所陸續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對此,我們表示強烈譴責,並認為,中國政府的做法已嚴重違反中國憲法、律師法及國際法有關尊重和保障律師執業權利及公民權利的國家義務,中國政府應當立即無條件撤銷對受影響律師作出的吊銷或註銷執業證的各項決定,並停止對維權律師群體的一切管控和打壓。 我們注意到,從去年9月(即十九大前夕)開始,中國當局就已經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新的一輪針對維權律師的打壓行動,並且愈演愈烈。在過去8個月時間裡,全中國共有9個省份的17名維權律師及3間律師事務所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僅過去一個月內,就有包括謝燕益、李和平、黃思敏丶文東海、楊金柱、覃永沛等在內的6名維權律師收到司法局發出的擬吊銷或註銷執業證的通知書;而廣西唯一一所維權律師事務所「百舉鳴律師事務所」,則更是被南寧司法局在其辦公場所強逼解散。儘管中國政府對外宣稱召開聽證會、給予律師申辯機會,但聽證程序卻極為不公開、不透明,救濟途徑形同虛設。而就在不久前召開的謝燕益律師的聽證會外,一名香港記者甚至被警方圍毆和非法扣留。[2] 同時,這一輪針對維權律師的吊牌運動,亦是「709大抓捕」的延續。在這17名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的維權律師中,有超過一半是「709大抓捕」的涉案律師或涉案律師的辯護人,前者包括隋牧青、周世鋒、李春富、謝燕益、李和平等,後者包括余文生、文東海、楊金柱、覃永沛等。打壓前者,目的是要把維權律師群體的核心力量連根拔起;打壓後者,則是要把709抗爭運動中出現的後繼力量徹底剷除。 另外,我們亦注意到,中國政府正在以「行政懲戒」之名,行管控律師網路言論之實。儘管中國《憲法》第35條和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第23條均保障律師享有言論自由,且不應因其言論而遭受處罰,但如祝聖武、吳有水、余文生、楊金柱等律師都因為在網上公開批評中國共產黨及中國司法制度,而遭當局懲戒;玉品健律師則因他多次於網上撰文評論時政,而被當局向其事務所施壓並要求解雇;另外亦有彭永和、王龍德、王理乾等律師因為公開聲明退出律師協會,遭到報復而被註銷或吊銷執照。[3][4]由此可見,中國政府聲稱的「依法治國」只是欺騙世人的幌子,目的是企圖合理化其以言入罪、打壓異己的手段。我們注意到,前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於今年3月開始擔任司法部部長,我們擔心未來局勢只會更加惡劣。 因此,我們強烈要求中國政府: 1. 立即無條件撤銷對受影響律師作出的各吊銷、註銷執照的各項決定; 2. 停止對維權律師群體的一切管控和打壓,確保律師不會因其代理的案件或發表的言論受到恫嚇、妨礙、不適當的干涉,或者起訴和行政制裁; 3. 切實遵守中國《憲法》、《律師法》及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有關保障律師權利的規定,尊重律師的執業權利及公民權利。 發起團體: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 聯署團體: Human Rights Now,日本 律師助律師基金會,荷蘭 法政匯思,香港 臺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臺灣 臺北律師公會人權委員會,臺灣 日內瓦律師協會,瑞士 2018年6月6日 [1]根據《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23條,與所在律師事務所解除聘用合同,且在六個月內未被其他律師事務所聘用的律師,其律師執業證書將被註銷。儘管從法律層面講,註銷與吊銷性質不同,但過往經驗顯示,註銷的法律效果實質上與吊銷相同,律師一般都無法重新申請執業。 [2]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80520/20396145 [3]《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5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4]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第23條:「與其他公民一樣,律師也享有言論、信仰、結社和集會的自由。.....」 ------------------------------------- Joint Statement to 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Suppression against Human Rights Lawyers through Revocation and Invalidation of Lawyers’ … Continue reading 全球法律團體聯合聲明 — 強烈譴責中國政府以吊銷、註銷律師執業證之手段持續打壓維權律師 (Joint Statement to 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Suppression against Human Rights Lawyers through Revocation and Invalidation of Lawyers’ Licenses)

【法政巴絲】讀law梗有好嘢啦!

