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排律政司大地震,有高層話同高高層意見不合,所以萌生去意,又勉勵仍然留低嘅同僚要守住律政司,檢控部門力爭嘅係公義而唔係將被告人定罪云云。

講就梗係好聽啦,但係小妹在法律界聽返嚟關於呢位高層嘅風評就認真麻麻。其他嘢唔好講,淨係話係咪對啲被告人,尤其係年輕嘅抗爭者窮追猛打,追究到底,就已經同過往律政司嘅一啲做法有相當大嘅分別。

呢位高層點樣對一啲知名嘅年輕社運人士,大家可能都喺社交媒體睇過,小妹呢度就同大家分享一個唔係好多人講但又影響深遠嘅現象,同埋背後嘅原因。講明先,個原因小妹都係聽返嚟,傳聞證供嚟嘅,堅定流小妹概不負責㗎!

話說律政司嘅檢控守則係咁講嘅:「控方通常選擇以刑事檢控以外的其他方法處理涉及少年的指控,除非有關罪行十分嚴重,又或者基於其他情況須為公眾利益而提出檢控。」

呢度所指嘅「其他方法」,其中一項就係「簽保守行為」,簡稱「守行為」。「守行為」簡單講就係「乖啦,今次唔告你,唔留案底,唔好再犯啦知道嗎?」

點樣先可以「守行為」?過往好多時係咁嘅:首先,代表被告人嘅律師寫信去處理案件嘅裁判法院檢控部門,講下被告人背景,點解犯案,點解值得畀一次機會佢等等。如果被告人年輕(越細機會越大)、冇案底、品格良好及案情不算嚴重等,攞到「守行為」嘅機會都幾大㗎。

如果裁判法院檢控部門拒絕給予「守行為」,被告人嘅律師仲可以打大佬寫多次信畀位於金鐘嘅律政司,等「總部」更高級嘅檢控官考慮多一次,有時就係咁行多一步,就攞到「守行為」。

不過,以上講嘅係「過往」,依家嘅情況就唔同啦。小妹同好多做開抗爭案件嘅大狀傾過,發現如果單案件同個運動無關,做法就同以前一樣,裁判法院檢控部門會考慮畀唔畀你「守行為」。

但如果嗰單案件係同個運動有關,無論你封信幾詳盡,被告人又符合晒年輕、冇案底、品格良好及案情不算嚴重(譬如警察喺截查時喺個背囊搵到支細細支雷射筆,而個小朋友係着普通便服,隔幾條街先有公眾活動咁),裁判法院檢控部門都可以「秒覆」—一日內就覆你話:「考慮過晒所有情形喇,冇得守行為sor」—拒絕你嘅申請。考慮速度之快,就好似諗都唔使諗就直接say no咁(像極了愛情)。

諷刺嘅係,檢控部門依家一般都會同辯方講:「咁多POE案件*,我哋好忙㗎,你寫信入嚟預4至6個星期先覆到㗎!」咁「典解」你又「秒覆」到嘅?

有熟悉檢控部門內部情況嘅行家同小妹講,之所以有咁嘅情況,就係因為反修例運動後有高層要求,所有同公眾活動案件有關嘅守行為申請,裁判法院檢控部門都唔可以擅自批准(拒絕就得)。咁樣變相將批准「守行為」嘅權力集中晒喺「總部」嗰度。咁其實如果「總部」把尺公公道道,真係根據檢控守則,對年輕人從寬,畀機會佢哋,咁樣做都無可厚非嘅。問題係,當代表被告人嘅大律師死死氣寫信去金鐘,10次都可能冇一次批。

結果就係香港多咗一批有刑事紀錄嘅年輕人,入面仲不乏品學兼優,希望第日可以考取專業資格嘅後生仔女,但就係因為一個輕微嘅刑事紀錄而覺得自己美夢破碎,你叫小妹點樣唔嬲豬先。(都仲未講律政司點樣反對年輕人(包括12、3歲嘅小朋友)保釋、無所不用其極加控更為嚴重罪名,同埋堅持上訴,係要年輕人坐監先肯罷休,呢啲第日有機會小妹再同大家呻吓。)

你話小妹天真有點傻都好,小妹真心希望大地震後律政司可以慢慢回歸正軌,對我哋嘅後生仔女好啲……等佢哋對未來有一個希望……因為佢哋就係香港未來嘅希望。

*POE:Public order events 「公眾秩序活動」,一般簡稱為「公眾活動」。

悠加廣香@法政巴絲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 2020 年 8月 9 日《蘋果日報》)