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弟】

疫情期間,藥物、疫苗、醫療儀器有關專利擁有者的權益和各國抗疫需要要如何平衡,又再引起關注。此等討論牽涉複雜的法律、政治、經濟、道德問題,本文不贅;本文旨在簡單介紹專利的主要元素,望有助讀者分析此議題。

專利是知識產權的一種,與用以保護商譽的商標和保護文藝創作的版權不同,專利保護的是科技創新技術。國際間主要透過《巴黎公約》 和世界貿易組織的《與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產權協定》(「 TRIPS協定」)所訂的標準建立各自的專利制度,因此百多個締約國就專利有關的主要法律框架,例如審批標準、優先權互認、專利時效等,相對一致。

專利的目的,是透過向發明者就其發明的應用授予專屬權利,以保障發明者可以獲取經濟回報,從而鼓勵發明。另一方面,由於專利申請屬公開性質,社會大眾亦可透過發明者於專利申請時所作的披露獲得發明的資訊,並將之應用於後續的研發,或於專利時效過後使用發明,促進社會研發效率。

要獲得專利,發明基本需要具備實用性、新穎性和進步性。「實用性」要求發明並非天馬行空的概念,而是可以透過專利申請的披露內容予以應用或製作的實質發明。「新穎性」要求發明完全創新,與提出專利申請前公眾已知悉的技術或產品(「先有技術」)  不一樣。 「進步性」要求發明,即使具備新穎性,與先有技術應有顯著的分別。

雖然國際間的專利法律框架相對一致,專利依然受各國各自的法律所規範,專利權亦受地域限制。如果發明者於個別國家成功獲取專利,發明者只可於該等國家行使專利權,例如禁止他人採用相關技術、禁止他人製作販賣相關產品、禁止入口等,但其他人是可以於其餘國家自由應用該發明而不受限制。然而,由於各國的專利審查機構於審查申請時一般都可以引用他國的先有技術資料,一項已公開的發明即使未有於個別國家被用作申請專利,其他人即使可以使用,亦難以盜取該發明於該國取得專利。

另一個重要的構念是,專利擁有者亦不一定有權完全使用發明。舉例而言,甲首先發明了原子筆並獲得專利,乙其後研發出附筆蓋的原子筆,如筆蓋被視為有進步性,乙亦應獲得專利;可是由於甲擁有原子筆的專利,乙仍須就生產原子筆徵得甲授權,才可以生產附筆蓋的原子筆,否則乙仍會侵犯甲的專利權。 又舉例而言,如果丙首先獲得某藥物的專利,丁其後研發出該藥物的新應用方式並獲專利,由於只有丙有權生產該藥物,丁仍須先購買丙生產的該藥物,才可以按丁的專利作應用。

俄羅斯開發本國的新冠肺炎疫苗。美聯社      

疫情肆虐,各國都投放大量資源研發藥物和疫苗,鑑於全球疫情的廣泛性,倘若有發明者成功研發藥物或疫苗並獲取專利,根據TRIPS協定,各國政府可因應公共衛生需要按規定程序強制要求發明者授權生產或進口專利藥物或疫苗。期望屆時藥廠能體諒民間疾苦,盡量讓藥物和疫苗可被廣泛應用,早日抗疫成功,讓大家生活可盡量重回正軌。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亦非法律意見。

(原文載於2020年8月20日 《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