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央「全面管治」正式進場,行政立法機關淪陷,司法機關面對親北京陣營攻擊之猛烈,前所未見,港府聯同北京發力洗腦否定三權分立;法律被利用為打壓異己的武器,律政司用盡權力就多宗涉及社會運動獲輕判的案件提出上訴,卻介入並撤銷由民主派發起的私人檢控案件法官被分黃藍批鬥京官甚至提出司法改革,北京有意整頓司法界——香港向來擁有的制衡,一個一個倒下。

相關新聞:2020大事回顧︱整治公僕令篤灰泛濫士氣低落 梁籌庭:唔可能長期用高壓政策打壓

記者 梁穎妍

去年香港爆發大型反修例運動,衍生大量相關刑事訴訟,政治風暴席捲獨立司法權,首先向法院施壓,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去年11月接見特首林鄭月娥時提出,止暴制亂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共同責任」;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今年5月接力發炮,矛頭直指向法院,稱「不少人是眼看黑暴勢力橫行於街頭社區,法律之劍的懲處卻遲遲未到」,為批鬥香港司法鳴鑼開道。

相關新聞:2020大事回顧︱消滅街頭抗爭︱借疫禁上街 以國安法恫嚇港人 六四7.1「維園見」成絕響

建制派政黨及相關人士亦全面配合中央,對司法機構、法官口誅筆伐,《大公報》及《文匯報》接連刊登評論個別法官判案,其中裁判官何俊堯成為頭號被攻擊人物,遭指控放生「黑暴被告」,其判決被批評是上演「警方抓人,法官放人」。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及周浩鼎甚至引用未經查證的「匿名信」,指控有高院法官告誡藍絲法官,並不斷提倡成立司法監察委員會、量刑委員會,指英國都有相關例子,但一直沒提及建議細節。前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吳靄儀認為,香港一方強調司法獨立,觸動中共神經,「話到明係司法獨立㗎嘛,一聽到『獨立』就觸動到佢神經,因為佢要你配合吖嘛;要你係三權『配合』嘅,咁你話『獨立』佢就已經唔掂。」

「中共係要你三權配合」

京港官員亦聯手改造香港法治論述。今年8月底鬧出通識教科書刪去「香港有三權分立」風波,特首林鄭月娥力撐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公開指香港沒有三權分立的說法,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互相配合和制衡,但都要經行政長官向中央負責,並揚言現屆政府要「正本清源、撥亂反正」。北京一方再上綱上線,港澳辦及中聯辦發聲明質疑香港社會有人鼓吹三權分立,是意欲擴大立法權和司法權,削弱特首和港府的管治權威,甚至把香港變成脫離中央管治的獨立政治實體。

大律師公會一再發聲明從法律層面力證香港實行三權分立,副主席葉巧琦也嚴詞說,香港三權分立是沒有辯論空間,「係必然存在」,又重申三權各司其職,「唔存在需要配合行政,從來都唔存在呢樣嘢,亦唔存在需要由行政指揮或者監管司法機構」,她擔心若人人相信香港沒有三權分立的說法,最終法治會被蠶食殆盡。

葉巧琦:國安法官由特首指定 令人質疑法官是否免受政治壓力

中共以筆桿子攻擊司法獨立,但真正從制度落手,要數今年中全國人大繞過香港立法程序,直接落實「港版國安法」,從此不只案件可能交內地審理,涉及國家安全案件在港審訊也由特首指定法官審理,前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亦批評此舉損害香港的司法獨立。現時特區政府僅以法官獨立判案的論調,作為香港司法獨立的遮醜布,惟葉巧琦也認同,指定法官正正令人質疑法官是否免受政治壓力,「顯而易見地,法官都係人,佢會唔會擔心升唔到職?擔心唔係咁判會受壓力?(公會早前聲明)講咗(指定法官)係唔理想,絕對唔理想。」

不可不察的是執法者也是維護法治重要一環。近年律政司對社運人士窮追猛打,多宗獲輕判、涉及反修例運動案件遭律政司提出上訴,但涉及民主派或抗爭者為受害人的案件,則介入相關私人檢控申請並撤控,執業數十載的葉感嘆:「法律係死嘅,白紙黑字喺度,執行應用都係人去做,同一個條文可唔可以成為打壓工具?梗係可以。」但她指,律政司有法律基礎行使相關權力,對方是否有權用盡則留待公眾判斷,但她仍期望律政司肩負維護司法獨立、法治的角色,「不受任何控制、壓力去做。」

