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好鄰舍北區教會近日先後被凍結戶口,引起社會關注。保安局長李家超昨撰文稱,凍結資金機制為保護受害者的財產,不點名批評「有人因政治理由,把這個機制污衊為濫用權責」,強調執法行動與被凍結戶口對象的政治背景無關。有大律師指出,若警方凍結戶口後拖延向法庭申請凍結令,被凍結戶口者可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解凍」。

稱應支持銀行防洗黑錢

李家超撰文表示,任何人或銀行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任何財產是犯罪得益,或接獲執法部門通知,必須停止處理有關財產,否則即屬犯法。他指出,執法部門會通知銀行凍結有可疑資產的戶口的理據,包括戶口的活動模式與聲稱業務不同、有不尋常轉帳、有頻密的大額交易等。

李強調,執法部門的行動是針對洗黑錢行為,與涉嫌者政治背景無關。他說,2014至2019年約18億港元的可疑資產被凍結並被法庭充公。他又稱,應肯定和支持銀行履行防洗黑錢的法律責任。

前法官:明知非法用途照捐

捐款者收款者同罪

警方周三(9日)晚亦在社交平台發放短片,由曾參與撐警遊行的退休法官黃汝榮「快問快答」有關眾籌問題。他表示,眾籌者和捐款者並不犯法,但若眾籌所得資金用作非法用途,或與聲稱的眾籌目的不脗合,則可能犯法,而捐款者若知道款項會作非法用途,例如用於「招兵買馬做非法行為,如打劫銀行」,捐款者與收款者的罪責相同。黃又解釋,凍結資金等同禁制令,目的之一是防止資金被挪用作非法用途,另一目的是防止證物流失。

大狀:倘警拖延申凍結令可覆核

不過大律師何旳匡指出,法例沒列明警方可要求銀行凍結戶口,但銀行為免承擔法律風險,例如洗黑錢或違反牌照規定,多會按警方提示凍結戶口。

何稱,按警察內部守則,警方需每月覆檢向銀行發出的「不同意處理書」,即其凍結戶口的決定,並盡快向法庭申請凍結令或充公令,若警方拖延不申請,被凍結戶口者可以此為由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解凍」。

(原文載於 2020 年 12 月 11 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