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關』拒絕咗佢入境。」

「頭先過關俾『入境』搜袋。」

間中聽到身邊朋友混淆了入境與海關,早前在「連登」亦見到有「巴打」討論護照被「海關」查問的事宜,甚至間中見到記者朋友都「甩過轆」搞錯過,在報道中稱「海關」人員與警方合作在市區「掃黃」。本欄今個星期輪到我出稿,藉此機會簡單解說一番。

海關與入境處是兩個不同的部門。簡單來講,入境處管「人」的出入,海關管「物」的出入。在出入境時,會先由入境處人員或者經入境處的「e道」做出入境手續。基本上是否容許一個人入境是由入境處負責,不關海關的事。由入境處辦完出入境手續之後就會見到海關的所謂「紅綠通道」,即是如果帶了要報關的物品在身就要行紅通道向海關申報,無就行綠通道走。海關可能會截查旅客,檢查是否有不可帶出入口的物品在身。

坐在櫃位檢查證件同蓋印,或「e道」出現問題會過來查看的是入境處人員;站在紅綠通道後、穿着類似殖民地時代的舊式警察制服那些就是海關人員。除了這兩個部門,在關口另外還有衛生署、漁護署、食環署、警察、機場保安等人員工作。入境處的總部在灣仔;海關以前有一調查人員行動基地在上環林士街,現在總部已搬到北角。話說根據報章報導,上年11月11日「大三罷」當日,一對夫婦與朋友在私家車上休息時被警務人員拍打車窗呼喝,當事人在警察查問下回答自己住在上環林士街附近,一名白恤衫警官隨即稱「上環無林士街」,其他警員紛紛附和,並爆粗指當事人為「暴徒」。無知還要藉此惡人先告狀發難,甚為「丟架」,而做到警官級都無聽過海關林士街基地,看來亦真的「好打極有限」。

除了在關口工作,兩個部門都另有其他業務。入境處除了出入境工作,還負責出生、婚姻的登記,亦會有便裝人員在市區找不能合法工作的勞工(即所謂「掃黃」和「反黑工」等行動)。海關除了在關口做旅客和貨物檢查,另有便裝人員在市區處理被指控違反商品說明、版權、私煙和毒品等案件。十幾年前吳彥祖、劉德華、古天樂主演的電影《門徒》當中,毒打吳彥祖的廖啟智等人就是飾演在市區工作的海關人員,電影正反映睇得的「四仔」(鹹碟)同食得的「四仔」(四號海洛英)都屬海關管制的範疇。

拒絕外國記者會(FCC)副主席和《金融時報》記者入境的是海關還是入境處?

與邱騰華唱反調、因口罩盒上的一句「Not made in China」而拘捕眾志成員和寄賣餐廳負責人的又是海關還是入境處?相信大家讀到這裡應不會搞錯——反倒是入境和海關的這些決定,就果真是「有無搞錯」了。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 2020 年 9 月 19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