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26周】法律界斥政府用盡涉違憲法例打壓社運 憂法治人權狀況續惡化

一場反修例運動揭示香港人權、法治問題岌岌可危,中央的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互相配合」言論更惹爭議,法政匯思召集人Jason Ng及法律界選委都表示對香港情況感悲觀,其中Jason直斥特區政府以賭博心態用盡有違憲機會的法例,打壓社會運動,導致釋法危機,「賭一鋪……輸就釋法」,坦言港府「點都會贏」,惟望港府仍會忌諱民意,呼籲市民勿鬆懈,持續關注情況。

內地攝影師收車馬費來港為警拍攝婚禮 大律師:或涉打黑工

反修例風波下,警民關係每況逾下,上月婚禮界有約350間公司聯合發出聲明,在政府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前,從業員一律不接警員生意。有內地攝影師不忿本港警員遭杯葛,在未有申請工作簽下,來港「免費」為警員拍攝婚禮,但會收取車馬費。

【法政巴絲】記憶與遺忘的抗爭

「我們的時代並不是完全令人絕望的時代」,只是「童年的記憶已蕩然無存」。 現實越是逼人,書本提供喘息空間愈是珍貴。重看歐威爾的《1984》,一舉一動都在政府監察的狀態固然可怕,但於我而言,我們更要提防「失憶」。

【抗暴之戰】六名年輕被告涉612非法集結 控方罕有申請轉介區院審理

反送中抗爭初期,大批市民於6月12日在金鐘聚集,力阻送中惡法在立法會恢復二讀,其後爆發激烈警民衝突,其間警方以催淚彈、橡膠子彈及海綿彈鎮壓示威者,為運動以來首次。警方事後拘控六名男子,指他們當日在現場非法集結,案件今在東區裁判法院再訊。各人繼續毋須答辯,以待案件下次再訊時進行合併申請。控方並會將案件轉介至區域法院處理,是近年有關非法集結案的罕見安排。各被告繼續保釋候訊。

Protesters In Hong Kong Are Becoming More United In Their Strategy And More Desperate

Day to day, people are thinking about, what can I do to resist encroachment? And what can I do to hopefully, slowly, bit by bit, even if it takes generations, push towards greater democracy?

Uitzonderlijke taferelen in Hongkongse rechtbank: gearresteerde activisten massaal voor de rechter

"Of all the defendants who appeared on Wednesday, the majority will probably go free," says Vickie Lui, one of Hong Kong's lawyers who provide free assistance to arrested protesters. Lui, who works for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has joined a central office from which the legal assistance for detainees is directed. During the protests you see many young people with the telephone number of that hotline on their arm.

【蒙面惡法】北京批港法院無權裁違憲 CNN:違普通法的基本原則

特區政府上月宣佈動用《緊急法》實施《禁止蒙面規例》,其後高等法院裁定違憲,全國人大法工委發言人就此事指,除人大以外沒有其他機關有權判斷法例是否違憲,美國有線新聞網絡認為,北京的回應有違普通法的基本原則。

【法政巴絲】欲罷不能

經歷過多月反修例運動,香港人的抗暴文化越來越豐富。由最初的和理非大遊行、進入立法會、「和理塞」再到近期的「火魔法」、「鶳」等等。很多人會想,不能做「衝衝子」的話,和理非可以做甚麼?其中一個一定是「大三罷」,罷工、罷課、罷市,既讓社會運作停頓,亦讓以「柒柒柒」為首的政府跌入停擺的圈套。下筆之時,教育局宣佈周四全港停課,成為首個墮入圈套的問責局,亦摑了「柒婆」一巴,可喜可賀。

【政識法字】孩子是國家的寶物

筆者在此宣佈將會放棄新垣結衣,不再浪費時間和她談情。相信各位讀者已經有想打我的衝動,但想一想,一個人只有兩種情況可以放棄他不曾擁有的東西,一是精神分裂,二是太多幻想(即「FF」)。而早前,美X(又稱X心)集團創辦人長女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卻批評部份參與示威的青年人已被洗腦,因此要放棄他們。即使她有權放棄年輕人,她又有沒有想過年輕人需要她嗎?

【政識法字】選舉呈請DQ 法庭可否把關?