大家經常話做法律界競爭大、壓力大,呢啲都係事實嚟──不過,由我讀法律開到實習嘅呢幾年,都會見到好多值得感恩同欣賞嘅人同事,當我有時候諗埋一邊,只要諗返起呢啲嘢又會多返啲力量。

【網上論壇】在法庭拍照是小事嗎? (大律師 何旳匡)

高等法院昨日在審理一宗涉及佔旺的刑事藐視案件時,發現一名女子在庭內拍照。該女子謂昨日為公開審訊,公開審訊就應該要透明,又形容在法庭上拍攝不過小事一樁。 那麼,在法庭拍照到底是增加司法透明度的「小事」,還是「大件事」(陳慶偉法官語),應該受到懲罰呢?

國歌法聯合聲明 (Joint Statement on Local Legislation for the National Anthem Law)

我們是一群對《國歌法》本地立法存有極大憂慮的團體。2017年內地《國歌法》在香港社會的爭議聲中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後,政制事務局早前公布本地立法的《國歌條例草案》建議條文內容概要(下稱「條文概要」)及召開公聽會作所謂「收集意見」。雖然政制局局長聶德權多次表示市民無需過度擔心立法,但綜觀整份建議條文及政府近月的回應,均無法解答及釋除我們對《國歌法》本地立法的各種問題及疑慮。(Click for English version)

‘Tool of suppression’: 38 groups urge Hong Kong gov’t to withdraw Chinese national anthem bill

Thirty-eight civil society groups (including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and political parties have urged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to withdraw a national anthem bill, arguing that it violates citizens’ rights to fundamental freedoms.

【國歌法】團體改編演奏促以白紙草案真正諮詢 遭警全程錄影

多個要求政府撤回國歌法現時建議文件的團體,包括香港音樂導師工會、香港藝術家工會、法政匯思、社民連、人民力量等近10名成員,今日在立法會外集會,要求政府立即撤回國歌法現有建議文件,改以白紙草案方式展開真正的公眾諮詢。香港音樂導師工會代表即場用行為藝術方式,演奏改編版的國歌,指一旦國歌法立法,演奏有關樂譜將變成犯法,其間有便衣警員一直用手機記錄演奏過程,立法會保安亦在示威區加設鐵鏈。

旺角騷亂案陪審團被偷拍

法政匯思發言人何旳匡大律師表示,梁天琦一案的陪審團未必會受偷拍影響,畢竟他們於裁決時尚未知悉司法機構收到電郵;但日後重審時,就可能會有影響,屆時的陪審團可能會憂慮被認出身分。何亦表示,無論偷拍是否無心之失、是否有影響審訊公正的意圖,偷拍已經犯法,如在下次重審時,再有偷拍,應該起碼登記該人身分資料,不應輕易放過。

Photographing jury an bid to pervert the course of justice, lawyer says

A legal expert has raised concerns about incidents of members of the jury being photographed, warning these are blatant attempts to pervert the course of justice. The trial of the Mong Kok riot accused on Friday was shut to the public after the judiciary received an email containing photographs of four jurors. The same trial experienced such an event in February when a man claiming to be a mainland tourist took pictures of the jurors.

認識風雨蘭 (Meeting Rainlily)

上周四,法政匯思有幸邀得風雨蘭的代表伍穎琳小姐及黃瑞紅大律師參與我們的聚會,為我們分享性騷擾受害人歷經平機會調停過程的艱苦、當中的現實考慮及透過現時機制實現公義的不足。我們深受討論啟發,認為 #metoo 運動是一場永不休止的抗爭,需要持續的教育及堅實的公眾支持。

【旺角騷亂】跟遊戲規則爭民主苦無出路 李柱銘:難怪年青人另覓途徑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上周被裁定一項暴動罪成,他另承認一項襲警罪。代表梁的大律師蔡維邦今早為梁求情時說,是他們這一代人貪圖逸樂,導致香港發展成如今局面。李柱銘稱明白蔡大狀想法,認為蔡受梁天琦感動才說出該番話,「但至少佢哋嗰一代冇同我哋對著幹」,惟亦指蔡大狀一代亦有人阻撓民主發展,公開批評及責罵上一代爭取民主的行動。

Hong Kong children expose their identities, thoughts and flesh to millions of strangers on popular iPhone app Tik Tok, Post finds

Hundreds of Hong Kong children, some as young as nine, are exposing their identities, innermost thoughts and even flesh to millions of strangers on the world’s most popular iPhone app, an investigation by the Post has found.

