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將近一年,本港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未止。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今(5日)早稱,有需要時會探討規管家居內家庭聚會,引起社會關注。政府專家顧問、中文大學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稱,規管家居聚會「比較擾民」,應在最後關頭才立法。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表示,家居聚會屬於可追蹤範圍,影響亦非特別大,仍可透過現行方法追蹤、安排檢疫和檢測。

許續說,新加坡亦有法例限制家庭聚會人數,現時當地每個家庭可接待8名訪客。綜合當地新聞報道,有市民因被鄰居投訴,以及上載聚會照片到社交媒體,而遭警察檢控和罰款。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呼籲市民不要參與跨家庭聚會,又稱有需要時會探討規管家居內家庭聚會。政府專家顧問、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稱,規管家居聚會做法「比較擾民」,應在最後關頭,即突然出現大量跨家庭聚會個案群組,才將此措施立法。他續稱,此規例執法困難,指出新加坡亦有法例限制家庭聚會人數,阻嚇作用大,但當地政府亦甚少執法。

新加坡家居限聚令披露聚會人士的姓名、年齡和活動

新加坡的「限聚令」與本港相似,政府會隨著疫情調節人數鬆緊,但法例一併限制私人及家居聚會人數,現時當地每個家庭可接待8名訪客。綜合當地新聞報道,有市民因被鄰居投訴,以及上載聚會照片到社交媒體,而遭警察檢控和罰款。違反防疫措施的最高刑罰為罰款10,000新加坡元(約58,800港元)和監禁6個月,其中場地提供和舉辦者的罰則比參加者重,有人曾因舉辦18人聚會並隱瞞事件,被罰款5,000新加坡元(約29,400港元)。當地傳媒更會披露聚會人士的姓名、年齡和活動,如多人在家玩遊戲和觀看Netflix(電視節目)。

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表示,立法處理家居聚會屬「一刀切」做法,將衍生民生和精神健康等問題,而且執法十分困難,認為當局在本港疫情失控、無計可施時才應考慮使用。他又說,家居聚會屬於可追蹤範圍,影響亦非特別大,仍可透過現行方法追蹤,以及安排檢疫和檢測,強調「現有措施都做唔好,再加新措施都係無用」。

如執法人員要到私人地方執法,必須有合理懷疑和搜查令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稱,現行法例未能規管私人地方,包括家居內的聚會,當局須在附屬法例加入條款方可作出有關限制。如執法人員要到私人地方執法,必須有合理懷疑和搜查令。他又說,在法律觀點看來,各種防疫措施在某程度上侵犯人權,譬如限聚令和禁止公眾集會等;重點是該些措施是否必須和合乎比例,「條法例係咪唔推唔得,同埋規管人數、地方同時間都不能太嚴苛。」倘有關法例的權力過大或不合理,市民有權提出司法覆核。

(原文載於 2021 年 1 月 5 日《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