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自由熄你咪

原本組織指示要寫有關DQ的文章,其實這種事情發生在香港有什麼討論價值?人是不可能失去從來都沒有擁有過的東西。反而,一直以民主人權自由自詡的美國,有相當一部份人近日有失去言論自由的憂慮,才值得討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