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歷史博物館終於將佢嘅常設展覽「香港故事」關閉,進行翻新。好多人都因為驚翻新之後會面目全非,特意趁關閉之前,再睇一次。筆者冇呢個機會再睇,但係筆者諗返起小學嘅時候,老師帶我哋遊覽歷史博物館,認識返香港嘅歷史。後來,筆者修讀中國歷史,入面一定有提到香港、《基本法》同埋主權移交嘅問題。再諗起而家嘅局勢,對於香港故事,感慨良多。

法律行業對於筆者來講,都可以算係一種香港故事嘅體現。香港由於先天地理優勢,受到英國殖民地統治,英國將佢嘅制度同文化搬嚟香港,亦都搬埋佢嘅司法制度嚟香港。喺英國嘅統治下,二戰後嘅香港人口增加,經濟起飛,而由於亞洲經濟仍然係初步發展緊,香港就成為咗外國同埋亞洲以至中國嘅接入點。呢個時候,喺香港做律師真係好吃香。由樓宇買賣,成為好多合約嘅司法管轄權所在地,到喺香港上市,律師嘅生意係80、90年代伴隨着香港嘅經濟增長咗好多,佢哋亦都賺到好多桶金。

當時嘅律師係天之驕子,唔多人爭生意,因為根本就好少人入到呢一行。辛苦讀書,努力爬向上,然後簡簡單單幫客人處理買賣樓宇,遺產承辦,就可以成為人哋眼中嘅成功人士。律師行業同埋香港,成功嚟得容易。

隨着香港主權移交返去中國,法律行業亦都好積極搵大陸生意做。有錢點會唔搵呢?好似千禧年代開始,香港嘅經濟就逐漸靠住大陸,法律行業亦都唔例外。越來越多大陸客、大陸公司幫襯香港嘅法律業務,地理位置近,日常言語上又相通。

慢慢,香港嘅優勢隨住政治局勢嘅變化,對於中國嚟講,香港唔再係一隻識生金蛋、乖乖聽話嘅雞;對於外國嚟講,香港唔再係一個自由、開放、司法獨立嘅國際金融中心。法律行業就好似香港咁,係剩餘嘅時日下,盡量趁着大陸嘅水平仲係未趕得上香港之際,喺法治系統未完全崩塌之際,搏命為大陸服務,直到佢哋唔再需要自己為止。

香港百年嘅故事,說穿了,就係善用自己嘅優勢,喺唔同嘅人、派別、國家之中周旋;藉住英國殖民統治嘅歷史,位處中國領土嘅最南方,做住中間人嘅角色,律師幫手喺香港呢個算係中立嘅地方,為唔同國籍嘅人仲裁、訴訟就係最佳例子。但係無可避免嘅事實係,就係佢隸屬一個更高嘅主權,佢永遠都唔可以成為一個真正中立嘅中間人。但係香港呢個彈丸之地,做到咁樣,仲能夠苛求啲咩呢。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Blue bird@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 2020 年 10 月 24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