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兩人不起訴交港 警申案押後14日 避談看守所 鄒家成質疑曾遭酷刑

廖子文和黃臨福觸犯偷越邊境罪時未成年,深圳當局不起訴,內地公安昨晨在深圳灣口岸把兩人移交予本港警方。他們本身在港被控企圖縱火等罪行,其後潛逃,警方表示會向法庭申請將兩人案件押後14天,以讓他們完成檢疫,並且不排除加控他們「沒有按照法庭的指定歸押」。有大律師預計,法官不會再批准兩人保釋,意味他們回港後要繼續被扣押。

2020大事回顧︱否定三權 批鬥法官 吳靄儀:強調司法獨立觸動中共神經

2020年中央「全面管治」正式進場,行政立法機關淪陷,司法機關面對親北京陣營攻擊之猛烈,前所未見,港府聯同北京發力洗腦否定三權分立;法律被利用為打壓異己的武器,律政司用盡權力就多宗涉及社會運動獲輕判的案件提出上訴,卻介入並撤銷由民主派發起的私人檢控案件;法官被分黃藍批鬥;京官甚至提出司法改革,北京有意整頓司法界——香港向來擁有的制衡,一個一個倒下。

法政巴絲︱平安夜

今天是平安夜(編按:撰文之時)。相傳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在英德互相廝殺的戰區,雙方都於平安夜休戰,互相慶祝聖誕節。諷剌的是,在今天的香港,但香港人就連戰爭中都可以出現的一時和平,都不可以好好享受。就如昨天(12月23日),法庭雖然批准黎智英保釋,但今天(12月24日)律政司就正式向終審法院申請,要求終審庭推翻高等法院的裁決。而再早幾天,終審法院於《禁蒙面法》中就裁定政府終極勝訴,同日高等法院亦裁定記協敗訴。事實上,每天亦有不同的人被定罪甚至選擇流亡,要離開自己的家。

從李偲嫣之死,看後極權秩序的冷漠

《香港國安法》通過,標示著香港完全進入後極權時代。自7月1日到現在,香港每天發生的事都使人喘不過氣來,年尾唯一值得高度關注,甚至讓部分網民「開香檳」的新聞,大概是香港著名親共「社運」領袖李偲嫣,因感染武漢肺炎離世。

武漢肺炎︱犯聚越罰越多確診 累計罰市民千萬元 今確診個案再破百

限聚令今年3月29日起實施,由食環署、警務署、康文署及衞生署4部門執法。實施首兩個月已發出近500張$2,000定額罰款告票,全由警察執行。累計至今年12月中,警方共處理7,530張定額罰款通知書,逾6千張已交罰款,政府已進帳逾1,240萬元,惟疫情未見減退,今更新增102宗確診。

法政巴絲︱戰場上的感恩聖誕

2020年快將過去,對好多朋友嚟講,今年因為疫情關係,好似一切都停頓咗,冇做過啲乜就已經過咗去。但係有一樣嘢係冇停止嘅,就係政權對香港人持續嘅打壓同拘捕,繼續以法律作為解決政治問題的工具。

用私伙對講機涉違《電訊條例》 警只被「提醒及訓示」 市民罰款萬元

《蘋果》早前踢爆有警員在執行職務時使用非官方無線電對講機,通訊辦其後確認管有及使用涉事型號對講機須事先取得局方發出的牌照。有大律師認為,該些警員用機前並無獲得上司或部門的授權,不可被視為執行職務,「好大機會」違反《電訊條例》。有人權組織批評,警方不能單以內部紀律訓示處理刑事罪行,「依家佢唔單止係違反內部守則,而係香港法律,應該按返法律去做。」

法政巴絲︱《2018年證據(修訂)條例草案》還是緩一緩好

如果A對B說:「我見到被告殺了C!」而B在法庭複述這句話,本身不可以用以證明,A真的見到被告殺了C,除非A也成為證人,在宣誓下對法庭說自己見到的事情,並接受辯方的盤問。相反,辯方也受同樣的限制,所援引的證據一般需要透過第一身證人在法庭宣誓作出,並經控方盤問。這是排除傳聞證據(hearsay)的規則,目的是確保第一身證人受到宣誓的約束,作供的神情舉止讓法庭耳聞目睹,而控辯雙方也有公平的機會作出盤問,測試第一身證人證據的可靠性。反之,複述別人說話的人,由於自己沒有親歷其境,盤問他也不可測試到,他複述的說話是否真有其事,還是只是其他人胡說。

