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海熊】

《香港國安法》通過,標示著香港完全進入後極權時代。自7月1日到現在,香港每天發生的事都使人喘不過氣來,年尾唯一值得高度關注,甚至讓部分網民「開香檳」的新聞,大概是香港著名親共「社運」領袖李偲嫣,因感染武漢肺炎離世。

李偲嫣應該是藍絲的始祖之一。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支持運動的人在Facebook換上黃絲帶頭像,而為了分庭抗禮,部分網民則換上藍絲帶頭像,頭像隨藍絲帶還寫了六個大字:「支持香港警察」。可見撐警是藍絲的「中心思想」,李偲嫣多年來身體力行,除成立撐警組織,搞撐警遊行和機會,更親自獻花給警務處長,把藍絲的「中心思想」表現得淋漓盡致,無功也有勞。可惜,李偲嫣猝死後,除了好友梁美芬,中港兩地官方人物,以及藍營的政客KOL,全沒有發聲悼念她,提都不提。部分藍絲更和李偲嫣「割席」,聲稱她是「小丑」,對同路人如此冷漠,令人唏噓。

為什麼藍絲會對李偲嫣之死如此冷漠?因為整個藍絲陣營,以至整個中共陣營,其實是典型的後極權秩序,成員都活在謊言中,沒有任何核心價值可言。捷克前總統和民主領袖哈維爾,批評「布拉格之春」失敗後的捷克社會,認為捷克在後極權秩序下,獨裁者再不需要無時無刻威嚇人民,因為人民已在恐懼下放棄了思考,讓冷漠和無力感充斥腦袋,盲目地配合政權的安排,一起成為後極權體制的螺絲釘。哈維爾舉出賣菜大叔在店子櫥窗懸掛共產黨標語的例子:大叔不一定認同標語內容,他根本漠不關心,但掛這標語已成為他生活習慣的一部分,他的服從行為,讓後極權秩序的空洞謊言成為社會共識持續下去。

同理,自私犬儒的藍絲,根本不相信中共和特區政府的政治宣傳,什麼「維護國家安全」、什麼「大灣區」?身體最誠實,不少藍絲口袋已有外國護照,子女財產早在歐美國家。但他們冷漠、犬儒和自私的特質,註定他們只能因私利,在中共命令下「團結」,成為後極權秩序的擁護者,但事實上沒有任何共同價值能維繫他們,包括撐警在內。所以他們對身體力行撐警的「同路人」李偲嫣,並沒有絲毫的敬意,只有嘲笑和鄙視。

民主陣營雖面對極大的困難,以及部分意見上的分歧,但民主陣營和後極權秩序最大的不同,就是民主陣營依然擁有追求正義和真理的熱情,有活在真相中(living in truth)的勇氣。面對後極權秩序,要保持憤怒,保持尊嚴,不要輕易服從謊言和被恐懼屈服。只要我們盡量堅持良心,堅持自我,活得真誠磊落,不做螺絲釘,後極權秩序的謊言就會面臨重大挑戰,香港光明的一天也會更快來到。

以上為作者個人意見

(原文載於 2020 年 12 月 24 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