法政匯思:香港政府點解會變成咁 文:文筆聊生

香港政府點解會變成咁?筆者除了抽印度裔本港記者禇簡寧的水外,真的想知道香港政府究竟發生甚麼事情,有甚麼令政府官員害怕到連一個三歲小朋友都懂的問題也不敢回答,就是香港一般市民的母語是廣東話。 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邵家臻議員問她的母語是甚麼,林鄭説:「我不會回答你這個無聊的問題。」雖然我不明白為甚麼有人認為這個是林鄭秒殺邵議員的答案,但是我同意特首林鄭的說法,這真是個無聊的問題,無聊的程度簡直等於你問特首林鄭是男人還是女人一樣。有趣的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連這個無聊的問題也不懂回答,又或者是他不敢回答?

Lawfare Waged by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Is Crushing the Hopes of Democrats

Law is being used to silence the democracy movement in Hong Kong. One in three pro-democracy legislators has been prosecuted by the government since the Umbrella Movement of 2014. More than 100 democracy activists and protestors have been prosecuted. The secretary of justice has constantly sought to maximize sentencing, slapping years of jail time on young students and digging up obscure, outdated charges – designed for 19th century Britain, not 21st  century Hong Kong – to increase the time that pro-democracy figures spend in jail.

【網上論壇】被遺棄的英國海外國民 (法政匯思召集人 蔡騏)

最近《壹週刊》專訪了一名「現代武士」聲稱「英國政府大致同意給予香港人居留權」、「英國國會議員有共識,對於港人用BNO長居當地隻眼開隻眼閉」及又指「雖然外國關卡不至無掩雞籠直行直過……大家用BNO進入歐盟沒有難度。」。作為英國國民(海外)的香港人應正確了解這身份賦予你的權利。

法政匯思:  DQ法官:委任法官應審查其立場嗎?  文:Billy Li

今年3月,政府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建議,任命何熙怡女男爵及麥嘉琳女士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女男爵由2017年9月起獲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麥嘉琳女士則由2000年1月起出任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直至2017年12月。根據《基本法》,任命需經立法會同意 。

法政匯思:成立《資訊自由法》——你必須要知道的公民權利 文:戴穎姿

2017年年尾,港府與廣東省簽署《高鐵一地兩檢合作安排》。如此這般的一份涉及重大基本法爭議的文件,港府最終僅以新聞稿形式公布,且表示「可以說的都說了」。其時,眾新聞引用現行的《公開資料守則》,希望能索取粵港簽署、以及將提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兩份《合作安排》。根據眾新聞於2017年12月22日的報導:「特首辦超出預定21日限期後才回覆,並引述《公開資料守則》中即將公布《合作安排》而拒絕公開已經簽署的協議。至於即將提交人大常委會的《合作安排》,特首辦引述守則中「保密」條文送交其他政府,同樣拒絕資料申請。」

委任終院海外非常任法官

近日部分立法會議員,認為二人在同性婚姻的立場或影響日後的審決,質疑其任命。法政匯思發言人楊嘉瑋接受訪問時表示,同意事件令人擔心成為先例,今次以法律議題的立場審查,為日後以政治立場審查開路。法官只會按法律判案,海外從未有指控指該兩位法官因其個人意見左右其判案。而且,終院審案時,必定會有其他3至4名本地法官共同審理案件,質疑海外法官會把個人立場加諸香港判決上,毫無根據。

【法政巴絲】秘書節

剛剛個星期三(4月25日)係秘書節,我同我秘書Ivy去食咗個靚lunch,送小禮物同派利是畀佢當然亦唔少得,因為Ivy真係好幫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