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太子站首宗案件宣判,警方散庭後在九龍城法院拉起長達近20米的封鎖線,包括樓梯及停車場出入口,並截查及檢控至少5名市民。現場警員聲稱是「公眾地方」,但眾新聞翻查地界,顯示該路段屬於法院範圍,與警員說法不符。

問題是,警方進入法院行動前,有沒有知會司法機構?基於甚麼危急情況,不得不進入法院行動?立法會文件顯示,警方在2003年的指引,列明警方在法院範圍內進行拘捕行動,如干擾到司法工作的正常執行,可能構成刑事藐視法庭罪。司法機構當時亦建議,指引應訂明,警員在法院範圍內執行拘捕行動之前,必須先取得法庭許可。

記者:張凱傑 邢穎琦

眾新聞整合最近四個月,警方至少四度涉嫌闖入法院範圍行動,而四次司法機構的回應都不同,由最初表明不知悉警方行動,到最近一次不評論警方的行動,不透露警方究竟有沒有知會司法機構,不透露司法機構是否准許警方行動,未有清晰交代當第三方進入法院所屬地界、所屬管理地方時,應有的操作指引和程序。

5月4日:司法機構並不知悉,亦沒有補充。

6月9日:據司法機構了解,警方當時正處理突發事件。

8月5日:一般而言,司法機構會因應情況,採取合適的措施,包括要求警方提供協助,以確保法院的安全和秩序。

8月14日:司法機構不評論警方的行動。

8月14日 九龍城裁判法院

8.31太子站首宗案件宣判,被告涉嫌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及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在九龍城裁判法院被裁定兩項罪名成立,即時監禁12個月及罰款5000元。

散庭後約下午5時許,至少兩輛警車駛至九龍城法院大樓外,九龍城警署分隊警員進入法院大樓的戶外樓梯及平台範圍,以「限聚令」為由,截查及驅趕市民,並檢控至少五名市民。有被檢控的市民稱,當時正離開法院大樓。警員在大樓外拉起長達近20米的封鎖線,包括樓梯、平台及停車場出入口,不許市民及記者進出,如同包圍封鎖法院。

九龍城警署分隊警員進入法院大樓的戶外樓梯及平台範圍,以「限聚令」為由,檢控至少五名市民。邢穎琦攝
警員在大樓外拉起長達近20米的封鎖線,包括樓梯、平台及停車場出入口。邢穎琦攝
眾新聞翻查政府公開資料,顯示警方拉起封鎖線,並進入樓梯、平台及停車場出入口(紅圈標示),都屬於法院範圍(紫色範圍)。

記者向現場警員追問,對答如下:

記者:算不算法院範圍?

警員:是啊,是法院的公眾地方範圍。得啦,唔使challenge我。你問PPRB,我們做緊嘢。這是公眾地方。

記者:你們有沒有問過(司法機構)?

警員:他們違反599,這是公眾地方。

記者:但這是司法機構範圍。

警員:不包的,這是法院地方,但不是私人地方。 

記者:無問過司法機構?

警員:唔使問。

公開資料揭警進入法院範圍執法

眾新聞翻查政府公開的地理空間信息服務,根據地政總署提供的地圖資料、建築物資料和影像地圖,顯示警方進入的樓梯、平台及停車場出入口,都屬於法院範圍。法政匯思大律師李安然表示,警方所指的「公眾地方」只是形容性質,如果按警方的邏輯,即是「可以走晒入去法院,在法庭門外都是公眾地方啦」。據他了解,一般警方進入法院範圍內執法,原則是需要知會法庭並得到准許。

至於有市民被票控違反「限聚令」能否抗辯?他指視乎當事人「行緊」還是「聚集」,而聚集就要有「共同目的」和「集體性質」,例如一班人買外賣,他們有共同目的,但沒有集體性質,誰拿了外賣就會走,彼此並不會影響大家的去留。但警方若涉嫌違例闖入法院下執法,會否是一個抗辯理由?他則指一單還一單,因為警員如沒有知會法院的情況下執法,或構成藐視法庭,是要對法庭負責任,而不是對被票控的人負責。

