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想hea各位讀者,只是,2020年,香港法治正式宣告死亡。我知道,很多人說我們這群所謂「精英大律師」,如果說香港沒有法治即是打破自己飯碗,因此仍然厚着面皮說有險可守。的確,若果仍要over my dead body的話,我們有100條命都不夠死。

相關新聞:黎智英還柙|黎智英妻兒 帶日用品到收押所探望

2020年,我們的法律制度赤裸裸地被用以對付異見者。反修例示威中,大批示威者被暴力對待、濫捕、濫告;即使獲法庭判無罪,仍然被律政司上訴,無限追擊。

下筆之日,正是律政司向終審法院申請覆核高等法院批准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先生保釋決定之時。法院將於下午4時有決定。拋開執法機關如何公然大舉攻入傳媒大樓不說,亦不談律政司如何費盡心思安插各種罪名,他們今天竟然在法庭上說黎先生所作所為與謀殺一樣,可囚終身,因此反對其保釋!(註:某某在臺灣殺害女友的男子仍在豪宅內高床軟枕)

相關新聞:黎智英還柙︱獻RubberBand《漫長》歌詞寄意 讀者給肥佬黎的信:仍未到放棄之時

更離譜的是,據報道,律政司代表公然在法庭說《國安法》內無「無罪假定」字眼。無罪假定是任何一個中學生都能舉出的原則,更甚者,連排行十一的湯資深大律師亦發文指「真丟臉!《國安法》第五條清楚寫明未判罪之前任何人必須「假定無罪」,控方律師竟然對終審庭說《國安法》沒有「無罪假定」字眼!」(《國安法》第五條:任何人未經司法機構判罪之前均假定無罪。)

律政司竟然找這種律師代表,是不熟書,還是有《國安法》也不夠,要強行「釋法」?以現在的政府來說,後者亦絕不出奇。難怪那麼多檢控官放棄鐵飯碗,跳船出來私人執業了。

法律,被執政者利用、扭曲,香港人人動輒得咎,還談甚麼人權、免於恐懼的自由?

昨日,筆者在庭上為一宗非法集結案件排期。由於涉及多名控方證人,控辯雙方估計需時6至8天。因此,法庭向我們索取至來年7月的日誌。此時,有同業打趣道「下年7月我哋都唔知仲喺唔喺呢行」。我們只好苦笑,因為,我們不知道的,是下年還有沒有我哋呢行。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寶福山雅治@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 2021 年 1 月 2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