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祝各位讀者中秋節快樂,人月兩團圓!歡度佳節同時,大家也不可忘記身在異鄉的手足,尤其是被送中的12人,希望他們能夠早日守得雲開見月明。

嚴肅過後再談談法律界熱話。最近,筆者一打開臉書便看見多個「裝修」post。不是某某藍店被裝修,而是很多律師樓及Chambers都忽然要翻新,要將其恢復至當年之風采。起初,筆者並不明白為何在人人喊窮的2020年會有那麼多同業找裝修。很快便「師父,明白了」,原來又是某(前)大律師於臉書公開writing to appeal for help,找車房以極低價翻新其1993年愛車,而他剛會替該車房賣廣告。此刻筆者只能想到電影《少林足球》中四師兄得知星爺二人有「功夫踢波」之念頭時的一句「咁都畀你條PK諗到直頭係堅!」

大家都唔會明有錢人點解會話自己窮,然後用盡所有方法呃飯食。當然各行各業都有呃飯食的人,法律界除了小弟之外都有很多呃飯食的律師,甚至法官。筆者就曾聽過多次某老行家靠法援工作為生,但每次都「hea」做,結果導致公義在上訴後才得到彰顯。司法界中,最著名的莫過於何姓前暫委特委裁判官,主審一宗亂過馬路的案件居然審了91天!

而其中一位受《人民日報》高度關注的裁判官何俊堯,近日就被「升職」至高等法院擔任主理刑事案件排期的聆案官。這項人事任命令藍黃雙方陣營都相當費解。藍營覺得為何這個「黃色法官」會獲升遷至高等法院。而黃營則覺得何官是被調離處理示威案件的法庭。其實,這些人員任命是相當正常的,很多裁判官都會被調往區域法院或高等法院擔任聆案官。順帶一提,可能很多讀者不清楚法官和聆案官的分別。簡單來說,聆案官是負責處理案件正審前(例如排期、案件管理等)後(例如訟費)的事宜,而法官則是正審時大家所見的那位。所以,各司其職,要呃飯食的,到哪個崗位都可以。而何官的調動早於7月已有風聲,所以並不存在因其放得多示威者而被調走一事。另一方面,真正呃飯食的立法會議員假博士,卻大放厥詞稱其獲升職加薪,架,果然是自己攞嚟丟!上一位高等法院刑事案件聆案官,正是律政司出身的「釘官」,現在亦回到裁判法院處理案件(筆者兩天前才在該裁判官席前處理案件)!又不見藍營人出來說他被「燉冬菇」?

包括何官在內,近來對司法機構的攻擊無日無之。連首席法官大馬爺都要出聲明反擊。罕有地,不知是在呃飯食還是有痛腳被捉的行政會議成員湯資深大律師(排名十一)竟然歡迎大馬爺的聲明,指以政治角度看法律判決是很危險的。一個邪惡軸心的智囊去批評別人影響到外界對法治的觀感,認真諷刺。我認為,湯資深大律師的確需十一……假期好好休息,重整思路。

辣夠火頭了,筆者都是先收一收火,兩星期後,筆者將到律政司呃飯食,擔任為期兩星期的外聘檢控,到時再和大家分享一下!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寶福山雅治@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 2020 年 10 月 3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