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報道】香港電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昨午突然在美孚家中被新界北重案組登門拘捕,並帶返大埔警署扣查約6小時後才准獲釋,她暫被控2項「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而作出虛假陳述」罪,下周二(11月10日)在粉嶺裁判法院提堂。據悉,案件涉及蔡玉玲製作的《鏗鏘集》一集《7.21誰主真相》時,使用運輸署申請車牌查冊系統時涉嫌作出虛假陳述。有大律師指出,運輸署要求查冊者提供用途,可能已經超出法例賦予的權力,而且亦與《私隱條例》對記者搜集新聞資料有豁免內容有抵觸,認為記者可以「公眾利益」及「新聞自由」作為抗辯理由。

警方表示,早前接獲市民投訴,指有人在一個電視節目中,公開報道車主相關資料,懷疑侵犯個人私隱,昨日拘捕了一名37歲姓蔡女子,涉嫌「為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而作出產假陳述」。據悉,警方是接獲市民投訴及私隱公署轉介而展開調查,並在拘捕前已徵詢律政司意見,認為有足夠證據可作檢控。

#被控作2項虛假聲明 下周二提堂

新界北重案組探員昨午約3點半到蔡玉玲位於美孚的寓所,並一度將她帶往長沙灣警署,然後轉至位於大埔的新界北總區總部扣查。蔡玉玲被扣查約6小時後,以現金1000元獲准保釋,她晚上10時左右,離開新界北總區總部。

蔡玉玲是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前主席,是鏗鏘集《7.21誰主真相》的3名編導之一。蔡玉玲在警署外見記者時表示,作為記者,因進行採訪而被警方上門拘捕,心情上必然有衝擊,但會用平常心看待,希望業界不會因今次事件而影響對新聞工作的信念及熱誠。

她說,警方以「7.21」專題報道的理由或背景去拘捕一名記者,恐怕已製造公眾擔心警方是否有藉此打壓新聞自由的嫌疑,會否為業界帶來寒蟬效應。她不揣測警方行動的背後動機,但認為客觀效果或令公眾對新聞自由有擔心和疑慮。她認為,今次拘捕,不單涉及個人,也涉及香港電台,以至其他新聞工作者日後如何從事新聞報道。

蔡玉玲:一直恪守新聞工作者原則

蔡玉玲表示:「當事件是涉及如此重要的公眾利益,香港記者日後還可以怎做調查報道呢?」蔡玉玲希望香港記者能以平常心看待這次事件,繼續「無畏、無懼、無私」地去進行採訪,並強調「我這麼多年來,一直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恪守新聞工作者的原則。」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解釋,根據法例第374E章 《道路交通(車輛登記及領牌)規例》,任何人在付費後可以向運輸署申請取得有關資料,並無任何用途限制。不過,署方因應《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引入行政措施,2003年開始,要求市民在提交申請時,填寫表格時須申述用途。他說,有關表格在去年10月曾經更新,把有關用途範圍收窄,以及將「其他用途」一欄刪去,記者亦沒有一個選項可以因為採訪而索取相關資料。何旳匡認為,有關限制未必符合《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因為條例內對記者搜集新聞資料有所豁免,所以運輸署的表格如果沒有容許記者作出申請,是否合理限制,有爭辯空間,記協等新聞組織有空間提出司法覆核。

#傳媒可以「公眾利益」作抗辯理由

大律師陸偉雄表示,有關查閱車輛登記細節資料,一般是用在車輛買賣時,準車主可能想查閱上手車主的資料。而在相關法例下,如果提出查閱的人士另有目的,例如想「起底」等,用這個方法去獲取資料,就可能觸犯相關法例。不過,陸偉雄說,假如今次事件屬實,涉案人士最終被告上法庭,案件仍有爭拗空間,因為過往觸犯《道路交通條例》374章111條而被告上法庭的案件不多,案例少至近乎沒有,並無權威的裁決可依循。法庭在處理案件時可以釐清相關法律原則,日後市民在使用有關機制時有例可循。

(原文載於 2020 年 11 月 4 日《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