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保衛戰」一年之後,香港人難以忘懷。經歷過嘅人應該會世世代代紀念我哋受過既苦難。

有位記者朋友,佢係上年11月12號入中大報道。朋友話雖然學生好躁動,但校長答應咗會去同警方對話,所以都曾屏息靜氣。但結果反而係連校長都被兜口兜面射TG,所以根本係無對話嘅空間。

之後嘅慘況大家都見過。學生用嚟擋子彈嘅,只係得床褥、簡陋既牌,同埋飯堂嘅大圓木枱。子彈密集嘅程度係好似玩日本啲彈珠機咁,「噠噠噠噠噠」幾十下、幾百下,然後再嚟過。大學生可能只係17、18歲,就身處佢哋人生最恐怖嘅場景,全身被射過晒,受傷流血。

朋友話,佢只係喺二號橋兩旁觀察,好少企喺正面位置。佢一身嘅裝備比學生的優勝得多,近乎防暴警嘅水平。但連續兩三個鐘嘅催淚煙,就算係戴住軍用級豬嘴,都令身經百戰嘅朋友透唔到氣,要攤喺旁邊小路瞓低唞唞。但佢一邊唞,一邊望返去二號橋,見到學生用微薄嘅力量頂住,有啲甚至暈低咗要喺槍林彈雨下被拖走急救,佢都忍唔住想衝返入去直播拍攝。結果,朋友被TG射中手臂,好彩只係腫咗幾日。包紮完,朋友話佢坐喺田徑跑道上面,覺得可以食到由市民運入嚟嘅餅乾,令佢對人生有返啲希望。

朋友話,出返嚟後第一個念頭就係需要買件避彈衣。如果連咁好裝備嘅傳媒朋友都只係勉強捱得過,我真係唔能夠想像一班學生究竟係點樣生還。佢哋無資源無組織,唯一「訓練」就只得之前幾個月嘅街頭抗爭,以血肉之軀去保衛佢哋心中神聖崇高嘅校園。我曾經覺得香港嘅學生不如台灣、新加坡的捱得,因為佢哋要軍訓。但過去一年令我完全改觀,香港嘅年輕人有理想、唔貪生怕死、有創意、有勇亦有謀,令我自慚形穢。

當年中大先賢南來避秦,想繼續在香港弘揚國學,點會估得到學府會咁樣被蹂躪。只有制裁濫暴警察,政權道歉賠償,此仇方可以得報。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林日君@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 2020 年 11 月 14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