DQ風波,還未完結。2016年起,香港政府掌控了篩選選舉參選人的權利;2016年7月,陳浩天和梁天琦等五名參選人基於其政治主張,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同年11月,政府入稟法庭,要求法庭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無效,高等法院原訟庭聽取雙方陳詞後、押後宣判的期間,人大常委就《基本法》第104條(下稱「第104條」)作出解釋(下稱「釋法」),它不但解釋第104條,更就其作出「補充」,變相「加料」。釋法後,梁游二人被DQ,政府亦再入稟法庭,要求法庭裁定姚松炎、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四位議員宣誓無效。2017年7月,四名議員被法庭裁定宣誓無效,即被DQ。2018年3月和11月的立法會補選,選舉主任亦一而再、再而三地運用其權力裁定若干參選人的提名無效。

【高院禁網上發布煽動暴力信息 何謂煽動暴力?】

高等法院昨天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互聯網發布煽動使用暴力的信息,究竟甚麼信息為之煽動暴力?網絡服務供應商有沒有責任刪除信息? 我們的成員蘇俊文大律師接受了有線電視的訪問,關於昨天法院頒下的臨時禁制令。

淺談香港《緊急法》與行政機關(簡思尋)

二○一九年十月四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聯同行政會議宣布引用《緊急法》(即《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見香港法例第二四一章)訂立《禁蒙面法》(即《禁止蒙面規例》,見香港法例第二四一K章)的決定,引起社會激烈討論。《禁蒙面法》既切身地影響香港市民,其訂立的法理依據,亦即特首聯同行會動用《緊急法》一事,也絕對值得公眾關注。

Six-monthly report on Hong Kong: January to June 2019

The six-monthly report of the UK Foreign & Commonwealth Office refers to the Rule of Law Report 2018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政識法字】「香港人」和「自決」(二)

上文提到,「自決」的其中一個層面,是根據國際法院在《納米比亞諮詢案》和《西撒哈拉案》確立所有管治「非自治地區」(包括殖民地以外地區)的國家,須透過讓「非自治地區」(1)成為獨立主權國、或(2)與另一獨立國主權自由結盟、或(3)與另一獨立主權國結合統一這三種方法,把「非自治地區」的管治權交還予當地的人民。 讀者自然會問,為何殖民地時期下的香港人,沒有如國際法所規定,獲賦予以上三項選擇呢?

【9.28集會.全日總覽】警舉藍旗警告 旺角警署一度冒黑煙

今日(9月28日)是雨傘運動五周年,民陣於政府總部添馬公園,舉行「雨傘運動」(佔領運動)五周年集會,並已取得警方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

警威脅添馬外清場 30萬人集會腰斬

昨日是雨傘運動爆發五周年,民陣於金鐘添馬公園舉行集會,有20至30萬人參加。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指出,每一場社會運動都會孕育下一場運動,佔中後港人經歷五年低潮,但在今年反送中運動又重新走出來,這是民主運動的希望。集會一直和平進行,但最後因警方威脅清場,被迫提前結束。

【法政巴絲】亂世中公司生存之道

不論是律師樓或公司內,爭鬥無日無之、爾虞我詐、波譎雲詭... ...(下刪3000字)。特別呢個亂世,面書出個留言、like 過吓某些新聞都可能被人篤灰,輕則被老細捉去照肺,重則被人炒魷魚。所以,好多同事喺公司內都不談政治,甚至扮藍絲!以下是我留意到適應力強頑嘅香港人喺亂世中生存之道。

5萬人聲援新屋嶺被捕人士:唔接受停用,誓要討回公道

新屋嶺集中營人權關注組(下稱「關注組」)昨晚(27日)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聲援新屋嶺受害者集會」,抗議警方剝奪被捕人士及時就醫、會見律師等基本人權。關注組發言人表示有逾5萬人參與集會,又稱即使林鄭月娥表示已停用新屋嶺扣留中心,但「傷害已經造成」,因此「唔接受停用」,會抗爭直到為被捕人士「討回公道為止」。

香港愛丁堡廣場湧5萬人!控訴警方暴力刑求

持續關心香港反送中運動,昨晚在中環愛丁堡廣場的集會湧入5萬人,控訴警方疑似對被捕的示威者使用暴力刑求;而稍早在下午的時候,也有2、3000名中學生組人鍊、唱歌,抗議警黑濫權、政府無作為。延續昨日的能量,民陣今天晚上在金鐘添馬公園,再度發起紀念雨傘革命5週年集會,繼續傳達怒吼。

Soothing the anniversary blues, 5 years on: Hong Kong’s Umbrella movement was a lesson in civic engagement

There are dates on the calendar that bring back uncomfortable, distressing or even painful memories—of natural disasters, of gun violence, of bloody government crackdowns. They give us what pop psychologists call “anniversary blues.” Today is one of those d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