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指,九龍城警區人員在區內進行反罪惡巡邏期間,發現九龍城裁判法院對開一段屬於公眾範圍的露明道有人聚集,懷疑違反《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第599G章),人員上前向聚集人士作出口頭警告,惟部分人士拒絕離開,人員遂向兩男三女,年齡介乎20至28歲,發出五張定額罰款通知書。但未有回覆警方進入法院範圍執法時,有沒有獲得司法機構批准或知會司法機構,亦未有回應警方在法院範圍內執法有何指引。

司法機構回覆指,不評論警方的行動,未有提及司法機構有沒有獲知會或批准警方進入法院範圍內執法。

8月5日 高等法院

港區國安法首宗提控案件,被告涉嫌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本月5日向高等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及保釋後,由囚車送往收押所。約下午4時半,警方在高等法院範圍附近行動,一度進入高等法院大樓地下懲教署羈留室外的停車場範圍,並拉起封鎖線驅走市民和記者。

警方在高等法院範圍附近行動,進入高等法院大樓地下懲教署羈留室外的停車場範圍。張凱傑攝
從地上的鋪地物料顏色,明顯劃分高等法院大樓懲教署羈留室停車場和行人路範圍的分別。張凱傑攝
眾新聞翻查政府公開資料,囚車出入的懲教署羈留室停車場範圍,屬於高等法院範圍(紫色標示範圍)。

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指,警方因應相關部門的要求,作出風險評估及按既定程序,安排適當的人手在高等法院外進行人群管理,並協助押送被告的車輛安全離開高等法院。警員亦因應現場交通情況作出適當的交通安排。

司法機構回覆指,一般而言,司法機構會因應情況,採取合適的措施,包括要求警方提供協助,以確保法院的安全和秩序。

6月9日 終審法院

大批防暴警員持槍持武器,在6月9日傍晚終審法院戶外走廊截查市民,並拉起封鎖線。

警方回應指,有人群懷疑於遮打花園一帶進行未經批准的集結,警方遂到場處理並在現場一帶進行截停搜查。警方在終審法院外並無作出拘捕或發出定額罰款告票。

司法機構則指,據司法機構了解,警方當時正處理突發事件。

警員在6月9日進入終審法院截查市民。周滿鏗攝
防暴警員持槍持武器,進入終審法院。張凱傑攝

5月4日 屯門裁判法院

屯門裁判法院在5月4日審理一宗涉及反送中運動的案件,一對孖生兄弟涉嫌破壞輕鐵天水圍濕地公園站內設施,承認一項串謀損壞財產罪,即時還柙,不少街坊前來聲援及送囚車。當日下午4時半,警方已在法院大樓外的行人路拉起橙色封鎖線,不讓市民走到囚車出口位置,更有至少12名軍裝警員在法院正門驅趕市民,從法院範圍的灰色地面,趕至鋪有淡啡色地磚的屯門文娛廣場。有警員稱:「有乜意思啫你哋喺度」、「殺人放火呀嗰班嘢」、「行啦!唔好講咁多喇!」

司法機構回覆指,5月4日的警方行動,司法機構並不知悉,亦沒有補充。

立法會文件:警入法院執法有指引

根據立法會2003年6月的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文件顯示,警方在2003年3月11日,進入高等法院大樓內拘捕證人的行動,經紀律調查後裁定不恰當,商業罪案調查科須向高等法院主審法官致歉。警方根據《警察(紀律)規例》(第232章)及《公務人員(管理)命令》第九條,向涉事4名警員紀律處分。

文件指出,警方已在2003年5月發出《在法院大樓拘捕通輯人士程序》的內部指引。根據該指引,在法院範圍內進行拘捕行動,如干擾到司法工作的正常執行,可能會構成刑事藐視法庭罪。新做法是希望確保警方在拘捕行動方面,與司法機構維持有效的溝通,警方亦會進一步修訂指引,以改善當中所訂的通報程序。

司法機構政務長當時建議,警方應在指引內訂明,警員在法院範圍內執行拘捕行動之前,必須先取得法庭許可。指引經修訂後,司法機構政務處會向司法機構人員頒布相應的內部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