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記得啱啱入行嘅時候,做完審訊等待裁決時嘅嗰種忐忑、肉緊嘅心情──就好似個結果係輸定贏,同自己有莫大關係咁樣樣。呢種心情,相信好多剛剛執業嘅律師或大律師都不會陌生。

其實,只要你冇做錯嘢,審訊前同個客解釋清楚風險,調整好「期望值」,文件紀錄又齊齊整整,輸定贏對個律師嚟講,唔係真係有咁大分別。畢竟,打、定係唔打,最終係當事人嘅決定。好多人因為各種原因。明知輸多過贏都要打到底,作為律師只要你盡職盡責,無論結果係點,都冇人可以怪你。

當然,贏官司係開心嘅(類似考試考高分嗰種開心),但就算輸咗(係會有小小唔開心,類似考試失手嗰種囉),只要你「期望值」調整得好,嗰客唔單止唔會怪你,分分鐘仲會「含笑入獄」(如果刑事案件嚟講嘅話)。舉例:

【判刑後在羈留室內】

小妹(得戚):「嗱陳生,呢個官平時就住呢啲案件呢,起碼判5個月監禁㗎,依家我同你求完情淨係判3個月咋!」

客(含笑):「多謝大狀!多謝大狀!」

小妹(心想):「今晚記得幫阿媽攞大閘蟹…」

所以,日子有功,過得幾年小妹都慢慢開始對等待裁決呢樣嘢冇太大感覺,官司嘅嘢唔係贏就係輸㗎喇,你話係咪?

但當小妹日日對住由上年社會運動帶落嚟嘅一連串案件,嗰種等待裁決嘅忐忑不安、患得患失嘅心情又湧返晒上嚟。當法庭宣讀判詞,小妹表面上好似若無其事咁,但其實心跳加速、鼻頭冒汗。小妹拼命抄低個判詞,為嘅只係唔想俾人見到自己手震。

當法庭裁定個被告人無罪,小妹會開心到癲(但表面上會扮冇嘢懶專業咁),但當個官開始批評個被告人呢樣個樣「不合理」,而啲控方證人就「誠實可靠」(儘管佢地嘅口供前後矛盾不一致),「盤問下毫不動搖」(即死口唔認),小妹個心就不免連連叫苦:「冇啦冇啦,我又要親手送一個身家清白嘅後生仔去坐監啦!」

等到真係定咗罪,小妹就算幾唔開心,都要擺埋一邊,全力為被告人求情,希望佢就算避唔到個案底,都可以儘量避開牢獄之苦。如果被告人被還押,小妹會去羈留室向被告人解釋程序,之後出返嚟再安撫被告屋企人。呢啲嘢當然不嬲都係咁做,不過對住呢班有如自己手足的後生仔女,你冇辦法唔畀佢哋嘅遭遇牽動情緒。

亦因為咁,當聽到有個權貴喺無數後生仔女早已因律政司拒絕「守行為」而被留低案底後,出嚟話可以用「警司警誡」或「守行為」嘅方式嚟處理佢地嘅案件後,小妹除咗冷笑數聲外,已經唔知講咩好。

*《等待判決的日子》係印度電影《Court》嘅台灣譯名,電影描述印度司法制度嘅黑暗面,從中睇到一個迂腐嘅司法制度(主要係初級法庭)點樣透過「法治」去摧殘人權自由,小妹極力推薦。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悠加廣香@法政匯思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 2020 年 11 月 28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