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開始加入義務律師團隊幫忙行政的工作,每每有大規模拘捕發生,都要與一眾義務律師流連各警署醫院通宵達旦工作。

正所謂臨時演員都是演員,義務工作都是工作。義務律師協助被捕人士,並不會因為義務的緣故而不認真或不專業。從專業角度上,律師對所有客人,不論是義務、法律援助資助(即極低於市價)和正常收費,都應該一視同仁,亦負有同等的專業責任,所以義務不可能是「hea做」的理由。

事實上,由於義務律師都懷著滿腔熱血,往往於處理此等義務工作時會比「正職」的工作更加投入,行多幾步。無他,一般香港人「正職」上班已經非常辛勞,如果不是為興趣或理念,根本不會有閒暇精力參與義務工作。反之,有時在警署會遇到一些私人聘請的律師,因為等候太久而放棄,將案件轉介回義務律師團隊(至於為什麼等候時間需要如此地久天長,有機會另文再述)。當然亦會有為光環、讚賞、呃like而願意加入做義工,但實難以持之以恆,面對龐大的需求和工作量,自然會慢慢淡出。

大部份義務律師都可能有一份使命感,希望在動盪的社會中略盡綿力,發揮自己的專業,以螳臂擋車之勇來維繫香港尚餘的法治。他們希望的,不(只)是讚賞認同,而是希望以身作則,感染身邊的人,希望大家各司其職,於能力範圍內盡量行多一步。

由於社會事件不絕,社會對義務律師有很大的需求,然而,很多有心有力的律師,卻因為種種有形或無形的壓力,甚至白色恐怖,不敢參與義務律師的行列。香港不是沒有足夠的律師去滿足需求,只是沒有足夠的自由空間去讓律師做他們希望做的法律工作,實在可悲。

最後還有一個義務律師的特別之處值得一提。一般律師平時最怕遇見的,就是於確認服務範圍後,要求增加額外工作又不肯支付相應費用的客戶,又或是要求「包生仔」、不停「追魂call」的客人。然而,義務律師最怕的,卻是「唔該前唔該後」、客客氣氣的客人,因為義務律師都不希望義務服務的客人會因為不好意思、怕麻煩的關係,而未能獲得應有的服務,違反提供義務服務的原意初衷;所以若然你不幸需要義務律師的服務,請你毫無保留地做一個麻煩客人!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弟@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 2020 年 10 月 10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