陳信忻:捍衞法治責任律政司大於法庭,掌權者須克制行使權力

法治為香港核心價值,但人民視法治為彰顯公義,政權則將守法等同法治,法政匯思召集人陳信忻認為,法律最理想的狀態應是將所有人的自由最大化,「法律理論上唔係你最大隻、最聰明就可以壓制所有人,而係有制度令大家參與喺社會入面」,然而法律卻是「幾脆弱嘅事情」,視乎能否有效執行以發揮作用,例如能否制衡行政機關濫權行為,故她強調三權分立之重要性,也強調三權互相制衡,也需要掌權者克制地行使權力,又指捍衞法治的責任在於律政司多於法庭,「成個過程由一開頭邊個選擇告、邊個選擇唔告,可能可以製造好大不公,而呢個唔係法庭控制到嘅事情」。

追求權力制衡在北京眼中被視為「司法獨大」,葉巧琦慨嘆近月不少港人選擇移民,離鄉別井,與香港司法獨立受損有莫大的關係。吳靄儀則以《國安法》為例,指條文用語與香港法例不同,「港法會列明被禁的事,但《國安法》下有冇事係『聽佢講』,於是人人自危,有否犯法係睇差人話、律政司想唔想告,全無法律依據可依」,同時政權亂來時沒有制衡,不能透過立法會公開問責,她形容所有制衡一個一個倒下,人民赤祼裸面對權力,「可能你對政治無興趣,但係你都好難生活喺呢個環境,於是情願走。」

2020年司法受追擊事件簿

1月:民建聯葛珮帆開腔提出仿效英國設立量刑委員會

5月:港澳辦發言人發文指「黑暴」、「攬炒」是一國兩制大敵,意有所指:「不少人是眼看黑暴勢力橫行於街頭社區,法律之劍的懲處卻遲遲未到。」

6月:北京出手繞過立法會制訂「港版國安法」,6月30日人大常委會以162票全票通過「港版國安法」,7月1日生效

8月:

●時任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提出就西灣河警員開槍案及深水埗的士司機涉撞人案,作出私人檢控,但先後被律政司介入並撤銷控罪

●通識教育科高中課本經教育局閱覽後,提供意見修訂,有出版社刪走「三權分立」定義,甚至提到《基本法》沒有訂明特區政府的體制是「三權分立」

9月:

●特首林鄭月娥指,香港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各司其職,認同三者可以互相制衡,但並沒有三權分立,是首位特首開腔否定「三權分立」概念;港澳辦及中聯辦發聲明質疑香港社會有人鼓吹三權分立是意欲擴大立法權和司法權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周浩鼎引述未證真偽的匿名信,指控高院法官黃崇厚於其上司、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見證下,當面告誡全港裁判官以「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將其脫罪」,司法機構澄清內容不屬實

●《大公報》及《人民日報》先後發社論及文章批評司法機構為「獨立王國」,暗諷法官為「亂港者幫兇」;《大公報》社評指司法機構要自我改革,點名批評裁判官何俊堯「一再放生黑暴被告」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罕有發表長達十多頁的聲明,詳細解釋香港普通法制度包括的原則和確保司法獨立的要素,強調司法機構不應被政治化

10月:律政司就馬鞍山火燒人圍觀夫婦獲判無罪一案提出上訴

11月:

●律政司向8.31灣仔暴動案7名脫罪被告提出上訴

●人民力量前議員陳志全私人檢控工聯會議員郭偉强,今年5月在立法會內會涉嫌普通襲擊,律政司介入案件,決定不提證供起訴

●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引述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烈顯倫說,是時候進行司法改革

12月:

●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因在街站叫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被控《刑事罪行條例》發表煽動文字等共14罪,控方申請案件轉交國安法指定法官審理獲批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成立國家安全教育中心,建議廢除法官戴假髮規定、設立量刑委員會及設立針對法官的國情培訓學習班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原文載於 2020 年 12 月 30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