法力「無遠弗屆」的《國安法》

承接組織成員史偉沙月前在港版國安法仍未生效之時,曾在眾新聞刊登 〈比廿三條更惡的「煽動罪」〉 一文,今天談談近來在法庭中,檢控一方如何「善用」國安法,使「煽動罪」與《國安法》「相得益彰」。

李家超:凍戶口為保護財產 無關政治

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好鄰舍北區教會近日先後被凍結戶口,引起社會關注。保安局長李家超昨撰文稱,凍結資金機制為保護受害者的財產,不點名批評「有人因政治理由,把這個機制污衊為濫用權責」,強調執法行動與被凍結戶口對象的政治背景無關。有大律師指出,若警方凍結戶口後拖延向法庭申請凍結令,被凍結戶口者可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解凍」。

【由星火到好鄰舍】大狀拆解凍結戶口:無需法庭手令、可司法覆核反對 是否誅連家人視乎資金流向

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好鄰舍北區教會的銀行戶口,先後遭凍結,不約而同涉及眾籌。大律師何旳匡解釋,一般銀行或執法部門懷疑洗黑錢或犯罪得益,就有機會凍結戶口,基本上不需要法庭手令。凍結戶口是否會誅連全家人?何指出,要視乎資金流向。不過,在法律上而言,事主不一定要容許被凍結,如果堅稱自己沒有犯法,是可以透過司法覆核告銀行、告警察。

大狀:棄保不成凍結資產理據

多名法律界人士均質疑警方缺乏理據,不能單憑許智峯流亡就凍結數百萬元。有大律師指出要證明洗黑錢,首先有證據眾籌來源是「黑錢」,而許明知錢銀有問題而處理;將凍結範圍株連家人,更要有可疑錢銀流向,亦要有證據相信其家人明知款項有問題而協助處理,惟警方未交代有否相關證據。

許智峯一家 5 戶口被凍結 湯家驊:警須證明財產用於犯罪 吳宗鑾:若涉眾籌去年已拘捕

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外訪丹麥後宣布流亡海外,日前已抵達英國倫敦。他透露自己及家人最少 5 個存款於匯豐、中銀及恒生銀行的戶口合計數百萬元存款被凍結,涉及的銀行包括匯豐、恒生及中銀香港,惟目前未知有關銀行,以至警方或保安局是根據什麼法例要求銀行凍結該等戶口。本身是行政會議成員的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接受《明報》查詢時表示,目前看不到有證據顯示許智峯是干犯國安法,認為警方必須有證據證明許智峯及其家人的財產,都是用於犯罪,或因犯罪所得。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吳宗鑾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亦表示,許智峯因眾籌計劃被凍結户口的機會不大。

許智峯:眾籌款項存律師樓戶口與一家人戶口無關

許智峯在社交網站發文稱,全家銀行戶口遭凍結是政治報復及逼害;又指去年就私人檢控發起眾籌,款項全數存放在律師樓戶口,與一家人戶口無關。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不點名批評許智峯潛逃是不負責任,不排除會加控他新的罪名。

法政巴絲︱失聲

啱啱11月嘅時候回顧理大一役嘅片段鋪天蓋地,睇返直播、聽到「入poly,救手足」之聲此起彼落,內心不期然一陣悸動,就好似有啲嘢收埋咗喺心底入面,硬生生比人撬返出嚟。

大狀:詐騙案一般可保釋

警方昨落案控告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以及集團兩名高層周達權及黃偉強三人欺詐罪,不准保釋,今日提堂,懷疑與年初有傳媒報道壹傳媒在將軍澳工業邨廠房涉嫌經營「公司秘書」服務,涉違地契及相關規例有關。有大律師指,詐騙案件涉案人士不准保釋,情況不常見,估計警方認為當事人有潛逃風險有關。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直斥,警方此舉是明顯的政治打壓。

黃之鋒周庭林朗彥包圍警總判刑:分別囚13.5個月至7個月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成員周庭和主席林朗彥,涉嫌去年6月21日包圍警察總部,被控煽惑、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名。3人早前先後認罪,案件周三(12月2日)於西九龍裁判法院判刑。裁判官王詩麗宣判,黃之鋒與周庭的兩項控項分期執行,黃之鋒被判13.5個月、林朗彥被判7個月、周庭被判10個月,不予緩刑,即時監禁,周庭保釋申請被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