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議會戰線堅守專業」已經不合時宜,你同意嗎?

本周二(25日)有幸拜讀練乙錚《議員應知所進退 後生須有技防身》一文 [1],對文中有關「得職行道」不(再)可行的說法大感興趣,在此希望深化有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